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不忍与茫然

    此术三层一旦施展,顿时让赵武刚肉身强悍数成,就连速度也都刹那快了不少,带着狞笑与贪婪,直奔孟浩扑去,锋利的爪牙,在阳光下寒光闪闪。

    此术赵武刚极为自信,他断定孟浩必是先吓破心神,就算是逃,今日也难逃自己手掌。

    “让你跑,在赵某的术法下,你逃不掉。”赵武刚笑容狰狞,声音带着森然,回荡四周。

    几乎在赵武刚兽化的瞬间,孟浩在前逃遁,余光看到了这一幕神色先是一愣,随后仿佛想到了什么,露出古怪的表情,他怎么也没预料到,这赵师兄居然会这么一种法术,那兽化的样子,像极了被铜镜爆掉的那些野兽,甚至在某些方面,此刻的赵武刚全身毛发的颜色与茂盛,要超出那些凶兽太多。

    孟浩神色越加古怪,仔细的看了眼此刻的赵武刚,那全身浓密的毛发极为耀眼,使得对方整个人看起来如同金毛兽王一样。

    他这幅表情落入赵武刚眼中,让赵武刚内心有些诧异,凝气三层的妖化,他尽管在修为突破时尝试过,可如今还是第一次表现在人前,孟浩神色的古怪,让赵武刚内心不喜,冷哼中双眼内露出杀机。

    “这个……铜镜应该会比较喜欢吧。”眼看赵武刚兽化之后速度暴增,很快就拉近了距离,吼声回荡时,孟浩咬牙之下毫不迟疑的右手在储物袋上一拍,立刻铜镜在手,带着神色中的古怪,向着此刻正得意威武霸气的赵武刚蓦然一照。

    这一照之下,孟浩立刻感觉到手中的铜镜瞬间爆发出前所未有的炙热,甚至比之前遇到妖兽时还要强烈,仿佛有种强烈的渴望从其内喷发出来,与此同时,一股无形的气仿佛要冲破这铜镜般,刹那宣泄出。

    赵武刚身子猛地一跃,神色狰狞杀机弥漫的瞬间,他立刻感受到在自己的体内,竟不知为何突然多出了一股气,这股气很是狂暴,在自己体内横冲直撞,使得他的身体看起来,不时有地方鼓起,让赵武刚面色一变,这股气让他五脏六腑剧痛,危机强烈的涌现,他下意识的气沉丹田,就要将这股气逼出体外。

    但这气息之强,仿佛是在他体内寻找薄弱的地方要冲出,随着赵武刚气沉丹田的举动,立刻这股气直奔他臀部而去,刹那间,剧痛撕心裂肺般的传来,这剧痛来的突然,让赵武刚下意识的发出了凄厉的惨叫。

    这叫声,他这辈子都从未发出过,因为他这辈子从未有过这种让他难以置信的经历,他浑身猛地哆嗦,看向孟浩的目光带着至极的愤怒,甚至双眼都出现了血丝,杀机强烈到了极致。

    “赵师兄,今日到此结束如何,我不难为你,你也别难为我,可好。”孟浩心脏狂跳,这是他第一次与人打斗,连忙把镜子死死的盖住,对方那凄惨的叫声让孟浩内心一震,很是不忍,对方毕竟是人,而非妖兽。

    “你个小杂种,老子今日不但要杀了你,来日山下找到你的家里,再去杀你全家,辱你父母全族,如此方可泄恨!!”赵武刚眼睛通红,剧痛已让他发狂,此刻大吼一声,身子直奔孟浩扑去,爪子带着锋利,似要将孟浩活活撕开。

    孟浩尽管是个书生,尽管没与人打斗过,但也有血性,听到赵武刚的话语,他眼中猛地露出杀机,此人已无法去讲道理,明明是来招惹自己,自己看他凄惨不忍继续,可竟还口出如此言辞,是人都有几分脾气,孟浩退后几步毫不迟疑的抬起铜镜。

    赵武刚还没等临近,立刻又一轮轰鸣再次传来,他又一次感受到了体内出现了那股让他惊恐的气,有了之前的教训,赵武刚立刻守护体内,使得这股气无法宣泄,可就在赵武刚放下心事,这股气游走他全身,轰的一声,竟从他的左耳直接爆开宣泄出去。

    那剧痛瞬间强烈的数倍,使得他的惨叫凄厉的难以形容,左耳瞬间粉碎,喷出大量的鲜血。

    连续的剧痛让赵武刚头痛欲裂,面色苍白,神色骇然,看向孟浩的目光,露出滔天的疯狂与愤怒。

    “我要杀你全家,我要灭你全族,我要让你全族都体会这样的痛苦,哀嚎而死!!”赵武刚忍着剧痛,左耳已聋,再次扑向孟浩,一副今日若不杀对方决不罢休的疯狂。

    “给脸不要脸!”孟浩也是一愣,他从未见过这镜子居然粉碎了对方的耳朵,但很快脸上厉色一闪,身子急速退后,手中铜镜再次一照。

    “孟浩!!”赵武刚声音惨烈,右耳也直接粉碎,双耳已隆,他神情已经不再是狰狞愤怒,而是前所未有的恐惧骇然。一股难以形容的惊恐浮现心神,他用这辈子最快的速度猛地转身,就要逃遁,此刻他再没有任何思绪去寻孟浩的麻烦,身心的恐惧让他身子颤抖恨不能立刻逃出山峦,但也打定了主意,过了这一次,自己定要带人将孟浩残杀,让其亲自尝试这种痛苦,更要将那该死的铜镜抢走。

    但就在他转身的瞬间,孟浩手中的镜子第一次脱落了他的手掌,瞬间追去,仿佛这镜子本身此刻兴奋到了极点,竟追着赵武刚,不知连续散出了多少次冲击,只能看到赵武刚的双眼露出绝望,挣扎中仿佛有种力量按住了他的身体,不受他的控制,惨叫一声强过一声,身子已无法逃遁,而是被抛在半空,左耳、右耳,胸口,大腿不断地从内爆开。

    一道道气的宣泄,使得鲜血喷发,也就是十多息的时间,赵武刚的双眼已经黯淡,他的身体也从兽化中快速的恢复了人形,毛发消散,许是这个原因,那铜镜失去了兴趣飞回,使得赵武刚的身体终于砰的一声落在了地上。

    鲜血满地,赵武刚睁着眼,已然气绝,那目中带着恐惧与绝望,让人望之不由的会打个冷颤。

    孟浩看着赵武刚的尸体,倒吸口气,看着那铜镜在半空飞了一圈,重新落在了自己的手中,拿着此镜,孟浩身子颤抖,目中露出敬畏,平日里看那些野兽被爆掉倒也没什么,可如今看着一个活人如此,尤其是身体很多位置都血肉模糊,孟浩身体一颤,觉得这镜子血腥到了极致,甚至让他有种想要扔掉的感觉,手一松,这镜子落在了地上。

    他毕竟是个书生,这镜子刚开始还觉得有些意思,可此刻却越发觉得此镜阴森诡异至极,隐隐与他心中的儒道思想相勃。

    沉默了片刻,孟浩内心极为复杂,眼中露出茫然,他心里还认为自己是云杰县的书生,与人都是将道理,从未打斗,更不用说此刻杀人,这思想与行为已根深蒂固,轻易很难改变,使得孟浩在这沉默中,内心也有了挣扎。

    “儒道礼乐仁义,寻讲理道,不可行凶,宗门讲弱肉强食,简单的四个字,我明白其道理,可真正出手时不一样……”孟浩身体颤抖,更有后怕,半晌后他长长的呼出一口气,默默的走向远处。

    可也就是走出了十多步,孟浩猛的一咬牙,转身快速走向赵武刚的尸体旁,取下对方的储物袋,右手抬起一挥,立刻火蛇出现落在赵武刚身上。

    一条火蛇不足以焚尸干净,孟浩中间吞下凝灵丹,一连扔出了三条火蛇,这才让赵武刚的尸体渐渐干枯成为了认不出身份的焦尸。

    又吐纳了少许,咬牙连续扔出两条火蛇,才将那尸体化作了灰迹。

    望着地上的铜镜,孟浩挣扎片刻,咬牙起身捡起,将它握的更紧。

    带着复杂与后怕,孟浩匆匆离开这里,回到了洞府后,他坐在那里发呆,直至过了很久,他才想起拿着的储物袋,下意识的打开,一看之下他立刻双眼一亮,杀人之事引来的心绪,顿时被赵武刚储物袋内的物品取代。

    “这家伙这么有钱。”孟浩吸了口气,这储物袋内足有半灵石八枚,还有七粒凝灵丹,一旁还放着一个骨片,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小字。

    孟浩拿起骨片看了眼,立刻将这骨片扔开,那上面写的正是如何施展妖化的功法,这玩意孟浩可不敢去碰,他可不想学了这妖化,被自己的铜镜直接灭掉。

    扔了骨片,孟浩忽然想起了那把飞剑,立刻起身出了洞府,找到了那处草丛,捡起了赵武刚没来得及收走的白色小剑,回到了洞府后看了几眼,目中慢慢露出神采。

    仙宗与儒道的相勃,孟浩没有答案,既如此,他索性将此事放下,日后总有想明白的一天,此刻最关键的,还是如何能在这宗门内生存下去。

    孟浩目中露出果断,低头拿起灵石每一个都摸了遍,这才又取出铜镜放在身旁,看了半晌。

    “是赵师兄惹我在前,我只能还手,期间也都心软要与他和解,但此人却拒绝……我是杀了人,但我占了道理,我也讲了仁义,是他该死!”孟浩喃喃,神色露出坚定。

    “这镜子尽管血腥,在恶人手中是作恶之宝,可在我手里,则不一样,我心中藏儒家仁义,此宝在我这里,定可不同。”孟浩低头看着铜镜,深吸口气。

    “此物并非只爆下身,全身皆为其血腥之处,以后要慎用才是。”孟浩沉吟许久,抬头时想到这镜子的玄妙之处,想到自己之前的期望,此刻一咬牙。

    “成与不成,就看这一次了,若成功,此后我孟浩修行必定不俗。”孟浩不再迟疑,取出唯一的妖丹放在镜子上,又取出半块灵石放在上面,立刻紧张忐忑的观望。

    可直至过了一炷香的时间,镜子上的妖丹没有丝毫变化,灵石没消失,妖丹还是一个。

    孟浩皱起眉头,起身走了一圈后再看向铜镜。

    “不对啊,一个月前明明是变成了两个……”孟浩忽然看向铜镜上的灵石,若有所思,一拍储物袋再次取出半块灵石,小心翼翼的放在了镜子上。

    几乎就是灵石碰触镜子的刹那,顿时这镜面有乌光一闪,仿佛镜面成为了湖泊,那两块灵石立刻沉入下去,与此同时乌光再闪,凝聚妖丹上,随后在妖丹的旁边,竟再出现了一颗一模一样的妖丹!

    孟浩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奇异的一幕,尽管内心有些准备,可依旧是被深深的震撼在了那里,许久他快速抬手一把拿起两个妖丹,仔细看了后双眼露出强烈的激动。

    “玄妙是真的,真的有玄妙!”孟浩呼吸急促,好半晌才勉强恢复过来,眼中带着波澜壮阔的前景,他连续深吸了好几口气,再次尝试起来。

    一枚、两枚……九枚半灵石最后只剩下一枚,可在孟浩的面前,却是摆放着整整四粒妖丹,算是他自己原本的那粒,一共五粒。

    这些妖丹堆积在一起,散发出的清香已成为了浓香,使得孟浩有种要在这浓香里沉醉的感觉,脸上露出傻笑,这是他活到现在,从未见过的财富,实际上莫说是他,就算是外宗的其他弟子,也都很少有人看过。

    激动持续到了深夜,孟浩抓起丹药,毫不迟疑的一口吞下,数个时辰后,孟浩睁开眼,再次拿起一枚妖丹吞下。

    他从未这样奢侈过,在这两枚妖丹灵气的磅礴扩散下,清晨天亮的一瞬,孟浩体内轰鸣,大量的污垢出现时,他睁开的双眼内露出炯炯之芒。

    “凝气三层!”孟浩没有满足,看了剩下的三粒妖丹,再次吞下一粒,直至第二天清晨到来,孟浩将全部妖丹都吞下后,他的修为距离凝气三层巅峰只差一丝。

    至于八粒凝灵丹,对于孟浩如今的修为太过甚微,就算是吞下也没有太多用处,他琢磨半晌,觉得似乎与自己吞的那些妖丹有些关联,不然应不会失效才对,毕竟凝灵丹的发放,是外宗常规丹药。

    “少量不行,估计一次吞下数十粒,还能有些作用。”孟浩闭上眼,仔细感受体内的灵气,这灵气已不再是小溪,而是成为了一条河,尽管不是大河,但绝非小溪可比,在体内流转时让孟浩有种强烈的感觉,他能感觉到自己的体内蕴含了惊人之力。

    这股惊人之力让孟浩深深的明白,今日的自己与昨日相比,已经脱胎换骨,从此他不再是任何人都可以欺负的小修士,甚至在凝气四层为界限的低阶公开区内,他的修为已经算是最巅峰,最强大的几人之一。

    孟浩带着激动,右手抬起随意一挥,立刻一条手臂长短的火蛇轰然而出,那炙热的温度刹那弥漫整个洞府,尤其是这火蛇样子凶残,舌头吞吐间火焰缭绕,看起来充满了震慑之感。

    此刻的他若是遇到没死的赵武刚,一条火蛇飞出,对方就算不死也会重伤。

    ------------

    感谢诸位道友跟随耳根这么多年,仙逆时的王林让你们心伤了,求魔时的苏铭让你们神累了,转眼五年,我挺不忍的,这本新书,耳根不想让大家太过心伤神累,所以初期轻松诙谐一些,希望大家看后一乐,放松心情,忘记王林的心伤,忘记苏铭的神累,在新书里,找到轻松的感觉。

    还记得王林初始的平凡与单纯,还记得苏铭初始的满足与天真,这本新书的孟浩,他的初始也有不同,请珍惜吧。

    这种感觉不会长久……毕竟耳根擅长的还是其他方面,新书粉嫩,需要推荐票的支持,诸位道友在上,耳根一拜求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