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入南域 第137章 王家第十祖!(第一更)

    数日前……

    南域,云天国。

    此国处于南域中心,国域之大,远超赵国,甚至就算是南域诸国里,也是屈指可数。

    在云天国内,没有任何一个宗门存在,是少见的国中无宗之地,只因此国,只存一家,此家姓王,此国……姓王!

    王家不可修行的凡人子嗣,成为云天国皇族,而可修行族人,则入王家祖宅。

    至于外姓修士,皆为王家附属,生生世世,永远如此。

    在孟浩吞下完美筑基丹,从血仙传承内走出的那一瞬,云天国中,被称之为王家三千禁山中的第十山,此刻传出了一声仿佛消失了万年之久的呼吸声。

    王家三千禁山,并非连在一起,而是分散在整个云天国内,每一座禁山下,都葬着一口棺木,唯有王家的历代强者,方可于死后,葬于禁山之中。

    甚至有传闻,王家数万年前的老祖,就藏在禁山中,只是无人知晓,他到底是葬在哪一山。

    王家底蕴之深,在南域中,哪怕是五大宗门,也都只知大概,能从一些典籍上看到残言,而实际上,整个王家,底蕴无尽,其来历更是隐秘至极,有传闻,似来自星空……

    此时此刻,在那第十山中,是一片赤红的世界,那不是血光,而是火光,这里存在了炙热的火海,仿佛万年不会熄灭,在那火山深处,有一口红色的棺木。

    这棺木没有盖子,在其内躺着一个老者。这老者满脸皱纹,身子干瘦。仿佛死去了很久很久,可偏偏尸身完整。且没有丝毫死气存在。

    甚至他的双眼,如今竟缓缓的开阖,在睁开的刹那,这四周的火海立刻一静……居然不在摇晃,不在燃烧,甚至就连那炙热也都在这一瞬,仿佛静止。

    “我感受到了……完美的气息……”老者喃喃,声音极为沙哑,仿佛已很久没有说出话语。在他话语传出时,整个第十山,轰轰震动。

    第十山的震动,立刻就引起了王家如今存在的那些老家伙的注意,使得从王家祖宅内,瞬间就有数道身影,挪移而来。

    这些身影都是老者,神色激动,对他们而言。第十山内的存在,那是他们的老祖之一!

    “完美……”棺木内之人,开阖的双眼内有幽芒一闪。

    这一闪之下,整个第十山轰鸣更为强烈。震动间,那些从王家祖宅挪移而来的众人,纷纷在外恭敬一拜。

    “着手准备三千往生石。老夫要转生一次!”棺木内的老者,声音直接传出第十山。落入外面众人耳中,让这些人心神震动时。露出激动之意。

    “问道巅峰时,老夫自封修为,本以为此生与其他先辈一样,只能苟延残喘,望仙长叹,浑浑噩噩,无法迈出那一步,难以踏入星空,回归本家……”棺木内的老者干瘪的面孔上,此刻露出了一抹微笑,只是那笑容看起来极为阴森诡异。

    “如今……竟出现了希望……”老者笑容越加的森然,双目露出强烈的光芒。

    “我王家起源传说之祖,曾有道训留传一代代,他老人家出身平平,当年夺人筑基,这才踏入强者之路……崛起神话。

    而如今完美筑基出现,老夫欲追寻传说之祖的脚步,夺走完美,迈出升仙一步!

    只是……此人修为还弱,不足以支撑老夫升仙,要等等,再等等,等下去……”棺木内的老者笑容越来越盛,直至许久……他渐渐闭上了眼,在他闭目的刹那,这第十山内的火海,方敢继续永恒不灭的燃烧。

    数日后,天空万里无云,一片碧青如洗,孟浩身影化作一道长虹,贯空前行,至于周大牙那里,孟浩既然早就知晓此人之前暗自跟随,依旧还是放其离开,自然一些不该让对方听到的话语,不会让此人听闻,不过,放其离去,也有小胖子的渊源在内。

    “炼制了完美筑基丹后,我的灵石已消耗了不少,尽管还有一些,但也不多……”孟浩皱着眉头,看了眼乾坤袋,叹了口气。

    “没踏入修真界时,就缺银两,成为了凝气修士,一样总是缺少灵石,如今我已筑基,可……还是缺灵石。”孟浩皱起眉头,他内心对于灵石的渴望,再次被点燃,只是修行到了他这样的境界,所需灵石的数量也随之庞大了不少。

    “还有体内的三色彼岸花毒,此毒若不解决,终究是个巨大的隐患。”孟浩眉头皱的更紧。

    “另外成为了完美筑基,虽然强大了太多,可却被天地排斥,无法吸收灵气……唯有吞丹,可这毕竟不是长久……”孟浩沉吟,对此早有准备,若让他再选择一次,他也依旧会选择吞下完美筑基丹。

    “有得有失,也算公道。”孟浩抬头,右手一拍乾坤袋,取出了那血色的面具时,内心才缓和下来。

    “虽然如此,可获得血仙传承,只等其内獒犬苏醒,想来一切都会好上不少。”孟浩目中露出期待,灵识深入血色面具内,察觉到獒犬那里还在沉睡,虽说不知何时才能苏醒,但其身上散发出的威压,已越来越强。

    “还有这面幡。”孟浩双目一闪,灵识在面具内,落在了那残破的三尾幡上,瞬间融入其内,但此幡入大海,孟浩的灵识与其比较,极为弱小,根本就无法将这法宝撼动。

    但孟浩却感受到了来自此幡上,一股如同天威之感,仿佛一旦挥舞,可让天地色变。

    “我修为还不够……此宝尽管残破,可能在血仙传承内,定是至宝之物,一旦我修为提高能将其取出,想必展开之下。威力定然惊天。”孟浩怦然心动,灵识收回时。看到了这残破之幡的第三尾上,写着的季字。

    “为什么是季字?这是姓?”孟浩若有所思。最后看向了面具内的血仙传承古卷,几乎在孟浩看去的一瞬,他的脑海中顿时出现撕裂之感。

    这种感觉对于旁人而言,或许刺痛难忍,可对孟浩来说,这点痛楚比不上他毒发上的折磨,此刻神色都没变一下,反倒是仔细的感受脑海在这撕裂之痛下,渐渐浮现出来的一套功法。

    “噬灵经!”孟浩心神一震。脑海宗刹那浮现出这三个血色的大字,深深的烙印在了他的心神内,不可磨灭。

    “修吾经,夺灵血,融自身,化血身、灵、仙、道!”

    “天地众修,血脉传承久远,因其始祖身为强者,血脉内蕴含其意。方可传承万代,使其后人血脉觉醒,拥有资质!”

    “此资质以吾功法夺之,感受其祖曾经不灭之意。炼自身,成己物,更有甚者。炼其祖影降临世间,灭杀仙魔!”

    “修吾传承之法。不敬天地,不畏鬼神。翻手掀去苍穹,低头大地哀鸣!”孟浩脑海轰的一声,随着仿佛存在于岁月里的沧桑之声,分不出男女之音,在孟浩的脑海回荡,渐渐地,一段经文,完整的烙印在了孟浩的心神内,除此之外,还有关于那面具以及大量的杂类信息,全部涌入。

    “吾为血仙,一生战穹,只有三败!夺天地众灵,因欲夺季之血脉,引天道大忌,欲将灭,然身可灭,意岂能灭!

    此三败,吾感自身不甘执念,创三简屠生,血指,血印,血杀界!

    后人传承吾道,当铭记此生定夺季之血脉,让天道泣,让苍穹悼!当铭记血仙之法,九杀之通!

    当铭记,道成之日,戴吾之面具,摇三尾幡,逆桑苍,颠穹天!”

    “无面一言烽火连,残云血雨海滔天!”

    “拘神遣将烨摩塔,众灵血脉炼九杀!”

    孟浩身体一震,睁开了眼,他依旧是身在半空,四周安静没有声息,大地一片荒山,他的双眼内,此刻还残留着震撼,脑海中似还回荡着那分不出男女的沧桑之声。

    “夺人血脉,成就自身,血脉强弱取决于其先祖辉煌……夺来血脉资质,化作血身……此身如身外化身……

    一脉灵血,非一人可拥全部,需三代强者之血,方可小成化血身,若凝六代血脉,则可大成花血灵,如聚九代之血,可圆满成血灵子!

    返祖展现其族血脉之祖,当年之影,代代强者越强,则血灵子越强!

    如此,方成一杀,九种血脉,各自九代强者,可成九杀神通,九杀融一,便是……血道!以此道升仙,可证仙位!”孟浩口干舌燥,呼吸瞬间急促,此刻已不再飞行,而是降临下方荒山,盘膝坐在那里,目中露出精芒,仔细的感受脑海内的噬灵经。

    这是全部的经文,完完全全的传承,但这传承的内容,却是让孟浩有种血腥之感,让他在那里沉默了很久,目中才渐渐露出了锐利之芒。

    “无面一言烽火连,残云血雨海滔天!”

    “拘神遣将烨摩塔,众灵血脉炼九杀!”

    “这里面蕴含了四种神通……”孟浩沉默片刻,低头看着手中面具,这面具没有五官,透出一股诡异之感,看着看着,孟浩竟右手缓缓抬起,双眼露出一抹茫然,居然似要将这面具戴在脸上。

    甚至在靠近他的面孔时,这面具在孟浩手中开始缓缓蠕动,散发出阵阵血腥的气息,眼看就要被孟浩戴上,忽然的,孟浩储物袋内,那铜镜在这一刹那,竟自行的传出了一阵如鸟叫般的尖锐之声。

    这嗡鸣之声直接传入孟浩脑海,让孟浩心神一震,目中的茫然刹那化作清明,一把将面具放下时,他眼中露出厉芒。

    “残存之灵,你找死么!”

    ——-

    一号过去了,无论是月票还是订阅,耳根都非常满足,谢谢你们的鼓励,谢谢你们的支持,今天继续爆发感谢大伙,耳根说四更,可我会尽我最多是的能力去爆发,只求大家爱封天,一路陪伴到底,不离不弃!

    这本书的订阅,对耳根真的非常关键,决定写作生涯以后的发展,耳根写书至今,无论是仙逆还是求魔,从未求过订阅,可这一次,真的要恳求大伙,帮我问鼎,能订阅的,尽可能的订阅下去,谢谢你们,谢谢你们,谢谢……

    爆发,看我的!!(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