第二十八章 拜堂(十二):惊喜

  “瑞太子,您确定吗?”蓝翎轻轻问了一句,似乎在给上官云瑞改正的机会。

  上官云瑞心中打起了鼓,难道他真的猜错了?但上官云瑞转而一想,蓝翎怎么会这么好心提醒他猜错了呢?她一定是故意这么说,想让他把原先猜对的改成错的,他可没这么傻。

  “本宫当然确定。”此时上官云瑞更是自信满满。

  “好!”蓝翎快速转身面朝燕鸣轩蓝巧凤的方向,微微福着身,“太后,皇上,臣女为证明自己的清白,请旨揭开红盖头!”

  此言一出,喜堂里一阵喧哗,这红盖头可是要等到行了大婚之礼入了洞房才能揭开的,这蓝二小姐现在就要揭开,而是还请旨揭开,这无疑是把皇上和太后也拉下了水,事情变得似乎越来越复杂了。

  短暂的喧哗过后,喜堂里再次陷入了沉静,很多人觉得蓝翎此举有欠考虑,毕竟寒王爷还没有回府,既没拜堂,又没入洞房,此时就揭开红盖头,坏了规矩不说,可能会使她自己的处境更加的风雨飘摇。

  然而蓝翎的这个请求却使慕容笑尘眸中更是充满了期待,只要见到她的容貌,他就能确定她到底是不是她。

  “母后,您看……”燕鸣轩看向一旁的蓝巧凤,话语中带着询问,毕竟蓝翎是蓝巧凤的亲侄女,由蓝巧凤来定夺似乎更合适一些。

  蓝巧凤当然知道蓝翎此时就要揭开红盖头与礼不合,但这与蓝翎的闺誉和她心中的不安相比,根本就不算什么,蓝巧凤微微思索了片刻,便道:“翎儿此举虽然失了规矩,但一个死的规矩和一个女子的闺誉相比,哀家觉得一个女子的闺誉比什么都重要,左相,你觉得呢?”

  众人没有想到太后会突然问慕容笑尘的看法,纷纷把目光投向了慕容笑尘,只见慕容笑尘微微一笑,“太后言之有理,微臣也觉得一个女子的闺誉比什么都重要,自然是男子不能比拟的。”

  这是在骂他呀,上官云瑞瞅了瞅慕容笑尘,心中有些不明白,他好像没有得罪过他吧?他干嘛处处跟他作对?

  “好,翎儿,你就把红盖头揭开吧,让瑞太子看看你那颗‘美人痣’。”

  “是。”蓝翎这才站直了身,伸出白希如玉的手,快速取下了红盖头,朝着蓝巧凤和燕鸣轩又行了一礼,随后慢慢转身看向上官云瑞。

  眉如翠羽,面若桃李,淡妆薄粉,却若朝霞映雪,朱唇浅抿,似笑非笑,更如月射寒江!

  一双剪水秋眸,似乎包含了日月之精华,但却带着淡淡的疏离,带着拒人以千里之外的微凉。

  上官云瑞惊艳了片刻,这才意识到蓝翎的脸上根本就没有什么美人痣,他已经掉进了她给他挖好的陷阱里,心中微微一笑,这丫头可不简单呀。

  慕容笑尘心中的惊喜让他的手心已经微微出了一层薄汗,他找了三年的人儿终于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他终于不用只对着她的画像日夜思念,他可以真真切切地看到她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