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妖蟒皮中剑!

    时间不长,整个黑山仿佛彻底沸腾起来,阵阵妖兽的嘶吼惊天动地,此起彼伏,更时而有惨叫凄厉的传出,使得山下如今不敢上山追去的十多个修士,一个个神色骇然,内心畏惧之下更是不愿接近。

    “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感觉这山上的妖兽全部都愤怒起来?”

    “怎会如此,就算尹天隆师兄与周凯师兄身为凝气五层,也很难让此山这么多妖兽愤怒嘶吼,莫非他们做了什么特殊的事情?”

    山下众人纷纷猜测,耳边回荡那些怒吼,震耳欲聋,心神纷纷猜测起来。

    相比于他们的议论,此刻的尹天隆与周凯,已经被孟浩仿佛用之不尽的手段折磨的要发狂,他们眼睁睁的看着前方孟浩以及大量妖兽远去的身影,露出的恨意如果可以杀人,孟浩已死亡无数次。

    可在这恨意中蕴含的疲惫与无奈,唯有尹、周二人自己清楚。从他们方才追来开始,孟浩就不断地招惹各种妖兽,也不知他用了什么妖法,只看到衣袖一甩,必定有一只妖兽身体有一处地方爆开,鲜血弥漫发狂而来。

    如此多的妖兽,让他二人头皮发麻,且这些妖兽疯狂之下并非只追孟浩,看到他二人同样出手,使得这二人狼狈的再次逃离,只能看着孟浩远去,却如泥鳅一样始终难以抓住。

    “该死的,我诅咒他死在野兽腹中!!”周凯低吼,一旁的尹天隆长叹一声,神色越加疲惫。

    时间流逝,当又一个时辰到来时,黑夜中当丹光再次耀眼指引孟浩所在方位时,周、尹二人咬牙又一次追击,可结果依旧,在他们追杀的过程中,孟浩又用他们不了解的妖法招惹了一群妖兽,最后在周、尹二人发狂的怒吼下,只能看着他与众多妖兽消失在了目光里。

    “此人怎么还没死在妖兽口中!”周、尹二人已经疲惫至极,反倒是孟浩那里活蹦乱跳,看的二人恨之入骨,牙根痒痒,却又无可奈何。

    实际上孟浩也是疲惫,每次丹芒一闪,他都要立刻跳起引来妖兽,若非是有铜镜,使得追击速度最快的妖兽最为凄惨,以此渐渐拉开距离躲藏,怕是早就累的趴在那里。

    此刻不知觉的已到了黑山山顶,此地山顶龟裂,裂缝很多,不少都可以让人钻入,孟浩盘膝坐在一处山石后,气喘吁吁休息,低头看了眼手中的铜镜,此镜滚烫,仿佛今日的一幕幕,让这铜镜兴奋的不得了,苦笑中孟浩观察四周,隐隐看到在黑山之顶,仿佛存在了一道巨大的裂缝,裂缝内有阵阵黑雾散出。

    就在这时,忽然一声明显压过了整个黑山所有凶兽的咆哮,蓦然间从那山顶上最大的一道裂缝内猛地传出,这咆哮一起,惊天动地,如雷霆轰鸣,刹那就使得四周再没有任何妖兽的声音,仿佛整个黑山,只存在了如今这一声咆哮。

    在这咆哮中,孟浩心神撼动,体内灵气都要溃散开来,让他面色一变,这咆哮他不陌生,正是他前几次靠近黑山时,时而听到的那种让他气血翻滚,心神不宁的声音。

    与此同时,孟浩立刻睁大了眼,他看到一团雾气直接从山顶裂洞内翻滚宣泄而出,扩散时雾气稀薄,使得孟浩看到了一条足有两丈粗细,不知多长的黑色蟒蛇,带着滔天的凶焰,从裂缝内直接冲出了大半个身子。

    这蟒蛇神色带着痛苦,发出的咆哮之声惊天动地,孟浩喷出一口鲜血,身子从大石后跃起不敢停留,向山下疾驰,但依旧忍不住回头去看,这一看之下,他看到了一些细节之处。

    那蟒蛇靠近裂洞口的半个身子,仿佛起了皮一般,卷起时如它的身体具备了两张蛇皮,正在摩擦挣扎,似要蜕变出来。

    “蜕皮?”孟浩顿时认出,深吸口气,他知道一般蟒蛇蜕皮的过程与前后,都是最为虚弱之时,且时间不短,尤其是这蟒蛇身为妖物,如此庞大的身子,蜕皮时间估计更久,就算是用数年来算,也都不过。

    “难怪时常能听到此蟒咆哮,想来它蜕皮已是进行了多年。”孟浩正要收回目光,忽然他双眼猛地一凝,看到了在那挣扎咆哮的蟒蛇靠近裂洞口的躯体处,仿佛刺着一物。

    仔细一看,孟浩立刻愣了一下,那是一把飞剑,看起来极为古朴,没有什么出奇之处,但却深深刺入这蟒蛇身躯内,且已与这蟒蛇长在了一起,显然是不知多少年前留下。

    且那飞剑刺入的地方,蛇躯明显枯萎,可见此剑当年之威。

    “这妖蟒修为怕是超越了许师姐的凝气七层,很有可能是八层,甚至有可能是凝气极限的九层……”孟浩顿时口干舌燥,他能想象到这蟒蛇的皮有多么的坚韧,如此一来更加凸显出那把古朴飞剑的强悍。

    “能刺破这等妖物体内的飞剑,定是宝物。”孟浩怦然心动,但很快就暗叹一声,知晓获得此剑,以自己凝气四层的修为,如同痴心梦想,就算是到了凝气五层,也一样是不可能的事情。

    此刻摇头,孟浩立刻收回目光,毫不迟疑的直奔山下,他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随着又一次丹芒闪耀,孟浩藏在衣袖内的铜镜立刻继续滚烫,渐渐又有了不少妖兽呼啸追来。

    直至数个时辰过去,黎明破晓,距离十二个时辰的期限已经很短,周、尹二人已经绝望,他们看着远处盘膝坐在树顶上的孟浩,三人隔着很远,彼此相望。

    只要二人一动,孟浩就立刻去引来兽群,使得二人几次都没有得逞,反倒被兽群伤了身体,再加上已疲惫至极,此刻气喘吁吁,死死的盯着孟浩。

    “该死的,你这个开杂货铺的孟浩,你怎么这么能跑!”周凯喘着粗气,无可奈何的大声吼道,越发觉得孟浩如同一条泥鳅,在丛林里神出鬼没。

    “有本事,你能不能不跑,不用那可恶的妖法引来兽群,我们干净利落的战一场!”不远处的尹天隆已经对孟浩没有办法了,杀也无法杀,追也不能追,让他自己都抓狂,此刻话语也不经思考,恨恨说着。

    “我修为没你们高,无法战,你们要追,我也没办法。”孟浩吞下一粒丹药,喘着气开口说道。

    周、尹二人苦笑,他们此生就没见过这么难缠之人,此刻内心已极为后悔,早知如此,说什么也不会来追击抢丹。

    眼看时间流逝,马上就要十二个时辰丹药限制消失,尹天隆长叹一声,苦笑的摇了摇头,暗道自己还能怎么办,追不上,打的话有妖兽存在,如今丹药耗费,就连飞剑都断了两把,还怎么去抢……尤其是对方手段无数,让人眼花缭乱,鬼主意颇多,稍微不慎就会被伤到。

    他只能憋屈的叹了口气,起身深深的看了孟浩一眼,转头直奔山下而去,竟是被折磨的放弃了抢夺。

    他这一走,周凯也纠结起来,最后当第十二个时辰到来,天空大亮,孟浩储物袋内丹药封印消失的一刻,周凯恨恨的一跺脚,二话不说转身离去,对于孟浩这里的难缠,他算是服了,隐隐都有些畏惧,担心若不离开,怕是最后反倒有可能折在此地。

    眼看这二人离去,直至孟浩看到他们下了黑山,这才整个人松了一口大气,全身的疲惫一下子弥漫,如洪水要将自己淹没,他咬了一下舌尖,清醒过来,转身匆匆远去,没有离开黑山,反倒是去了靠近山顶的位置,那里虽说有妖蟒,但正因此,才相对更安全,毕竟此蟒蜕变需要时间,咆哮可震慑一切妖兽。

    寻了一处山体的小缝隙,孟浩立刻盘膝坐在里面,低头看了眼储物袋,顿时心中在滴血。

    “又浪费了不少丹药,这都是灵石啊,我算算……三十七把飞剑,四十多粒妖丹,这……这是一百九十八块灵石换来的,一百九十八块灵石啊。”孟浩身子颤抖,心痛到了极致。

    “好在终于熬过了十二个时辰,这旱灵丹属于我了。”孟浩连忙安慰自己,尽管还在心痛灵石,可却勉强打起精神,看了看四周察觉没有危险后,他立刻动手用铜镜复制旱灵丹。

    到了晌午之时,孟浩看着手中多出的十粒旱灵丹,总算是脸上挤出了一点微笑,只是这笑容满是肉痛之意,旱灵丹复制起来很费灵石,超出妖丹太多,这铜镜的等价交换,孟浩也早已明白。

    他一咬牙,拿起一粒顿时放入口中吞下。

    “凝气五层,我要到凝气五层!”孟浩红着眼,带着强烈的执着,立刻打坐运转修为,体内立刻轰鸣,旱灵丹磅礴的灵气瞬间爆发,让孟浩体内的灵力化作了一团团漩涡,猛然扩散。

    时间慢慢流逝,转眼数日过去,孟浩闭目冲击第五层时,黑山顶来自蟒蛇的咆哮,也越加的频繁起来,似乎它的蜕变,如孟浩一样,都到了关键的时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