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出嫁(九):放肆!

  蓝翎的房间里充满了明显的肃杀之气,温娘身后的几名丫头婆子缩着脖子噤若寒蝉,而蓝翎身旁的秋叶眸中却带着一抹疑惑,她一直寸步不离地守着自家小姐,小姐怎么可能被掉了包了呢?秋叶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

  蓝翎心中有些好笑,说她不是他的女儿也对,她可是现代的“夜灵”,怎么可能是一个古人的女儿?但她的身体却是他的女儿的身体,蓝致绅即使再会算计,恐怕他也想不到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上来。

  结果对于蓝翎来说自然是毫无悬念的,但蓝翎觉着蓝致绅如此一来未尝不是给了她一个解决当前麻烦的契机,她自然要好好把握一下。

  想到这,蓝翎突然勾了勾嘴角,看向蓝致绅道:“父亲,您可要看清楚了!”蓝翎说着,伸出左手,把衣袖往上捋了捋,露出了白希如玉的手腕,手腕上系着一条红色的丝带,蓝翎秀眉轻蹙了一下,随即拉开丝带上的绳结,丝带滑落,顿时一个指甲大小蝴蝶型的玫瑰色胎记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只见这胎记像极了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玫瑰的颜色在白希的皮肤上更显得栩栩如生,蓝致绅眼中顿时出现了难以置信的神色,温娘等人看了之后纷纷把目光投向了蓝致绅,等着蓝致绅开口。

  蓝致绅原先万分肯定他的女儿被掉包了,但看着蓝翎手腕上的胎记,蓝致绅不得不否认掉原先心中的种种猜测。

  蓝翎手腕上的这蝴蝶胎记自打出生就有,而且知道蓝翎有这胎记的人只有蓝致绅,蓝翎的生母,蓝巧凤和蓝翎身边的秋叶,连温娘都不知道,蓝致绅完全可以肯定燕惊寒不可能知道胎记一事,那也就是说眼前的她就是他的女儿,她确实是失忆了,因为失忆才使她性情大变,蓝致绅只能如此对自己解释一番。

  “父亲,我是不是您的女儿?”蓝翎收回了手,轻声问道,但流光溢彩的眸中却愈发地亮了。

  蓝致绅的心中咯噔一声,他的这个女儿性情大变之后,似乎不容易掌控了,蓝致绅轻咳了一声,朝数十名黑衣人挥了挥手,黑衣人瞬间出了房间。

  “翎儿呀,为父也是没有办法,为了你,为了我们蓝氏一族,不得不万事小心谨慎,不能出一点差错。”蓝致绅微微放低了点姿态。

  在蓝致绅看来,只要蓝翎是他蓝家的女儿,即便她失忆了,这也不会对他们的计划有太大的影响,顶多多费一些唇舌罢了。

  “父亲,女儿在院中摔了一跤,失去了记忆,您作为父亲,没有说一句关心的话不说,一来就斥责女儿,甚至当众验明女儿的正身,您如此做,那请问父亲大人,我是您的女儿吗?您以前把我当成您的女儿吗?”

  蓝翎没有给蓝致绅留有一丝脸面,字字刀锋,直接打在了蓝致绅的脸上,蓝致绅感到脸上火辣辣的疼,心中更是燃起了一股怒气,她是他的女儿,做女儿的竟然来教训自己的老子,真是反了天了!

  “放肆!为父这么做自然有为父的道理,容不得你来质疑!”蓝致绅顿时又拿出了做家长的威严。

  放肆?那她今天还就放肆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