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卷 第九章 天崩式


    剥开沉火黑石,露出的银白色材质也是一种未知的珍材,它完全封闭没有任何缝隙,表面的无数纹路让纪宁他们都情不自禁心悸。

    “没任何缝隙。”纪宁眉头一皱,心意一动。

    咻。

    一道剑形雾气划过,施展出终极剑道之滴血,刺在了那银白材质上,嗤的一声,纪宁这一剑蕴含的汹涌威能让百万里大的魔象石壁都震颤了下,却没有让银白材质上出现一点伤痕。跟着北虹剑又接连攻击向银白材质其他区域,尽皆失败。

    “无法攻破,北虹剑也没法吸收。”纪宁摇头。

    “魔象石壁最外围是沉火黑石,内层是银白材质。难道完全是实心?这魔象石壁到底是干什么的?”九尘则是疑惑。

    “那就继续挖!”纪宁则是笑了,“我倒要看看,是不是整个魔象石壁内部的银白材质都是没丝毫缝隙!就算发现不了什么大秘密,至少这次的沉火黑石,也算大收获了。”

    纪宁心态很平和。

    失之我命,得之我幸!毕竟在外冒险遇到未知秘密,心态失衡是很危险的,很可能导致丧命。

    ……

    黑暗的虚空中,纪宁和九尘遥遥看着,而六柄北虹剑都在不断吞噬着魔象石壁的‘沉火黑石外层’,就仿佛切割机一样,切割出一块又一块千里范围大的沉火黑石,每次吸收的仅仅都是最表层薄薄一层。只有吞噬的尽量少,才有希望将整个沉火黑石外壁都完全切割下来。

    一天天过去。

    每一次挖出的千里方圆的沉火黑石块都被纪宁收起,偌大的魔象石壁表层在不断地脱落,露出了里面越来越大的银白色材质部分。且随着时间流逝,北虹剑的吞噬速度也是越来越快。

    转眼过去了两个月,魔象石壁已经露出了小半区域。

    “噗烽火男儿行。”

    伴随着又一块沉火黑石脱离。

    “快看,有通道。”九尘连指着惊呼道。

    “通道?”纪宁目光也瞬间落在那一片银白壁上,偌大的银白壁之前都没一点缝隙。可眼前却有着一条宽有近十丈,高有近二十丈的通道入口!黑幽幽的入口。隐隐还有着弯曲,纪宁和九尘根本看不清里面有什么。

    “竟然有通道?”纪宁立即查看那一块刚被挖出的沉火黑石的反面,那沉火黑石内竟然也有一条通道,通道的尽头是一扇门。

    只是从外面看。看不到丝毫缝隙。

    “看来这就是进出通道了。”纪宁道。

    “北冥,怎么办,进去吗?”九尘连问道,傻子都看出来,这魔象石壁乃是被特意建造出来的,否则哪会有如此平整的通道?

    可这魔象石壁,单单最外层的沉火黑石就多到这一程度,连主宰都是拿不出如此多的,他们俩都猜出来,这里面的秘密一定很可怕。

    “这么大的手笔。这魔象石壁的建造者,恐怕非一般主宰所能比。”纪宁皱眉,“先别急,通道在这,也不会跑掉。而且这里是无尽黑暗中。相信也不会那么巧有谁突然来到这,待得我将整个魔象石壁的沉火黑石层全部剥开后,再做决定。”

    “嗯。”九尘也点头。

    ……

    北虹剑吞噬速度是越来越快的,所以仅仅又过去了一个月,整个魔象石壁的最外层‘沉火黑石层’就全部被分割成千里大小的一块块,尽皆被剥开了。

    “都剥开了。”纪宁也露出喜色。

    “孩儿们,吸收的如何了?”纪宁开口喊道。

    远处六柄北虹剑正朝纪宁飞来。上面坐着六个孩童。

    “快吃饱了。”

    “主人,还差一点点。”

    “再吃些就足够了。”北虹剑如今的模样已经大变,乍一看接近黑色,只是表面隐隐有着蓝光、金光。

    “嗯,先吃饱,吃饱了就随你们主人我进去瞧瞧。”纪宁饶有兴趣看着那完全被剥皮的魔象石壁。如今的魔象石壁,完全呈银白色,上面还有着无数纹路组成的一个文字,这个文字纪宁他们虽然没见过,却也明白是‘虎壆’二字。

    魔象石壁。仅仅只有一个通道入口,那通道门的隐蔽,连蓝昊主宰都没发现。还是纪宁剥开沉火黑石层,才最终发现。

    六柄北虹剑都刺在最后一块沉火黑石上,疯狂吞噬着,仅仅半天后,便完全达到了它们的极限。

    “主人,吃饱了,吃不下了。”

    “没法再吃沉火黑石了。”

    六柄北虹剑却很欢快,都飞回纪宁身边。

    纪宁抓着一柄北虹剑仔细看着,如今的北虹剑明显沉重了些,连剑脊都厚了些,剑刃依旧锋利。

    “试试看。”纪宁立即演练起了终极剑道五式。

    旁边的九尘也羡慕看着,他也有本命神兵,不过显然培养的没有纪宁的好。

    “轰!”

    随着纪宁双手同时握剑,一件劈出崩坏边缘。

    黑暗空间瞬间破碎,时间都破碎,纪宁周围的时空已经没有了意义!这可怕的一剑,带着浓浓的雾气,所过之处,碾压一切破坏一切。几乎瞬间周围百亿里空间尽皆湮灭,连时空都完全破碎。一击之威,如此之可怕,即便上万名道君也得殒命。

    “好可怕。”九尘教主见状惊呆了,“这,这,这一击,恐怕酒圣靠宇宙之宝,也不过如此吧。”

    “好。”纪宁握着手中剑,露出了喜色。

    这一式,是纪宁所有剑术中最凶猛的天崩式。

    须知,之前北虹剑仅仅对‘滴血式’增幅最大的时候,那时候滴血式威力也不及天崩式!滴血式擅长的是速度和穿透,天崩式才是真正以威能大出名。纪宁当初就是靠天崩式,连续的抽打,活活抽死了丑王。

    而现在,以心剑术配合终极剑道之天崩,特别如今的北虹剑在吸收了沉火黑石,对‘天崩式’增幅也媲美滴血式后。

    这一剑单单论威能,已经达到了八大圣城之主级数,这是纪宁最凶猛最霸道的一剑!

    “这种碾压的感觉,真是痛快。”纪宁也感到舒坦,甭管敌人多精妙的招数,我直接霸道的碾压过去。之前酒圣就是这般碾压,打的其他道君个个低头,连纪宁也被酒圣轰击的不敢硬碰硬。

    “北冥,你这本命神兵,吞噬了这么多沉火黑石,进步够大啊。”九尘教主羡慕道。

    “嗯。”纪宁手轻轻抚摸着剑身,“北虹剑帮助颇大,不过心剑术帮助也不小。”

    “心剑术?心剑帝君所创的那门剑术?”九尘教主惊愕道。

    “对。”纪宁点头。

    “你竟然练成心剑术,我还不知道呢,难道那剑形雾气就是因为心剑术?早就听说过,可我还从来没见过说施展心剑术。”九尘教主顿时好奇了,心剑术的名气很大,可真正修炼有成的数量太少太少了,纪宁至今也没见过其他逆天道君施展出心剑术。

    “难怪北冥你这么厉害!呜,我也得努力了,不能被你拉的太远啊。”九尘也充满斗志。

    纪宁走过去,伸手抓住那最后一块残缺的沉火黑石,直接收进洞天内,说道:“走吧,我们进魔象石壁内,看里面到底有什么。”

    “对,进去。”九尘也看向了远处那通道入口,双眸炽热,“定有大秘密,说不定就有宇宙之宝,到时候认我为主。哈哈,到时候我防御有水行不死身,攻击有宇宙之宝,北冥,我到时候说不定比你还厉害呢。”

    “希望有宇宙之宝,我也弄一件。”纪宁也在一旁附和着。

    两人说说笑笑,便飞向了银白色魔象石壁的通道入口。

    入口处。

    二人表情也渐渐严肃起来,纪宁显现出三头六臂,手持六柄北虹剑。九尘教主也手持着一杆长棍,小心翼翼。

    “我来探路。”九尘道。

    “嗯。”纪宁点头,九尘的水行不死身,保命能力可比自己强多了。

    ******

    起点手游《吞噬星空》6月26日app中国区上架,快来参加活动得土豪金实物奖!

    游戏官网地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