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轻狂


    咻!

    一支青铜箭飞来,撕裂长空,空气爆鸣,带着一种古拙之气,还有一种无法的阻挡的“势”,一下子刺透到眼前。

    石昊大怒,他化身为鲲鹏,还真有人将他当成一只猛禽了不成,要在此猎杀。

    同时他也明白,来的这伙人极度的自负,连鲲鹏的都敢射杀,不管是否看出他的真身,都轻狂的过分。

    见他就射杀,底气过硬的惊人,兼且杀性十足!

    嗡!

    石昊双翅震动,鼓荡起冲霄的罡风,身体缩小,并且快如闪电一般化成一道金光,躲避过这支青铜箭。

    咚!

    不远处,一座巨大的火山被一箭射中,当场爆碎,岩浆沸腾,冲涌了出来,而后又全被铜箭的力量禁锢,随之溃灭,化成飞灰。

    一箭之威强到这般境地,着实惊呆了众人。

    须知,这里可不是一般的地方,是五行大陆,有最为浓郁的五行本源精气守护,山川坚固,堪比神宝。

    而这个地方更是非凡,疑似封印地,每一座火山都孕育着强大的神纹,坚固不朽。

    一支铜箭而已,随意射出,就摧毁了此地的一座神山,自然惊人!

    “咦,这只扁毛畜牲有点道行,居然可以躲过我这一箭。”半空中,那艘古船上传来诧异的声音。

    战船很大,也很朦胧,被一层仙雾包裹着。让它无比的神秘,像是开天辟地驶来的一艘仙家宝船。

    隐约间可见,船体上有斧痕箭孔。带着岁月的斑驳印记,有些地方还有铜绿,它像是刚从某一处古地中脱困。

    在战船上,有几名年轻人,全都气宇轩昂,每一个都眼神犀利,身上都有仙气弥漫。看起来非常的慑人。

    拥有仙道气韵,但也十分凌厉。不是温室中长大的软弱花草,一看就是经历血与火洗礼的年轻高手。

    其中一个年亲人身穿淡蓝色的金属甲胄,背着一杆杀气盈天的战戈,手持一张铜胎大弓。自箭壶中取出一杆青铜箭,再次张弓。

    这个人一头紫发很长,也很密集,垂到了腰部以下,眼神如两颗金星,瞳孔居然为十字,灿灿如剑刃凶宅笔记。

    他面如刀削,有种坚毅兼狂野的气质,张嘴一声轻叱。再次开弓,道:“中!”

    “你找死吗!?”石昊大怒,这个人没完了。射了他一箭,而今再次动用凶器,要猎杀他,视他为一头野禽。

    这一声大喝如同惊雷般,震的天宇摇动,响声隆隆。空气爆鸣。

    但是石昊的呵斥并未能让那个人收手,而是更为干脆的开弓。弓弦松开,箭羽如虹,穿透天地,锋芒迫人。

    哧哧哧!

    这一次,石昊避开的刹那,周身飞起诸多金羽,也化成神箭,向着那人激射而去。

    至于青铜箭,接连射爆五座巨大的火山,这都是神岳,拥有符文守护,可依旧爆碎了。

    “速度很快,拥有鲲鹏极速啊。”古船上的几人不以为意,在那里谈论,只有开弓的人面色肃穆,缺少笑意,眼神中的金色十字更为刺目了。

    他身上的淡蓝色甲胄发光,守护己身,并且收起大弓,手握一杆天戈,猛力挥动,劈斩金色神羽。

    锵!

    火花四溅,那里腾起成片的光。

    与此同时,石昊化成人形,带着清漪降落在一座火山口,被浓郁的五行精气包裹着,怒目而视。

    “不简单,居然挡住了吴泰的神箭!”

    “唔,还带着一个小娘子,姿色脱俗。咦,我说错了,应是国色天香,世间罕见。哈哈……”

    这几人毫无歉意,刚以凶弓射人,现在又如兵痞般在此调侃,一个个眼神如雷电,盯着下方的两人。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以长弓随意射杀?”石昊面沉似水。

    虽然看出他们不凡,没有一个简单人物,但是石昊还是开口质问,这群人未免太霸道了,杀人不成还在大笑。

    “唔,那小子你最好本分一些,在挑衅我等吗?又没有真个射杀你,大呼小叫什么!”其中一人斥道。

    “小娘子,看你倾国倾城,跟在他身边作甚,来我等的仙家战船,快快上来,这里有仙道机缘。”

    那几人大笑,毫不以为意。

    石昊的脸色顿时黑了,真是太张狂了,对他开弓,没有杀成,现在居然还这副姿态,更是调戏他身边的女伴,丝毫未将他放在眼中。

    此时天神书院中其他人也都一怔,看到这一幕后都露出异色,且心中疑惑,这是哪里来的一群强人,这样轻视荒。

    同时,人们心中也相当的吃惊,因为那战船太不凡了,被仙气笼罩,震撼人心,所有人都一阵敬畏。

    石昊二话没说,也取出一张弓,而后拉如满月,射出一道神虹,咚的一声,直接飞上战船,气势惊人。

    “咦,很刚猛,还敢反击!”

    这一次,战船上的几人不曾动手,而是口念咒语,船体发光,那片区域腾起一道光幕,挡住了箭羽。

    哧的一声,神箭被焚烧成灰烬,洒落了下来。

    “何人攻我战船?”

    古船非常庞大,船舱中传来苍老的声音,有一种威严,石昊那一箭令战船开启防护,惊动了船内其他人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抱歉,惊扰长老了。一个野小子而已,不值一提。”那几名年轻人中的一人不在意的说道。

    此时,天神书院的几位长老也都出现了,一起来到前方,盯着这艘仙气溢出的古船,神色郑重。

    一番仔细打量,四长老开口,问道:“请问是仙院的道友吗?”

    火山附近的学生惊诧,这艘古船来自仙院?岂不是说,这是他们将来要前往的那个地方。

    圣院、仙院避世不出,很难见到他们的弟子,因为都是隐世净土,直到最近才要招手门徒,将从天神书院选取。

    一些人看向石昊,露出了古怪之色,这才刚见面,荒就得罪了仙院的一些强人,虽然说事情起因不怪他。

    战船中传来波动,那封闭的舱门开启,从当中走出几名老者,比之天神书院的长老还要苍老,须发如雪,甚至有些人的头发都掉光了,皱纹堆积,像是一张纸被揉成一团,而后又稍微展开,褶褶巴巴。

    这些人的年岁大的吓人,但是一个个精神矍铄,眼如金灯,体内孕育着惊人的生命气机,都非常的强大。

    而且,这还是他们刻意收敛气机的结果,不然的话,他们真正的波动一旦扩散开来,所有年轻人恐怕都要吐血倒地,难以承受。

    这是几个老怪物,都拥有至强的力量,每一个人都不会比二长老弱,强的惊人。

    这是仙院来人,是修行古法的无上圣地,每一个人都精研仙古道法,并且那里有诸多典籍,有绝世仙经,更有最适合的修炼环境。

    “原来是天神书院的道友,正要拜访你等,不曾想在此偶遇。”那古船上一位相对来说还不算过于苍老的白发老者说道。最起码,他的头发还在,且很浓密,只是已经雪白,不过气色很好,脸膛泛着红光。

    “误会一场,都是自己人。”天神书院的四长老说道。

    同属于九天十地,且日后肯定会并肩作战,而且天神书院的弟子有部分精英还会被选拔进仙院,自然关系非同一般。

    只是,弟子注定会被选走,还是让天神书院的几位长老心中颇为不快,但又无可奈何。

    “谁无年少时,你我当年不也是如此吗,小辈冲动,有血性,也不算是什么坏事。”仙院的一位长老笑道。

    显然,刚才发生的事,这些老怪物不可能感知不到,只是任凭事态发展而已。

    石昊心中十分不快,再怎么说,他无缘无故遭人射杀,也不可能大方到若无其事,脸色很是难看。

    “你倒也不错,稍作努力,有可能会成为我等的师弟。”那几名年轻人哈哈大笑,毫不歉意。

    此时,那船舱中又走出不少年轻人,一个个头角峥嵘,有英武的年轻男子,也有美丽出尘的少女,都很不一般,带着仙气。

    “你可以带上那小娘子,上船来一叙,与我等多多亲近。”早先开弓的那青年嘿嘿笑道,无论怎么看都像是在奚落,与其说是邀请石昊,不如说是让他将清漪送上去。

    “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对我指手画脚?仙院弟子了不起啊,下船来我打你个骨断筋折!”石昊太直接了,硬邦邦的回应道。(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