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入南域 第140章 不懂规矩?(第四更)

    临近此宅,孟浩右手抬起在这房门上敲响三下,三下过后,他面前的门无声无息的向内自行打开,其内一片漆黑,存在了一层黑色的光幕。

    可在孟浩看去,这光幕中散发法力波动,没有什么攻击力,只是一种限制修士踏入的手段,孟浩观察了片刻,回忆之前看到的那几人,很快目中露出明悟。

    “限制唯有筑基,才可踏入么。”孟浩如神色平静,带着斗笠,毫不迟疑的向那光幕内迈出一步,整个人刹那间就踏入光幕中。

    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孟浩眼前立刻出现柔和光芒,映入他双眼的,是一座仿佛凡俗富贵之人的王府。

    这王府看起来很有气势,如一座巨兽趴伏在大地,给人一种很是庄肃之感,王府外,站着一个穿着道袍的老者,这老者神色平缓,修为竟是筑基后期,此刻站在那里,目光看向从一处此地光幕内,走出的孟浩。

    “道友拿出邀请简,若没有邀请简,需取出宗门令牌。”老者在看了孟浩一眼,平静开口。

    孟浩斗笠下的双眼一闪,二话不说右手直接抬起一挥,一块令牌飞出,落在了老者的手中,这老者看了一眼,顿时神色一肃,双手送还。

    “原来是紫……”

    孟浩咳嗽一声,老者那里立刻话语顿主,不再说出,而是退后几步,让开通往府内之路,微微躬身。

    孟浩将令牌收起,迈步间走过老者身边。踏入王府内,那令牌自然是当初丁信之物。被孟浩取来,如今也算第二次冒名。倒也习惯了不少。

    况且此地必定是龙鱼混杂,若真的对身份检查极为严格,也不会称之为秘会,孟浩之前在外观察时,已分析了很多,故而此刻才从容不迫。

    踏入王府,眼前假山流水,小桥青木,沾染凡俗气息的同时。也从俗中升华出了雅,尤其是不远处一座亭子,四周有琴师弹奏妙音,回荡之时,亭子内如今坐着的七人,大都是彼此有些距离,不言不语,不过相互之间的暗中打量,自然不会少。

    几乎就在孟浩走近的一瞬。这七人纷纷向孟浩这里凝望而来。

    七人里,有三人没有隐藏面孔,其中一个正是吕涛,他此刻皱着眉头。目光在孟浩身上扫过后,便没有太过留意。

    除他之外,余下的两个露出真容之人。一个是约莫三十多岁的贵妇,此女穿着盛装。容颜姣美,往往美目流盼间。有动人风韵回荡,她的目光在孟浩身上扫了几眼,含笑点头。

    最后一个,则是穿着黄色长袍的中年男子,这男子神色落寞,手中拿着酒壶,不断地喝着酒,看向孟浩,也仿佛是醉眼稀松般的随意一瞥。

    除了这三人,余下四位都掩着身影与面部,看不出男女,看不到面孔。

    孟浩不动声色,走入亭子内,选择一处角落的案几旁,坐下后环视四周,这亭子内的案几,只有九张,如今算是自己,已坐八张。

    那最后一张在上首,显然是留给此地主人,而非其他修士。

    时间不长,王府大门外,走入一个大汉,这大汉筑基中期,身体很是魁梧,这种身形,显然哪怕是掩盖,也都没有用处,此人迈步间,神色中带着一抹冷傲,走入亭子。

    可在临近后,他脚步忽然一顿,眉头渐渐皱起,目光扫过四周。

    “徐某不是第一次参与秘会,今日持邀请而来,居然连个坐席都没有,是哪位道友不懂规矩?”大汉淡淡开口时,右手抬起在储物袋上一拍,立刻手中出现了一枚蓝色的玉简,上面写着一个秘字。

    这玉简一出,散发柔和光芒,那盛装少妇此刻轻笑,玉手抬起,也取出了一枚一样的玉简,放在了面前的案几上。

    随后是吕涛,很快的,此地几人,除了孟浩与两个将全身遮盖的修士外,其他人都取出了玉简。

    那二人,其中一个散发的修为正是筑基后期,此人平静的坐在那里,对大汉话语置若罔闻,那大汉也不敢多说什么,目光落在了孟浩与另外一人身上,在他看来,无论是孟浩还是另一人,都是筑基初期而已,于是目光顿时阴冷。

    “你们两个,若取不出玉简,立刻给徐某滚开,让出一个位置,否则的话,今日此地,尔等可就都走不出去了。”大汉声音带着一股杀机,化作了寒意笼罩四周,这亭子内的其他几人,神色不同的看去,可却没有要出手之意,反倒似乎很乐意于此地看到一场生死斗法。

    孟浩没有说话,那遮盖了身体之人,也如同置若罔闻,一语不发。

    亭子内一时之间,很是安静。

    那徐姓大汉冷哼一声,身子向前一步迈去,并非走向孟浩,而是向距离最近的那遮盖了身影之人,瞬间走临。

    可就在这徐姓大汉右手抬起,目中露出厉芒的瞬间,忽然的,一声干咳,刹那于这亭子内回荡开来,在这咳嗽声出现的一瞬,这亭子内包括那要出手的徐姓大汉,所有人都全部抬头。

    一个穿着黄色长袍的老者,此刻从远处缓步走来,这老者神色平缓,身体仿佛处于虚幻与真实之间,看似缓慢,可也就是三五步,竟直接出现在了亭子内。

    “拜见青山道友。”

    “见过青山道友。”在这老者出现的一瞬,亭子内除了孟浩外,所有人都立刻站起,孟浩神色微动,也随之起身,向着那老者抱拳一拜。

    “不用拘谨,诸位都是南域英杰之辈,今日老夫来主持这场秘会,你们可以放心进行。”老者淡淡开口,坐在了上首第九张案几旁,目光炯炯有神,看了众人一眼,最后落在了徐姓大汉身上。

    但凡与他目光对望者,都很快低头,以示恭敬,孟浩一样如此,但内心却是秉然,这老者虽说也是筑基修士,但却明显超越了筑基后期,已半只脚迈入结丹,属于假丹之修。

    这样的人物,放在赵国,那是堪比大长老的地位,于此地主持这场秘会,让孟浩内心有些迟疑的同时,也对这秘会的主办方,有了猜测。

    “还请青山道友主持公道,徐某持邀请而来,可在这里,居然被旁人提前抢走了位置。”徐姓大汉心底紧张,硬着头皮开口,更是恭敬的抱拳深深一拜。

    “谁抢了你的位置?”老者平缓开口,目光如电,似随意的就落在了孟浩身上。

    “正是此人!”徐姓大汉右手抬起,一指那遮盖了身影的修士。

    那被遮盖了身影的修士,冷哼一声,声音清脆,竟是一个女子。

    “她是老夫请来的宾客,并没有抢你的位置。”老者淡淡开口,声音不疾不徐,似乎对他而言,这些修士之间的交易,根本就不会有太多兴趣。

    听闻老者的话语,徐姓大汉一愣,但很快目光就直接落在了孟浩身上,渐渐出现了寒芒,此地两个人,一个既然是被请来,那余下的一个,若拿不出玉简,就必定是抢走他位置之人。

    此刻四周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孟浩,就连那之前冷哼的女子,也都冷眼看去。

    孟浩被斗笠盖住的面孔,神色如常。

    “来到此地者,都有参与秘会资格,只是若没有邀请简,你只能在亭外,且交换时唯有亭内之人都放弃,方可开价,且价格要高出一成。”老者平缓说道,声音传开。

    “原来是你这不知死活的东西抢了徐某的秘会位置,你也不用起来了,今日徐某若不撕了你,岂不是日后会叫人笑话。”徐姓大汉性格暴躁,此刻更因位置被抢,被众人看着,早就内心起了杀机,此刻身子一晃,筑基中期的修为立刻爆发开来,直奔孟浩那里迈步走去。

    没有人阻止,那老者神色平常,淡淡的看着这一幕。

    就在徐姓大汉身子靠近孟浩身前不到一丈,其右手抬起时,一个偌大的手印幻化出来,就要落向孟浩的瞬间,孟浩身子依旧坐在那里,唯独左手抬起,向着大汉似随意的一指。

    这一指之下,整个王府内的天地灵气,在这一刹那立刻混乱,与此同时,那大汉面色大变,他立刻察觉到自己的修为,在这一瞬,居然不受控制起来,瞬间如被压制。

    这一幕,立刻让四周之人,包括青山老者也都双目收缩的刹那,孟浩左手随之一挥,顿时一条百丈的巨大火龙,在这一瞬轰轰而出,弥漫整个亭子的同时,在那徐姓大汉凄厉的惨叫中,居然全部涌入到了他的身体内。

    转眼间,这徐姓大汉的身体颤抖,眼中露出无法置信与骇然,甚至更有绝望,全身皮肤立刻出现火焰之芒,有风吹来,在其身上一撞,立刻就使得这大汉魁梧的身躯,成为了飞灰消散开来。

    唯独其储物袋飞起,落在了孟浩的左手上,被他轻轻一拍,取出了那烙印秘字的玉简,放在了案几上。

    “秘会玉简,丁某有了。”斗笠下的孟浩,其神色外人看不到,只能听到他沙哑的声音此刻传出。

    ——

    这是第四更,承诺四更爆发,如今已全部爆发完,不过……时间还早,估计道友们晚上看不到章节也不过瘾,耳根既然拼了,就是真拼,等着,我继续去写第五章!

    更新我负责,月票这里,有劳诸位了!(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