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云涌 第4332章 可以不用顾忌

    “你怎么知……”青衣男子下意识的脱口而出,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上下审视着林逸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有种的赶紧把名号报上来,要不然老子可跟你不客气!”

    换做其他时候,依着青衣男子的暴烈禀性早就出手杀人了,但是现在却不敢贸然动手,毕竟一来眼下码头戒严,他不敢把动静闹得太大,毕竟这可是一艘赃船,一旦被曝光就麻烦了,二来他还没有摸清林逸的虚实,看不穿林逸的实力。¢£頂¢£¢£¢£,..

    看这人的架势来者不善,而且一身气势凝而不露,万一是个金丹大圆满,甚至是元婴期高手,那他今天可就有苦头吃了。

    “呵呵,真是贵人多忘事啊,你要是自己想不起来的话,那就算了,我可没有跟死人通报姓名的习惯。”林逸不以为意的淡淡一笑。

    “什么?!”青衣男子顿时大怒,仔细看了林逸的长相一眼,总觉得有些眼熟,片刻之后陡然一个激灵,指着林逸叫道:“你是那个镖师!”

    “记性还算不错,也好,既然你自己记起来了,这样至少不会死不瞑目,对你来是件好事儿。”林逸依旧倚在门口,不咸不淡的笑道。

    “哼,死不瞑目?哈哈哈哈!”青衣男子看清楚林逸的底细之后,再不像刚才那么紧张,有恃无恐的捧腹大笑道:“不过是个金丹初期的蝼蚁而已,口气倒是一都不,嘿嘿,你们之前四个人在老子面前,连个屁都不敢放一个,现在只剩你自己一个了,竟然还敢跑到老子面前来装逼,你子这是老寿星上吊,活得不耐烦了吧!”

    “这很好笑吗?”林逸嘴角弯起了一丝讥诮的弧度。

    “当然好笑。老子出来混了这么多年,还从没见过像你这样的蠢货,之前饶了你一条狗命,现在竟然还敢主动跑回船上来,找死找得这么迫切的,可真是不多见!”青衣男子一脸轻蔑道:“我子,齐天镖局不过是给你们发灵玉罢了,报酬少得可怜,你用得着这么为他们卖命吗?还是抢回被我们劫走的镖,你觉得很英雄很威风?”

    “呵呵。你想多了,有现成的船摆在这里,我只是搭个顺风船罢了,顺便也算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谁让你们这么倒霉,又被我遇上了呢。”林逸不动声色的淡淡道。

    “嘿嘿,你谁倒霉?一个金丹初期的垃圾在老子面前大言不惭,也罢,反正闲着也没什么事。今天老子就教教你,死字该怎么写!”罢,青衣男子猛然爆发,直扑林逸而来。

    “哦?你一艘抢来的赃船。就不怕闹出动静被人曝光?”林逸嘴角一挑轻笑道,依旧抱着双臂没有出手。

    “哼,原来这就是你的倚仗吗,以为老子怕被人知道。不敢对你动手?”青衣男子一边脚下不停,一边大笑不已:“哈哈哈哈,真是不可救药的蠢货。你子以为这是什么地方?这可是混乱不堪的真段海域,杀人放火随处可见,根本没人会管,就算你跟他们老子是海盗,你觉得有人会帮你?愚不可及!”

    “这么,哪怕现在闹出人命,也不会有人来管了?”林逸看着瞬息凌驾于自己头的青衣男子,依旧不慌不忙道。

    “那当然,老子即便把你当众分尸,也没人会多管闲事,哈哈哈哈!”青衣男子一边狰狞大笑,一边居高临下突然一刀劈出,他的弯刀远比一般的刀短,平常一直都贴身藏在背后,外人很难看出来,一旦动手往往猝不及防。

    不过林逸却是丝毫没有吃惊的意思,只是侧过头脚尖微微一转,便避开了这极为突然的第一刀,刀刃就是贴着他的脸颊劈过,惊险至极。

    “多谢你的提醒,看来我也可以不用顾忌对你出手了。”林逸云淡风轻的一笑。

    “哼,倒有几分实力!”志在必得的一刀被轻易避开,青衣男子心中顿时一惊,而且林逸刚才一瞬间展露出来的气势,根本不是什么金丹初期,而是实实在在的金丹中期,这中间实力可是差了整整两级。

    话音未落,林逸趁着对方一刀未中的破绽,已然对着他一掌击出,狂火八卦掌第二十八式!

    “哈哈,蠢货果然是蠢货,不过卖个破绽给你而已,这就上当了,金丹中期又怎么样,还不是任老子宰割的蝼蚁而已!”青衣男子手中弯刀突然一变二,迎着林逸的狂火八卦掌就是两刀,他的弯刀乃是由双刀合成,这又是一个意想不到的变招,对手一不心就会吃上大亏。

    而且,彼此实力差距摆在这里,在青衣男子的眼里这种面对面硬拼,根本就是毫无悬念可言,最终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林逸的手掌连带身躯,被他拦腰斩断!

    然而下一刻,青衣男子的狞笑瞬间凝固,他的双刀还未来得及劈到林逸,整个人就已经率先被狂火八卦掌第二十八式的火热真气都罩住了。

    砰!青衣男子胸口猛然多了一个大洞,倒飞出去,砸在不远处的甲板上,随即双目失去神采,无力的摊在地上,成了一具彻头彻尾的死尸。

    打死他也想不到,自己堂堂一个金丹后期巅峰高手,正面对招,竟然完全不是对方区区一个金丹中期的对手,真的是死不瞑目。

    前后只有一次对招,干脆利落的一击毙命,这动静外面的人甚至都根本没有察觉,当然就算有人察觉了,那也就如青衣男子的,绝不会过来多管闲事,在真段海域,多管闲事的代价往往就是人命,连着自己也要一起搭进去,所以没人会干这种傻事。

    林逸瞥了一眼青衣男子面目全非的尸体,没有半要掩盖掉的意思,就这么任其瘫在地上,自己则神态自若的在船舱内找了个避风的角落坐下,毕竟是杀手出身,尸体不会给林逸带来半不适,出道之前就已经习以为常了。(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