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入南域 第175章 李诗琪(第一更)

    孟浩有种强烈的感觉,似乎自己与四周如被隔开,体内修为在这一瞬,竟出现了逆转之意,仿佛要从筑基中期,回到之前的筑基初期。

    更是在这一刻,他的脑海居然出现了一些幻觉,极为真实,如回到了大青山,回到了云杰县,回到了窗前明月下,读书的一幕幕。

    这样的术法,孟浩之前从未经历过,此刻第一次遇到,双目顿时收缩了一下。

    此刻,白衣青年的第四步,刹那落下!

    就在这第四步走过的瞬间,孟浩心神轰鸣,脑海幻像更多,甚至他更是感受到,似对方的这种状态,根本就不可能被打破,那迈出的七步,将一路走到巅峰,直至第七步落下,此人的气势就足以让他不出手,而具备比出手还要强大的威压。

    一旦到了那个时候,单单威压,就足以横扫筑基境!

    “此人术法不可断,则断此地大势!”

    孟浩双眼一闪,蓦然抬头,右手抬起一指大地,整个大地仿佛震动了一下,但震动的不是大地,而是孟浩的身体,更是在这一刻,仿佛这四周出现了重叠的虚影,可唯独孟浩的身影不重叠!

    “第八禁之术,封身一指,道友留意。”孟浩淡淡开口,右手从大地抬起,向前一指!

    这一指落下,孟浩身体不再震动,可这四周的重叠虚影,却是在这一瞬,齐齐向着白衣青年而去,刹那就融入其身。顿时让这白衣青年的身体。出现了明显的重叠。身体更是一顿,即将落地的第五步,竟无法再次放下。

    白衣青年心神一震,看向孟浩时目楼精芒,带着一股凝重。

    孟浩没有趁机出手,此战更多的,像是一种彼此的切磋,而非生死之战。故而孟浩淡然的站在那里,平静的看去。

    也就是一个呼吸的时间,白衣青年恢复如常,但他身上之前叠加而起的气势,却是在这一刻,烟消云散,被孟浩全部抹去。

    这妖莲七踏,是一场掀起自身气势的术法,一旦展开哪怕是修为高深者,也很难去打断。这白衣青年从出道至今,还从未看到有同境之人。能破了自己的妖莲七踏,即便是其他宗门家族的道子,也做不到这一点。

    可如今,在此地,竟被眼前这从未见过之人破去,白衣青年双眼露出奇异之芒,望着孟浩时,脸上泛起了尊敬,那是对于同辈的强者,彼此之间的一种尊重。

    “来而不往,不是孟某做人之则,我还有一指,你接好。”孟浩平静开口时,左手抬起,拇指在中指指肚上一划,鲜血流下,染红中指时,向前看似随意,但却目中有凌厉之芒的抬起向前一指。

    这一指之下,外人没什么感官,可那白衣青年却是双眸刹那收缩,眼前的世界,如成为了血色,使得他面色微变,一股生死危机瞬间出现,他毫不迟疑的右手抬起,立刻从储物袋内取出了一截长着三片枯叶,三片茂盛之叶的树枝,在身前一刷。

    无声无息间,如有黯淡波纹向外扩散,孟浩闷哼一声,身体退后三步,但却双眼寒芒一闪,竟在后退中身子强行逆转,向前迈出一步。

    这一步落下时,如踏在了白衣青年的心头,使得白衣青年心神一震,身子更是晃动了一下,如被一股无形之力威压,不得不退后了三步,面色瞬间苍白了一下,可他毕竟是仗着法宝之力,此刻抬头时,面色恢复,深深的看了孟浩一眼。

    “在下李诗琪,不知道友名讳可否告知?”白衣青年的名字,如女子一般,此刻凝望孟浩,轻声开口问询。

    “孟浩。”孟浩看了这白衣青年一眼,总觉得此人如今看去有些怪异,略一沉吟,这才开口。

    “孟兄,你那里之前擒了一人,此人是我师弟嫡亲,还望孟兄能放其离开,若他有什么冒犯之处,在下赔礼。”李诗琪微笑开口。

    孟浩看了眼李诗琪身边的蓝衫修士,也注意到了此人目光之前看向了丧罗那里,闻言右手抬起向后一抓,顿时黑网松开,丧罗那里面色苍白,几乎拿出全部的力气猛的冲出,身后还有孟浩的帽子快速追来。

    “咦,别跑啊,孟浩你太过分了,你这么做不多,你这么做不道德,你不该把他放走,我还没把他从邪恶的道路上救回……”那皮冻变成的帽子顿时怒了,大吼中追来。

    吓的丧罗身子一个哆嗦,赶紧回到了蓝衫修士身边,带着恐惧与难以形容的绝望,抓着他兄长的衣服,恐惧的看着来临的帽子。

    这帽子一出,顿时让李诗琪那里愣了一下。

    “看什么看,咦?你是母的?天啊,看起来是公的,里面居然是母的,好奇怪好奇怪,没有把啊没有把啊……”这皮冻变成的帽子诧异的看口,回到了孟浩的头顶,也不管孟浩的面色难看,直接化作了翠绿的颜色。

    李诗琪那里顿时面色极为难看,死死的盯着帽子,又看向孟浩,之前的所有好感觉顷刻间消失的干干净净。

    孟浩苦笑,此事解释的话,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且也不是解释的时刻,他如今有强烈的感觉,这皮冻实在是让人厌恶至极。

    “好奇怪好奇怪,你居然是母……恩?”这帽子很是兴奋激动,似乎对自己又找到了一个话题而高兴,丝毫不管孟浩以及李诗琪的面色都难看到了极致,正要喋喋不休准备说上三天三夜时,忽然身体一顿,似抬头看向远处。

    几乎在他看去的刹那,血妖宗内,那颗奇异之树下盘膝打坐的妖主,身体顿时一个哆嗦,毫不迟疑的赶紧收回目光。斩断一切与外界的联系。

    “该死的。怎么是这个可恶至极的东西。它居然出来了,它应该是被自在大人镇压才对,怎么会出现,而且竟在封妖宗弟子身上!!”这身影模糊的妖主呼吸都瞬间急促。

    “可千万不能被它缠上,传闻被此物生生折磨疯的远古强者,数之不尽……它虚弱了,应该没察觉到我……”

    肖家庄园内,皮冻化作的帽子诧异的看了看远处。想了想后使劲晃了晃身子,双目再次冒光的看向李诗琪。

    李诗琪冷哼一声,狠狠的瞪了孟浩一眼,再没有半句话,转身瞬间远去,那蓝衫修士干咳一声,拎着此刻颤抖的丧罗,也化作长虹远去。

    “咦?怎么走了啊,母娃娃,你怎么走了啊。别走啊母娃娃,我还没说完呢……”

    孟浩面色再次难看起来。此刻四周那些修士,早就纷纷退后,只是体内道台颤抖,无法离开,如今都心神紧张的望着孟浩。

    “你等日后不可踏入肖家半步。”孟浩淡淡开口时大袖一甩,顿时这些修士的束缚消失,一个个赶紧向着孟浩抱拳一拜,纷纷开口言辞保证,随后急速的各自离开。

    直至所有人都走了,肖长恩面色苍白的看着孟浩,上前抱拳深深一拜。

    “多谢恩公!!”

    肖家族人全部跪拜下来,肖彩凤怔怔的看着孟浩,微微低下头。

    “我也不能在此地长久,数日后就会离开,能帮的只有这些。”孟浩看了眼肖家众人,平缓说道。

    “无妨,有恩公此番威慑,可保我肖家至少数十年安平,只要我肖家可以出现新的筑基,就可保家族不落。”肖长恩向着孟浩深深一拜,他身上的死气,如今更浓了,怕是用不了一年,就会寿元断绝。

    孟浩沉默,许久之后微微点头,转身回到了雷雾内,右手抬起一挥,雾气凝聚,重新将其身影遮盖。

    三天后,孟浩选择了离开,临走前他将藤条掰断了两根,留在了灵湖内,帮肖彩凤烙印这两根藤条,成为肖家之物后,在肖彩凤的明媚的目光里,孟浩远去。

    直至孟浩走出了很远,肖彩凤都在凝望,孟浩的身影,已不知不觉的留在了她的心底,只是此刻望着,她心知自己与孟浩之间,没有可能。

    肖长恩望着肖彩凤的背影,轻叹一声,清晨的阳光里,他身上暮气更深,整个人也都苍老了很多。

    数日后,孟浩于天空疾驰,走在这片血妖宗与一剑宗的接壤之地,可他的眉头始终皱着,耳边来自头顶皮冻化作帽子的声音,在这几日里,从未间断的絮叨着。

    “母的,哇哈哈,居然是个母的,孟浩你不觉得奇怪么?你不说话?你这样不对,你这样不道德,你居然和母的打架,天啊……”

    “你怎么能对我这个可以千变万化的老前辈如此呢,你这样非常不对,非常不道德……”

    孟浩眼中带着血丝,甚至隐隐有些绝望,他实在是承受不了这样的折磨,帽子从不间断的喋喋不休,足以让人发狂,甚至孟浩觉得自己的脾气,这几天也都越加的烦躁。

    可这皮冻打也没用,骂也骂不过,扔都扔不掉,如狗皮膏药般的贴在身上,一副这辈子就赖上你的样子,使得孟浩除了自己要发狂,没有丝毫办法。

    此刻一脸疲惫的前行时,孟浩忽然双目一闪,看到了远处的天空上,有七八道长虹呼啸而来,长虹内有七八个修士,竟全部都是筑基,他们化作的长虹血色,更是在身体外,隐隐间几人成阵,有一尊模糊的血色巨兽,似盘旋在他们的上空,随之前行。

    在看到这七八人的刹那,孟浩目中闪过一抹精芒,突然开口。

    “你会千变万化,此事我不信。”

    “你不信?”皮冻突然怒了,他觉得不能忍受了,它觉得自己的尊严被严重的挑衅践踏了。

    ——-

    更新晚了,请大家见谅,今日三更补偿,祝天下所有母亲,节日快乐。(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