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6章 我说了我是好人

    叶浩然肩膀被美女警探抓住,他猛地拉住女警的手,肩膀一甩,一个过肩摔,“嗖”的一下,女警被叶浩然给扔到了空中。

    “你袭警,啊……”女警身在空中大叫,她毕竟是个女人,哪里经历过这种事情,吓得立马啊啊大叫起來。

    叶浩然嘴角邪恶的一笑,他加快两步,双臂伸开,正好接住了从天而落的女警。

    “谢谢你。”女警惊魂未定,下意识的就朝着接住自己的人道谢。

    “不用谢,好玩吗。”叶浩然嘴角露出邪笑。

    “是你,你这个混蛋,你敢袭警,放开我,混蛋,你的手往哪里放呢。”女警看清楚是叶浩然,气的立即大叫,同时她脸也红了,因为该死的叶浩然接住她的时候,正好把手放在了她的屁古上。

    叶浩然哈哈一笑,松开了女警。

    女警气的再次拔出手枪。

    叶浩然看着女警,“美女,长得挺漂亮,只是你这老喜欢拔枪的习惯可不好。”

    “混蛋,举起手來,否则我现在就开枪。”女警气的脸通红,她双手拿枪,指着叶浩然的头。

    叶浩然沒理会,反而把脑袋更靠近女警的手枪,他慢慢的靠近,直到脑门抵在了女警的枪口上。

    “美女,你开枪试试啊,我敢打赌,你不会忍心杀我。”叶浩然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

    女警气的手发抖,她猛地撤回手枪,朝着叶浩然的腿,“啪嗒”一下就扣动扳机。

    只是,手枪空响了一下,却沒有子弹射出來。

    叶浩然砸吧砸吧嘴,手掌伸开,手掌内,十粒黄橙橙的子弹在滚动。

    “啧啧,我看你还是去做模特吧,别做女警了,实在是太丢人了,开枪之前,你都沒发现你的手枪质量减轻了许多吗,太不合格了,哎。”叶浩然说着,一扬手,十发子弹“嗖”的一下向了几十米外的垃圾桶。

    这些子弹像是长了眼睛一般,竟然全都精准的落进了垃圾桶里。

    这可是几十米的距离啊,一般人都沒法扔这么远,更别提还要精准的扔进垃圾桶里了。

    女警惊讶的瞪着叶浩然,她脑袋就算再笨,也知道自己遇到高手了,能在接住自己的一瞬间,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自己腰间枪里的子弹给卸出來,然后又安装好,这,这是人能做到的吗,眼前这个华夏男人,到底是什么人。

    怪不得这个混蛋敢把脑袋直接抵在自己的枪口上,原來他早就知道枪里面沒子弹了。

    披萨店的秃头老板跑了出來,看到女警,他赶紧招手,“警探,警探,这里,我报的警,刚才有三个人进我的店里面,还用匕首威胁我……”

    女警瞥了眼叶浩然,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真的冤枉叶浩然了,刚才那三个人,果然才是坏人……不过,不过这个叶浩然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边了解着情况,卢克三人已经跑到了不远处的巷子里。

    巷子里有一间酒吧,叫哈雷酒吧。

    哈雷酒吧只有在晚上的时候最热闹,放着乡村爵士乐,是附近年轻人最喜欢來的地方,白天的时候,这里几乎沒什么客人。

    卢克三人钻了进去,大口喘着气。

    吧台上,一名长脸的m国人,晃动着酒杯,酒杯里是血红色的鸡尾酒,血腥玛丽。

    看到卢克三人,这长脸m国人勾了勾手指,“找到线索了吗。”

    “找到了,摩恩老大,我们发现钥匙的线索了。”卢克兴奋的说道,“是那个华夏人,昨天咱们追yn刺头的时候,刺头滚倒在地上,把钥匙丢进了那个华夏人的包里。”

    “找到那个华夏人,拿到钥匙。”摩恩晃了晃酒杯,冷声说道,“如果再拿不回钥匙,你就死定了。”

    “是,可是,摩恩老大,其实,我们已经遇到过那个华夏小子了。”卢克哭丧着脸说道,一提起叶浩然,卢克还有种想哭的感觉,他觉得自己下面已经被叶浩然给踢坏了,以后估计永远都硬不起來了。

    “那,钥匙呢。”摩恩看着卢克。

    卢克沒敢提被叶浩然踢了一脚的事情,他开口道:“本來我们已经快要拿到钥匙了,可是不知道哪里突然冒出一个美女警员,是联邦警探,还拔出了枪,要不是我们跑得快,都要被她给抓起來了。”

    “你说什么。”摩恩猛地提高声音,眼神阴冷的瞪着卢克。

    卢克吓了一跳,后背立即冒出一身冷汗,“摩恩老大,真的是个美女探员,咱们可以等那警探走了再去找那个华夏小子。”

    “啪……白痴。”

    摩恩一巴掌扇在卢克的脸上。

    卢克被扇蒙了,他也算是附近有头有脸的小混混,可是现在,先是被叶浩然踢爆了蛋蛋,现在又被摩恩当众抽耳光,以后算是沒脸混下去了。

    “白痴,那华夏小子现在可是和女警在一起。”摩恩站起身來,冷声问道。

    “是……好像是。”卢克声音颤抖着回答。

    “妈的,这样一來,你们说,钥匙会落在哪里。”摩恩咬着牙,冷声问。

    卢克三个人一下子明白过來,如果叶浩然和女警员在一起解释清楚,那很有可能钥匙会落在女警的手里,如果那把钥匙落在了fbi探员的手里,可就麻烦了。

    “八千万美元的货,如果弄丢了,别说是你们三个的脑袋,就算是我的脑袋,也保不住了。”摩恩一拍桌子。

    卢克冷汗直流,“摩恩老大,现在……现在该怎么办。”

    “怎么办。”摩恩眼睛里露出一抹冷光,他一仰头,喝光杯子里的血腥玛丽,大声道:“反正都是死,不如一拼,叫上兄弟们,带上家伙,跟我走,不管那钥匙在哪里,就算是拼了命,也得拿到。”

    “好,老大,我去后面叫他们。”卢克抬腿就往后跑。

    三分钟后,摩恩拿着冲锋枪,带着身后五名兄弟,朝着披萨店的方向快速走來。

    一把钥匙,代表了八千万美元的毒品,这可绝对不是小数目,为了八千万美元,摩恩已经不顾一切,包括枪杀fbi探员。

    此时披萨店的秃头老板已经解释清楚了事情经过。

    女警知道自己误会了叶浩然,不过她依然沒有觉得愧疚,沒好气的说道:“对不起了叶先生,是我误会你了,不过你袭击侮辱执法人员,休想我放过你。”

    叶浩然看了看时间,“我沒指望你道歉,美丽的苏珊探员,可是你耽误了我上班时间,导致我第一天上班就迟到,你作为国家公务人员,应该对我进行赔偿吧。”

    “你还敢要赔偿,你……”苏珊指着叶浩然的鼻子就要训斥。

    “哒哒哒哒……”

    一阵密集的冲锋枪声响起。

    “小心。”

    叶浩然一把抱住苏珊的腰,在地上快速的滚了两圈。

    “哗啦啦……”

    子弹射在披萨店的玻璃墙上,玻璃全部碎裂。

    “噗……啊。”

    披萨店的光头老板正和苏珊说着话,子弹就了过來,直接射在了他的胸口上,鲜血迸出,溅了一地,秃头老板还沒叫完,就断了气,倒在了地上。

    苏珊惊慌的大脑短路。

    叶浩然抱着苏珊,再次一滚,已经从破裂的玻璃墙处滚进了披萨店内。

    “哒哒哒哒……”

    又是一排子弹。

    子弹射到墙上,崩的到处都是,原本在披萨店吃饭的客人,有两名倒在了血泊里。

    “所有的人都趴下,趴下。”苏珊终于反应过來,她沒來得及顾虑自己的安危,反而大声的叫喊着,让其他客人趴下。

    “混蛋。”

    苏珊怒了,拔出手枪,就要往外射击,只是刚要扣动的时候,她突然想起,枪里面的子弹,全都被叶浩然给扔进了垃圾桶里。

    “该死的,我沒子弹了。”苏珊着急的大叫着,“都是你,你这个混蛋,扔掉了我的子弹。”

    叶浩然叹口气,低声道:“我说苏珊探员,这个时候,就算沒有子弹你也不要说出來啊,这可好了,本來你还能用枪威慑他们一下,现在呢,他们肯定可以肆无忌惮近距离击杀你了。”

    苏珊闭嘴,她发现眼前这个男人说的很对。

    外面,摩恩冷笑了一声,听到苏珊说沒了子弹,他拿着冲锋枪,大步走到近前,大声道:“美丽的警员小姐,我无意多造杀戮,现在,你们把钥匙给我,我立即走人,如果不给我钥匙的话,哼,对不起,这披萨店里所有的人,都会给你们两个陪葬的。”

    “什么钥匙,你要什么钥匙我都会给你的,只要你们别再滥杀无辜了。”苏珊靠在墙后面,大声叫道。

    叶浩然耳朵一动,他忽然发现,自己包里那一把带血迹的铜钥匙,竟然还不是那么简单。

    “别装蒜了,那个华夏小子知道,那把钥匙,拿出來,我们立马走人,给你们一分钟时间考虑,一分钟后,如果我还拿不到钥匙,我会立即杀光这里的所有人,包括你们两个。”摩恩疯狂的大叫着。

    苏珊看着身前的叶浩然,“什么钥匙,他们要什么钥匙,不管是什么钥匙,你都先给他们吧。”

    “可是我沒带在身上。”叶浩然说道。

    “还有半分钟,见不到钥匙,我就开枪了。”外面的摩恩冷声道,接着是一阵子弹上膛的声音。

    苏珊急的脸色发红,更显的娇滴滴的,很是可爱。

    叶浩然开口道:“好了美女,别着急,他们交给我处理。”说着,叶浩然伸手,就开始撕扯苏珊上衣的扣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