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扑朔迷离

    “回王师兄,我暗自去查了很多地方,也问了不少宗门弟子,几乎没有遗漏,即便是杂役处也都探寻,尤其留意了周凯、韩宗等人,当时没在宗门者共有三十七人,这三十七人我每一个都仔细排查,排除了二十九人。

    余下者,有六人没办法证明自己不在黑山周围,可以确定当时在黑山附近的,只有孟浩与韩宗二人。”这青年本也是靠山宗内声名赫赫之辈,可在天骄王腾飞的面前,却是始终恭敬,但他从未见过如此样子的王腾飞,稍一迟疑,这才躬身开口。

    王腾飞面色越加难看,抬头时目光已带着冷意,使得这青年内心一寒,低头时内心有些紧张。

    “韩宗也在黑山么……孟浩?”王腾飞皱起眉头,孟浩的名字他似有些耳熟。

    “孟浩就是……就是伤了陆师弟的那个人。”这青年连忙提醒。

    王腾飞面色阴沉难看,内心火焰熊熊燃烧,他筹划了那么多年,花费了那么大的精力,早已将此事看成了自己的一次天大的造化,更是自己日后呈现给家族的一份试炼之卷,可如今竟被人生生夺走,想到那把剑,王腾方心脏抽搐,那是他为自己准备的叱咤天地之物,想到那上古应龙的传承,王腾飞更是几乎再次泣血。

    在这之前,他信心十足,他早就认定那是属于他王腾飞的造化,唯有他王腾飞才配获取这样的气运,也唯有他王腾飞,才有资格享受这样的福泽,可这突如其来的失败,那种从未想过的打击,让王腾飞难以承受,让他此刻都有种仿佛这一切不真实的撕心裂肺之感。

    呼吸急促,王腾飞正要开口,忽然他身子猛地一颤,右手臂瞬间浮现炙热剧痛,他立刻低头掀起衣袖,死死的盯着自己的手臂,看着那上面的血滴慢慢消散,直至完全消失,王腾飞想要阻止但却无力,俊美的容颜此刻扭曲,愤怒与那种失败的感觉以及传承被抹去的血肉相连之感,让他喷出一口鲜血。

    他明白,这是那夺走他至宝之人,于这一刻,彻彻底底夺走了属于他的传承,这代表他再也无法用血滴去感应对方的所在,因为传承,已经选择了别人。

    他面前那青年看到这一幕,立刻惊慌,正要上前时,王腾飞猛地抬头,厉声道。

    “滚!”

    一言出口轰轰回荡,青年面色苍白,王腾飞的一系列表情,是他之前从未见过的,此刻身体寒冷,连忙退后离开这里。

    洞府内,王腾飞双眼通红,脑海翻滚间全部都是韩宗、孟浩两个人的名字,也自然想起了当日在广场上那个被他无视的外宗蝼蚁。

    忽然王腾飞眉头一皱,脸上起了更浓阴霜,他想到了血滴无法感应传承的诡异,想到了那种如被人抹去的奇异,此事他自忖无论是韩宗还是孟浩,都决然无法做到。

    “到底是谁!”王腾飞目带血丝,右手抬起一拍储物袋,立刻从储物袋内飞出一片银光,化作了一道银色的八角形阵法,漂浮在他的面前。

    盯着此阵,王腾飞眼中露出果断,这是他之前布置在黑山四周几个山峰的阵法,此阵用完后若想逆转,需温养几个时辰,否则不会有任何收获,此刻已过了时间,可以运转。

    王腾飞已然决定,哪怕逆转阵法,自己要付出修为大损的代价,甚至意识都要有所损伤,也要感受一下,当日在黑山四周,到底还有谁存在。

    此刻盯着眼前的银色阵法,王腾飞咬破舌尖喷出一口鲜血,血液落在这阵法上时,他右手掐诀抬起,在上面猛的一点,瞬间他脑海轰的一声,整个人意识混乱,可隐隐间,却是从这阵法内,感受到了几率气息与波动。

    “一、二……这九人是我请来相助者,这道气息是属于我的……”王腾飞面色苍白,他身前那银色阵法颤抖,咔咔之下已出现碎裂的痕迹,但他依旧没有放弃,再次感受。

    在他的脑海中,渐渐出现了一片模糊的轮廓,在这轮廓内存在了一些不动的光点,其中有十个光点他知晓是谁,此外还有一个光点,王腾飞在上面感受到了孟浩的气息。

    除了这些,还有一个光点,王腾飞感受了一下,可以确定就是韩宗。不过这阵法只能记录当时踏入过黑山附近方圆七八座山内之人,无法准确定位每个人的具体位置。

    王腾飞皱起眉头,忽然间,他猛然的看到,在脑海的轮廓内,居然……还有一个光点!

    这光点很黯淡,若不仔细去看都看不出来,甚至可以说若不是王腾飞不惜将这阵法崩溃,逼出其最后的阵法之力,他也不可能察觉这个黯淡的几乎不可察觉的光点。

    “这是……”王腾飞内心猛地震动,顿时凝神看去,可就在他凝神看向这黯淡光点的刹那,他面色蓦然大变,身体如被轰击,直接喷出一口鲜血,身前的阵法顿时崩溃开来,卷着他的身体撞在了一旁的洞府墙壁上。

    王腾飞面色瞬间苍白,鲜血又一次喷出,可他的目中却是露出骇然与前所未有的惊恐,那个光点给他的感觉,让他心神颤抖,似乎对方一个念头就可以让自己直接崩溃死亡。

    要知道王腾飞的阵法感应,只能察觉大致气息,无法看出具体修为,可哪怕是大致的气息竟能让他有如此感觉,这让王腾飞惊恐至极。

    “那是谁!!”王腾飞身体颤抖,眼中的惊恐让他立刻就确定,拿走自己至宝的,正是这让他恐怖之人,也唯有此人,才能轻描淡写的,就将自己之前血液的感应斩断。

    他更是内心一阵虚寒,抬头时王腾飞呼吸急促,好半晌才恢复过来,可想到那黯淡的光点,他如有大山压在心头。

    “此人是如何知晓黑山之事……莫非他一路跟随我探寻到了这里……那么,此人究竟是谁……”

    =====

    许久,梦才结束,孟浩睁开了茫然的双眼,他不知时间过去了几天,也不知自己修为的变化,只觉得这梦很长很长。

    梦虽结束,但在孟浩的脑海里,似乎多了一些记忆,只是这些记忆很模糊古老,他有些想不起来,但那在天空上飞行的渴望,却是在这一瞬,强烈无比的从孟浩的记忆里浮现出来。

    他甚至有种很清晰的感觉,如果自己有一天可以飞行在苍穹之间,那么脑海中那些模糊的记忆,定然可以清楚无比的一一浮现出来。

    半晌之后,孟浩深深的呼吸口气,双目渐渐恢复,神采重新出现时,他在感受到修为的一瞬,愣在那里。

    “凝气……六层?”孟浩呼吸刹那急促,双眼露出强烈的光芒,仔细的体会了一些修为后,顿时狂喜,他感受到了自己体内磅礴的丹湖,甚至也都感受到了丹湖内的米粒妖丹,一种血浓于水的感觉立刻弥漫心间。

    “我竟然到了……凝气六层!”孟浩身子颤抖,猛地站起身子,立刻大笑起来,笑声回荡洞府内,传出无尽回音。

    带着激动,孟浩重新盘膝坐在那里,闭上眼时他仿佛耳朵一下子灵敏了不少,甚至在感官上,仿佛这四周的一切都存在了与以往的不同,一种难以形容的兴奋,让孟浩心神愉悦,直至他听到了在洞府外,小胖子的声音。

    “孟浩啊,你命苦,是你自己要拿走丹药的,不是我害你啊,你别来害我……”

    “可怜胖爷我比你命还苦,你不知道,这几天咱们杂货铺的生意都没了,让人给抢了。”此刻小胖子正蹲在那里洞府外,一脸愁眉苦脸,面前有火堆,正在烧着黄纸。

    “孟浩啊,你变成鬼要来帮帮我啊,我给你烧了这么多纸。”小胖子眼中流下泪水,哭哭啼啼的烧着纸。

    “你家里穷,但你有胖爷这个朋友,你放心孟浩,我会每天都给你烧纸,让你在下面可以娶房媳妇,让你成为有钱人的愿望能达成。”

    “孟浩啊,你怎么就这么走了……”小胖子哭声越来越大,满脸伤心。

    这一幕幕被孟浩听在耳中,顿时神色古怪,盘膝中睁开双目,他这是第一次遇到有人给自己烧纸,哭笑不得,起身时右手一按洞府的大门,此门立刻轰鸣打开,他缓缓走出。

    刚一走出,小胖子凄厉的哭声就落入耳中,这哭声更是刹那消失,小胖子诧异的回头,当他看到孟浩的一瞬,忽然整个人头发都竖了起来,眼中露出骇然与惊恐,身子竟一下子跳起,认出了孟浩,愣在那里。

    孟浩表情古怪,看了小胖子一眼,也不说话只是干咳一声,走到了旁边的小河旁,开始清洗。渐渐将身体上从未有过的如此浓厚污垢慢慢都清洗干净,又取出一套绿袍换在了身上,将长了一些的头发用飞剑斩断,恢复了原本的样子后,精神振奋后,转过身,笑眯眯的看向小胖子。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