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入南域 第186章 再遇王腾飞!(第一更)

    宋家,南域三大家族之一,如割据一方,传承万年之多,已然在南域根深蒂固,存在于一片平原大地,这片平原多山丘,少高峰。

    唯独在东南方位,才存在了一片横渡了大地的山脉,这片山脉,被称之为天领,若从天空看去,可以看出这山脉如一个女子枕着手臂沉睡,看起来起伏妙曼,似婀娜多姿。

    宋家,就是存在于这片山脉之上,与其他的宗门家族不同,宋家的山门,是一座古老的城堡,甚至可以说,整个山脉都修建了城墙,蜿蜒之下,看起来极为壮观。

    尤其是主城的城堡,更是漆黑一片中如一尊凶兽蹲在在那里,充满了一股难以形容的狰狞之意,使所有第一次看到之人,都会暗自心惊,对于宋家这里,升起不可招惹之感。

    主城外,随山脉起伏,存在了八十一城,每一座山城都住满了宋家的族人。

    在宋家的天空上,存在了一轮日月,当外面的天空是明月时,这里出现的则是骄阳,当外界是骄阳时,此地是明月。

    这奇异的日月,就是宋家的至宝!

    每一个大宗,每一个大族,都要拥有至宝,也唯有如此,才可以使得宗门长久存在,才可以渐渐走向辉煌。

    如青罗宗的香炉,如一剑宗的那把大剑,都是至宝,而宋家的至宝,在天空,日月当天,如将宋家笼罩在一层与外界截然不同的世界里。

    或许也正是这至宝的原因,使得宋家在多少年来,很少与外界宗门出现什么摩擦。整个家族雄踞在这里。不招惹外人。可也被外人不敢招惹。

    宋家,没有一剑宋的霸道,没有血妖宗的神秘,没有紫运宗的奢华,没有金寒宗的多法,没有青罗宗的渊久。

    甚至在三大家族里,宋家也都很是低调,没有太过出彩的道子。没有什么争夺中的辉煌,有的,似乎只是沉默,以及一股随着岁月,越来越深厚的底蕴。

    不去惹人,也无人敢惹!

    如他们所居住的山脉,给人一种厚重感,若有一天南域遭遇了惊天剧变,那么或许其他宗门家族都会一一覆灭,但最有可能还存在的。只有宋家。

    因为他们太低调了,已经低调到了一种让人看不透。甚至隐隐觉得恐怖的程度。

    唯独这几百年来,宋家出了一个南域皆知的宋老怪,此人性格古怪,喜欢搜集一些凶兽,故而时常外出,也就使得他与其他宗门,多了不少接触的机会。

    此时此刻,在这宋家的主城内,灯火耀眼,族人们大都是在忙碌,为宋家古老的习俗做着准备。

    宋家之女,不可外嫁,只招入赘,一旦成婿,则是宋家核心之修。

    古往今来,在这古怪的习俗之下,有不少宗门之人想要以此方法,混入宋家,可这么多年过去,这些宗门有不少都已消散,但宋家……还在。

    这一切,已然说明了问题。

    宋佳默默的站在窗旁,看着外界黑夜,可更外围却是阳光的天空,感受着吹来的风,将她的发丝吹起,露出了那张绝美的容颜,只是在这容颜上,此刻有一丝惆怅,更有一抹忐忑。

    忐忑的是身为宋家女子的命运,惆怅的是在这命运下,自己不能去反抗,也不可去挣扎,因为这是祖先的规定,这是宋家的族规。

    “与宗门不同,身为家族的女子,你没有独善其身的可能,这一点,你不可改变,我也无法去改变。”柔和的声音,在宋家身后传来,那是一个中年女子,她爱怜的看着宋佳。

    宋佳沉默。

    许久,她轻轻的点了点头,脑海浮现的,竟是血仙传承内,看着血凤死亡时的一幕幕,那时她就升起了无力感,只能一个人默默流泪,看着血凤消散。

    “或许,这就是命。”宋佳脸上露出疲惫,这疲惫之意不但没有让她容颜黯淡,反而更绽放出了一股柔弱之美。

    “这是命,但不是命运,而是使命,我宋家于南域的使命。”中年女子似能感受到了宋佳的内心,轻步上前,抚摸宋佳的秀发,柔声的开口。

    “南域之灭,集百家之姓,融多族血脉,以避天阙……”宋佳轻声喃喃,说着她从小,就经常听人说去的一段话。

    “可父亲也曾说过,这南赡大地,没有任何一股力量,可以毁灭整个南域,就算是东土也做不到。”宋佳抬起头,望着面前的中年女子。

    “此事自古流传,娘亲这里,也没有答案。”

    在这对母女沉默之时,宋家的天地外,阳光正浓时,平原上突然的有强光瞬间闪耀,这光芒持续了约莫十多息的时间,才渐渐消散,有十多个身影,出现在了大地平原。

    孟浩深吸口气,右手抬起揉着眉心,这种传送他经历过,可依旧觉得身体很是不适,此刻看向四周时,立刻就看到了远处竟存在了一片漆黑的世界,那世界里,赫然有一座磅礴的山脉,在那山脉的上方,居然……存在了月亮。

    这奇异的一幕,让孟浩愣了一下。

    “这里就是宋家的区域了,我虽说也是第一次来,可之前也听人说起宋家的奇异。”陈凡在旁,感慨的开口。

    那拿着酒葫芦的老者,此刻喝了一口酒,打个了酒嗝后,忽然大笑起来,笑声回荡时,远处漆黑的宋家天地内,有数道长虹呼啸而来。

    “酒糟鼻,你们一剑宗怎么是你来了?隔着老远就能闻到满身酒臭!”一个带着不满的声音,随着长虹的飞来,传遍四周。

    “你个宋老怪,老道怎么来不了,老道就是要来,这一次说什么也要喝个够再回去!”一剑宗的老者,此刻眼睛一瞪,身子蓦然飞起,直奔天空。

    孟浩深吸口气,宋老怪这三个字对他而言,有些恐怖,此刻抬头看向天空,隐隐看到了长虹内的宋家身影时,目光落在了一个老者身上,这老者他尽管陌生,但却有种直觉,此人就是赵国时的宋老怪。

    “刚一来就遇到这老家伙,此地不可久留……这宋老怪要是知道我在这里,后果很可怕……”孟浩目露沉思,正要悄然无声的退后时,却被陈凡一把拉住。

    “小师弟,看到了么,这位前辈叫什么我不知晓,但我听人说时,都叫他宋老怪,传说这位前辈性格极为古怪,更是拥有数不尽的凶兽,经常和一些宗门打赌……”

    孟浩苦笑,连忙打断陈凡的话语,低声开口。

    “师兄,此地我无法去,我这里要……”孟浩话语还没说完,忽然的,天空上一剑宗的老者与那送老怪,不知因什么事情争吵了起来。

    “你们宋家太吝啬了,万树山上居然只有一颗珠子?这破珠子有个屁用,就凭这个就想让我一剑宗的娃娃们去抢道侣,不可能。”

    “那是四方珠,可解天下奇毒,这珠子是我宋家日月炼化出的宝贝,只给我宋家的女婿,你想要还不给你,另外什么至宝比的上我宋家的女娃,你奶奶的,你们一剑宗是冲着宝贝来的,还是冲着招婿来的?”

    孟浩听到这里,双眼蓦然一闪,他旁边的陈凡此刻皱起眉头。

    “小师弟,你要考虑清楚,在这里可以结识不少朋友,且李富贵也会来,你们也多年没见了吧,不过你若真的要离开,师兄这里不会阻拦。”陈凡认真的开口。

    孟浩低头沉默,抬头时脸上露出了微笑。

    “罢了,既然来了,就去看看也好。”

    陈凡闻言笑了,拍了拍孟浩的肩膀,正要说话,忽然远处再次有强光瞬间出现,这光芒扩散时,天空上的宋老怪与一剑宗的老者,也都侧目看去。

    随着光芒的消散,从其内先露出了数十道身影,渐渐清晰时,孟浩双眼顿时一缩,陈凡那里也皱了下眉头。

    这数十人,正是王家。

    有男有女,此刻出现时,大都是看向四周,尤其是目光都放在了远处夜空的宋家山脉。

    在这些人的最前方,有一个老者神色平静,迈步间走来时,抬头看向天空的宋老怪与一剑宗的老者。

    “樊道友来的到快,莫非是闻到了宋家的酒,所以这才快速的跑来。”王家老者淡淡开口。

    “樊某跑的不快,没有王道友当初在往生洞外的速度啊,那落荒而逃的风姿,着实美妙。”樊长老哈哈一笑,喝了口酒水。

    王家老者微微一笑,没有说话,而是看向宋老怪那里,微微一抱拳。

    在他身后,王家的众人中,王腾飞赫然在内,一身白衣,容颜冷漠,此刻皱着眉头似有心事,面色更是带着阴沉之意,站在那里极为显眼,俊朗的容颜,完美的气质,这一切的一切,都使得他整个人看起来,无暇。

    在他的身边,跟随的正是王锡范,这中年男子神色孤傲,目光从夜空的宋家山脉收回,看向了一剑宗的众人,忽然的,他眉头微微皱起,目光罗在了孟浩那里。

    “有些眼熟……”王锡范很快就移开了目光,可还没等他想起孟浩是谁,王腾飞的双眼,带着诧异,更有一抹难以形容的精芒,瞬间看向孟浩。

    孟浩也看着王腾飞,二人隔着人群,隔着数百丈,刹那目光凝聚到了一起。

    一如当年,一如靠山宗内!

    ——

    今日爆发,耳根会为你们写到凌晨,月票,难道真的就只能这样了么?我心无力,但我的双手放在键盘上时,只能有力!!(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