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入南域 第150章 简简单单

    赵山河很得意,搂着身边的薛云翠,望着前方如彷徨小鹿般疾驰的许清,脸上露出笑容,那笑容里带着亵玩之意,内心很是满足。

    时而抬起手指,指风飞出落在许清身边,将许清衣衫吹起,化作他自己这里的哈哈大笑。

    看着许清倔强且虚弱的样子,赵山河就颇为兴奋,索性指风不断,使得许清的衣衫,在这咬唇疾驰中,渐渐残破,一股绝望,在许清内心出现的同时,赵山河那里的兴奋,也已让他双眼都冒光。

    在加上其旁那薛云翠的阿谀奉承,时而对面色苍白的许清言辞下作恶毒,使得赵山河目中光芒越来越强。

    可他不着急,在他看来,这一次许清绝没有上次的运气,能逃过自己的手掌,他要尽情的去享受获得的过程,在这过程里寻找让自己快乐的方式,对方越是虚弱,他就越是兴奋,越是挣扎,他就越是狂野。

    “许清,从你当年被带入青罗宗开始,我就已将你留意,更是传出话语,你将是我的禁脔之物,若非如此,你以为这些年,为何没多少不开眼的找你麻烦?

    可你既几次三番拒绝我的好意,如此不识抬举,就不要怪赵某辣手了。”赵山河大笑,若是在宗门内,他还有些顾忌门规,平日里都是逼迫使得所看中之人自愿,可如今在此地,他再无丝毫忌惮之处。

    且他身为青罗宗的核心弟子,那是比内门弟子还要高出一个层次的身份,使得他在青罗宗的弟子里。可以呼风唤雨。

    再加上他赵家有老祖。是如今青罗宗内的长老。且在这位老祖之后,数百年前,赵家甚至出过一位元婴宗祖,如今在青罗宗内闭关,已多年不出。

    也正是因当年那位元婴宗祖,才使得他们赵家,于这青罗宗内,算是根深蒂固。使得他赵山河明明不具备惊人的资质,可却依旧成为了核心弟子,明明换了旁人此生无法筑基,可他这里,却生生被其结丹老祖,以不少筑基丹,更亲自护法加持,将其硬生的提到了筑基。

    成为了筑基修士后,赵山河更为得意,他自幼在宗门内。除了一些不能招惹之人外,可以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甚至他本身就是在青罗宗长大。

    整个赵家,到了他这一脉,一共就出了两子,一个是他,另一个便是赵家另一分支的其弟赵斌武。

    与他一样,这赵斌武也成为了核心弟子,且在资质上,超越赵山河不知多少,已被列为赵家的重点族人来培养,这一切赵山河自然心知肚明,也不去争夺什么,而是沉浸在欢愉之中,平日里于宗门内若有看好的女弟子,很少敢去拒绝,且若没意外,就算是拒绝,也都没用。

    而其老祖对此事,也不愿去理会,已将其看成是家族下一代的传播者,若真有哪个女弟子有了身孕,地位也定然随之抬起。

    种种机缘,就使得赵山河,成为了青罗宗内,如同纨绔般的存在,尽管在外界名声不显,可在宗门内,却是恶名昭昭。

    “你看,天上都有了星星,时间差不多了,就让我二人以星辰为花烛,以此地为洞房,如何啊。”赵山河哈哈一笑,右手抬起时,再次向前一指,这一指化作的指风,直接落在了已疲惫不堪的许清身上。

    许清身体一颤,嘴角溢出鲜血,这还是赵山河小心控制了灵力,否则的话,这一指,足以让许清香消玉殒。

    在这一颤之下,许清脚下的彩云顿时崩溃开来,使得许清身子直接落向大地,可却被银铃般笑声传出的薛云翠,迈步间一把抓住,尽管落到了地面,可却无法挣扎丝毫。

    许清面色苍白,尽管容颜憔悴,可眸中却有冷意,盯着此刻一边走来,一边解开衣衫的赵山河,目中露出绝望,更有一抹果断,正要咬舌之时,却被薛云翠一把掐住了下巴。

    “许师妹,这样可不好,你若真想自尽,也要等赵师兄爽快完后,方可自尽呀。”薛云翠笑着开口,声音很是柔腻,可内容却是极为歹毒。

    “不错不错。”赵山河哈哈一笑,赞赏的看了一眼薛云翠,上前时摸了摸薛云翠的脸,这妖艳的女子似乎脸上都绽放了光芒,仿佛赵山河赞赏的目光,对她而来就是振奋。

    话语间,赵山河低头看向如今被薛云翠死死的按在地上,根本就无法挣扎的许清,目光扫过许清婀娜的身姿,笑了起来。

    “可惜若让你吞了丹药,就享受不了挣扎时的乐趣,不然还真想给你吃一粒。”赵山河说着,已解开了自己的衣衫。

    许清身子颤抖,眼角流下了泪水,她无法挣扎,薛云翠修为比她高出一些,在加上自己一路逃遁已疲惫不堪,此刻对方的按住,如命运将自己捆绑,根本就无法逃出。

    她的脸上,冰冷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惨笑以及绝望,她的双眼渐渐空洞,仿佛看到了靠山宗,看到了那东峰上的孟浩,想到了当年在那大青山,看到的那个弯腰扔着绳子的书生。

    她记得,当初第一次看到孟浩时,她站在后面看了很久,看着孟浩去寻找藤条,看着他将藤绳顺下山崖,听着他在问询山崖下之人,说着仙人。

    她当时觉得,这个凡人的书生,很有意思,便将其一同带走。

    她更是想起了众目睽睽之下,孟浩高举丹药,送给自己的一幕……还有之前在黑门前,孟浩那回头时,凝望自己的目光。

    “结束了……”许清流着眼泪,她的脸上露出凄意,她的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她害怕,她更有一股解脱。从靠山宗离开后。她没有一天快乐。如今,似乎已到了结束之时。

    她从小就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很聪明的女孩,甚至有些时候很笨,所以她学会了去掩饰,用冰冷的容颜,用冷冰冰似没有任何情感的话语,去隐藏自己的不聪明。去让这个世界在自己眼睛里变的简单一些。

    她不喜欢复杂,因为太复杂的事情,她想不明白,她喜欢安静,喜欢一个人修行,看着岁月流逝,看着生命逐渐凋零,去记住曾经记忆里的美好。

    这就是她,许清,冷冷清清的外表。简简单单的内心。

    此刻,她努力让自己不去流泪。努力让自己不要害怕,她颤抖着睫毛,闭上了眼,面对强势的赵山河,面对这让她不快乐的青罗宗,她一个凝气修士,根本就无法去对抗,哪怕是死……也都无法撼动丝毫。

    “既然无法去反抗,那么就闭上眼,好好的享受吧,姐姐当年也是这么过来的,要怪,就怪你不该如此清高,要怪,就怪你的修为,太弱……”在许清闭目的一瞬,她的耳边,传来了薛云翠轻笑的声音,那声音里带着一抹很淡很淡的复杂。

    赵山河的笑声回荡,右手抬起向外一挥,立刻一片粉色的光幕瞬间扩散开来,笼罩四周八方十丈范围,这粉色的光幕一闪一闪,刹那就将如将其内的一切隐藏起来,连同许清三人,都被遮盖,使得外人在这里,根本就看不到此地有什么不同之处。

    几乎就是这光幕出现,将此地隐藏的一瞬,不远处的天空上,一道长虹如燃烧般,以极快的速度呼啸而来,这长虹内,正是一脸冷寒的孟浩。

    孟浩转眼临近,目光扫过大地,眉头皱起,此地没有什么异常,他身子一晃正要离开,忽然孟浩脚步一顿,回头时看向四周,双眼一闪之下取出玉简,一看之后,立刻发现那里面代表许清的三个白点,竟在此地消失。

    但不知为什么,一股不安之意,在孟浩心中强烈的浮现,他猛地低头看向大地,右手刹那抬起,向下蓦然一按,这一按,一条数十丈的火龙轰轰而出,直奔大地而去,使得这大地瞬间,轰然一震,掀起了无尽尘雾。

    可唯独有一片十丈的区域,竟没有丝毫尘土散出,如此一来,与这四周翻滚的尘雾比较,这里就格外的显眼。

    与此同时,在那被隐藏起来的光幕内,赵山河面露得意,舔着嘴唇,双目冒光,正要扑向许清时,突然的,外界的轰鸣传来,让他眉头皱起,回头看去,双眼顿时收缩。

    不仅是他,那薛云翠也是愕然抬头,看去时,顿时神色一变,但她反应极快,下意识的就右手一翻,取出一把利剑,放在了许清的脖子上。

    因为他们看到,此刻在那外面,一个穿着青衫如文生的青年,正眼中露出强烈的杀机,右手抬起时,其手指出现血痕,直接按在了这片粉色的光幕上,轰鸣之声惊天动地的一瞬,他们看到孟浩那里张口间,一片雷雾滚滚而出,直接撞在这片粉色光幕。

    轰鸣之声惊天动地,回荡时,那光幕仿佛无法承受,在这一刹那,直接粉碎爆开,形成的巨响传遍八方,使得许清在绝望中,睁开了空洞的双眸,怔怔的看着,此刻在那光幕碎裂后,杀机肆意,煞气滔天,身后更有暗红藤条疯狂摇曳的身影!

    那身影,如从黄泉内走出的杀仙,如蕴含了难以形容的愤怒与疯狂,在走出时,掀起的风让这四周的大地一颤,让着整个世界,似乎都要为之一顿。

    “你们……该死!!”那是孟浩的声音,仿佛一股到了极致的愤怒后,传出的不是咆哮,可却落入任何人耳中,都如黄泉中传出的声音!

    “孟浩……”许清笑了,那笑容很美,与她平日里的冰冷完全不同,这笑容不关乎情,很简单。

    开心的简单。

    ——-

    今天请大大们让耳根休息一下吧,酝酿一下小高潮,不过大家放心,耳根说过会拼,明天,咱们继续六更!!

    凌晨时,我会再发一章,道友们,让我们以月票来欢迎许师姐与孟书生的相聚吧。

    我会给大家写一个,绝对与以前几本书的女子,完全不一样的许师姐!下一章,你就会看到!(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