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出嫁(三):你在磨蹭什么?!

  尽管秋叶心存疑惑,但她还是把她所知道的自家小姐相关的基本信息都跟乔宁说了一遍,由此乔宁便对她所处的环境有了最基本的了解。

  原来,她所在的这个朝代是东楚景乾帝二年,她的身体本尊姓蓝名翎,是当朝右丞相蓝致绅的二女儿,年芳十六,她身边的这个丫头叫秋叶,跟了她半年有余。

  蓝致绅有一个嫡子,两个嫡女,一个庶女,蓝翎的母亲是蓝致绅的原配夫人,但三年前已经过世,原配夫人过世之后,蓝致绅便把原先是姨娘的温娘扶了正,温娘便成了现在的丞相夫人。

  温娘有一子一女,儿子姓蓝名钰,在翰林院任职,年龄比蓝翎长上三岁,女儿姓蓝名欣儿,是当今的中宫皇后,但比蓝翎还小了几个月,在府上的时候是三小姐。

  蓝相府的大小姐是庶出,姓蓝名金珠,其母早已过世,年龄比蓝翎长上两个月。

  蓝翎还有一个姑姑,也就是蓝致绅的妹妹,姓蓝名巧凤,是当今的太后,但当今皇帝燕鸣轩并非是蓝巧凤所生,只是在蓝巧凤名下教养,燕鸣轩登基之后,便封蓝巧凤为太后。

  蓝翎要嫁的寒王爷是燕鸣轩同父异母的弟弟,姓燕,名惊寒,今年二十岁整,十五岁时因为战功卓越便被破格封为寒王。

  了解了身体本尊的基本信息,乔宁思索了片刻,看向秋叶继续问道:“秋叶,我和寒王爷的这桩婚事是谁做的主?”乔宁从蓝相府和皇家这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隐隐感到身体本尊和寒王的这桩婚恐怕不是表面上看的这么简单。

  “是皇上下旨赐的婚。”秋叶如实回答。

  皇上把自己皇后的姐姐赐给自己的弟弟,亲上加亲?乔宁深表怀疑。

  在帝王之家,可没有什么亲情可言,蓝致绅身为丞相,百官之首,位高权重,又是皇亲国戚,燕惊寒少年封王,权倾朝野,这两府联姻的话,燕鸣轩不怕威胁到他的皇权?他非但不阻止,还亲自赐婚,他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小姐,您在想什么?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秋叶越来越看不懂眼前的小姐,她不明白小姐只是失去了记忆,怎么就变得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呢?

  以前的小姐总是低着头垂着眼帘,很少说话,而且说话的声音极小,而如今的小姐,虽然容貌依旧,声音依旧,但她的眼中却是闪着流光溢彩,从容睿智,声音更是悦耳得如同天籁之音,这是秋叶从来没有见过的。

  “没什么。”乔宁淡淡一笑,随口道:“我只是想把这些都记住,免得以后出错。”

  “哦。”秋叶应了一声,转头看向窗外,见此时天已经渐渐亮了起来,顿时就急了,“小姐,我们赶快去祠堂吧,再耽搁下去,恐怕真要误了吉时了。”

  乔宁一听,刚想找什么借口拖延时间,这时房间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着脚步声的靠近,一道呵斥声随之响起,“翎儿,你在房间里磨蹭什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