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拜堂(三):暗流涌动

  “清泉,去问问寒王现在到哪里了?”燕鸣轩看了身旁的蓝巧凤一眼,终于缓缓开口。

  清泉是燕鸣轩皇宫里的太监总管,二十来岁,一脸的老成,接了燕鸣轩的命令,应了一声,快步出了喜堂。

  片刻,清泉又折返了回来,来到燕鸣轩的跟前,“启禀皇上太后,半个时辰前,寒王爷飞鸽传书说他已经到了城外百里处,奴才推算,寒王爷途中若是没有耽搁,快马加鞭,此时应该在城外五十里处。”

  听清泉这么一说,很多人在心中暗暗计算起来,五十里走了半个时辰,此时距离吉时结束还剩下半个时辰,寒王爷想在吉时结束之前赶回来,看来有点不太可能。

  “照你这么说,寒王可能会误了吉时?”燕鸣轩一手轻轻敲着椅子的扶手,脸上微微露出一丝忧色,看向一旁的蓝巧凤道:“寒王也是因公才误了吉时,而过了吉时再拜堂似乎不妥,母后,您看,这该如何是好?”

  该如何是好?蓝巧凤心中一声冷笑,燕鸣轩,你以为坐上那个位置就可以高枕无忧阴奉佯违抗了?你也不想想你是怎样坐上去的?!我怎样扶你坐上去,还能怎样把你拉下来!蓝巧凤心中恨恨地想着,但脸上依旧一副端庄慈祥的模样。

  蓝巧凤当然知道燕惊寒是故意拖延时间,燕鸣轩也是借此机会打压蓝相府,但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今天的这口气,她会在日后让他们百倍偿还!

  想到这,蓝巧凤笑着开口:“众卿家,寒王也是为皇上分忧才误了时辰,而众卿家又是早早地就来观礼,所以哀家觉得这堂还是要拜的,但如何拜,众卿家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

  蓝巧凤的这句话无疑是默认了燕鸣轩的心照不宣,喜堂里的很多大人们也是心知肚明,现在就差一个人把这方法点明而已,但谁愿意主动接这差事?这份差事可不好做,弄不好,乌沙不保不说,小命也得赔上。

  蓝翎站在一旁自然把几人的话都听进了耳中,她若猜得没错的话,接下来肯定会有人说找一个人代替或者干脆就找一只公鸡代替新郎官,在古代民间好像是有这种风俗,但这还要问问她同不同意!

  果然,片刻后,礼部侍郎林大人快步来到喜堂中央,对蓝巧凤燕鸣轩拱手道:“启禀太后皇上,微臣倒有一个方法,不知可不可行?”

  很多人看着喜堂中央的林大人,心中一片了然。

  “林爱卿,你且说来听听。”燕鸣轩开口。

  “微臣听说民间有一种习俗,大婚之日,若是新郎官因故不能拜堂,就以公鸡代之。”林大人说完偷偷地瞅了蓝翎一眼。

  “哦,有这种事?”燕鸣轩似乎以前并未听过,看向蓝巧凤道:“母后,您以为如何?不过,若是如此,朕觉得可能委屈了新娘子。”

  真会说好听的!蓝翎心中冷哼了一声,但依然没有出声,让公鸡跟她拜堂,那就先让那公鸡进了这喜堂再说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