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卷 第十八章 捕捉


    借助火焰通道禁制捕捉主宰,要捕捉,就捕捉最强的那一个。

    而这十二名主宰中,论实力最强的就是青魔主宰!

    “这个狡猾的北冥道君,他一定有瑶火境的极为详细的情报,否则怎么能狡猾到这等地步,每一次都被他轻易的甩脱。”青魔主宰盘膝坐在半空,周围有着两条法宝绳索环绕着,他就这么默默感应着,感应着一切动静。

    有一丝小的波动,他都能察觉到。

    “不过次数多了,也会失手的。”青魔主宰冷笑着,“如今火焰通道内不单单是原有的机关禁制,还有诸多主宰帝君们布下的陷阱……只要他运气稍微差些,一旦中招,我就有机会得手。”

    青魔主宰很有耐心,他能在一座座域界间流浪漂泊,每次漂泊时间都很长,自然有足够耐心。

    在火焰通道内纠缠折腾,便是折腾一千混沌纪,青魔主宰依旧有耐心。

    “嗯?”青魔主宰耳朵一动,睁开眼看向前方。

    前方很快出现了一艘域界飞舟正小心翼翼前进着。

    “来了,是域界飞舟。”青魔主宰大喜,嗖,他立即化作流光追向纪宁,他在火焰通道内也十余万年了,对他周围一带的火焰通道已经很熟悉了,哪里有禁制机关,哪里有修行者布置的陷阱,一切都清清楚楚,追逐起来自然就更轻松了。

    “是青魔主宰。”域界飞舟似乎吓得一跳。立即转头就飞速遁逃。

    “休逃!”青魔主宰怒喝道,在后面追着。

    域界飞舟仓惶逃窜着水浒求生记。

    嘭~~~

    忽然一声巨响,只见大量巨石凭空显现。疯狂旋转着怒砸着禁制范围内一切外物,域界飞舟虽然足以扛得住这攻击,却也被砸的往后翻滚。

    “好机会。”青魔主宰见状大喜,连飞速追过去。

    域界飞舟脱离禁制范围后,又立即加速再度遁逃。

    一追,一逃。

    青魔主宰操纵着法宝绳索在前方飞着,扫荡着一切危险。虽然在疯狂追逐纪宁,虽然对周围很熟悉。可他依旧谨慎。这也是他漂泊去过无数地域险境依旧活的好好的原因。

    “很好,来吧来吧。”仓惶的域界飞舟内,纪宁却面带笑容看着后面。

    所有的火焰通道,一切机关禁制。甚至修行者布置陷阱时都被自己探查清清楚楚,自己即便偶尔碰撞到禁制……那也是故意撞的!

    “就在前面,就到了。”纪宁期待了。

    因为……

    一个可怕的禁制,就在正前方不远处,这是无数火焰通道中都排在前列的可怕禁制,原本是西斯族当初用来困住修行者,尔后再挪移送到牢狱区的。那禁制之威……轻轻松松就能困住一名主宰,便是两三名主宰都能被困住。

    不过主宰多了,也可能造成一名主宰中招。其他主宰速度或快或慢,没有进入禁制范围内!那就麻烦了,所以纪宁还是选择了独行的目标。

    “捕获主宰啊。”纪宁也激动。这是过去他想都不敢想的,可掌控了所有火焰通道后,他就有了个这个想法。

    “刷。”

    域界飞舟瞬间飞过了那可怕禁制的范围,那禁制一直未曾激发,这些年最顶尖的可怕禁制纪宁都控制着收敛了,未曾爆发。所以那些主宰帝君们一直没有遇到大麻烦。就算有些可怕禁制。那也是公开暴露出来的。

    “休逃,你逃不掉的。域界飞舟是我的。”青魔主宰愤怒在后面追着,他操纵着法宝绳索在前面飞着,也奢望法宝绳索能够捆缚住那域界飞舟,可惜这北冥道君逃的太快了。

    “到了,到了,就在那。”纪宁的神力化身一直在观察着一切动静。

    在法坛阵图上。

    纪宁的神力化身正掌控着阵图,无数火焰通道虚影悬浮在周围,纪宁神力化身死死盯着其中一条通道,那条通道内有着两个光点,一个是域界飞舟,一个是青魔主宰。

    “启!”纪宁神力化身立即通过阵图,控制那一处可怕禁制,原本一直收敛着的可怕禁制威能陡然爆发。

    哗——

    咻。

    高速飞行往前冲追杀纪宁的青魔主宰,直接一头冲进了那禁制内。

    “嗡~~~”一股奇异的空间力量陡然显现,只见这火焰通道内有八处区域都出现了光芒,八道光芒汇聚在高空形成了一个虚空囚笼。虚空囚笼完全困住了正往前冲的青魔主宰,青魔主宰在虚空囚笼内依旧高速飞行,一头撞在了虚空囚笼的膜壁上。

    嘭的一声巨响,青魔主宰被震得往后倒退了些。

    “嗯,怎么了?”青魔主宰脸色陡然大变,露出惊恐色,他看向周围,清晰看到了他被困在了一个虚空囚笼中,清晰能够看到不断变形的虚空膜壁武道至尊最新章节。

    “给我破。”青魔主宰伸出了右手,右手立即化为了利爪,带着可怕的威能直接一爪抓向虚空膜壁。

    虚空膜壁无声无息,微微荡漾着,仿佛泡泡一般,轻易卸去力量,丝毫无损。

    青魔主宰真的心都凉了,他走过太多的地方,见识也极高,所以一下子就明白了……就算他实力再强十倍,恐怕也破不开这虚空囚笼。

    “怎能可能会有虚空囚笼?不可能,这火焰通道我来回走过十余次,而且之前域界飞舟刚刚过去,我的法宝绳索也穿过这里,都没有激发这禁制。怎么我走过这就碰到了禁制?”青魔主宰不敢相信,“而且过去那么多次都没遇到过,怎么这次就毫无征兆的可怕禁制爆发?”

    十余万年了。

    这么些主宰、帝君进来,谁都没出事!

    如果有这么可怕的禁制,按理说早就应该有主宰帝君被困住了,可十六域界联盟从没有消息外泄,其他主宰帝君们一个个都好好的。

    “之前不爆发,突然爆发?难道禁制有人掌控?”青魔主宰想不到其他原因了。

    哗。

    原本逃跑的域界飞舟,却又飞了回来,停在了虚空囚笼前面。

    两道身影从域界飞舟内飞出,背着黑色神剑的白衣少年,以及一头毛茸茸的白毛护卫。

    “北冥道君。”青魔主宰盯着白衣少年。

    “青魔主宰,你我应该是第一次真正碰面吧。”纪宁微笑道。

    “怎么,看到我陷入禁制,你幸灾乐祸来了?”青魔主宰冷冰冰道。

    纪宁轻轻摇头:“不,我是来救你的。”

    “救我?”青魔主宰脸色一变。

    “对……我想问问,你是想要生,还是想要死!”纪宁微笑看着青魔主宰。

    可这一句话让青魔主宰却心中大震,他立即惊呼道:“你,是你?掌控这禁制的是你?我还以为背后激发禁制困住我的,是哪一位主宰大能呢,没想到是你这小小道君。”

    青魔主宰一中招,就推断出肯定有人主动控制禁制的。

    不主动控制,为何这么多年谁都没中招,甚至域界飞舟、法宝绳索通过那都没事,他却突然中招?必定是禁制可收敛可爆发,都是有背后的‘手’在控制着。

    “哼哼,我想要出去,要付出什么代价?”青魔主宰看着纪宁,一双眸子中隐隐泛着寒光,却依旧保持平静的问道。

    “很简单,当我的追随者,也不用太久,十万八千混沌纪而已。”纪宁说道,“对你这主宰而言,在外漂泊流浪,十万八千混沌纪也不算什么。”

    “我一个主宰,给你一个道君当追随者?”青魔主宰眼中有着怒火,低吼道,“你是不是太瞧得起你自己了?”

    “我的确只是一个小小的道君,可你这堂堂主宰的生死,如今就掌控在我这道君手里。”纪宁盯着青魔主宰。

    ******(未完待续)

    起点手游《吞噬星空》6月26日app中国区上架,快来参加活动得土豪金实物奖!

    游戏官网地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