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入南域 第172章 冲击筑基中期!

    肖家山庄内,肖长恩一脸激动振奋的看着孟浩,其旁的所有族人,纷纷神色狂热,孟浩向他们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当着肖家之人的面,就这样掐着丧罗的脖子,走入光幕内,挥开了雷雾,出现在了湖岸边。

    盘膝一坐,孟浩松开了手,丧罗面色苍白,此刻不敢反抗,站在孟浩的面前,神色连忙露出恭敬的样子,内心却在焦急的等待其兄长来救援,小眼睛看着四周,发现了在岸边的帽子,听到了帽子传出的絮叨之声,但却没敢多看,只是觉得这里诡异至极,似比自己的孤山还要阴森一些。

    孟浩看着丧罗,沉吟片刻后右手抬起虚空一抓,顿时丧罗身上的气息就消散了一些,凝聚在了孟浩的手心内,看似无形,可在孟浩感受里,这气息让他烦躁,更有厌恶之意。

    孟浩皱起眉头,将手心内的无形气息靠近,双目蓦然一闪。

    “莫非,这是妖气……”孟浩喃喃,右手一挥将这些气息消散,仔细看着眼前的丧罗,丧罗被孟浩看的心底发毛。

    “道友……”丧罗正要开口时,孟浩的声音已然传出。

    “这里有一个邪恶的需要被度化之修……”孟浩说着,干咳了一声,这话语听的丧罗一愣,莫名其妙时,忽然的,在岸边对着湖水里的鱼儿絮叨的皮冻猛地跳起,直勾勾的望着丧罗。

    “谁?是谁?是你?恶徒,你这样不对,你这样不道德。我要代表正义来度化你……”说着。皮冻一脸兴奋的直奔丧罗而来。速度之快,还没等丧罗反应过来,孟浩立刻大袖甩动,直接将丧罗推出时不忘取下储物袋,更毫不迟疑的右手抬起一挥,顿时黑网刹那飞出,将丧罗笼罩在内,捆绑的结结实实的。

    自己这里则是快速后退。拉开距离,这一幕变化让丧罗愣在那里,刹那间,皮冻化作的帽子就出现在了丧罗的头顶。

    “咳咳,孩子,不要害怕,要乖乖的,伟大的正义化身,将会带你从邪恶的路上归来……”皮冻兴奋的蹦跶着。

    “乖乖小宝贝,你不要反抗。不要拒绝,不要迷茫。我会帮你的,你看,你首先要……”皮冻那里说着说着,丧罗猛的身子一个哆嗦,可却无法挣脱出来。

    孟浩同情的看了丧罗一眼,低头将其储物袋的印记抹去,打开看了看,双眼露出光芒,这储物袋内灵石竟有不少,甚至超越了肖家数倍之多。

    “这些灵石,应差不多足够复制所需,且我之前在青罗宗福地内,还收获了不少储物袋,里面虽说罗地丹不多,但也有一些。”孟浩沉思时右手一挥,立刻身体外雷雾遮盖了四周,使外人无法看清后,这才取出铜镜,开始了复制。

    时间慢慢流逝,很快就是黄昏,一声声凄厉的怒吼从雷雾外的丧罗口中传出,那怒吼声似仿佛承受了难以形容的折磨,透出无尽的凄凉。

    “别说了,放过我吧,啊啊啊,你这该死的帽子,你闭嘴!!”

    “唉,孩子你这样不对,你知道么……你把我的话打断了,我忘记说到哪了,算了,我重新说,你要听好啊。”

    “邪恶的道路上,充满了荆棘,孩子,放心吧,有我在,我一定不会让荆刺扎到你粉嫩的屁屁的……”

    孟浩抬头看了眼外界,更为同情丧罗,低头时望着面前的数十粒罗地丹,深吸口气后,直接拿起一粒,放入口中。

    罗地丹入口,顿时融化,成为了一股对孟浩而言,久违的灵气直接涌现全身,自从成为了完美筑基后,孟浩就始终无法吸收天地灵气,这一刻灵气的涌入,使得他的身体如干枯的大地,正在被不断的滋养,孟浩精神一振,闭目吐纳起来。

    渐渐的他忽略了外界的一切杂音,全身心的沉浸在修为之中,一颗、两颗、三颗……随着孟浩的吞下,外面的黑夜天空上,明月散出一道如匹练般的月光,瞬间穿梭虚无,破开天地,降临在了孟浩身上。

    远远一看,在这黑夜里,这一道匹练极为明显,落入肖家。

    罗地丹不愧是青罗宗的圣丹,南域五大筑基境丹药之一,其功效之强,超出了孟浩的想象,当第十七粒罗地丹入口时,他身体轰然一震,隐隐间体内第四座道台,已然出现了雏形,且在飞快的凝实,一旦完全凝实,则代表孟浩的修为,将突破筑基初期,成为筑基中期!

    孟浩深吸口气,但却眉头皱起抬头看着上方,苦笑的望着那明晃晃的匹练似一座天空之桥落在自己四周。

    “如此一来,也未免太过明显了一些,此丹虽好,但却太过显眼,估计会引起不少人的关注……”孟浩没有办法解决,此刻唯一的方法,就是尽快突破,开出第四座道台,让修为迈入筑基中期,他深吸口气,拿起第十八粒罗地丹,再次吞下,体内三座完美道台同时震动,吸收了灵气后迸发出了更加磅礴的灵力,融入孟浩全身,使得第四座完美道台,飞快凝聚。

    此时此刻,黑夜的长空中,这道月光匹练,引起了肖家的注意,肖长恩虽说寿元要枯竭,但眼力还在,双目猛的一缩,立刻起身亲自在孟浩闭关的光幕之外盘膝坐下,为孟浩护法。

    孟浩对他们肖家有大恩,再加上自己陨落后,肖家能否长存,关键就是看与孟浩的关系,如此一来,肖长恩已然打定主意,不管如何,自己也绝不能让孟浩的修行,出现丝毫的意外。

    与此同时,在这肖家外,此地附近的不少修真家族,都看到了月光匹练,纷纷吃惊,更有不少人刹那飞起,直奔匹练所落之处。

    更是在这黑夜里,丧罗的兄长,那位穿着蓝衫的青年,此刻正与其旁的白衣男子,二人走在天空,速度看似不快,可实际上迈步间,就已数百丈一闪而过。

    他二人也看到了月光下的匹练,那白衣青年双眼顿时一凝,其旁的蓝衫青年则是皱起眉头。

    “看方向,似乎就是丧罗所在之处……”

    “有意思,居然有人在血妖宗附近,吞了青罗宗的罗地丹,且看样子,并非一颗。”

    更是在这一刻,距离肖家有些范围的大地丛林内,深处的一颗颗巨大的树冠上,有一行数十个修士,正闭目打坐,这些人都是背着一把剑,衣着统一,此刻鸦雀无声,可随着那道匹练的出现,这数十人纷纷双目开阖,全都看去。

    人群里,陈凡赫然在内,他望着远处天空的匹练,皱起眉头。

    “那里是靠近血妖宗范围了,这匹练……”

    “这是吞下青罗宗罗地丹后形成的异象,无法遮盖,看来是有人在那里吞丹。”

    “此人到底吞了几粒,这月光也未免太惊人了一些……”这些人都是一剑宗的弟子,此刻纷纷低声交谈。

    肖家庄园内,如临大敌般,所有族人都极为紧张,这段日子对他们而言,可以说是在惊喜与惊恐中交错,一次次的灭族之灾,一次次的化解之喜,如今大都是心率憔悴,尤其是此刻那道月光匹练极为显眼,使得四周八方都可清晰看到,不由得让这些肖家族人,更为紧张忐忑。

    肖彩凤面色苍白,她空有符箓之资,但碍于修为有限,难以完全发挥出来,此刻只能站在一旁,默默的看着肖长恩盘膝坐在光幕外为孟浩护法。

    时间不长,一道道长虹在这夜空里,从四周掀起了呼啸之声,可以隐隐看到,此刻环绕在肖家四周的身影,不少于数十人之多,他们都漂浮在半空,目光炯炯的落在肖家,落在孟浩闭关之处,那月光匹练降临之地。

    “有意思,老夫倒要看看,是谁在此闭关,竟掀起如此一幕。”笑声传出时,一道身影快速而来,那是一个老者,此人修为筑基初期的样子,神色不善,直奔孟浩闭关之处而去,眼中有贪婪之意一闪,显然是要趁此机会,扰乱打坐,抢夺机缘。

    四周之人有这种打算的不少,毕竟肖家势弱,占据此湖,除了徐家贪图外,四周有不少修真家族,也都虎视眈眈。

    此刻随着那老者的身影,四周众人都纷纷看去,肖长恩猛的抬头,身体轰然间爆发出了修为之力,随着身体的站起,他深吸口气后,向着半空一步迈去。

    轰的一声巨响,那老者喷出鲜血,身子蹬蹬蹬倒退,肖长恩面色病态的苍白,可却漂浮在半空,望着四周。

    “肖某已是半只脚踏入棺材之人,生死已不在意,诸位谁想与肖某一同上路相陪,就过来吧。”肖长恩淡淡开口,他修为不高,可这一刻的话语,却是形成了一股威慑。

    在他下方的光幕内,此刻孟浩已到了修为突破的关键之时,随着他不断地吞下罗地丹,他体内的第四座道台,此刻已凝聚了大半出来,眼看用不了多久,就会完全形成,到了那时,一旦站起,孟浩与之前不说是天翻地覆,但在战力上,将横扫筑基境!

    这,就是完美筑基之强!(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