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想不想出去

    孟浩双目开阖,看了楚玉嫣一眼,左手抬起在一旁的岩壁棱角处猛地一撕,立刻他左手手掌被生生豁开了一道伤口,顿时流出鲜血,。

    这一幕看的楚玉嫣呼吸一顿,随后孟浩将那大个灵石,面无表情的放进了左手的掌心血肉之中,此事被楚玉嫣看在眼里,仿佛自己都有种剧痛之感,可看孟浩,竟眉头也不皱一下。

    对孟浩而言,这点痛楚与毒发比较,微不足道。

    随着大个灵石埋入手掌血肉内,立刻磅礴的灵气刹那间爆发,涌入孟浩体内,使得孟浩双目立刻闪耀明亮之芒。

    他体内被压制的道台,在这一刹那猛地震动,大量的吸收灵气之下,缓缓地释放出了更为磅礴的灵力,在孟浩的体内开始了流转。

    此刻的他,体内当初开辟的第二丹海,已经消失无影,实际上孟浩之所以可以无碍,正是因那第二丹海的存在,他的的确确是修行了紫气西去之法,但却并非筑基道台,而是以那第二丹海来修行。

    故而所需时间多了一些,也就使得楚玉嫣那里,吸走的只是孟浩第二丹海之力,而与孟浩的修为比较,那第二丹海,如萤火一般。

    如今随着修为的运转,孟浩立刻一拍储物袋,顿时雷旗幻化出来,在他四周顿时形成了雾气,那雾气内电光游走,使得楚玉嫣面色苍白连连退后,她呆呆的看着雾气,脑海一片空白。

    雾气内的孟浩,双目闭合,随着体内修为的运转,此地的压制也随之降临,但孟浩还是缓缓的散出了修为波动。

    凝气一层、二层、三层……直至在释放出堪比凝气七层的修为波动后,此地压制修为的奇异之力如磐石般,无法再被松动,孟浩睁开了眼。

    他目中精芒一闪,张口一吸,顿时四周的雾气滚滚而来,化作小旗被孟浩吞入口中后,他站起了身,一抓乾坤袋,从其内取出一粒丹药,放在了左手掌心内,渐渐血肉缓缓愈合,结了血痂,那枚大个灵石,被深深的埋在里面,若取出的话,孟浩修为会再次被压制成凡人,可如今,他已能施展凝气七层之力。

    没有理会楚玉嫣,孟浩右手拍了下乾坤袋,立刻其内飞出一把木剑,孟浩迈步踏在木剑上,身影化作一道长虹,直奔上方而去。

    裂缝口内,楚玉嫣怔怔的看着孟浩远去,内心极为复杂,更有苦涩。

    四周很安静,但在这寂静里,一种说不出的孤独之意,顿时弥漫了四周,将楚玉嫣淹没在内,她哑笑,在这不知晓位于何处,也无人能找到的火山口内,楚玉嫣被困在这里,如同被埋葬在一座活死人之墓。

    孟浩速度飞快,他踏在木剑上,随着木剑飞起,双眼露出精芒,四周雾气快速后退,他的速度越来越快,但如今他修为只能发挥凝气七层,故而身体有些不适,就在这时,他四周的雾气立刻消散,显露在孟浩上方的,赫然是一片星空。

    在看到星空的刹那,孟浩立刻神色有些振奋,可他双眼却是蓦然一缩,整个人立刻停顿下来,没有冲出火山口,而是神色凝重,向上方看去。

    一道稍不注意,就可以被忽略的半透明光幕,覆盖在火山口内,如一道封印,孟浩双眼一闪,从乾坤袋内取出几把飞剑,一甩之下这些飞剑直奔那光幕而去。

    可就在碰触的瞬间,那些飞剑无声无息的,成为了飞灰……

    这一幕让孟浩神色立刻阴沉,张开一吐,立刻雷旗出现,化作雾气直奔那光幕而去,可这能抵抗筑基攻击的雷雾,在碰触那光幕的刹那,立刻就急速的收缩,无法冲出半点,更是出现了要被毁灭的征兆。

    孟浩倒吸口气,快速将其召回,仅仅是这么瞬间的功夫,这雷旗就已出现了几道裂缝。

    “莫非此地只可入,不可出,若连雷旗都不可冲出,那么我若碰到这光幕,又会怎样……”孟浩皱着眉头,此刻外界就是星空,但偏偏这光幕阻挡。

    孟浩双眼闪动,身子立刻踏着木剑下沉,很快回到了雾气下的底部,目光扫过四周,直接迈步到了一处角落里,片刻后飞起时,在他的手中多出了一条一丈多长的红色毒蛇。

    此蛇扭曲,毒牙张开,可却被孟浩抓着头部,那毒牙只有毒液滴落,但却不能伤害孟浩丝毫。

    重新回到了光幕旁,孟浩毫不迟疑的将手中毒蛇向上一抛,目光炯炯立刻看去,他清晰的看到那毒蛇在碰到这光幕后,全身一顿,血肉直接化作了雾气,一副完整的蛇骨,向下坠去。

    孟浩倒吸口气,看着那光幕,神色露出忌惮,随后冷哼一声,右手从乾坤袋内抓出大把飞剑,向旁一指,顿时这些飞剑直奔岩壁而去,轰轰之声传出,岩壁上出现了一个深坑,可在向内挖动时,却传来金铁之音,孟浩皱着眉头迈入这深坑内,看向四周岩壁。

    岩石青色,有符文一闪一闪,显然是被禁制。

    孟浩暗叹一声,连续找了数个地方尝试,都是如此,这才盘膝坐在岩壁挖出的坑内,看着外面的光幕,沉默不语。

    这一坐,就是七天,七天里孟浩尝试用了各种方法,但却都无法破开这光幕,时间慢慢流逝,转眼一个月。

    他被困在这光幕下,无法外出,可在这火山口内的楚玉嫣却并不知晓,在她以为,孟浩已经离去了。

    第一天时,楚玉嫣抱着双腿看着外面,她此刻样子憔悴,很是狼狈,与以往的明媚完全不同,如一朵即将枯萎的花。

    第三天时,她依旧坐在那里看着外面,双眼茫然,面色苍白。

    第三天,第五天,第八天……直至第十天,第十三天,楚玉嫣眼中露出了茫然更多,饥饿的感觉渐渐出现,身体慢慢冰冷,那种整个世界里,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孤独,让楚玉嫣的茫然越来越浓,当孟浩在时,她没有这个感觉,甚至恨意不少,暗中不知多少次恨不能孟浩惨死。

    可如今孟浩离开了十三天,孤独的感觉如一张吞人的大口,渐渐将她吞噬。

    她已经可以确定,此地传不出丝毫的气息,否则的话,紫运宗定然已经寻来,可如今快一个月过去,紫运宗还没到来,这足以说明了问题。

    第二十三天,第二十六天,楚玉嫣内心的恐惧越来越强烈,四周的寂静,让她身体颤抖,整个世界仿佛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孤独,那种极致的安静,让她仿佛出现了一些幻觉,仿佛在身边存在了无数的人影,走来走去,这种感觉让楚玉嫣身子瑟瑟发抖,此刻的她再也不是紫运宗的天骄,她只是一个柔弱的女子。

    可她咬着牙,不传出丝毫声音,不让自己流下眼泪。

    这一个月里,孟浩在雾气外,在那光幕下,已用了所有能想到的办法,可那光幕依旧存在,他的声音穿不出去,甚至这一个月,外面的天空上,孟浩没有看到半个身影出现,直至这天夜里,外面乌云闭目,暴雨倾盆,雨水洒落下来,穿透了光幕,落在下方的雾气内。

    就在这时,忽然的,一声雷霆轰鸣间,有一道闪电从天空划过,在这闪电出现的瞬间,孟浩忽然双目收缩,仔细看去,过了半晌,当第二道闪电出现时,孟浩立刻目中露出精芒。

    他发现,每当闪电出现,这片光幕都会自行扭曲一下,仿佛那天空的闪电,能对其克制。

    “雷电能将其克制……若有雷电能降临下来,那么或许可以将这光幕轰开!”孟浩内心一动,立刻从乾坤袋内取出大量的金铁飞剑,将其扔出,在光幕下试图引导闪电来临。

    可直至天亮,雷雨消失,也没有引下丝毫闪电,可孟浩的双眼,却是有希望之火点燃。

    “雷电无法引下,应是与此地光幕隔绝有关,那么有什么方法,可以让雷电自行降临,将这里轰开……

    我需要一个引子,一个……恩?”孟浩脑海有灵光闪耀,他呼吸微微急促,从乾坤袋内拿出一块龟甲,此物正是记录了完美筑基丹的龟甲。

    仔细的看了几眼后,孟浩双眼光芒越加的明亮,更有一抹果断。

    “完美筑基,天地极其不容,故而会有雷劫降临……”

    孟浩一把将龟甲收起,又仔细沉思了片刻,考虑无碍后,身子一晃直奔下方雾气,速度之快,没过多久便穿透了雾气,直奔火山口底部,楚玉嫣所在之地而去。

    很快到来时,孟浩一眼就看到了那里神色茫然,面色苍白的楚玉嫣。

    “你……”楚玉嫣也看到了孟浩,下意识的开口。

    “你是丹鬼大师的弟子,炼丹之事,你会不会!”孟浩冷声开口。

    楚玉嫣沉默,点了点头。

    “你想不想出去!”孟浩双目一闪,声音落入楚玉嫣耳中,让楚玉嫣身子蓦然一颤,就连目中也都渐渐出现了一抹生机之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