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卷 女娲 第十五章 私谈


    “你凭什么让我授道于你?”

    纪宁那冰冷的声音在寂静的殿厅内回荡着。

    一时间整个殿厅内气氛都仿佛凝固了,其他那些大能们都暗暗嘀咕,这侯五城主实在太莽撞了!这北冥道君虽然从到来后一直颇为好说话,可终究是一位无比可怕的存在,是能够轻易一剑就能灭杀他们的存在。

    面对这样的存在,岂能放肆?

    在场其他的大能都不敢这样,也就性格颇为疯狂的侯五城主才敢这样做。

    侯五城主跪趴在那,心也在发颤。

    他也有些恐惧!怕北冥道君杀了他。

    可他还是这么做了,他骨子里就是敢冒险,所以才敢在炽阳域弄出一座修行者城邑来!整个炽阳域也就这么一个城邑而已……按理说,得到一座西斯族堡垒,放在自己的异宇宙或者域界,那是很正常的。可他却放在炽阳域,由此看出他的性格,个性颇为疯狂,敢做常人不敢做的事!

    在侯五城主看来即便没成功,之前自己的热心招待,这北冥道君应该不至于要他性命。

    “禀道君。”侯五城主跪趴着,强忍恐惧道,“无尽岁月,道一直无法进步,我不甘心。道君出现……我看到了希望,自然不惜一切。”

    “不惜一切?”纪宁原本冰冷的脸上,嘴角微微上翘,有了一丝笑意,不过侯五城主跪趴着却根本没看到。“那你将这城邑,将你所有宝物,包括宇宙之宝等等一切尽皆奉上。我才愿意收你,且传授你多少,还得看我心情,你可愿意?”

    侯五城主愣住了。

    所有一切?

    他冒险一次次经历生死,才得到那么多宝物,才有底气在炽阳域内弄出一座城邑来。如果没了诸多西斯族宝物,他在诸多大能中也只是平庸的一个罢了。

    侯五城主身体一松。有了一丝颓然。

    他放弃的下吗?

    放弃不下!因为即便得到永恒终极剑道,恐怕他也不一定实力能提升多少。可失去了那么多西斯族宝物。他却是无法承受的。

    “很显然,你做不到不惜一切限制级领主。”纪宁淡然起身,直接朝一旁的侧门走了过去,“其他人无需跟来。”说着朝一旁女娲点点头。

    女娲当即起身和纪宁一道进入了侧门。

    待得纪宁离开后。这殿厅这才有了些其他声音。

    “呼。”

    “侯五兄,你可真是大胆啊,我可不敢像你这样。”一些大能们也都走了过来。

    侯五城主也起身了。

    “真是蠢。”整个殿厅内唯一在吃着的禽火抬起头看了眼侯五城。

    “蠢?”侯五城主看向他。

    “我家主人什么性格,我知道的清清楚楚。他根本不可能占自己的徒弟侍从多大便宜。如果你真的说愿意奉上一切愿意追随我家主人听候差遣……主人的性格,根本不可能收你那些宝物。”禽火神嗤笑摇头,“可惜啊,错过了这次,你没机会了。”

    “啊。”侯五城主立即露出了懊恼色。

    不过他的确不熟悉北冥道君为人,且那些宝物他也的确舍弃不了。

    最重要的是。纪宁刚才的声音自然带着些幻术引导,让侯五城主沉浸在选择中。

    如果真的‘求道之心’极坚,纪宁恐怕也会点头收了他了。

    可这番考验证明了一点。侯五城主求道之心,没那么坚定。

    ……

    偏殿内。

    只有两人,一个纪宁,一个女娲。

    “坐下,我们慢慢说。”纪宁心情有些感慨看着眼前这个女子。

    她是整个三界的传说。

    当然,现在自己也是三界的传说。不过当初还很弱小的自己,正是借助‘女娲图’才踏上修行的第一步……转眼三界最耀眼的两个修行者。在距离三界无比遥远的炽阳域相遇了。这命运真是神奇,难以预料啊。

    “北冥道君,你能告诉我,三界到底在哪?”女娲问出了最想问的一个问题,修行者寿命悠久,可若是连家乡都找不到,何等之痛苦?

    如果是一些混沌源兽之类的,天生一直孤独漂泊也就罢了,可女娲毕竟是在盘古混沌世界、三界生活过,在那战斗过,有许多生死好友。

    “三界,在炎龙域界。”纪宁说道。

    “真在炎龙域界。”女娲恍然,“我听闻北冥道君出自炎龙域界,又在找我,我就猜想……三界会不会是在炎龙域界。可炎龙域界离炽阳域太远太远了,当初我离开三界后,在那空间通道中陷入空间风暴,便迷失了,直接出现在了炽阳域,我都不敢想我会漂泊这么远。”

    纪宁有些惊讶:“你真是那条空间通道迷失,才到炽阳域?”

    靠域界飞舟都耗费数十亿年之久。

    一次迷失,就这么遥远?太神奇了吧。

    “嗯。”女娲点头,“当初我仅仅一个世界境,靠我自己,我怎么可能从三界来到炽阳域。”

    “炽阳域。”纪宁若有所思,“其实我这次来炽阳域,就隐隐发现了炽阳域的一些特殊不凡之处,现在女娲你又是从三界那,经过空间迷失,来到炽阳域……这炽阳域隐藏的秘密恐怕更大大阴阳真经。”

    “秘密?”女娲好奇。

    “我如果探明后,会告诉你的。”纪宁笑道,“毕竟我合道失败,将来会死,没什么要隐瞒你的。”

    女娲,是纪宁认定的代替自己守护三界的。

    “北冥道君,能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女娲忍不住道,“为何知道我的事?”

    “哈哈。”纪宁笑了,“我的师傅,乃是方寸山斜月三星洞的菩提老祖。”

    “菩提?”女娲一怔,“你,你是菩提的弟子?”

    “对。”纪宁点头。

    “真,真是想不到,你……”女娲表情复杂,她当然记得那段岁月,那群生死好友们一个个争斗着,同时因为没有任何人指点,他们在修行上也是一个个瞎摸索,盘古开天地也便死去了,女娲便是当初的领袖,带领着一个个。

    “菩提,三清,如来,燧人氏……他们一个个可还好?”女娲忍不住道。

    纪宁一怔,摇摇头:“我师傅菩提还活着,不过三清道人、佛祖如来、燧人氏、神农氏、伏羲氏……还有很多很多三界的仙魔们,乃至无间门的桓木主人、魔手道祖一个个都已经死了。”

    “什么?”女娲一震。

    她乃是混沌孕育而生,对她而言,那些远古神魔就仿佛亲人,曾和她也共同征战。

    就这么都死了?

    “这事情的背后,有两个黑手,一个是心魔老祖。”纪宁说道,“另一个则是源老人。”纪宁立即叙说起了当初的故事。

    女娲为三界第一剑仙‘扶居道祖’竟然是北休世界神而吃惊。

    也为无间阵营而愤怒!她悔当初没杀死心魔老祖。

    也为后羿之死,而心痛。

    更为面对源老人一个个自爆而死的三界大能们,感到无比的伤心,女娲眼中隐隐都有着泪花。

    “唉。”女娲轻声叹息。

    “那一战,真的很惨烈。”纪宁轻声道,“我当初修行岁月终究太短,其实我心中也想着如果有朝一日有希望的话,也将他们一个个再复活过来。可是他们当初自爆都是魂飞魄散真灵泯灭,要复活,太难太难了。”

    纪宁没细说,连天仙的余薇都很难复活,更别说三清他们一个个了,他们个个都是有着启至尊的神晶的精华,个个都是极为不凡,要复活,何等难?

    “我合道终究失败了,只差一线。”纪宁摇头,“自从合道失败后,我就一直想办法找你的消息,我能感应到你还活着,我若是死了,唯一放心不下就的三界。我想要为三界找一个守护者,请他人我都不是太放心,若是女娲你在,我就没什么烦忧了。”

    说着纪宁一挥手,面前出现了一件件宝物,更重要的是一卷玉简。

    那一卷玉简仅仅悬浮在那,却产生了可怕的威压,威压之强,让女娲都感到窒息。

    ******(未完待续)

    起点手游《吞噬星空》6月26日app中国区上架,快来参加活动得土豪金实物奖!

    游戏官网地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