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拜堂(二):炮灰的威力!

  喜堂里静悄悄的,同时也笼罩着一股诡异的气氛,这也难怪,大婚之日,新郎官没有去迎亲不说,此时还不知身在何处,新郎官在吉时结束之前会不会赶回来?若是赶不回来的话,这婚礼可如何进行下去?很多人心中暗自猜测着,甚是有一种看好戏的小兴奋。

  在场的很多大人都是朝中权贵,混迹官场多年,早就成了人精了,他们对于当今太后皇上和寒王之间的明争暗斗早就看在眼里,而皇上这一次把太后的侄女赐婚给寒王,很多人觉得这桩婚事不会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蓝丞相百官之首,寒王爷手握重兵,而皇上刚刚登基一年,他让这两府联姻,他难道不怕寒王爷如虎添翼,危及到他的皇权?皇上当然没有这么傻!他若是这么傻的话,他今天也坐不上这龙椅。

  在燕鸣轩登基之前,很多人都认为继承皇位的应该是战功卓著万民敬仰的燕惊寒,燕鸣轩当时并没有多少威望,然而出乎很多人的预料,先皇却把皇位传给了没有多少建树一直默默无闻的燕鸣轩,这让很多人费解的同时,隐隐觉得这里面可能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

  当然,很多人也都是心中暗暗揣测,这皇位之争向来都是无所不用其极,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罢了。

  然而,虽然燕鸣轩坐上了龙椅,但燕惊寒却是手握三十万重兵,而且大军就驻扎在城外的军机大营,所以燕鸣轩想排除异己,除掉燕惊寒并非易事,弄不好的话,可能会把自己的皇位都给葬送掉。

  如此一分析,很多人觉得皇上突然给寒王赐婚,而且赐婚的女子还是蓝相府的二小姐,可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

  燕惊寒向来是深不可测的,别人都能想到的事情,他应该早已想到了,而他今日不去迎亲,而且迟迟不回府中,这可能都是燕惊寒的应对之策,但这一盘棋到底会如何往下走下去,很多人心中很是期待,同时不免又对蓝翎有些同情,这蓝二小姐恐怕早已被当成了棋子摆在了棋局之中。

  其实,蓝翎从蓝致绅急着给她验明正身,免了很多大婚该走的程序,急着把她塞进花轿,以及燕惊寒找借口不去迎亲,甚至把太后和皇上都晾在喜堂里,让满朝文武都等他一人等等一些列迹象,蓝翎心中已经有了一个结论,这场婚礼就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她在这场战争中就是一个炮灰的角色!

  炮灰?想到这个词,蓝翎心中有些好笑,前世活了二十四年她还没有尝过做炮灰的滋味,如今,再活一世,她反而一来就被当成了炮灰,那她可得好好地让他们见识见识她这“炮灰”的威力!

  时间慢慢地流失,半个时辰过去了,燕惊寒还是没有回府,一旁的礼仪官后背冷汗涔涔,暗暗叫苦,若是过了吉时,这堂到底还拜不拜?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