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入南域 第173章 被天地拒绝,则掠夺!

    至于外界之事,孟浩尽管冲击第四座道台,可也依旧察觉的清清楚楚,此事本也是他意料之中,毕竟那月光匹练的出现,使得这一次的晋升,不说万众瞩目,但也于此地掀起了不少的风波。

    且孟浩心知肚明,随着时间的流逝,这风波会越来越强,而解决的唯一办法,就是用最快的速度,让自己突破成功,如此就可化解所有。

    但……完美筑基不可吸收天地灵气,如此一来,单单凭借丹药之力,就算是罗地丹非凡,可也渐渐艰难起来,此刻虽说第四座道台已凝聚了大半,可孟浩却是清楚的察觉到,罗地丹的效果,正慢慢的减少。

    甚至按照这样的速度发展下去,怕是很难支撑完整的开启第四座道台。

    在孟浩这里沉思修行时,月光匹练之外,肖长恩的话语回荡间,四周沉默了不多时,立刻有冷笑传出,随着笑声的回荡,刹那间就有三道身影呼啸而来。

    这三人身影模糊在这黑夜里看不清晰,但他们身上的修为波动,却是极为明显,这三人中的一个,赫然具备了筑基中期之力。

    在四周的修真家族,能具备筑基中期,已算极强,否则的话当初肖家也不可能占据这片灵湖,只是如今肖长恩寿元枯萎,才有如此下场。

    呼啸间,三人直奔肖长恩,说时迟那时快,阵阵轰鸣之声惊天而起,在这轰鸣中,四人战于一处。肖长恩喷出鲜血。面色惨白。身体如断了线的风筝倒退时,那筑基中期之人冷笑,迈步追击。

    余下的二人,则是笑声传出时,身影一晃直奔孟浩所在的光幕而来。

    眼看危机,肖长恩双目如要撕裂,他心知肚明孟浩是关键,但此刻却没有丝毫办法阻止。哪怕是燃烧了生命,也于事无补。

    可就在那两个筑基初期修士,碰触光幕的刹那,轰隆隆的声响传出,那光幕居然在这二人的冲击中,坚持了三息的时间,这才崩溃开来。

    要知道这光幕只是凝气期的肖彩凤制作,可能阻挡两个筑基初期三息,足以看出其对符箓之法天资极佳。

    此刻轰鸣传出的瞬间,那两个破碎了光幕。直接冲入雷雾的筑基初期修士,忽然间发出了凄厉的惨叫。他们的身体在这一刹那如被雷光环绕,阵阵啪啪之声下,猛的倒退飞出,各自喷出鲜血,神色骇然至极,甚至他们体内的道台,都在这一瞬几乎要崩溃碎裂。

    雷雾翻滚,将孟浩守护在内,扩散约莫数十丈的范围,使人无法踏入丝毫。

    肖长恩此刻才松了口气,那与其斗法的筑基中期修士,此刻神色惊疑不定,猛的停下,转头凝望雷雾。

    雷雾内,孟浩双眼蓦然开阖,他眼中露出一抹精芒,皱起眉头,看了眼面前还剩下的三粒罗地丹,可他体内的第四座道台,如今哪怕是凝聚了近乎九成,可那最后的一成,却是始终无法成功。

    “罗地丹效果已不大……莫非我终究是无法踏入筑基中期……”孟浩眼中露出不甘心之意,他知道自己的修行之路与旁人不同,在获得强大战力的同时,也更为艰难崎岖,沉默时,外界轰鸣之声再次传来。

    那是外面此刻四周的数十个筑基修士,正齐齐出手轰击雷雾。

    “诸位道友,此人修炼引起如此气势,怕是出来后,这附近我等修真家族,将无立身之地,索性趁此机会将其毁去,以绝后患。”

    “没错,肖家势既已弱,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以往的那些家族都因此而灭,这是规律,不可改变!”

    “一起出手,就不信轰不开这诡异的雷雾!”

    声音回荡,四周来临观望之人,都是附近的修真家族,自然不会让肖家这里崛起,此刻彼此话语间,已全部出手,轰鸣之声顿时惊天动地,使得孟浩四周的雷雾,在这一瞬剧烈的翻滚。

    “人心若坏,命已无用。”孟浩冷淡的目光透过雾气看向外界,右手抬起拿着三粒罗地丹,一口全部吞入口中。

    随着罗地丹的融化,月光瞬间大增,如一条长河落下,涌入孟浩体内,尽管丹药作用已不大,可在这时,依旧还是让孟浩的第四座道台,再次凝聚了一丝。

    就在这一丝道台之力出现的瞬间,孟浩体内不知为何,突然的轰鸣起来,随着轰鸣,孟浩面色蓦然一变,他的身体竟在这一瞬急速的枯萎,仿佛体内全部生机,血肉,还有修为,都在这一瞬,直奔第四道台而去。

    如那最后出现的一丝道台之力,打开了某种孟浩不知晓的有关完美筑基的隐秘,使得这一刻,他体内的第四座道台如疯狂般,开始不顾一切的自行吸收。

    似乎要把孟浩的一切都吸入道台里,哪怕是死亡,也都要开出第四座道台!

    孟浩面色变化,这出现的意外,是他没有想到的,随着他心绪的变化,外面的雷雾轰扩散开来,外界的数十个筑基修士,已然短暂的崩溃了雷雾,冲入进来。

    眼看这些修士已然临近,孟浩神色阴沉,身子虽说枯萎,生命虽说快速流逝,甚至头上都出现了白发,但他的修为还在,一晃之下直接出现在了一个筑基初期的修士身前,还没等这修士有所反应,孟浩已然右手抬起一把掐在了这修士的颈脖,猛的一捏之下,那修士双眼鼓起露出无法置信,脖子直接粉碎。

    可就在他死亡的刹那,孟浩那里却是身体猛地一震,他眼中露出奇异之芒,看着手中的尸体在这一瞬居然急速的枯萎,眨眼间就成为了骸骨,此人的修为,居然顺着自己的右手,直奔体内而来,涌入第四座道台内。

    “原来是这样!”孟浩眼中光芒刹那大亮。

    “完美筑基,之前的三座道台是因我在血仙传承之地,有足够的可以被我吸收的灵气,故而无法察觉其霸道之处,而如今在外界,故而可以清楚的探查!

    这第四座道台只要开启到了一定的程度,就是一个不死不休的局面,若不开启,就会将我生生吞噬,这是因它无法吸收外界天地灵气,故而只能吸我生机血肉!

    完美,完美,如此霸道!但这霸道同时也是一种利器,既然被天地拒绝,那就去生生掠夺,因修士灵力已融身体,属于天地但也不属于天地,故而可以被掠夺!

    原来如此,这样来看,以后每一次道台开启,都需如此!

    今日……第四座道台,必定出现!”这些念头在孟浩脑海刹那闪过时,他松开了手,看向四周修士的目光,已带着一股寒冷之意,身体一晃,刹那间直奔众人而去。

    一时之间惨叫之声不断传出,这些人的修为,最高的只是筑基中期,大都是筑基初期,岂能与孟浩这里比较,孟浩所过之处,但凡是靠近一人,就会直接右手抬起一把抓住,不需要刻意去吸收,但体内的第四座道台如饥饿到了极致,会自行的吞噬。

    一具具尸体成为骸骨,每一个修士在死亡前,体内的修为如同脱缰的野马涌入孟浩体内,被他的第四座道台吞噬后,使得孟浩的身体不再继续枯萎,反倒渐渐出现了血肉的征兆。

    这一幕的不断的出现,使得肖长恩哪里神色露出恐惧,使得四周的筑基修士,原本是一拥而上,可如今却是一个个骇然的快速后退。

    在他们看来,眼前的孟浩已不是什么修士,而是化身成为了妖魔,那所过之处,所碰之人的凄厉死亡,诡异的残骸,使得他们脑海嗡鸣,神色露出惊恐至极。

    “这是什么术法!!”

    “他在干什么!!”

    “所有死亡的道友,都是被吸走了生机与灵力……此人在吸我等修为!!”

    哗然之声四起间,此刻残存的二十多个修士纷纷后退,一个个心惊胆颤时,又有一人被孟浩瞬间追上,一把按在天灵,发出凄厉至极回荡夜空的惨叫,身体颤抖瞬间枯萎,惨叫而死。

    孟浩的面色不再苍白,恢复了一些红润后,他深吸口气,脑海在这一刻,浮现出了当年在靠山老祖的洞府内,看到靠山老祖外出吸收那些结丹修士的一幕。

    “妖生大法么……”孟浩双目一闪,他如今的状态,的确是与靠山老祖施展的妖生大法很是相似。

    “或许,这就是一场若不死别人,就要自己死的感悟,妖生大法,妖生……”孟浩内心轻叹,压下了儒家根深蒂固的思想,默默的身子一晃,以其如今堪比第四座道台之力,出现在了又一人的身前,带着轻叹,一手掐住了对方的脖子,修为之力瞬间融入体内,使得他第四座道台,此刻已无限的接近圆满。

    “完美筑基的背后,藏着尸山血海,我……明白了。”孟浩内心轻声喃喃,可行动却丝毫不满,更没有手软,他性格因儒家常在,做不到无情,但在手段时,已然做到了可以冷酷。

    ———

    大家的评论耳根都看到了,我会改进,不过也请大家对我有信心,耳根怎么说,也是写了仙逆,求魔……咳咳,心里有数,有数。(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