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入南域 第154章 各有轨迹(第四更)

    孟浩沉默,低头看了眼许清,微微一笑时,身子蓦然后退,随着他的退后,那筑基后期的老者冷哼一声,身子如一只夜鹰,瞬间飞出,直奔孟浩这里刹那而来。

    其速度之快,在这一瞬将其筑基后期的修为完全的展现开来,更是从其身上散出的波纹,有足足八层,可见其体内道台,已存在八座。

    但就在他飞出直奔孟浩而来的瞬间,孟浩已退到了那两个筑基中期的中年前方,这二人冷笑时一人右手掐诀间,顿时一片寒冰之刃幻化近百,呼啸间成为漩涡,直奔孟浩而去,其内每一道冰刃,都赫然具备了筑基初期的全力一击。

    其旁另外一人,则是右手抬起一拍储物袋,顿时飞出五只拳头大小的毒蜂,通体黑色,发出嗡嗡之声,唯独蜂尾赤红,显然蕴含了剧毒。

    “不自量力!”那两个筑基中期男子,施展冰刃之人,冷声开口的刹那,他的冰刃漩涡就呼啸间直奔孟浩而来,眼看就要临近,孟浩右手搂着许清,左手抬起间向前一挥,顿时一条数十丈长的火龙,凭空而出,更有风刃呼啸,使得这火龙身体猛地膨胀,直接化作了百丈大小。

    更惊人的,是那火龙的颜色,不再是红,而是掺杂了金色!

    那金色,是孟浩的太灵经,使得此龙成为金龙,更是在飞出时,其身躯两边,赫然有鼓包出现,在碰触那片旋风冰刃的一瞬,那两个鼓包直接爆开。有两片巨大的翅膀。直接伸展开来。使得这火龙,在这一刹那,具备了应龙之形。

    此术,是孟浩当初第一次遇到鲲鹏时,体内妖丹震动,脑海出现传承画面后,明悟之法。

    此刻施展开来,一时之间火海滔天。那是以其完美道台施展出的磅礴火海,筑基中期的修为,根本就不可能去抵抗他孟浩丝毫。

    轰!

    仅仅是刹那,旋风冰刃就直接融化开来,眨眼就成为了一片雾气,被那火海吞噬后,火焰应龙一声咆哮,将那如今面色大变,神色露出骇然,身子正要快速后退的筑基中期男子。直接吞噬。

    凄厉的惨叫传遍四周,那是被火焰焚烧的凄惨之音。余音还在,可其身已成飞灰。

    这一切都是电光火石间发生,使得无论是那筑基后期的老者,还是一旁释放出毒蜂的中年男子,都来不及去反应,就已结束。

    直至孟浩神色平静的转过身时,他看都不看那五只嗡鸣狰狞而来的毒蜂,迈步间一步走过,似主动迎向那五只毒蜂。

    可就在这五只毒蜂靠近孟浩一瞬,猛然的,它们全身立刻强烈的颤抖,仿佛感受到了某种让它们恐惧到了极致的存在,居然不敢靠近,而是急速倒退, 这一幕,是它们的主人,那位中年男子从未遇到过的。

    就在此人神色变化的刹那,孟浩的双眼内,同时出现了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鬼脸,一个清晰,一个模糊,但在出现的一瞬,一方面使得孟浩看起来充满了诡异,可另一方面,那五只毒蜂发出了尖锐的嗡鸣,它们的身体在这一刻,颤抖的仿佛失去了飞行的能力,竟如发狂般,相互猛地自我攻击起来。

    这诡异的一幕刚刚出现,孟浩已迈步间走过那相互厮杀的毒蜂,左手抬起时,划破指尖,一印血指,使得四周刹那成为了血色,当那血色消失时,孟浩站在那中年男子的身前,他的左手食指按在对方眉心,轻轻抬起。

    这中年男子身体颤抖,双目鼓起,全身急速的枯萎,在孟浩手指抬起的同时,他整个身体直接化作了血水洒落大地。

    直至此刻,孟浩才转过身,看向那如今蓦然停在了半空的筑基后期老者,从孟浩出手到现在,时间上,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他就将那两个不弱的筑基中期,以瞬杀之势,直接抹去。

    这种手段,这种狠辣,还有那功法的诡异,在这一刻,化作了一股寒气,从那筑基后期老者的体内,直接升起。

    他终于知道,为何当日在罗盘上,青罗宗的谢杰,要注意眼前这个孟浩,甚至还要为难,那显然是要看看,这孟浩到底什么地方了得,可同样的,能升起这个心思,也显然说明,对方听说过什么事情。

    “还要继续么?”孟浩平静的看着半空中的老者,缓缓开口,他的左手食指血光还在闪耀,使得他的身体在这一刻,也如被血色渲染。

    老者沉默,他自问以自己的修为,要杀那两个筑基中期,很简单,可也绝做不到如孟浩般的如此从容,此刻内心有所忌惮,也看出了孟浩的有恃无恐,沉默中他微微一抱拳,退后几步,让开了道路。

    “老夫徐有道,今日之事,还请道友见谅,相信不久之后,我们还会遇到。”老者徐有道,看了孟浩一眼,大有深意的开口。

    孟浩若有所思,点了点头,抱着此刻容颜恢复了血色,但却被孟浩修为战力震撼的许清,直奔远处而去。

    “你……你到底是什么修为?”许清迟疑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筑基初期巅峰。”孟浩微笑开口,此刻的他,与之前杀人的样子,完全不同,实际上在这数年的经历中,孟浩性格尽管有所改变,但改变的是他面对敌人之时,真正骨子里读书人的气质与思绪,被改变的并非彻底。

    甚至他之所以给人杀戮之感,也与他所种之毒,有极大的关联,此毒三色彼岸花,种者后期若还无法解开,皆性格残暴直至成为真正的彼岸花。

    “那你怎么可以灭杀筑基中期……”许清皱起秀眉。

    “种种原因使然,我尽管是筑基初期,但却可战筑基后期。”孟浩沉默,简单的开口。

    时间不长,翻过了一座山后,在山顶,孟浩看到了远处的那片被人为形成的大地,还有在那片大地的中心,存在的黑台高塔。

    在这高塔外,可以隐隐看到,环绕盘膝打坐了近千青罗宗弟子,甚至与此地,都可以模糊的听到,那些青罗宗弟子齐齐念诵的经文,但却听不清晰具体言辞。

    “前方我不可再接近,此地应没筑基散修敢临,你自己过去,不会有危险,此物可隐身,你拿着,等筑基之后可用。”孟浩看了眼山下远处的青罗宗,目光收回,落在了许清的面孔上,将隐身符递给了许清。

    许清接过隐身符,她还穿着孟浩的长衫,这衣衫在她身上虽说宽大,可却使得她给人一种别样的美丽,许清望着孟浩,张开口似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却没有开口,而是上前轻轻抱住孟浩,将螓首靠在孟浩的胸口,听着孟浩的心脏跳动之声。

    这一抱,似与情无关,如姐姐抱住了弟弟,如家人一样。

    此刻天空已亮,远处的黑暗也渐渐消散,孟浩低下头,望着许清的秀发,发丝仿佛感应到了孟浩的注视,或许是在风中,又或许是某种吸引,微微飘起一些,触摸着孟浩的面孔。

    许久,许清离开了孟浩的身体,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你要小心谨慎,尽早离开这里。”许清声音很动听,轻声开口后,转身脚下飞剑出现,踏在剑上,直奔山下而去,几个起落间,已没入下方山林,片刻后从远处飞出时,她已换下了孟浩的长衫,穿上了青罗宗的衣袍,远去了。

    孟浩始终站在那里,望着许清身影越来越远,一股离别之感,在心底浮现,仿佛回到了当年靠山宗解散之时。

    可如今他已不是当年的凝气修士,而是成为了筑基,且是天地间的完美筑基,他也不再是当年的少年,而是成为了青年,心智的成熟,使得孟浩明白,人生之路,无论男女,都有自己选择的权利。

    自己的路,唯有自己走下去,或许在某条路的交错处,彼此可以相遇,但接下来,还需一个人走去,除非……可以强大到,能去创造大道,改变所有,否则的话,只能一叹人生。

    直至看到许清回到了青罗宗的聚集之处,彻底安全时,孟浩双目露出果断,抬头时,看着之前就已留意到,天空上,在这清晨时,月亮与初阳出现的重叠。

    孟浩目中露出一抹精芒。

    “既然来了这里,说什么也要去看看,那岁月残卷到底是否真实,若是真,以我铜镜与春秋木,定可炼制出那所谓的岁月之宝!

    还有雷霆叶的作用,吕涛也在此地,这里将是我知晓此事之处。”孟浩蓦然转身,直奔此刻天空上,日月重叠之影所指引的方向,呼啸而去。

    随着孟浩的前行,时间不长,立刻又一声轰鸣巨响惊天动地,吸力再次出现,这一次,孟浩亲眼看到一个筑基初期的修士,无法承受这种吸力,身体直接崩溃爆开,可道台那本是无形之物,却如真实存在般,从体内飞出,破空而去。

    “这吸力越来越强了,怕是到了最后,就连我也都会无法承受。”孟浩皱起眉头,压制体内道台的震动,快速飞行,此刻日月重叠快要消散,但孟浩已明确了方向,越来越近。

    —–

    四更啦,大大们,耳根去吃点东西,就去写第五更,今天红牛喝的我胃难受,返酸水。

    月票大家再看看个人中心,说不定就有了呢?(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