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卷 第二十章 感应


    “赤牵。”炽阳域主从寒冰法坛上一步步走下,火球般的眼眸很是炽热,他声音雄浑下令道,“走,随我去侯五城见一见这北冥道君,我已经等不及了!”

    “是。”红衣少女乖乖应命。

    “和其他七位域主厮杀,太没意思,这北冥道君可是掌控永恒终极剑道的修行者……整个混沌宇宙第一位吧。”炽阳域主充满渴望和战意。

    他毕竟是站在源行者行列中最巅峰的。

    混沌宇宙八域,各有一名域主!尽皆都是西斯族尊主级数。

    在茫茫混沌宇宙中……或许还有些在其他偏僻之地的最巅峰的源行者,可数量是极少极少的。

    ……

    仅仅半天,炽阳域主就来到了侯五城。

    “轰隆隆~~~”

    一艘黑压压的通体由沉火黑石保护的战船撕裂时空,出现在了侯五城上空。

    “啊。”

    “那是什么?”

    侯五城内的主宰帝君等一个个修行者们都震惊看着远处高空中出现的这么一艘巨大黑色战船,战船的威压让他们都感到了恐惧,这是一艘类似于‘魔象石壁’的强大战船,也是炽阳域主拥有的最强大的西斯族宝物,这可比域界飞舟强悍多了。

    “是炽阳域主。”侯五城主等一些见识更多的,则立即辨认出来,他们当即一个个立即飞到半空。

    哗~~~~

    那艘巨大战船的表面流动。显现出了舱门,两道身影从舱门处飞了出来。

    其中一个是之前见过的红衣少女‘赤牵行者’,另一个则是整个炽阳域绝对的最强大可怕的存在——炽阳域主。

    看到那黑色魁梧男子身影出现漫威世界里的超能力者最新章节。侯五城主立即恭敬行礼:“见过炽阳域主。”

    “见过炽阳域主。”

    一众修行者们心中或是震撼,或是惶恐,不过表面上个个行礼。

    他们和炽阳域主根本就是不同的级数,他们在闯荡冒险时,或许和其他的奇异生命、源行者有一些争斗……可没谁敢和炽阳域主斗!炽阳域主的实力太强了,就算是孤独陛下、侯五城主等一些一方霸主级的修行者在他们面前也只能低头。

    炽阳域主的实力,放在西斯族。那都是站在最巅峰的。

    即便是至尊亲自出手……要杀死一名西斯族尊主级实力的对手,就算倾尽全力。两三招内也不可能干得掉。当然厮杀时间长点,还是能解决掉的,尊主离‘至尊’还是有些差距的。

    不过对其他修行者而言,炽阳域主就高高在上了。所以漫长岁月,炽阳域主一般也不屑和修行者们争斗,最多有些冒犯到他了他才会显露下自己的威严!这次风桐老祖、女娲他们一行擅闯他的府邸,大肆破坏,掠夺一空,连搜集的一些心爱之物都毁掉了,他当然震怒!当然要显露自身的威严!

    “北冥道君,何在?”炽阳域主俯视下方,声音雄浑响彻整个侯五城。他的目光也在扫视探查,虽然发现了一些生死道君,可没看到有合道失败的生死道君。

    “禀域主。”侯五城主连躬身道。“北冥道君在击退赤牵行者后,就已经离开了侯五城。”

    “离开了?”炽阳域主一怔,随即摇头低语,“难道是怕了?这可是混沌宇宙唯一一个掌握永恒终极之道的修行者啊,竟然不战而逃,真让我失望啊。”

    下方所有的修行者们都不敢出声。

    他们怕北冥道君。也怕炽阳域主!

    甚至说他们更怕炽阳域主,因为北冥道君寿命有限终究会身死道消。而炽阳域主却有着永恒的寿命。

    “北冥道君,去哪了?”炽阳域主低沉道。

    “我等也不敢问。”侯五城主连道,“北冥道君他们离开的很快,什么地方都有可能。”

    炽阳域主冷笑:“走?这是炽阳域,走不掉的……”

    “赤牵,我们走。”炽阳域主转头就走向了自己的黑色战船,“去找那北冥道君去。”

    “是,域主。”红衣少女乖乖跟着。

    轰隆——

    巨大的黑色战船离去。

    下方的一众修行者们这才松了口气,侯五城主也是有些后怕。

    “幸好炽阳域主没迁怒我们,一旦迁怒,恐怕我们就得逃命了,就算有城邑庇护,能逃掉的恐怕也只是少数。”旁边的银眉老者说道。

    “一个北冥道君,一个炽阳域主,哪一个我都得罪不起。”侯五城主随即露出惊诧色,“不过怪了,那炽阳域主怎么仅仅只是问了北冥道君的行踪,没有问女娲他们的行踪?按理说,风桐老祖、女娲他们毁了炽阳域主的府邸,炽阳域主最想的应该是抓住风桐老祖、女娲他们啊。”

    “对啊。”银眉老者也疑惑,“难道炽阳域主能未卜先知,知道女娲他们和北冥道君在一起?可没听说炽阳域主在推演一道上有多大成就啊。”

    “奇怪。”侯五城主也纳闷。

    他们哪里知道我的女友是丧尸最新章节。

    此刻的炽阳域主根本不在乎女娲他们了,所谓的心爱之物仅仅是一些爱好罢了,炽阳域主现在最想要的是找到北冥道君,好好打上一场!

    ……

    炽阳域主一声令下,麾下势力完全发动,开始寻找北冥道君。

    ……

    转眼纪宁和女娲汇合已经过去了三十余万年。

    “哗。”

    一艘域界飞舟正在火云中飞行。

    飞舟内。

    一袭白衣的纪宁、一袭银色长袍的女娲正在一起交谈着,女娲如今一身银色长袍,眉心处也有着一颗棱形红色晶石。同样的宝物,在孤独陛下身上带着邪异冰冷感,可在女娲身上却那般美丽高贵,那银色长袍那般圣洁仿佛月光,那棱形红色晶石更显得女娲皮肤的白皙。

    女娲和纪宁时而论道,纪宁不厌其烦的叙说着自己的一些理解,这让风桐老祖等人很是羡慕,不过纪宁偶尔也会指点他们一二,当然不可能向对女娲这般尽心。

    “风桐,玉虹,按照时间算算,应该快到了吧。”纪宁忽然问道。

    “禀道君。”

    风桐老祖、玉虹帝尊都连应道,彼此相视一眼,风桐老祖便道,“应该还需要三个月,就能抵达,到时候道君就能看到那位被囚禁的西斯族尊主了。”

    纪宁笑着点头。

    之前纪宁是不想和炽阳域主碰面交手,自己毕竟出手越多,真灵溃散的就越快,可即便靠着域界飞舟要从侯五城飞出整个炽阳域……也是要五十余万年之久的,这么长时间沿着最快的路,恐怕很容易被炽阳域主给截住!

    所以纪宁决定绕一圈出去,让对方难以找到。

    既然要绕路……

    纪宁便决定去看一看那位被囚禁的西斯族尊主!对于西斯族尊主,纪宁从未见过,很是好奇。而且他也隐隐觉得,一名名西斯族尊主被囚禁,一共有足足六个被分别囚禁在混沌宇宙八域的其中六域。这背后应该有些隐秘!

    “哗。”域界飞舟一路前进,偶尔遇到些奇异生命等等,也是曲良主宰、禽火他们出手迅速逼退。

    转眼又过去了一个多月,离那囚禁的西斯族尊主越来越近了。

    “停下。”纪宁陡然喝道。

    负责驾驭域界飞舟的青魔主宰连停下时空穿梭,域界飞舟内的一众个个都看向了纪宁。

    “主人,怎么了?”禽火也有些疑惑。

    “这股波动……”纪宁闭上眼感受着那一丝丝隐隐的波动,这些波动在不断的变化着,在浩瀚的虚空中似乎很普通,毕竟炽阳域内火行力量雄浑,偶有些能量波动很正常,“这波动,周围分散成三亿多股波动。”

    “它们应该是同一个源头。”

    “浩瀚,悠远,强大。”纪宁喃喃低语。

    一旁的风桐老祖、女娲、青魔、曲良他们一个个主宰境界的,都有些疑惑不解。他们听到纪宁的低语,却根本无法有同样感受。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