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入南域 第160章 九古无孟!(第四更)

    外是大地方鼎,内则苍天圆鼎,这方圆之说,就是天地大势!

    这一幕,落入孟浩眼中,让孟浩心神震动,他感受到了这口巨大的鼎内世界,蕴含了一种说不出的乾坤之意。

    “九人跪拜,九为天地之极,这跪下的不是九人雕像,这跪下的,分明是暗指这苍穹之意!”灰袍修士身子颤抖,喃喃失语。

    “不对不对,此鼎怎么反了,不应该是这样,天圆地方,这是古之天下公认之道,颂万万年已成理,这便是天下的道理。

    应该是外为圆鼎内为方,这才是正确的,这才是符合天在外如上,地在内如下的说法……”灰袍修士身子颤抖越加的厉害,不断地喃喃低语,似对这方鼎世界内存在了圆鼎,很不理解。

    徐道有怔怔的看着那圆鼎,双目很快就露出奇异之芒,不知想到了什么。

    谢杰则是眯起眼,虽说心神也被震撼,可却快速的取出一枚玉简,竟将这里的一切,全部烙印在了玉简上。

    韩贝那里,此刻如失了神,望着后背后裂缝的雕像,目中露出一抹如晚辈朝拜了辉煌的先祖时,才会出现的光芒。

    “我想到了,天圆地方,以圆鼎在外成天,以方鼎在内化地,这是顺天之意,而此地……这分明是包含孽心,这是要以大地盖天,要将苍穹埋葬地底之意!!

    就是这样,这圆鼎就是天,方鼎就是地。此地……是墓!!”灰袍修士失声开口。声音带着一抹尖锐与骇然。身子更是在这一刻蹬蹬蹬的退后。

    “膜拜的九人,的确是天之极,可却是被人生生炼在雕像内,暗指传说中的奇门九星,以九星拜鼎,凝聚苍穹大势,以青铜方鼎,埋葬苍穹之心!

    好大的气魄。好大的手笔,以天地葬天成坟土,以此坟土造自身之墓!!

    这是谁的埋身之地,竟是要以死意,去夺苍天造化!这里是墓,那这外面的整个福地,就是坟!

    合起来,这里不再是福地,也不是凶地,而是一座逆天坟墓!”灰袍修士喷出一口鲜血。面色苍白,但眼中却露出明亮之芒。右手抬起时不断地掐算,声音渐渐越来越高。

    他的声音一一落入众人耳中,渐渐化作了寒意,使得谢杰与徐有道,都神色快速变化起来,孟浩深吸口气,压下心神的震动,对灰袍修士所说之事,他有种强烈的认同感,此地……或许真的就是一处坟墓所在。

    孟浩想到了他看到的画面里,在这大鼎被雷劈避出裂缝落向大地时,传出的男子低沉之声。

    “你既不愿让我带着此鼎一同离去,则……我永眠于此,看你陨落之日。”

    孟浩深吸口气,他又想到了还是之前画面里,鼎内的另一个沧桑的声音。

    “汝意苍穹代星空,使穹顶盖吾目,建木不顺,自崩星空,吾主虽沉睡,但岂能与季姓共存!”

    孟浩脑海回荡这之前的声音,他的心脏砰砰跳动,他想到了春秋木的传说,想到了传说里,那建木不顺苍穹自崩于星空前,他更是想到了太厄一族的灭亡,甚至想到了血仙面具里的三尾幡中,第三尾上所写的季字!

    以及,血仙传承里,所明确要求的,此生要炼季姓之人血脉!

    “季,这个姓,代表了什么含义……”孟浩心脏砰砰跳动,隐隐觉得此姓绝非寻常,但具体之事,此刻却如谜团般笼罩,看不清晰,猜不透彻。

    “诸位道友莫要慌乱。”就在这时,韩贝的声音传出,如铃铛一般清脆,回荡四周,尽管压不过雷霆之声,可也传入了众人耳中。

    “此地是否坟墓,我不知晓,但想必诸位也都看出,那手捧古经的雕像之人,是我的先祖,他雕像的裂缝,是被天雷避开,但也正因此,才使得一卷经书飞出,被我等后人获得。

    可以说,此地存在至宝,但唯有经书可取,因其他八尊雕像,依旧完美。”韩贝此刻转身,看向孟浩等人。

    “小妹在外参与了多次秘商,诸位能看到我的信息,说明有缘,你们来此虽说都存在了种种心思,背后都存在了不同势力,此事我自然知晓,这些势力是谁也好,我不在意。

    我只希望诸位看在奇门九星的情份,信守承诺,毕竟我们如今只是看到,还未走近,等走近后,我自有方法取下那两卷经书,我等一同拓印。

    而小妹唯一的私人目的,就是要在那雕像下,去拜一下先人。”韩贝轻声说道,平静的望着众人,她的话语似蕴含了一股可以让人安静下来的奇异力量,使得灰袍修士深吸口气,神色渐渐恢复如常,只是孟浩看去时,却总是觉得,此人之前话语,仿佛是故意借癫狂之样说出。

    另外他对韩被所说的“看在奇门九星的情份”这句话,有些疑惑。

    “此路已不远,但接下来,就需要徐道友与司马道友了,这段路程,雷霆渐多,更为艰难,原本我们是不可能有机会的,但当年第一卷岁月古卷飞出时,已开辟出了一条路线,走此路,哪怕是我等,也会安全不少,且最重要的是,此地雷霆闪电威力,也并非始终犀利。

    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虚弱之时,尽管时间短暂,只有半个时辰的功夫,但却能让我等安全踏入其内。

    而我选择的时间,从此刻开始,就是雷霆最虚弱之时!”韩贝说完,目光扫过众人后,抬头看向上方,似在等待时间。

    也就是数十息的功夫,立刻这四周的雷霆闪电,瞬间黯淡下来,尽管还是密密麻麻,但给众人的威压。却是明显的减少了很多。非之前般让人恐怖。

    “此地雷霆虚弱只有半个时辰!徐道友。司马道友,尽快!”韩贝双眼露出明亮之芒,右手抬起一挥,那枚黯淡的古玉飞出,漂浮在外如指引方向,笼罩众人头顶。

    徐有道略一沉吟,身子直接向前迈出,那灰袍修士神色恢复如常。此刻也随之迈去,二人走在前方,筑基后期的修为之力,刹那间从二人身上扩散开来,其中一人的修为气息中,明显存在了木属性之感,灰袍修士那里,竟身体散出了尘土之意,使得尘埋木意,行走时。绽放出阵阵土黄色的光芒。

    更是在二人手中,分别取出不同法宝。韩贝那里更是深吸口气,右手抬起时,那枚岁月古玉散出光芒,众人这才小心谨慎的前行。

    此地雷霆明显虚弱了太多,使得一行五人速度飞快。

    可越是靠近前方雕像之处,此地的雷霆就越是密集,轰鸣之声惊天动地,时而落下,哪怕是落在旁边,也都使得众人心神震动。

    徐有道与灰袍修士,慢慢的步步艰难起来,法宝一旦碎裂,立刻二人就毫不迟疑的再次取出不同的避雷之宝,孟浩神色平静,一言不语,也没有表露出要帮助的姿态,他已做完了自己所做之事,接下来,若还需要他去出手,则有些说不通。

    且孟浩已看出此地这几人,怕是都要比自己了解此地,既然这样,还能选择到来,想必也都有不少手段还没展开。

    孟浩的手中,始终藏着如意印,这同样是他的手段。

    时间慢慢流逝,渐渐地众人速度越来越慢,徐有道与灰袍修士二人面色越加苍白,似已支撑到了极限,直至在众人的前方,那九尊雕像越来越近,四周的闪电更是越来越多时,那二人祭出的法宝已不知粉碎了多少,此刻他们喷出鲜血,不再前行。

    就在这时,忽然的,一道闪电雷霆轰轰而来,以极快的速度直奔众人这里,眼看就要落下,徐有道等人面色一变的瞬间,韩贝祭出的岁月古玉,此刻猛然间散发出光芒,与那闪电碰到了一起,轰鸣之声惊天动地,韩贝喷出鲜血,不只是他,孟浩,徐有道、谢杰以及那灰袍修士,都全身缭绕电光,各自喷出鲜血,都面色苍白,尤其是徐有道与司马二人,而是仿佛身子都有些颤抖。

    看着那道闪电消散成为了大量的弧形电光扩散,众人这才长呼口气,看向四周时,谨慎忌惮之意,更为明显。

    “韩道友不是说此地闪电已削弱了么,为何这道闪电如此之强!”徐有道猛地转头,盯着韩贝。

    孟浩擦去嘴角鲜血,但双眼却是光芒一闪,他体内的残留闪电,此刻竟全部被雷旗吸收,使得此旗如今,仿佛又有了一些不同。

    而他这里,看似受伤,实际上那一口血喷出后,已恢复如常,但他的面色,却依旧刻意压制的苍白起来。

    “你等既然选择到来,就不会不知晓,此地,根本就不是筑基修士可以到来之处,若非我对这里了解,若非我有岁月古玉,若非一些你我都知晓的原因,我们莫说走到这里,就连这鼎都无法踏入。

    至于你说之雷,此地哪怕是处于削弱的时间段内,可还是会时而有没被削弱之雷降临。”韩贝擦去鲜血,冷声开口时,望向谢杰。

    “谢师兄,到了此地,我等都相继出力,已到了你出手之时,此地青罗宗更在意那神秘之物,要以百灵台将其钓出,故而对我这里看似放任不理,可估计如今在这鼎外,已暗中守株了不少。

    可你我心知肚明,他们不敢进来,非九大古姓之人,谁入谁死,九大古姓在南域没落,甚至还不如后起之族,更是凡人居多,能修行的都被各宗圈养,看似风光,实则如牲,青罗宗能有你我二人,也算异术了。”韩贝突然开口。

    谢杰沉默片刻,微微一笑。

    “相比于此,我更是好奇,九大古姓无孟,此地九座雕像,更无与孟道友相似者,那么这位孟道友,又是为何能踏入这里?”谢杰大有深意的看了孟浩一眼。

    ————–

    有读者问我,为什么这么拼,因为,我如果再不拼,就真的快老了……你可以说我是在拼月票,拼订阅,但我明白,我真正拼的,除了这些,则是自己,拼自己的极限!

    一早时,写着写着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虽说只有三个多小时,但也顶用。

    我继续去写第五更,这段情节打算今天一气呵成的写完。(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