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入南域 第182章 人外有鸟,天外有鸟!(第三更)

    黎明……孟浩睁开眼,看了看后,连忙闭合。

    “知音啊,我已经好几辈子都是自己在自言自语了,难道我不知道自言自语没有意思么,,难道我不知道很多人都讨厌我么,甚至给我起名叫极厌……”

    “是啊,从来到一剑宗后,我也从来没有如今天这样的探讨过。”

    “来来来,我们说完了中午的阳光,现在要说说下午……”

    清晨……阳光恍如阁楼内,孟浩又睁开了眼,呆呆的看着陈凡与皮冻,叹了口气,继续闭目打坐。

    “我和你说,我最厌烦下午了,我还记得在那个年代的下午,我当时……”

    “你说的对啊,其实我也是如此,可惜每当这个时候,我都只能咬牙……”

    又过去了几个时辰,已到了晌午,孟浩再次睁开了眼,可很快的,他就苦笑起来,只能又闭上。

    陈凡与皮冻,已说了一宿,如今又说了一上午,可这一人一鸟,居然都没有丝毫疲态,反倒是越加的精神焕发。

    孟浩忽然非常佩服陈师兄,他觉得陈师兄与这该死的皮冻,实在是绝配……

    孟浩沉默,有心想要起身,可又担心打扰了陈凡与皮冻,万一他们拉自己进去,想到此事的后果,孟浩倒吸口气,赶紧闭目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

    渐渐地,外面已是夕阳……

    “我最喜欢夕阳了,每次看到夕阳,我都会想到曾经有一年。当我还是一个小皮冻的时候。我……”

    “夕阳无限好啊。你不知道,每天修行很辛苦的,对了,有关夕阳,我这里这些年收集了一千多种不同的传说,今天正好和你说说,来来来,我先说第一个传说……”

    夕阳之后。黄昏已过,转眼又是夜空,这一人一鸟,已经喋喋不休的说了一天一夜,此刻还在说着,仿佛不知疲惫,直至又到了午夜时,陈凡有些承受不住了。

    “那个,要不我们先歇歇?”

    “别着啊,难得说的这么痛快。我们还没探讨人生呢,人生啊。那是一朵灿烂的那啥,对了对了,我们再探讨人生前,还应该说一下月光……”

    “这……好吧好吧,反正对于月光这里,我有三千多个传说……”

    “咦?我也有啊,我有一万多条呢,你先说,说完我再说。”

    孟浩要崩溃了,他眼中弥出血丝,此刻呼吸急促,半晌才勉强平稳,继续打坐。

    夜晚渐渐流逝,外面一片安静,可这屋舍内,一人一鸟之间,已达到了交谈的极致,当清晨的光再次出现时,陈凡那里面容都憔悴了,眼中也出现了血丝。

    “我们休息吧……我……我今天还有事……”

    “别啊,我还没说完,我们还没探讨完人生,我刚说到第九千多条对于月光的传说,我们继续啊。”

    清晨流逝,晌午到来,时间一走,直至夕阳再显时,陈凡那里神色已然呆滞,他愣愣的看着眼前滔滔不绝的鹦鹉,眼中慢慢露出了敬佩之意。

    “终于说完了前戏,现在,我们可以探讨一下人生了,咦……外面天快黑了啊,我忽然想起之前我们说夕阳时,我有三万多条传说忘记说了,不行不行,机会难得,我要说完……”皮冻变成的鹦鹉诧异的开口,干咳几声,又说了起来。

    “我……我真的还有事……”陈凡迟疑了一下,直至又听了一个时辰后,以他的定力,以他的絮叨,都已经再无法承受了,此刻猛地站起。

    起身时,身子还摇晃了一下, 面色苍白的退后几步,此刻孟浩也睁开了眼,佩服的望着陈凡,他们已经说了两天两夜……

    “小师弟,我这里还有事,我先走了,那个……过几天我再来找你啊……”陈凡面无血色,此刻头都晕晕的,看向皮冻时已不再是敬佩,而是惊恐。

    他一直觉得自己就很是能说了,可直至这几天才猛然间醒悟过来,人外有鸟,天外有鸟!!此刻话语间,不等孟浩说话,陈凡就连忙推开屋舍的门,仿佛夺命狂奔。

    “师兄,我看你与这能口吐人言,双目蕴含睿智的灵鹦鹉有缘,你将它带走吧……”孟浩赶紧说道。

    话语一出口,刚刚走出屋舍的陈凡身子险些一个踉跄,面色瞬间大变,毫不迟疑的身子急速的化作一道长虹,刹那远去。

    “好人啊,你这位陈师兄是我的知音啊,这么多年了,他是不多的几个,可以和我说这么长时间的好人。

    咦,我还没和他探讨人生啊。”皮冻变成的鹦鹉,在那里感慨起来。

    孟浩听的头皮发麻,能让陈师兄都如此,可见这皮冻的战斗力之强,绝对是世间罕见。

    “可惜还没说够啊,刚刚升起了兴趣,这就结束了?”皮冻变成的鹦鹉,在那里很是不满的叨叨起来,啪嗒着翅膀飞到了孟浩的肩膀上。

    “你陪我说说话吧,我寂寞啊……”

    孟浩面色苍白,深吸口气,脸上挤出强笑,脑海瞬间念头千转。

    “我觉得吧,你忘记了一个人。”

    “谁谁谁?我忘记了谁,我怎么不记得我忘记了谁?”这皮冻变成的鹦鹉,根本就是不浪费丝毫说话的机会,只要抓住,就一定会说个彻彻底底。

    “忘记了面具内的那个老者啊,你还没把他教导的从邪恶的路上归来呢。”孟浩连忙开口。

    “咦?对啊,那老头是个很好的老头,你说的对,我去找他。”皮冻变成的鹦鹉顿时精神一振,身子一晃直奔孟浩乾坤袋内,瞬间消失其内。

    隐隐的,孟浩听到了血色面具在打开的一瞬。皮冻飞入的刹那。传出了李家老祖的凄厉至极。孟浩从未在一向硬气的对方身上听到的颤音惨叫。

    孟浩这才长呼一口气,苦笑的坐在地上,怔怔的看着窗外的月光,长叹一声,他无法想象日后的生活,整日里都有这么一个皮冻在身边,那将是多么的可怕。

    “定有能将其克制之物,这该死的皮冻……”孟浩咬牙切齿。双目一闪间,猛的有精芒出现。

    “它的夙敌……铜镜……鹦鹉……”孟浩双眼精芒越加的明亮起来,他渴望结丹的想法,在这一瞬,前所未有的强烈至极。

    时间一晃,过去了三天,这三天陈凡没有出现,显然是怕了孟浩的身边的皮冻,不敢再来,担心这皮冻变成的鹦鹉。去继续找他探讨人生。

    直至第四天清晨,陈凡这才慢吞吞的来到这里。刚一推开屋舍的门,就立刻退后几步,看到孟浩肩膀上没有那只鹦鹉后,又看了看屋舍,这才勉强松了口气。

    孟浩唯有苦笑,他还能说什么……

    “那个……小师弟,它……不在吧?”陈凡在屋舍外,迟疑了一下开口,神识紧张。

    “应该是不在……”孟浩起身,走出了屋舍。

    直至此刻,陈凡才松了口大气,苦笑的看着孟浩。

    “小师弟,你身边的那只鹦鹉,实在是……佩服,佩服。不说这个了,再有几日就是宋家之筵的日期,我已经安排好了,到时候我们一起传送过去。

    今天我陪你在一剑宗走走,你也熟悉一下这里,毕竟从宋家回来后,这里就是你的宗门了。”陈凡拉着孟浩,走出了院子。

    孟浩神色平静,但脑海早已浮现南域的地图,宋家所在之地,与紫运宗已是很近,并不遥远。至于这一剑宗,孟浩这几日沉思之后,已有了想法,他不打算借用陈师兄的关系,拜入一剑宗。

    他还是倾向于想办法,改头换面拜入紫运宗,偷学紫气东来,偷学炼丹之术,想办法让丹鬼大师解毒。

    至于一剑宗,即便是有陈凡的师尊在,可孟浩不认为,这一个庞大的宗门,会因陈凡这里,而给自己解毒,毕竟这需要的不是元婴修士,而是斩灵!

    此事孟浩看的透彻,可陈凡热情难却,孟浩不便直接开口。至于宋家这里,孟浩虽说也想去见识一番,只是他担心青罗宗,此刻还在迟疑是否要去。

    “得想个办法联系韩贝……从她那里探知青罗宗之事。”孟浩沉思时,摸了摸储物袋,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在他储物袋内,有一枚玉简,是他可制衡韩贝之物。

    此刻随着陈凡在这一剑宗内走过时,一路阁楼弥漫,流水哗哗,使得这里在外看起来充满霸道的同时,也有雅致在内。

    一路二人交谈,渐渐到了晌午时,路过一处环形的建筑旁,这里存在了数百个一剑宗弟子,一个个都神色振奋的观望。

    “这里是斗法场,是一剑宗内弟子之间比斗之地,可伤不可死,若有违反将严惩。”陈凡看了眼斗法场,向着孟浩解释了一句。

    孟浩看了几眼,正要离开时,陈凡那里眉头皱起,与此同时,一个阴惨惨的声音,蓦然间传出。

    “斗法场内,可允许客家入内,与本宗弟子切磋,今日李某入场,邀请这位非本宗弟子的客家修士,你……敢不敢与李某一战!”话语间,却见人群中,那位几次三番欲教训孟浩的李姓中年,皮笑肉不笑的开口,目光落在孟浩这里,带着讥讽之意。

    “还是你根本就是只会躲在别人身后,根本就不敢出手的废物?若不敢战也可以,日后看到李某,要退避三舍!”李姓中年声音回荡,使得四周之人瞬间就看向了孟浩与陈凡。

    —–

    三更送上,魔军的荣誉,仙逆的荣耀,如今封天的第一次争月票,辉煌何在,荣耀何在,求月票!!!不要让耳根一个人在喊,不要让耳根一个人在爆发,我站在前方欲封天,厮杀可见,求月票!!(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