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卷 第十九章 炽阳域主


    神剑划过长空,留下了一片片剑光,每一片剑光都仿佛花瓣停留在半空,一片片剑光彼此连续,划过一道弧线,一下子这些雪白的剑光仿佛火了,宛如一朵雪白的花朵,美丽而动人。这动人的雪白剑光花朵,刚好贯穿了八臂锁链巨人的身躯,在它的身躯上留下了一道伤口。

    剑意顺着因果瞬间就灭绝了八臂锁链巨人的每一丝真灵,瞬间,他生机灭绝。

    那美丽的雪白剑光花朵,还在半空中漂浮着。

    “锵。”纪宁又将神剑插回剑鞘中。

    伴随着一声剑鞘声响,周围的时间仿佛在恢复正常。

    “啊。”

    “这……”

    “时间错位扭曲了?”

    “刚才那一幕,仿佛烙印在我的记忆上。”侯五城内的修行者们都有些惊骇,那一剑实在太美了,而且给他们的感觉太清晰了,他们清晰的看到拔剑出鞘、挥剑、剑光花朵、收剑的每一幕场景。须知正常主宰间厮杀都很难看的这么清晰的。

    严格说。

    不是他们清晰看到,而是纪宁的剑招场景主动烙印在他们的记忆上,让他们想要忘都很难忘掉。

    轰~~~

    高空中的八臂锁链巨人从高空坠落,落向下面大地。

    “它身上有西斯族兵器。”立即就有些修行者们有些眼热,谁都能瞧出那一锁链非同寻常。可是谁都不敢去抢。

    “唉,如此大能,岂能轻辱?”远处看着这一幕想阻止却阻止失败的红衣少女暗暗叹息。“不动怒则罢,动怒则必死啊,平常愚蠢就罢了,在如此大能面前也犯蠢。”

    就像没谁敢在至尊面前冒犯。

    即便至尊再亲和,再随意,他人都不敢丝毫大意。

    毕竟一旦惹怒至尊,后果是无法承受的!而‘北冥道君’在红衣少女看来。同样是不能随便招惹的。

    “八臂丘,太过愚蠢豪门情变,渣总裁别碰我。冒犯了北冥道君,死也活该。”红衣少女连道,“至于域主要抓的那五名修行者,道君你看……”

    “我不可能交出他们。”纪宁道。“你就直接和炽阳域主说吧,这五名修行者不可能交出,这是我的底线!其他一切都好说。若是谈不妥……他硬是要杀他们五个,那就没办法了。你们域主,是想要带领大军杀来,还是亲自杀来,我北冥奉陪。”

    红衣少女心颤。

    够狠。

    敢直接和炽阳域主这么说话的,修行者中还真没几个。

    “我会上禀域主,那我就先退下了。”红衣少女道。说着当即转头就走,带着那些奇异生命们迅速离去,谁都不管那死去的八臂锁链巨人尸体。更不敢去想它遗留下的西斯族兵器了。

    纪宁遥看着这批奇异生命们迅速退去,消失在天边尽头。

    “北冥。”女娲开口,眼中有着一丝歉意,“为了我,让你……”

    “哈哈,我终究合道失败。再小心也就数千混沌纪寿命,少活一点又有什么区别呢?”纪宁笑道。

    “那炽阳域主?”女娲担心。

    “道君。炽阳域主可是最强大的源行者。”一旁的曲良主宰也说道。

    纪宁轻轻点头:“炽阳域主的实力不可小瞧,能不战还是尽量不战的好,大家都准备下,我们今天就出发,离开侯五城!”

    “好。”

    “今天就出发。”

    那靠近过来的风桐老祖、玉虹帝尊他们也是非常赞同纪宁的决定。

    他们虽然觉得北冥道君好强,可也对炽阳域主心存畏惧!还是别厮杀比较好。

    ……

    当天。

    纪宁一行人又带上女娲、风桐老祖他们五位,离开了侯五城。

    “道君一路小心。”侯五城主眼巴巴看着远处的域界飞舟消失。

    “城主,你这次太莽撞了,若是让北冥道君仅仅指点,还是能指点一二的。”旁边的银眉老者道。

    “算了,错过便错过了,不过能看到那惊艳的一剑,也值了。”侯五城主说道,“那一剑,我恐怕永远忘不掉,真是太了不起了。”

    那仿佛雪白花朵的一剑,已经超脱于剑术,那般绝美。

    ……

    炽阳域,神秘无比。

    这里有许多西斯族宝藏,这里有源行者、混沌源兽、奇异生命,这里还有一座座异宇宙……

    它是整个混沌宇宙最神奇的地方,名列八域。

    “嗖。”

    红衣少女、赤血魔首领并肩划过长空,落在了一条条长长的寒冰走廊上。

    在无比炽热的炽阳域,竟然出现一条寒冰走廊,绝对是很神奇的。虽然炽阳域太过广阔,自成体系,越加稳定,有泥土流水等等,可寒冰还是很少见的,更别说形成一条巨大的走廊。

    寒冰走廊,通体半透明,长足有亿万里萌系大陆。

    走廊两侧是一排排柱石,柱石顶端还灼烧着火焰。

    红衣少女、赤血魔首领行走在寒冰走廊上,走了片刻,便看到了一座寒冰雕刻而成的巨大法坛,一层层台阶,直至法坛最巅峰。

    在法坛最高处正有着一寒冰宝座,上面正坐着一名通体黑色的魁梧男子,他有着黑色的甲铠,一双眸子却仿佛两颗火球,时刻在灼烧着火焰。他单手托着下巴,俯瞰着下方,淡然道:“八臂丘的命石碎了,它死了,怎么死的?那侯五城主,我看他也没有和我开战的胆子!而且我也没怎么欺辱他们侯五城,这次也是他们太过分,坏了我心爱之物。”

    赤血魔首领战战兢兢,乖巧的很。

    红衣少女却是恭敬行礼:“域主,我等奉命去抓那五名修行者,那侯五城主的确不敢和域主你为敌。可是那五名修行者却有了一靠山。”

    “靠山?”黑色魁梧男子俯瞰下方。

    “是。”红衣少女连道,“他们的靠山叫北冥道君!”

    “一个道君?”黑色魁梧男子顿时惊诧了。

    其实不管是红衣少女,还是炽阳域主,他们都没听过‘北冥道君’的名字!毕竟纪宁的传说虽然传的厉害,可也只是在修行者文明中传播。没谁会刻意向奇异生命、源行者们传播的。并且源行者们相距太过遥远,一般也很难彼此传播消息。

    所以没几个源行者,知道北冥道君的传说。

    “你们是不是在耍我?”炽阳域主冷漠道。

    “不敢。”

    “我们不敢欺骗域主。”旁边的赤血魔首领也连说道,“的确是一个道君,而且是非常强大的道君,他根本没出招,在天地间便出现了无数的剑光,那些剑光每一道都能轻易斩杀主宰!简直太可怕了,我当时就看懵了。”

    “什么,无数剑光?每一道都能斩杀主宰?”炽阳域主霍然站起。

    “是。”红衣少女则连道,“那应该是剑道领域!而且是非常可怕的剑道领域。后来八臂丘那蠢货还以为那北冥道君是虚张声势,还硬是要杀那北冥道君,我拦都拦不住,北冥道君出手了,仅仅一剑便杀了八臂丘,还有,北冥道君是一个合道失败的道君,我能够感应到他的魂魄真灵时时刻刻在缓慢消散着。”

    炽阳域主喃喃低语:“如此可怕的剑道领域?听都没听过,难道……是传说中的永恒终极剑道?”

    终极之道,是个传说。

    炽阳域主也知道,可从来没谁能靠终极之道合道成功过,也没谁掌握过永恒终极之道!可听闻如此可怕的剑道领域,且是一名合道失败的道君施展的,除了‘永恒终极剑道’,炽阳域主根本想不到其他任何可能。

    “有意思。”炽阳域主眼睛亮了,一双火球般的眼眸陡然变得越加耀眼,“永恒终极剑道的合道失败道君?真是听都没听过,如此无聊的日子,总算出现一点有意思的事了。”

    ******

    更新完毕,星期一,番茄也求下免费的推荐票,麻烦大家投个票,谢谢啦~~

    *******(未完待续)

    起点手游《吞噬星空》6月26日app中国区上架,快来参加活动得土豪金实物奖!

    游戏官网地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