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入南域 第183章 久违的腼腆(第四更)

    孟浩神色如常,不起丝毫波澜,平静的看着眼露讥讽之意的李姓中年,以及其身边,此刻一脸阴沉之笑的周山岳。

    陈凡面色难看,他知道这李师兄与周山岳交好,故而对自己这里早已反感,只是顾忌自己这里有剑丸,所以平日里没有什么太过分的举动。

    可如今抓住了孟浩在身边这一点,就百般刁难,其心歹毒。

    “若要战,便你我二人一战好了。”陈凡冷声开口。

    “你我同宗,自然不需切磋,李某只是想与你身边这位外宗弟子切磋一二,陈师弟你不会连此事都要阻止吧?”李姓中年笑着说道。

    陈凡冷哼一声,拉着孟浩就要离开,孟浩微微一笑,此事在他看来很有意思,可既然陈师兄那里好意,他也就没有拒绝,正要随之离去时,忽然的,李姓中年身边的周山岳,阴声开口。

    “怕了也没关系,李师兄那里会自限修为在筑基中期,如此一来也算公平,我等也的确想看看外宗修士的法术,陈师弟,此事与你无关,他总不能在你身后一辈子吧。”周山岳话语一出,四周的数百一剑宗弟子,大都笑了起来。

    他们是一剑宗之修,自然不会倾向外人,只不过有不少看在陈凡的面子上,此刻尽管没有嘲笑,但也都有看热闹的心态。

    陈凡置若罔闻,正要拉着孟浩离去,孟浩忽然脚步一顿。转过头,看着李姓中年与周山岳,脸上露出一抹仿佛被逼急了,恼羞成怒之意。

    “斗法既不能有生死,那么就需要有赌注!”那表情,仿佛是此刻面子挂不住,要以此话威慑一样。

    四周一剑宗修士,闻言大都笑了起来,即便是修为不如孟浩,可他们是一剑宗。是南域第一大宗的弟子。故而自然有些心高。

    周山岳笑了,其旁的李姓中年,更是笑声传出。

    “好,你若不躲在陈师弟身后。敢来这里比斗。给你赌注又何妨。李某这里有宝剑一把,价值数万灵石,你若赢了。此剑给你!”李姓中年笑声中右手抬起一拍储物袋,立刻手中出现了一把青色长剑,其上剑芒缭绕,一看虽非优异,但也非凡。

    “小师弟你……”陈凡正要开口,孟浩那里已红了眼,打断了陈凡的话语,死死的盯着李姓中年。

    “几万灵石之剑,还不够让孟某出手,你若能拿出更多之物,在下就拼了与你一战!”孟浩大声说道,他这些表情与言辞,如今说出极为习惯,毕竟类似之事他在赵国时,着实干了不少,如今乾坤袋内,还有一把金枪没用……

    众人大笑,李姓中年看着孟浩,嘲讽之意越浓起来。

    “好,你若能拿出什么,在下若输了,等价陪你。”李姓中年话语间,其旁周山岳也笑了起来。

    “也罢,你若能拿出,若赢了,不但李师兄陪你等价一份,周某也再陪你一份。”说着,周山岳目中深处,隐有杀机一闪,挑衅的看向陈凡。

    “此事可真!”孟浩似倒吸口气,眼中露出一些闪躲之意,可依旧给人感觉,是强撑着开口。

    “此地是一剑宗,我等说话,岂能有假!”周山岳傲然开口。

    陈凡一把拉住孟浩的手臂,正要说话。

    孟浩却身体哆嗦了一下,如发狠般转身向着陈凡一字一字的说道。

    “陈师兄,借你的剑丸一用!”

    陈凡看着孟浩,沉默了几个呼吸的时间后,右手蓦然抬起,立刻在他的手心内,出现了那枚黑色的小剑,正是那把可释放出结丹之力的剑丸!

    此剑丸,对陈凡而言极为重要,若是失去,立刻他在宗门内的地位都将不保,后果更是严重,可哪怕是这样,他也只是沉默了几个呼吸的时间,就立刻取出,放到了孟浩的手中。

    这份师兄弟之情,在这一刻,随着剑丸在手,让孟浩深深的望着陈凡,内心的温暖,占据了全部,化作了一生的记忆,永远不会忘记。

    “师弟要与他们赌斗,就放心过去,输了也没关系,没什么大不了,若是赢了,我也想看看他们拿什么来给!”陈凡蓦然开口,目中露出鼓励。

    尽管他不看好孟浩,可此刻还是如此开口,这一刻,四周刹那安静下来,所有的目光都凝聚在了孟浩手中的黑色剑丸上。

    “那是周师祖结丹时的剑丸!!”

    “一剑七子的标志,陈师兄竟将此物取出作为这陌生人的赌注……”

    “这赌注太大了!!”

    短暂的寂静后,立刻传来哗然之声,四周这些弟子一个个都目光炯炯,更有不少人立刻取出传音玉简,通知其他区域的同门,此地出现了豪赌!

    “这是我的赌注,你们的也要拿出,若赔不起,就别来斗法!”孟浩果断开口,眼中露出豁出去之意,可明显给人的感觉,是故作镇定,是要将旁人吓走一般。

    周山岳的身体一震,死死的盯着孟浩手中的黑色剑丸,呼吸都急促起来,其旁的李姓中年同样如此,二人双目对望,都看到了彼此目中的狂喜与火热,更有震撼。

    他们也没想到,陈凡居然能拿出这把剑丸,来给其师弟成为赌注。

    “若拿不出来,可不是孟某不赌!”孟浩再次开口,就要将剑丸还给陈师兄,眼看孟浩如此,周山岳岂能同意,此刻毫不迟疑的右手蓦然抬起一撕衣衫,直接将挂在脖子上的一块玉佩取出。

    “此物,是我父亲自炼出的命玉,以其修为之血凝聚在内,虽说没有杀伤力,但可抵抗元婴一击!

    你若赢了,此物归你,我更送你我修为之血,作为你融炼此物之用,周某说出之话,断无食言!”周山岳声音斩钉截铁,话语间,传遍四周,就连陈凡也都深吸口气,望向那枚命玉,此玉他知晓,是其师尊守护子嗣之物,若轮价值,实际上还要超越自己的剑丸。

    孟浩明显给人感觉是愣了一下,呼吸似乎急促了起来,看的周山岳立刻冷笑,双眼寒光一闪。

    “一个不够,你刚才说了,你们两个每人都要拿出一份!”孟浩声音有些勉强。

    李姓中年闻言大笑,冷冷的看着孟浩时,又看了一眼此刻面色阴沉,甚至有些苍白的陈凡,内心顿时大定,他了解陈凡,知晓陈凡性格,绝不会做出什么欺诈之事,如今这种表情,就足以说明问题。

    “李某没有周师弟的这般至宝,但一身积蓄还有一些,诸位同宗,可否借给李某一些灵石,李某用一下就归还,不会白白去用,归还时百中多一,多谢了。”李姓中年笑着开口,向着四周数百人抱拳一拜,此刻外围还有不少修士,正快速赶来,使得这里人数越来越多。

    “此事好说,李师兄开口,我等自然相助。”

    “哈哈,我这里灵石不多,积累了多年,总算有个几千,李师兄要借,自然要给。”

    “李师兄放心,此事我们定相助!”四周数百人笑声传出,一个个立刻将灵石拿出,每个人都是几百上千不等,很快的,就足足有了数十万灵石。

    “这些灵石无法与周师弟的至宝比较,罢了罢了,李某也不占你便宜,我这储物袋内有些法宝之物,也能算上十多万灵石,加在一起,差不多五十万!”李姓中年大袖一甩,身子蓦然飞起,化作一道长虹直奔斗法场而去,在四周之人的呼声中,他站在了斗法场内,身影傲然,遥望孟浩。

    陈凡苦笑,看着孟浩,深吸口气,正要交代一些时,孟浩那里已然将剑丸放在一旁,身子刹那飞出,直奔斗法场。

    这一场战,再无人去阻止。

    随着孟浩踏入斗法场,立刻四周的一剑宗修士,全部纷纷看去,只见李姓中年傲然间,右手抬起先在自身眉心一按,顿时修为刹那从筑基后期压制下来,化作了六座道台的筑基中期巅峰。

    “莫说李某欺负你,我说以筑基中期之力对付你,就绝不会用后期修为来压你。”李姓中年抬起下巴,淡然的开口。

    “其实你没必要如此。”孟浩站在斗法场内,神色与之前完全不同,不再有丝毫做假之意,而是露出微笑,那笑容里带着开心,更有一丝腼腆。

    这腼腆,此地之人不清楚,可若是有紫运宗的那些与孟浩打过交道之人,一看之下,定然会头皮发麻,视若噩梦的同时,也会愤怒至极。

    “因为你一会就要自己解开了……”孟浩腼腆的开口,样子如大青山上的书生般,似乎还有些不太好意思,话语刚一出口,身子就蓦然向前一步迈去。

    —-

    四更爆发,诸君月票能给我么!!(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