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入南域 第138章 如意印(第二更)

    孟浩话语一出,他左手抬起掐诀,一指点在了心口,嘴角立刻溢出一缕修为之血,此血珍贵,修士没有多少,但如今孟浩却毫不迟疑,左手抬起时擦着嘴角修为之血,一指点在了面具上。

    这是他脑海烙印了噬灵经后,知晓的一种可简单操控此面具的手段。

    这一指,穿透了面具,深入其内,直接出现在了面具内的庞大空间里,直奔此刻在一个角落内,面色阴沉,但却露出不甘心之意的李家老祖而去。

    “是你自己心志不坚,被这面具蛊惑,与老夫何干!”李家老祖厉声开口。

    孟浩的手指在李家老祖面前一顿,他目中冰冷,没有说话,而是一顿之余,直接按下,李家老祖发出一声凄厉的闷哼,他的身体本就黯淡,此刻被这一按,竟仿佛要涣散。

    “若在外界,老夫一指就可让你死个千百次!”李家老祖怒吼,满心不甘,眼看身体就要消散时,孟浩的手指停顿,缓缓抬起后,在李家老祖刚刚松了口气的瞬间,再次猛的一戳,按在其身。

    惨叫之声,这一次并非闷哼,而是凄厉传出,李家老祖的身体不但模糊,更是散出大量血气,样子萎靡至极,但却依旧抬着头,死死的盯着孟浩的手指。

    “孟某是被面具蛊惑,还是被你暗中所引,此事你我心知肚明,两指惩罚,可余波未散,若再有下次,休怪孟某不遵守当日约定。直接将你抹去。”孟浩淡淡开口,缓缓收回手指。李家老祖那里尽管看起来硬气,但实际上内心极为忐忑。更对孟浩这里的出手狠辣心有余悸。

    之前的确是他趁着孟浩明悟噬灵经时,暗中以特殊的方法引动面具,想要让孟浩戴上,可眼看成功,孟浩那里却苏醒过来。

    “此残灵身份诡异,绝非血神,应有其来历。”孟浩看了一眼手中面具,收回手指时,突然挤出一滴鲜血。落在了李家老祖魂魄所在之处。

    这鲜血刚一落下,顿时化作血雾,瞬间将李家老祖包围在内,凄厉的惨叫立刻传出,孟浩神色如常,这才收回灵识,任由那李家老祖在面具内不断地哀嚎。

    孟浩获得的传承内,有血仙的警告,清晰的知晓。这面具不可轻易戴上,否则的话会迷失自我,此面具的来历,血仙在传承内也没有多说。

    只言此面具千变万化。戴上后有诸多妙处,甚至血仙传承的很多术法神通,都需戴上面具后才可施展出来。比如那四大术法,就是如此。

    可若无结丹修为。万万不可戴上。

    不过至于血仙三败后创出的指、印以及杀界三式,则不需要面具。而是如烙印般,深深的刻在了孟浩的脑海中。

    “此面具方才展现出的蛊惑,即便我身为传承者,都无法使此面具做到这一点,可偏偏这残灵可以……且明明是獒犬入主成为器灵,为何此残灵能做到?”孟浩不动声色,但此事却埋在心底,也是他之所以没杀那李家老祖的原因所在。

    将这面具收入乾坤袋内,孟浩略一沉吟,看了看四周后,取出了铜镜,拿在手里,他仔细的凝望。

    方才的一瞬,若非是这铜镜传出声音,孟浩定被面具蛊惑戴上,一旦戴上,孟浩不知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想到血仙的警告,不由得心有余悸。

    “刚才的声音,如同鸟叫……”孟浩看了这铜镜半晌,甚至灵识探入其内,也都没有丝毫发现,直至许久,才将其重新收好,右手抬起时,他的手心内出现了靠山老祖那里获得的如意印。

    此印他多次研究都没有察觉作用,此刻拿在手里,体内修为运转时,再次涌入其内,片刻后,孟浩双眼露出一抹奇异之芒。

    “居然是这个作用……不知道许师姐,如今怎样,多年不见,可还记得我?”孟浩脑海浮现月光下,许清冰冷却认真开口说着养颜丹的模样,脸上渐渐露出一抹柔和。

    “已有数年不见……”孟浩默默的抬头看着远处天地,许久之后,身子一晃,从这荒山上飞起,直奔远处而去。

    半个月后,青罗宗势力范围区域内,一处对于修士而言很是热闹的城池中,酒楼里,有一个穿着青衣长衫,文生装扮的青年坐在其内,端着手中的酒杯,一口喝下,时而抬头时,他看着窗外城池中心,一座高高耸立的青塔。

    这青年肤色略黑,但样子却有些儒雅之感,眉清目秀,尤其是穿着文生长袍,使得他看起来,如同凡俗的读书人。

    一股淡雅的飘逸之感,在他的身上存在,明亮的双眼,似蕴含了聪睿,略薄的嘴唇,却又让此人看起来,似有些不可靠近。

    他,正是孟浩,数日前,孟浩来到了此城,印证如今在此地,传遍的有关青罗宗的事情。

    他想去看一看许清,可显然不能冒然而去,恰逢青罗宗召集筑基散修,孟浩内心便有了打算,只是此事还需谨慎,多了解一些后,方可决断。

    “没想到,此地竟有唐楼……”孟浩目光扫过青塔,内心低声自语。

    他本以为唐楼只存在于凡俗之城,可在这修士存在的城池里,看到了此楼。

    默默地望着唐楼,孟浩放下酒杯时,手中多出了一枚其上存在了几道裂缝的古玉,此玉不是封妖,而是当年靠山老祖那里,孟浩得到的那枚如意印。

    此玉孟浩研究多次,都不知晓其具体作用,直至成为了完美筑基后,他于半月前取出再次查看,被他看出了端倪之处。

    “这如意印,竟可让人挪移……如随身的传送阵,只是裂缝不少。怕是用不了几次。”孟浩把玩手中如意印,他灵识一入此玉。立刻就感受到了这如意印内,散出的传送吸扯之感。

    “没有固定的传送点。也就是说这如意印一旦使用,将会被随意的传送走,如此一来,就不可轻易尝试。”孟浩目光在这如意印上一扫,将其收起,他经历了鲲鹏之风,对这种不可控的挪移,产生了不小的忌惮。

    正思索时,孟浩所在的酒楼。修士渐渐多了起来,此地酒楼只卖一种青竹酒,此酒入口不辣,可入喉时却散发炙热,下了腹内更是如吞了火焰,使得全身仿佛燃烧,那种感觉难以形容,若喜欢则挚爱,若不喜则不愿饮下丝毫。

    “最近大家都谨慎一些。此地可是多了不少陌生的筑基修士……”

    “可不是,这些人大都是散修,云龙混杂,我前几日看到一人。煞气极强,应是来自墨土的凶修。”

    “都是为了青罗宗的赏赐而来,话说这次青罗宗可真是下了血本。居然拿出了罗地丹!此丹对筑基修士而言,是五大圣丹之一。据说紫运宗的丹鬼大师,也都对此丹赞不绝口。曾言此丹除青罗宗,外宗不可炼。”

    “不是不可炼,是不能炼,这罗地丹每一粒都符印记录,无论是个人还是宗门,谁敢仿制,就要面临被青罗宗灭门之危。”

    在孟浩不远处,有几个修士在那里低声交谈,话语间都露出对那罗地丹的浓浓羡慕之意,正交谈时,酒楼门外走来一人,此人是个青年,穿着一身黑衣,神色冰冷,踏入酒楼后目光扫过众人,便坐在了一处角落里,取出一块指甲盖大小的铁片凝望,似在思索,不时抬头观察四周。

    孟浩神色如常,拿着酒杯喝下一口。

    他已坐在这里一整天,此刻外面夕阳余晖将散,这一天里,他听到了不少有关青罗宗召集筑基散修之事。

    任何修士,只要是筑基,不管来历,不管出身,只要响应青罗宗这一次的召集,就会给出一粒罗地丹。

    “话说回来,青罗宗到底要做什么事情,以堂堂南域五大宗之一的青罗宗,居然需要召集大量筑基修士,此事透着诡异,且能拿出罗地丹,可见此事极为危险!”

    “孙兄消息有些不灵通呀,在下倒是听说,有传闻青罗宗发现了一处古战场,且已探寻了数次,但最终被一处古阵阻挡,此阵需足够的筑基修士取代阵眼,方可破开,故而此番的确是危险重重。”

    “这等消息都有传闻?古战场大都蕴含大凶,难怪青罗宗这一次居然拿出了罗地丹!”

    议论之声尽管不高,在这酒楼内也不明显,可孟浩如今体内有三座完美道台,就算是面对筑基后期都能一战,想要听到这几人的话语,很是容易。

    完美筑基,那是数万年不曾出现的传说之境,若孟浩能踏入筑基中期,则他在筑基内,哪怕是各宗各家的道子,也将不是他的对手。

    虽说如此,可完美筑基也有危机,此危机就是最后若有结丹之时,那么结丹的天劫降临,其威力之大,超越了筑基之劫,孟浩这里,根本就没丝毫把握可以渡过,甚至这一次若非是血仙与太厄古庙被引动,孟浩早就在雷劫下身亡。

    “关于结丹之劫,此事距离还远,如今虽说要考虑,但却不能畏惧太多。”孟浩一口喝下杯中酒,化作腹中火热扩散全身,从上官修那里获得的龟甲,记录了完美筑基丹与完美金丹之法。

    “不知结丹时,我若没炼制出完美金丹,又会怎样?”孟浩迟疑了一下,不再思索此事,但却打定主意,应去寻找炼制完美金丹的所需材料,以备不时之需。

    直至黄昏降临,酒楼内修士不多,孟浩正要起身离去时,忽然他神色一动,转头看向此刻酒楼内,在其对面的一处角落,坐在那里的黑衣青年,他如今不再皱眉,而是双眼却冷冷的盯着孟浩,一股煞气,在他身上缓缓散出,仿佛化作了尸山血海,常伴此人左右。

    “你身上,有我需要之物。”冷淡的声音,从这黑衣青年口中,在与孟浩目光对望时,缓缓说出。

    ————–

    尽管过了51,可还要祝大家51快乐!

    同时,昨天是雪月女、皧鉨8諟庴、疯生水起湿体控、寒锋风流、你的快樂等几位书友的生日,祝生日快乐呦!

    魔妖窟、不死鸟好像是4月30号的生日,送上迟到的生日祝福,生日快乐,51快乐!

    总之,大家51快乐,我要快乐,我们要快乐!

    这是第二更,耳根喝了红牛,感觉精力嗷嗷的,仿佛成为了20多岁的小伙子,赶紧去码字啦。

    月票这里,貌似还有几十票就第一,大家来个一波冲,上去得了(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