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入南域 第165章 毕罗雷树!(第九更!)

    “停手!!!”吕涛魂飞魄散,立刻急促的开口,声音都尖锐起来,面色已然没了血意,死亡的危机在这一瞬直接降临他的心神。

    他清楚的记得,在踏入这处上古福地后,看到了太多修士自身崩溃道台被吸,好在他自身这里来自墨土,知晓一种秘阵,这才避开了一次次浩劫,可如今孟浩在旁,给他的压力之大,前所未有。

    尤其是他无论说什么,对方都是不信,这就使得他这里极为被动,且生死危机之下,一切心机都是飞灰一般。

    “我真的已说了实话,雷霆叶的作用就是融入法宝内,使法宝具备不灭雷意,你为什么不信!”吕涛一脸哀求的样子,声音都嘶哑,看其神情,仿佛真的已没有办法,道出了全部。

    “我明白了,你不是不信,你是要杀我!”吕涛眼中露出明悟,嘶哑的大笑起来,神色中露出豁出去之意。

    “既如此,那你就将这阵法碎灭吧,吕某已说出雷霆叶之用,你要杀就杀,但这玉简内记录之法,你休想得到!”吕涛咬牙,死死的捏住手中玉简,大有孟浩若真要毁去阵法,他就鱼死网破般毁去这玉简的样子。

    孟浩看着吕涛,神色平静,也就是几个呼吸的功夫,他叹了口气,右手抬起时,再次一按,轰鸣之声刹那回荡,可这一次碎灭的却不是阵法,而是这阵法内,吕涛手中的玉简。

    那玉简被孟浩隔着阵法,直接摧毁化作飞灰。

    这一幕。让吕涛面色顿时变化。心底立刻升起了一股扩散全身的寒气。因为孟浩用行动表达了想法,他孟浩……不信!

    “说,还是不说,孟某已没了耐心。”孟浩淡淡开口,他不是不信这雷霆叶的作用,能让法宝具备雷霆之力,但眼前这吕涛轻易说出的,未必是真实。况且孟浩总觉得,能被靠山老祖收取的雷霆树,绝非如此简单。

    吕涛脸上再次露出惨笑,仿佛已没了话语,孟浩略点头,右手抬起眼看就要直接按在阵法上,怕是这一次,可以将这阵法完全崩溃开来。

    “我说!!”吕涛身子颤抖,在这一刹那,他心神都要崩溃了。体内的道台颤抖,化作了目中的果断与嘴角的苦涩。

    “我说。但你要发誓,我说出后,你不能继续毁去阵法。”吕涛身子哆嗦,笑容带着凄厉,他之前所说一切,有真有假,但却都是并非关键,可如今面对生死,他只能说出真相。

    “你说吧。”孟浩神色如常,但双眼内却有一缕幽芒闪过。

    “雷霆叶,是雷霆树之叶,但此树真正的名字,叫做毕罗雷,也叫桑雷树!”吕涛深吸口气,沉默片刻后,带着苦涩,缓缓说道。

    孟浩神色平静,不露丝毫心绪,只是淡淡的看着吕涛,可他越是这样,给吕涛这里形成的威慑就越大,让他的苦涩更浓,在心底已弥漫了全身,化作了寒气,成为了身体的颤抖与对孟浩的强烈忌惮。

    “有关这桑雷树,有一则传说,传说在远古时,天地间本没有这种桑雷树,直至有一位天地大能,于一颗毕罗雷树下悟道,而后天劫降临,欲将其道抹去,此雷意沾染了其旁桑树,而这位大能,最终破开雷劫,踏入星空而去。

    他虽离开,但那颗毕罗雷树,吸收了他的道悟以及天劫之力,尽管摧毁,可却于若干年后,在那枯木中诞生出了新芽!

    从此,就出现了这一棵似桑非桑,似雷非雷的毕罗桑雷树!”吕涛声音传出,孟浩双目微微一闪,没有说话。

    “至于那位毕罗桑雷树下悟道的大能,他当年在树下曾言,我若不能证到无上正觉,宁让此身粉碎,永不起此座!”吕涛低下头,隐藏了在说出这番话语时,目中的执着。

    孟浩双眼露出奇异之芒,这番话语,他觉得吕涛不大可能临时编造出来。

    “毕罗雷桑,于是就出现在了这片大地,此后无数岁月流逝,渐渐根入地心,使得世间诞生此树之苗,但经历了远古、上古的年代,因天意改变,此树渐渐断绝枯萎,如今存在的,已凤毛麟角。

    被修士得到,大都是用来融入法宝内,亦或者是吸入道台,去炼此毕罗雷桑叶中的不灭之雷。”吕涛沉默片刻,缓缓说着。

    “而在墨土,存在了一种蚕,其名寒雪,存隆冬风雪之内,天下奇虫中,排行九十七,此蚕奇异,不吐丝,只吐寒气,被修士所喜,一旦寻到,都视若珍宝,将其炼成寒灵,身化寒宝。

    此蚕尽管少见,但也并非罕有,时而还是会出现一只。”吕涛说道这里,顿了一下,看向孟浩。

    孟浩也望着吕涛,二人目光对望片刻,吕涛那里暗叹一声,继续开口。

    “但几乎无人知晓,此蚕与毕罗雷桑树之间,存在了一种极为奇异的变化,一旦这种蚕吞下了毕罗雷桑叶,会有一定的几率蜕变,成为天下奇虫排名中第四的……无木蚕!”

    “无木化蛹,一生只吐一丝,其丝不断,则身不灭,其身不灭,则丝不断,便成为了一个无解的循环,也就使的这一条丝,成为了不可被摧毁的至宝。

    无木在世间出现过两次,每一次吐出之丝,都掀起了修真界,甚至包括东土的纷争,但直至今日,也都无人知晓,那两次无木的出现,最终此蚕是如何死亡。”吕涛暗叹一声,说完后抬头深深的看了孟浩一眼,直接闭上了双目。

    孟浩沉吟,看了看闭上双眼的吕涛,旋即笑了笑,转身一晃,化作长虹离开了这里。

    直至孟浩离开了很久,吕涛才睁开眼,怔怔的看着空空的阵外,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但很快眼中就露出一抹寒芒。

    “我之前话语所说,九真一假,此人哪怕是心智极高,也很难分辨出来,日后定会去寻找寒雪蚕,一旦他真的给此蚕吞下了毕罗雷桑叶,就是他死亡之时!

    而我这里,再煎熬一些时间,只等此地青罗宗之事结束,就可于此地,按照线索,找到我所需之物!”吕涛神色阴冷,深吸口气,闭目赶紧加固此地阵法。

    孟浩若有所思,走在半空,吕涛所说的那些,孟浩自然不会全部相信,但此事若说是假,也并非完全,若真是讲诉故事,但也很难凭空乱说,如此短的时间,怕是这里面真假参半。

    “因有所欲,故有所缺,我若对此无欲,则一切风暴不可临身。”孟浩微微一笑,迈步时直奔远处,一路所过,此地很是荒凉,筑基散修不见一人,唯远处的百灵台,散发出强烈的光芒,笼罩四周。

    在就是百灵台下,盘膝打坐的一圈圈青罗宗弟子,此刻这些弟子一个个都神色凝重,展开全部修为去催动高空的百灵台。

    孟浩距离较远,目光一扫,无法在人群里找出许清,此刻沉默中取出如意印,灵力瞬间涌入其内,刹那间就感受到了一股传送之力。

    但却无法立刻传送走,而是需要一些时间去酝酿,孟浩深吸口气,身子一晃直奔前方一座高山,在那山顶,他盘膝坐下,不闻身边一切,体内灵力不断地涌入如意印内,使得这古玉的传送之感,越来越强烈。

    “需要约莫小半柱香的时间……”孟浩从未使用过如意印,此刻第一次展开,立刻察觉到了这古玉的一些弊端之处。

    好在此地还算安全,四周无人,唯远处百灵台散发光芒,但孟浩完美筑基,此刻还能去抵抗,可若时间太久,也终究是难以压制,故而此刻他才凝神开启如意印。

    “不知传送出去后,会在什么地方……”孟浩双眼一闪,感受着如意印内的传送之力越来越强,右手抬起按在地面,片刻后他四周泥土翻滚,一根根藤条飞出,直至化作了一枚拳头大小的紫金果,被孟浩拿在手中,收入储物袋内。

    可就在这时,突然的,在那远处的天空上,百灵台外,猛然间有一道残影刹那出现,这残影不大,赫然正是孟浩于方鼎内所看到的,借韩贝传送之力冲出的……皮冻之物!

    它漂浮在半空,露出苍老的容颜,此刻正带着好奇,看向那百灵台。

    看着看着,它忽然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嘶吼,这嘶吼之音瞬间惊天动地,使得天空刹那间风起云涌,大地更是颤抖起来,那百灵台震动,仿佛要崩溃,其外环绕的数百模糊身影,齐齐发出了尖叫,竟在他们身上,慢慢的似出现了一道道弧形闪电。

    几乎就在它出现的瞬间,在这天地一变的刹那,在这百灵台下,近千青罗宗弟子环绕成圈的中心位置,八个盘膝坐在那里的结丹修士,双眼猛地睁开,齐齐看向天空。

    “出现了!!”

    “此物就是极厌?”

    这八人立刻激动,心神振奋中全部双手掐诀相互一拍,立刻这八人中心的地面,顿时有光芒瞬间一闪,紫罗老祖与那中年美夫,这两位元婴修士的身体,刹那出现。

    “它果然被钓出!!”

    “此物今日老夫势在必得!”紫罗老祖呼吸急促,目不转睛的凝望天空的皮冻之物,双眼露出精芒与强烈的渴望。

    ———-

    九更!!不知怎么的,写出这两个字时,我想到了九妹……咳咳,此刻还是亢奋,疲惫有,可我还要坚持下去,挑战自己,挑战极限!

    那么,让我们这一次的八更,变成十更可好?

    十更,耳根去写!!(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