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出嫁(七):愚不可及!

  温娘扫了一眼脸上带着明显后悔之色的蓝金珠,心中冷哼了一声,蠢!她这样的脑子,被人卖了还帮人家数钱呢。

  温娘对蓝金珠满是不屑,但眼前的蓝翎却不得不让她重新审视起来,这丫头变得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以前,温娘只知道蓝翎长着一张祸国殃民的脸,但如今,看着一身凤冠霞帔的蓝翎,温娘的脑海中却闪过了“风华绝代”四个字,想到这四个字,温娘心中猛然一震!

  “风华绝代”原来是用在她的皇后女儿蓝欣儿身上的,而如今她却从蓝翎身上看出了这四个字,一种危机感顿时在温娘的心中悄然而生。

  这其中到底出了什么问题?难道……温娘瞬间看向身旁的蓝致绅,看着蓝致绅的神色,温娘知道,她想到的,蓝致绅应该也已经想到了。

  “父亲……”蓝金珠看向蓝致绅弱弱地叫了一声,她心中的怒火已经被蓝翎浇灭了一半,头脑似乎也清醒了一点,她知道她的父亲才是一家之主,蓝翎和燕惊寒的婚事到底如何,还是要她的父亲来说了算,要求也是她父亲去求皇上。

  看着蓝金珠急切又带着丝丝胆怯的神色,蓝翎心中笑了笑,她刚刚只是故意整她而已,她却当真了,不过这样也好,她若真能代替自己嫁给燕惊寒确也是给自己解决了一个棘手的麻烦。

  “闭嘴!”蓝致绅狠狠地瞪向蓝金珠,他怎么生了一个这么蠢的女儿?愚不可及!

  蓝金珠瘪了瘪嘴,没敢再出声,而是一脸怨恨地看向蓝翎,若不是她,她也不会遭到自己父亲训斥!

  蓝翎凉凉地扫了蓝金珠一眼,自己蠢还迁怒别人,真是蠢得无可救药!

  “翎儿,把你左手的衣袖卷起一点,让为父看看你的左手腕。”蓝致绅平复了一下心境,在他看来,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弄清楚眼前的她到底是不是他的女儿!

  “父亲,女儿不明白您的意思。”蓝翎声音微沉,心中一声冷笑,她的这个父亲是想验明正身呀,她若猜得没错的话,她的左手腕上应该有什么胎记之类标记性的东西。

  “父亲让你卷,你就卷,哪来那么多的废话?!”蓝金珠非但没有吃一堑长一智,反而把被蓝致绅训斥的怒气又撒到了蓝翎的头上。

  “蓝金珠,看来不给你点教训,你不知道什么是疼!”蓝翎的话语中已经带上了明显的寒意,蓝金珠不由地一颤,蓝翎又接着道:“我为嫡,你为庶,而且我还是皇上御赐的寒王妃,你却一而再,再而三地侮辱呵斥我,目无尊卑,父亲,若论家法,该如何处置?”蓝翎说着已经把眸光投向了蓝致绅。

  “父亲……”蓝金珠似乎到这个时候才知道害怕,看向蓝致绅的眼中带上了明显的祈求之色。

  蓝致绅并没有看蓝金珠,而是看着蓝翎,心中愈发地肯定,眼前的她不是他的女儿,她是燕惊寒的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