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出嫁(十):疑云重重

  “父亲,您作为女儿的亲生父亲都如此质疑女儿,那么女儿不敢想象,外人会如何质疑女儿,特别是那寒王爷,他若是知道女儿失忆了,他将如何对待女儿,所以,女儿和寒王爷的婚事,还请父亲去求皇上另改他人吧。”蓝翎无视蓝致绅满脸的怒气,又给蓝致绅扔了一枚重磅炸弹。

  “你说什么?”蓝致绅已经怒不可遏,在这节骨眼上,她竟然说她不嫁给燕惊寒了?岂有此理!

  “父亲应该刚到不惑之年,不会没听清楚我说的话吧?”蓝翎继续在蓝致绅的心中点着火,同时慢悠悠地来到小圆凳上坐了下来,又接着道:“父亲,我再说清楚一点,我不想嫁给寒王爷了,您去帮我跟皇上说一声。”

  “你……寒王爷是你想嫁就嫁,不想嫁就不嫁的吗?”蓝致绅胸膛剧烈地起伏着,显然被蓝翎气得不轻。

  “父亲,凡事都事出有因,我失忆了,把以前的事情都忘了,您若是如此跟皇上说的话,皇上应该会重新考虑一番的,毕竟把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女子嫁给身份尊贵的王爷,似乎有辱王爷尊贵无比的身份,父亲,您说,是不是这个理?”

  “一派胡言!”

  在蓝致绅看来,蓝翎的一番话完全就是歪理邪说,但蓝致绅知道,他若是真因为这事去求皇上,恐怕皇上还求之不得呢。

  “父亲,我不管你认不认同,反正这寒王爷,女儿定然不会去嫁的。”蓝翎打定了主意,这么好的借口她当然要充分利用一下。

  “你这是反了天了?为父告诉你,寒王爷你是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蓝致绅决定不再跟蓝翎废话,她若不愿意上花轿,就直接把她绑上去!

  “父亲,您若想名声大噪的话,尽管把我绑上花轿。”蓝翎已经猜出了蓝致绅的想法,看向蓝致绅的眸光没有半点惧色。

  “翎儿呀,你父亲怎么会把你绑上花轿呢,你想多了。”温娘看足了戏,终于开口打起了圆场,“翎儿,你和寒王爷的婚事是皇上御赐的,金口玉言,君无戏言,哪能说改就改呢?再说,寒王爷来迎亲的花轿可能已经在路上了,全城的百姓都知道了,这不仅关系到寒王府和蓝相府的颜面,更关系到皇上和太后的颜面,这婚事是万万改不得的。”

  温娘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苦口婆心地劝着,这让蓝致绅心中的怒气稍稍缓和了一些。

  真会做好人!蓝翎心中冷哼了一声,刚想出声反驳温娘的话,这时,一道女子的声音快速钻入她的脑中,“翎儿,你在做什么?你不要命了?你忘了你嫁进寒王府的目的了吗?不许胡闹,乖乖上花轿,进寒王府。记住,一定要在这个月十五日之前在玄冰潭底屏息泡上半个时辰,我有事要离开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你自己照顾好自己。”

  谁在跟她说话?蓝翎扫了眼前的几人一眼,显然说话的女子不是她们其中的一人。

  蓝翎隐隐感到事情越来越复杂了,从女子的话中,蓝翎清楚地判断出她的这个身体有问题,而且嫁给燕惊寒似乎也是为了救自己的性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