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入南域 第174章 完美筑基中期!

    一场月光匹练,如今成为了凶残之幕,心底升起寒意的不仅仅是肖长恩,此刻肖家族人看向孟浩的目光里,已带着惊恐。

    四周的修士正快速后退,生怕慢了一步惨死于此,但孟浩的速度之快,此刻一头黑发飘舞间,如幽灵般每追上一人,就立刻将其修为生机全部吸收,松手时,往往落地的都是干枯的让人望之就会颤抖的骸骨。

    不是没有修士试图去反抗,但他们的反抗,在孟浩的面前根本就微不足道,第四座道台没出现前,孟浩已然可战筑基后期,更不用说如今这第四座道台已近乎圆满,他的修为已无限的接近了筑基中期。

    如此一来,岂能是这些被血妖宗淘汰之人抵抗得了!

    注定了今日他们来到这里,就是选择了死亡,注定了他们轰开雷雾的一刻,释放出来的,是这八方的死灵!

    孟浩的身体此刻已恢复了大半,他的头发不再有白色,他的皮肤不再枯萎,他体内被第四座道台吸走的一切,如今都在快速的归来。

    而他的第四座道台,则是在其体内散出妖异之芒,似在更强烈的渴望去吞噬,去掠夺一切灵力!

    既天地拒绝,则我自行掠夺,此意霸道,故而完美!

    轰!

    两个筑基初期修士,眼看被孟浩追上,这二人大吼中转身,不顾一切的展开修为之力,施展法术,施展法宝。要与孟浩拼命。

    可在轰鸣过后。孟浩已站在了一人身前。右手手掌按在其眉心,轻轻抬起时,骸骨落地。

    随后一闪之下,不多时,惨叫传遍八方,那余下之人身体颤抖,容颜瞬间从中年变成了老者,头发更是花白之下脱落。全身血肉枯萎,直至整个人皮包骨一般,双目失去了色泽,气绝身亡。

    孟浩轻叹,这些人与他没有太深的仇怨,但出现在了这里,主动的出手要将自己抹去,阻止自己修为突破,尽管是因肖家才针对自己,但既然来了。既然遇到了这一刻的孟浩,则一切。是他们的命。

    孟浩明白,叹息中带着明悟,可出手却没有丝毫停顿。

    直至一个筑基中期的老者,在惨叫中被孟浩吸走了全部修为后,孟浩体内轰的一声,传出了巨响,这声响从他体内散出,回荡在外,使得这四周都随之一震。

    使得那些四散逃开的修士,一个个都颤抖中带着恐惧,这是一场噩梦,是他们这辈子都绝不会忘记的噩梦。

    孟浩的身影,深深的烙印在了他们的灵魂里,成为了不可磨灭的痕迹,牢记终身。

    随着巨响的传出,孟浩的身体在这一瞬,刹那绽放出了强烈的金光,这金光从他体内扩散开来,使得这一刻的孟浩,如成为了金甲之人!

    与此同时,孟浩体内的第四座道台,轰然出现,那巨响,正是这第四座道台传出,回荡八方时,使得天空一瞬仿佛有乌云弥漫,似有一双无形之眼,从天空上直接落下,凝望孟浩这里。

    一股雷劫的感觉,在这一刻出现,可却没有长久,很快消失,如只是观察,等结丹之时,降临毁灭雷罚!

    孟浩头发无风自动,随着体内第四座道台的出现,他的修为直接从筑基初期的巅峰突破,从此筑基中期!

    而以完美筑基之力,使得孟浩从这一刻开始,已然是成为了整个南域五宗三族里,筑基境内,最强的一批人!

    几乎在孟浩修为突破的同时,附近这些四散的修士,一个个面色苍白,身体颤抖,他们体内的道台居然在这一瞬,竟齐齐颤抖,甚至更有一些,道台咔咔声下,出现了碎裂的迹象,使得这些人喷出鲜血,神色骇然。

    似乎他们的道台,在这一瞬,自惭于孟浩的完美道台前,似乎孟浩的完美筑基,如筑基中的君王,如今只是略显威能,就让一切碎磐筑基修士心神轰鸣,道台不稳。

    甚至在道台的牵引下,这些修士一个个颤抖中竟心底升起了膜拜之意,这不是他们的本意,这是他们体内道台散出的敬畏,如面对君王!

    这一刻的他们,身体不可动弹,一个个更是不得不低下头,脑海轰鸣一片空白。

    这,才是真正的碾压,是实力到了一定程度后,那种天与地的感觉!

    修真界内,所谓的碾压,大都是说的修为之间的差距形成的威慑,可孟浩这里则显然不是,他的碾压,是来自道台!

    完美道台,碾压一切道台,尤其是碎磐道台,在这一瞬,即便是筑基后期大圆满,也要在孟浩的面前颤抖!

    这……仅仅是四座完美道台之力,很难想象当孟浩开出了第五座,第六座,甚至第九座完美道台后,对于筑基修士的辗压,会达到什么程度!

    怕是到了那个时候,有缺也好,无暇也罢,在孟浩面前,脆弱的如同蝼蚁,九完美道台之日,或许就是孟浩可以跨越境界,去战结丹之时!

    此事孟浩无法去预料,但他心中的期待,却是越来越强烈。

    此时此刻,在这肖家外,有两道长虹呼啸而来,长虹内一蓝一白两道身影,此刻止步在了半空,瞬间看向孟浩。

    “竟有如此天骄!”白衣青年,血妖宗当代道子,此刻双眼第一次露出了凝重之芒,更有一股战意,如被点燃,此刻目光如电,遥遥落在孟浩身上。

    他身边的蓝衫青年,丧罗之兄,此刻在看到孟浩时,双目瞬间收缩,他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危机!

    更是在这一刻,距离此地有些范围的区域,存在了一片巨大的盆地,这样的盆地,一共有十个,环绕四周,每一处盆地内,都存在了雕栏玉砌,更有无数阁楼存在,还有一片片湖泊。

    这里……远远看去一片幽色,如昏暗不见天日,此地……正是南域五大宗门之一……血妖宗!

    在这十片盆地中心,有一棵树,此树半边枯萎,半边茂盛,极为奇异,一看就绝非凡俗之物,此树,是血妖宗立宗至宝!

    在这树下,盘膝坐着一个模糊的身影,这身影此刻缓缓抬头,目光似乎可以穿透虚无,遥遥的落在了肖家的方向,落在了孟浩的身上。

    似乎泛起了一些笑容,有喃喃之声隐隐传出。

    “不枉我曾三次出手,此子竟已成长到了这种程度……玉儿也在那里,莫非这就是她出生时,那紫袍修士所说的劫?”这模糊身影沙哑开口时,天空有雷霆轰隆隆的划过。

    “道天不死,我不入冥!”这身影抬头,看着天空,模糊的脸部突然露出两道血色之光,极为狰狞,他……正是当年在靠山宗外出现的血色身影!

    也正是天机上人欲灭杀孟浩时,从天上传出血色一击的妖主!

    肖家半空,金光闪耀间,四周修士颤抖敬畏之时,孟浩转过头,目光一瞬就落在了肖家外,此刻半空中的白衣男子身上。

    这白衣男子容颜俊美,一身宽大的长袍在身,整个人散出一股妖异之感,可偏偏在这妖异之外,存在了温文尔雅,此刻站在那里,莫说旁边只有一人,就算是四周存在了千军万马,也会让人第一眼,就看到他!

    他的俊美,已然妖异,甚至女子与其相比,都很少有能超越,若是他换了女装,定然是一位绝代佳人!

    在孟浩看向这白衣青年时,二人目光刹那对望,孟浩立刻就察觉到了这俊美至极之人目中的战意之芒,与此同时,在这俊美的血妖道子身边的蓝衫修士,也目光瞬间落在了不远处地面上,被黑网捆绑的丧罗,正要出手时,被白衣青年拦住。

    “你不是他的对手,此人……我很感兴趣。”白衣青年微微一笑,那笑容很是温和平静,可若是此人穿着女装,那么这一笑,定然是百花黯淡,绝代风华!

    一笑之后,白衣青年身子向前蓦然迈出一步,这一步明明是踏在虚无,可却让孟浩双眼收缩,如踏在了心头,更是让他此刻的状态,仿佛被压了一下。

    与此同时,一股筑基后期大圆满的修士波动,赫然从这白衣青年身上扩散开来。

    “这是我的妖莲七踏,步步问心不可断,道友留意。”白衣青年笑着开口时,落下了第二步,他的气势在这一瞬,轰然攀升,仿佛在这气势中存在了一股意,扩散四周。

    孟浩双眼露出精芒,随着白衣青年的来临,似有一股难以形容的气息在他周围瞬间滋生,环绕四周,这气息内传出一股幽香,很是好闻,但若沉迷,则会迷失。

    随着第二步的落下,孟浩身体一震,但目中精芒更利,随后……白衣青年含笑,迈出了第三步,在这第三步落下的刹那,他的气势再次强大了一倍不止,如化身成为了不可战胜之身,明明是迈出三步,可在孟浩感觉,仿佛是斗转星移一般,如取代了他双眼内的全部世界。

    —–

    说一下爆发,前七天很疯狂,也想继续疯狂,请大家让我休息一下吧,我会爆发的,因为承诺过,这个月的更新总数,超出耳根以往所有写书生涯!(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