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彼一时,此一时

    “那是……那是鲲鹏!!整个南赡大地唯有天河海能出鲲鹏,孟浩你快将我松开,这鲲鹏死气弥漫,显然是临死之前要去往生洞寻重生之机,它掀起的风可以吹走一切!”楚玉嫣急速开口。

    “你先松开我。”孟浩立刻察觉到了体内道台中妖丹的震动,双目一闪,冷声说道。

    “你!”楚玉嫣银牙一咬,正要开口时,忽然的,此地之风蓦然间更为庞大,转眼就惊天,大地轰鸣,无数山峰被这风直接吹断,碎石飞舞间,那只庞大的鲲鹏,竟改变方向,如感受到了孟浩体内此刻存在的妖丹之力,昏暗的双目刹那露出一抹幽芒,居然向着孟浩与楚玉嫣这里,瞬间呼啸而来。

    天空成为了黑色,大地被风弥漫,那强风可以吹走一切!铺天盖地,使得整个天地仿佛在这一瞬,成为了这只鲲鹏的世界!

    一股难以形容的飓风,在鲲鹏呼啸而来的瞬间,刹那横扫八方,所过之处山石碎裂,大树被连根拔起,气势惊天!

    此风更是刹那就卷在了孟浩与楚玉嫣这里,使得那漂浮在楚玉嫣身旁的油灯剧烈的摇晃,直接熄灭,在其熄灭的一瞬,孟浩身体外缠绕的光线立刻消失。

    更是在这一瞬,他体内的妖丹轰然爆发,仿佛当年的传承再次出现一样,让孟浩的脑海瞬间轰鸣,如看到了一幕幕远古的画面。

    在那画面里,是一条庞大的应龙与鲲鹏,正在厮杀!

    轰!

    孟浩脑海瞬间如巨浪滔天,那无法形容的风就直接卷在了他的身体上,使得孟浩有种如被天地挤压,喷出鲜血,身体如断了线的风筝,直接被狂风卷起。

    孟浩只来得及在昏迷前,用如今可散出的最后一丝灵力,将那两把木剑与雷旗收走,随后就彻底昏迷过去。

    楚玉嫣那里更是狼狈,在这风卷的瞬间,她喷出鲜血,身体被黑网笼罩,直接被风卷动,连那油灯也都被风吹走,与她失散,在那狂风中楚玉嫣面色苍白,露出绝望,随着又一股狂风吹来,随着那鲲鹏呼啸而过,楚玉嫣再次喷出鲜血,整个人直接昏迷。

    孟浩与楚玉嫣,都是筑基修士,可就算是如此,在这鲲鹏呼啸而过掀起的天地之风中,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抵抗之力,好在他们不是山峰,与大地相连,因存在了抵抗,故而会被直接吹的粉碎。

    他二人如无根柳絮,没有丝毫抵抗之力,故而哪怕是被吹的重伤昏迷,可身体却没有崩溃,而是随着风被横扫间,向着一个方向,直接吹走。

    这股横扫东来国的狂风,随着数日后鲲鹏的远去,渐渐消散。

    孟浩睁开了眼。

    全身剧痛,让他的双眼刚一睁开立刻颤抖,那种仿佛不处不在的疼痛,让孟浩的身体在这颤抖中,仿佛整个人要碎裂。

    但他的双眼却是渐渐平静,此刻的痛尽管惊人,可与孟浩毒发时比较,还有所不如,这两年来承受了数次毒发的孟浩,如今对于痛,已经有了一些习惯。

    他挣扎的缓缓坐起,呼吸急促,低头时看了看身体,衣衫破损,全身皮肤都是伤口,有深有浅,还有大量的淤痕与擦伤,甚至有些地方已没了皮肤,血肉碰触地面的岩石,传出那种刺骨入心的疼痛。

    他喘着粗气,目光扫过身体时,忽然双目一缩,身体的那种虚弱之感,让他在这一瞬仿佛回到了六七年前的大青山。

    “我的修为……”孟浩立刻尝试运转修为,随后松了口气,但眉头却是皱起,他的修为还在,可却只能在体内,无法散出身体,仿佛被某种奇异的力量压制。

    更是在此时,他看到了自己破损的衣衫,已经没有了储物袋,他所有的储物袋,都在那狂风中被吹散。

    孟浩面色变化,艰难的抬起右手,深入怀中深处,摸到了一物时,缓缓取出,那是他的乾坤袋,此袋明显与储物袋不同,且被孟浩放在怀中深处,故而没有被吹走。

    “好在我的大多数物品都在这乾坤袋内,木剑与雷旗都被收入其内,否则的话损失可就大了。”孟浩喃喃,喘着粗气,试图打开储物袋,可最终却怎么也都无法打开,他暗叹一声,看向四周。

    这是一片幽暗之地,有淡淡的黑雾缭绕四周,地面上有一处处怪石林立,还有不少鸟兽骸骨,不知腐烂了多久,此刻森白,让人看去便会心惊。

    若仅仅如此也就罢了,孟浩还看到了一些人骨……

    抬头时,他看不到天空,能看到的是一片无尽的雾气漂浮在上方。

    “这里是什么地方……”孟浩神色阴沉,此地很是阴森,让孟浩此刻坐在这里,总有危机之感不断浮现。

    “我的修为不知是被那大风吹动导致,还是……因此地的特殊引起。”孟浩沉吟间,过了好半响这才恢复了一些力气,咬牙挣扎的站起身,扶着一旁的石头,缓缓向前走去,走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孟浩身子停下,默默的看着面前的岩壁,这岩壁黑色,上方看不到尽头,没入雾气内。

    孟浩沉默中回头看向身后四周,渐渐有些明白了自己所在何处,这里应该是一片山崖深处。

    “竟被那鲲鹏掀起的风,吹入了悬崖内,就是不知此地悬崖位于东来国的什么地方,需要尽快解决修为的问题,一旦修为恢复,我就可以离开这里。”孟浩暗叹一声,靠着岩壁,坐在了那里,恢复体力。

    时间流逝,可看不到天色,不知过去了多久,孟浩的体力慢慢恢复了不少,期间他尝试要打开乾坤袋,可却始终无法做到,直至最终不得不放弃后,他站起身,从四周寻找到了一截手臂粗的树枝,支撑着身体向前走去。

    “既然是山崖,就会有出口。”孟浩抬头看了看四周,此地寂静,没有丝毫声音,这种绝对的安静让孟浩似乎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他深吸口气,打算将这里尽可能的都探查,寻找出口。

    他步伐不快,神色警惕,不时看向四周,此地诡异阴森,不知是否存在了危险,可孟浩必须要寻找出口,此刻哪怕是有危险也没有办法。

    直至过去了两个时辰,孟浩身体慢慢恢复了不少的力气,他毕竟是凝气大圆满突破成为筑基,故而身体坚韧强悍不少,可他的心却渐渐沉了下来,此地悬崖似乎不小,他始终没有找到出口,地面的怪石越来越多。

    直至又过去了半个时辰,忽然孟浩脚步一顿,双目露出奇异之芒,望着前方,渐渐嘴角露出了冷笑。

    在他的前方,一处怪石旁,躺着一人,此人穿着残破的白衣,露出大片肌肤,长发披散……正是楚玉嫣。

    她昏迷在那里,身边是已松开缩小的黑网。

    孟浩目光闪动,片刻后这才缓缓靠近,到了楚玉嫣身旁后,他右手抬起放在楚玉嫣鼻唇之间,又按在楚玉嫣腹部衣衫破损露出的肌肤上,其肌肤柔腻,手感很好,在楚玉嫣的腹部,孟浩右手大力一按,随后双目一闪,抬起时将一旁的黑色小网拿着,放入怀里。

    “她还没死,指压之下能感受其修为也是在被压制在了体内,无法散出。”孟浩双眼眯起,看了楚玉嫣半晌,忽然笑了。

    “既已苏醒,还要继续装下去么。”

    他话语说出,但楚玉嫣那里一动不动,孟浩冷哼一声,手中木棍抬起,向着楚玉嫣螓首就要戳去。

    可就在这时,楚玉嫣双眼蓦然睁开,冷冷的盯着孟浩。

    孟浩似笑非笑,他忽然觉得在这悬崖底,似乎并非枯燥,目光在楚玉嫣身上扫过,那凹凸有致的娇躯,破碎的长衫下露出的肌肤与红色肚兜的边缘,使得此刻的楚玉嫣,有一种惊人的美感。

    楚玉嫣面色顿红,眼中露出羞怒,死死的盯着孟浩,双手挣扎的抬起想要盖住身体,但却痛的轻哼了一声,这声音传出,有种异样之感,在这安静的悬崖低处,很是清晰。

    孟浩听在耳中,顿时笑了。

    “你笑什么,卑鄙无耻下流的东西!”楚玉嫣咬牙刚一开口,孟浩那里右手抬起,啪的一声直接扇了楚玉嫣一巴掌,目中露出冷漠之芒。

    “闭嘴。”

    “你!!”楚玉嫣神色愤怒,她绝美的容颜,此刻一边的脸上出现了五指掌印,这一巴掌孟浩扇的极狠,楚玉嫣身子颤抖,她从小到大,从未有人如此打过她,就算是王腾飞那里也都对她相敬如宾。

    啪的一声,孟浩再次扇了楚玉嫣一巴掌,并非是扇在另一边,而是同一侧。

    “我告诉过你,闭嘴,王腾飞拿你当宝,可在我这里,你什么都不是。”孟浩平静开口,声音不疾不徐。

    楚玉嫣咬着牙,死死的盯着孟浩,体内修为被压制,如成了凡人,那种前所未有的危机,让楚玉嫣在这一刻,仿佛从之前高高在上的天骄,跌落到了谷底,成为了可任人鱼肉的弱女。

    -----------

    更新晚了,道友见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