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卷 第六章 那些好友们(上)


    纪宁心情极好,说道:“你的那些同门,你都一一说说,都如何了。”

    “是。”纪明月有些惊诧,父亲怎么会如此细致的询问,可她也没多想,还是一一说了。

    纪宁这次出关,乃是了结一切俗事,这些亲传弟子纪宁当然得仔细了解。

    听女儿所说……再根据因果相连窥伺……纪宁有了详细认知。

    大弟子‘青崖小雨’,修行天赋还不如纪明月,如今也就是一名世界境!不过修行低倒也逍遥自在,或许青崖小雨心底也宁愿过这等平静生活。

    二弟子青竹杨屈定就无需多说了。

    三弟子风霄,在炎龙域界名声极为响亮,惹出很多事来,他又太过执拗偏激,惹敌众多,因为一名女仙,甚至杀上一座大门派,都斩杀了两名帝君!被炎龙域界认定为道君排名第一!至于纪宁?早就超然不在那名单内了。

    “风霄啊风霄,当初就感觉他未来会很麻烦,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他了。”纪宁暗暗决定,“看来还得再去见他一次。”

    四弟子,至今依旧未曾出世。

    五弟子六弟子,无涯、侍画这对神仙眷侣日子过是最逍遥,他们俩恩恩爱爱,行走茫茫疆域,让纪宁也为之欣喜。

    七弟子‘胡杏大仙’性子如顽童,跳脱怪异,如今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八弟子‘石泽’最是踏实。和自己的女儿纪明月在一起。

    ……

    在三界待了两年后,纪宁就带着青魔、尤姬、丹宝,还有他颇为钟爱的纪家一脉的‘纪玉辰’。离开了三界在外漂泊闯荡。

    纪宁一路漂泊,去见一些他的弟子、好友们。

    第一个纪宁要见的,就是‘九尘’了,和他多次一同共生死的好友。

    “哗。”

    茫茫水浪,荡漾澎湃。

    无尽水浪中央有着一名宛如神灵化作十万八千丈高的银袍男子,他正站在广袤无尽的水浪上,演练着拳法医官亨通。一招一式。都引起水浪无尽涌动。

    一艘飞舟出现在旁边遥遥看着未曾打扰。

    过了小半个时辰,演练完后。站在飞舟外半空中的白衣纪宁这才笑着喊道:“九尘。”

    九尘教主转头看去立即露出大喜色:“哈哈,北冥,你这了不起的大道君,竟然也来见我。难得难得啊。”

    “惭愧,一直在闭关,未曾来找你。”纪宁漫步过去,至于苏尤姬他们一个个都在远处没跟来。

    “你闭关更重要。”九尘看着纪宁,也感受到那不断高速溃散的真灵,也有些心疼好友,明白自家好友撑不了太久了,“北冥,你这次来。难道是最后一次见我?”

    “或许吧。”纪宁笑道,“我即将要闭死关,拼那一线生机。若是我成功了,便能逆转真灵溃散。可若是失败了,那这一次见面就真的是我兄弟二人最后一次相见了。”

    “逆转真灵溃散?”九尘立即充满期待起来。

    “只要合道失败,都是一个死字。”纪宁道,“在我们修行者文明从未有谁能违背!西斯族虽然能违背,可西斯族和我们是不用的生命。要逆转真灵溃散……至尊们都做不到。我也只能所拼一线生机吧。”

    九尘拍了拍纪宁肩膀:“我相信你能做到。”

    “不说我了,你怎么样?”纪宁笑着问道。“准备什么时候合道?看你的水行一道已经境界颇高了,以我看,在炎龙域界的道君排名中你完全能排在第一,怎么,反而让我那个徒弟排第一了。”

    纪宁之前送过香宝灵果以及一些水行一道法门给九尘,帮助这位好友,九尘潜心修行下,水行一道成就越加圆满,可以说是现如今炎龙域界道君中防御最厉害的一个(除了纪宁),实力完全有望排第一的。可九尘实际的排名并不高。

    “争那些虚名作甚?像北冥你,道盟都已经将你超脱在排名之外了。”九尘打趣道,“更何况我还算风霄道君的长辈呢,怎么能和他争呢。”

    “风霄,太过锋芒毕露。”纪宁轻轻摇头。

    “锋芒是很甚,我在他初入四步道君时和他切磋过一次,那一次就将我惊住了。”九尘感叹道。

    “刚过易折,也是太偏激了,也是他际遇造就吧。”纪宁摇头,这个三弟子算是苦难最多的一个了,从年少到道君,多灾多难。

    “准备什么时候合道?”纪宁问道。

    “快了,有你给我的法门,我越加觉得自己道的圆满。”九尘笑道,“待得觉得一切圆满,我会使用那香宝灵果来合道的,短则一万混沌纪,长则三五万混沌纪吧。”

    “到时候我自当来贺喜。”纪宁哈哈笑道。

    “一定。”九尘也道。

    他们俩都面临着劫。

    九尘,是合道之劫。纪宁是‘真灵溃散’之劫。

    两兄弟都需要过了这劫,才能真的想见。

    相对而言,九尘再经过‘洞溟玉符’、纪宁赠与的法门、香宝灵果等帮助下,合道把握的确很高了。纪宁却相对希望要低的多。

    ……

    和好友九尘相谈甚久,纪宁终于和这位好友告别。

    很快,纪宁在炎龙域界的一座普通混沌世界内,见到了自己的三弟子‘风霄’末世御灵师最新章节。

    一座酒楼的角落。

    风霄穿着灰袍,这衣袍并非法宝变幻,的确是凡俗中的普通仿佛麻布般的廉价衣袍,他身上脏兮兮的,头发散乱着。就这么坐在角落,独自的一杯杯饮酒,他饮酒从来不醉,可他还是经常来这饮酒。这座酒楼没谁敢来打扰他。

    因为就在半年前,这个脏兮兮的家伙用一根筷子,就将这座城的城主给击杀了。

    “一个人喝酒。”一道声音响起。

    风霄一惊。

    竟然有人能够让他没有丝毫差距就到了他面前?而且还未曾隐身,未曾收敛气息,可就是自己未曾察觉?这种古怪感让他心中顿生难以置信。

    他转头看去,一袭白衣的纪宁坐在了板凳上,自己给自己倒下一杯酒。

    “师傅。”风霄一看纪宁,立即连在一旁跪下磕头,他最尊敬的就是这位师傅了。

    纪宁没有阻拦,只是看着弟子磕头。

    “起来吧。”纪宁道。

    “是。”风霄起身。

    纪宁端起酒杯:“来,我们师徒俩喝一杯。”

    风霄立即端起酒杯恭恭敬敬和纪宁喝酒,旁边的酒楼的凡俗们根本没有一个意识到纪宁的存在,感觉到纪宁的存在。

    “弟子让师傅失望了。”风霄喝完便惭愧道。

    “没什么失望不失望的,修行路,有千百种。”纪宁道,“你之前在你家乡,未曾进入炎龙域界前就有了心劫,走到如今这一步……也是我这做师傅的没有好好帮你。”

    “这不怪师傅,都是我自己选的路。”风霄连道。

    他自己也知道,他如此癫狂,甚至造了诺大的杀劫,如果不是他师傅是北冥道君,恐怕早就有圣城之主出手灭了他了。

    “你打算就在这么终老?”纪宁道。

    “累了,不想动了。”风霄道,“家乡我也不想回了,就在这个凡俗世界,过下去吧。”

    “也好。”纪宁没有劝说,“这次我来见你,怕也是最后一次见你,就是和你喝喝酒,再说一句——修行路一切源自于本心,坚持本心即可,无需惶恐,无需觉得亏欠。”

    风霄眼睛一红。

    他当然感觉到自己师傅的真灵溃散的很厉害,怕是撑不了太久了。

    “其他不说了,喝酒。”纪宁笑着举杯。

    和这风霄徒儿喝了一顿酒,纪宁便离开了,修行他是没法掺和的,就算自己的女儿合道他也帮不了。风霄将来如何,他最多引导风霄的‘道心’,让他的道心更坚定更圆满些,其他看他自己吧。

    **

    今晚还有第二章,一月份番茄欠大家三章,番茄还记着,今天晚上先还一章。

    **(未完待续)

    起点手游《吞噬星空》6月26日app中国区上架,快来参加活动得土豪金实物奖!

    游戏官网地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