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出嫁(四):一石惊起千层浪!

  乔宁听着隐隐带着怒气的呵斥声,她当然听得出来这呵斥声是对她身体本尊说的,但今天可是她的大婚之日,在大婚之日还要被如此的呵斥?看来她这身体本尊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

  “小姐,老爷来了!”秋叶听出了蓝丞相蓝致绅的声音,更急了,本来老爷对小姐就没有什么好脸色过,如今小姐耽搁了时辰,又失去了记忆,老爷若是知道了,还不知道怎么训斥小姐呢?秋叶担心不已。

  “我知道了。”乔宁淡淡一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既然占了人家的身体,那她以后就是蓝相府的二小姐蓝翎,她倒要看看她这个父亲在她的大婚之日怎样训斥他的女儿。

  见自家小姐如此说,秋叶生生把担心的话吞了回去,她这才想起来如今的小姐跟以前不一样了,但想到这,秋叶的眼中又闪过一抹忧色,随即转过头看向房门的方向,没再出声。

  很快,房门被猛地一下推开,一群人进了房间,径直绕过屏风,来到蓝翎的跟前。

  此时,蓝翎依然坐在小圆凳上,但已经转过了身,看向来到她面前的这一群人,秋叶赶忙福了福身。

  为首的中年男子四十岁左右,锦衣华服,一脸的不悦之色,蓝翎不用猜都知道,他一定就是她的父亲蓝致绅。

  蓝致绅的左手边是一名三十岁左右的妇人,风韵犹存,端庄贤良,应该就是现任丞相夫人温娘了。

  蓝致绅的右手边站着一名年轻女子,粉色罗裙,珠环玉佩,一张还算漂亮的脸上似乎还带着一抹幸灾乐祸的笑意,一双直勾勾看向蓝翎的眼中更是带着强烈的羡慕嫉妒恨,蓝翎知道她应该就是她庶出的姐姐蓝金珠。

  三人的身后还跟着几名婆子丫头,那名喜媒也在其中,当她碰到蓝翎扫向她的眸光时,眼神不由地躲闪了一下,显然蓝致绅会亲自来蓝翎的院子跟这喜媒脱不了关系。

  蓝翎没有站起来,也没有说话,眸光在进来的这群人中扫了一遍,随后便停在了蓝致绅的身上。

  蓝致绅也没有立即开口,看向蓝翎的眸光带上了一抹探究,他这个女儿生性胆小,见到他从来都是低眉顺眼,她何曾敢如此跟自己对视?蓝致绅心中突然咯噔一下,暗叫不好!

  蓝致绅刚想开口,不想身旁的蓝金珠却抢先了一步,“妹妹被封了寒王妃,胆子也大了,见了父亲母亲竟然都不行礼了?还是妹妹觉得父亲母亲须向你行礼了?”

  蓝金珠话语中带着明显的讥讽,隐隐还带着一股酸酸的味道,蓝翎淡然一笑,看来这蓝金珠恐怕是那燕惊寒的爱慕者呀,没嫁成燕惊寒,跑她这撒气来了,她还真找对了地方!

  “听秋叶的描述,你应该就是我的姐姐了?”蓝翎缓缓站了起来,浅笑依旧,“姐姐说的无外乎是礼数的问题,不过,我刚刚在院中摔了一跤,把以前的事都忘了,至于礼数嘛,自然也都忘了。”

  蓝翎轻轻的一番话顿时掀起了千层浪!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