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紫运称尊 第211章 邪恶的名字……

    不多时,老者带着孟浩与少女,出现在了一处山谷内,此地很大,一处处阁楼林立,远处还有不少区域种植了众多药草,刚一到来,孟浩就闻到了阵阵清香的气息。

    此地还有很多少年,一个个都穿着淡黄色的短衫,有的在采摘药草,有的则是拿着玉简冥思苦想,还有一些,正冲着夕阳抬起手掌,表情认真的望着掌心内一些药草诡异的摇晃。

    “白云来!”老者降临后,大修一甩,开口传出声音,他的出现,立刻让四周那些少年纷纷抬头看去,在发现了老者后,全部都神色露出恭敬,抱拳一拜。

    一个个头不高,约莫三十多岁的青年,此刻正快速的从一处阁楼内跑出,直奔老者,很快就到了近前。

    “徐大师召唤小的,有何吩咐,这宗门内一切事情,小的都能有办法去给您老人家办了。”这青年一脸阿谀之意,连忙开口。

    他话刚说完,老者就一瞪眼。

    “这二人是刚拜入宗门的药童,你交代一下,带他们去取了令牌功法。”老者说完,回头看了一眼孟浩与那少女,微微点头,勉励一番,这才化作长虹离去。

    等老者离去了,四周的少年一个个都不再理会,继续做着彼此的事情,对于孟浩这里,没有恶意,也没有善意,而是很平静。

    这样的宗门,让孟浩一时还有些不适应,他习惯了靠山宗内的生活,此刻接触第二个宗门。内心颇为感慨。

    “拜见白师兄。”孟浩身边的少女。此刻轻声开口。欠身向着那白云来一拜。

    “又没有长辈在,不用拜了。”白云来哈哈一笑,看了眼孟浩,又看了看那少女。

    “你们两个来的不巧,宗门的药童大都去忙活丹拍了,如今剩下的人不多,也就看不出热闹,不过没关系。有我老白在,包管你们会快速了解咱们紫运宗。

    来来来,我带你们溜达溜达,熟悉熟悉这里。”白云来笑着开口,问询了彼此的名字后,带着孟浩与那少女,向前走去。

    “要说咱们紫运宗的丹东一脉,那可大了去了,这样的丹谷,足足有一百个。每个容纳近千药童,平日里种植药草。默记药性,不时还要外出采药,整个南域,谁最累?我们紫运宗的药童最累。”

    “十万药童,虽说各有所工,但实际上每一种活都要会干,要记十万药草,要善养各类草药,更要分出时间修行,不然就不能催发药龄,你们啊,以后就明白了。”

    “咱们药童,就是后娘生的,除非能脱颖而出成为丹师,那就可以真正学习炼丹了,而且成了丹师后,就会有内门弟子过来邀请去炼丹,按照宗门的规矩,每次炼丹都要给咱们报酬的,那才是好日子。

    可惜,十万药童,谁不想成为丹师?可整个宗门的丹师也都不到一千人,难啊。”

    这白云来语速很快,带着孟浩与那少女,一边说着,一边走出一片片山谷。

    “看到这里了么,此地是丹师才可以进出的地方,我们就别进去了。”

    “这里,是紫气一脉的区域了,不过不是内门,而是外门所在。”白云来说着,已带孟浩二人踏入到了前方的一片山谷,途中遇到了不少紫运宗紫气一脉的修士,一个个都是外门弟子,在看到白云来时,都一个个露出客气的模样,似这白云来在宗门内,很有影响力的样子。

    孟浩干咳一声,奉承了一句后,白云来顿时高兴了。

    “要知道我可是宗门里的百事通,少有我不能办的事,以后方师弟你有什么麻烦,就来找我,师兄帮你解决。”

    正说着,忽然白云来脚步一顿,一指前方山谷中心,那里有一杆铁枪,被生生刺入地面内,这铁枪都已弯曲,上面风吹雨打的,已生满了锈迹。

    “看到那把枪了没有,这里面可是有一个故事。”白云来先是看了看四周,这才低声对孟浩与那少女开口。

    孟浩神色古怪,他之前在天空上就看到过,方才踏入这山谷时,第一眼就发现了这铁枪,此刻干咳一声,神色装出感兴趣的样子。

    “知道这是谁放在此地的?是我们宗门的吴丁秋长老,传说在十年前,一个夜黑风高的日子,吴长老带着滔天的愤怒归来,手中拿着这把传说中过的铁枪,直接在半空一掌甩落,将此枪定在了这里!

    当时还传出了声音,说让紫运宗的外门弟子,要铭记这铁枪之耻,一个个别天天愚笨的要死,这样愚笨下去,不如真的去死!”白云来低声开口,声音很小,可却说得绘声绘色,听的那少女睁大了眼。

    孟浩则是下意识的又咳嗽了一声。

    “这铁枪有什么来历?”少女好奇的问道。

    “来历?嘿嘿,来历老大了,传说在十年前,有一群外门弟子去参加晋升内门的考验,结果在那充满了凶险的地方,遇到了一个邪恶的人,此人居然将这么一把铁枪,卖给了当时那一代外门弟子里,两个最强者!

    而且是卖出了一个倾家荡产,那两个弟子的全部财产都拿出了,甚至还欠下了身边不少同门灵石,这才将这把铁枪当做宝贝般的买走。

    唉,他们前些年,才将欠下的灵石还上,此事让当时带队的吴长老大怒,认为是莫大的耻辱。你们说此人邪恶吧。”白云来感叹连连。

    “竟如此邪恶,实在太过分了。”少女听得目瞪口呆,她看了眼铁枪,此物怎么看,都只是寻常凡物,她想不明白那两个外门的最强弟子,为何会花费如此代价买来。

    孟浩很是心虚,眼看白云来看向自己。连忙一脸严肃的点头。

    “此人无比邪恶。这种事情让人发指!”孟浩立刻开口。表示认同的观点,实际上在宋家看到千水痕与吕宋时,孟浩就已经猜到了,当年的事情,对他二人的打击与影响,至今还在。

    可怎么也没想到,这影响已经扩散到了整个紫运宗门,想到这里。孟浩忽然对千、吕二人极为同情,也就理解了二人当日在宋家,对自己咬牙切齿的愤怒。

    “这把枪竖在这里,成为一个教训,好让所有紫运宗的外门弟子,都牢牢地记住这件事……”白云来摇头感慨。

    “那卖出这把枪的人是谁啊?”少女好奇心更强了。

    “此人名叫孟浩,孟浩你知道吧,最近南域都传开了,宋家的女婿,太灵经的传人。楚师姐的绯闻之友。”白云来连忙低声开口。

    “孟浩?”少女一愣。

    “小声点!这个名字在紫运宗,那是避讳。无人敢大声去说……”白云来急忙说道。

    孟浩在一旁,越发的心虚起来,连连干咳,他忽然觉得自己选择紫运宗,或许并非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就在这时,他神色一动,却见远处一道长虹急速而来,刹那就临近此地,化作了一个青年,这青年神色阴沉,恶狠狠的瞪了一眼白云来,此人……正是千水痕。

    “白云来,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走!”

    白云来身子一个哆嗦,脸上挤出阿谀之意。

    “千师兄,我是带着两个药童来熟悉宗门,这就走,这就走。”说着,他连忙抓着孟浩与那少女,赶紧离开。

    “看到了吗,他就是当初买下那把铁枪的二人之一,你们以后在他面前,可千万别提孟浩二字,否则的话,他会发狂暴怒的。

    还有,你们以后若是出了宗门历练,一旦遇到那叫做孟浩之人,一定要谨慎,此人奸诈无边!”白云来拉着二人离去,认真的叮嘱。

    少女张大了口,一脸不可思议,但很快就点头,显然是牢牢记住了这番话,孟浩内心苦笑,他忽然明白了当日在宋家,那些紫运宗的弟子在听到自己名字后,为何明明自己不认识他们,可都一个个看自己的眼神,充满了警惕。

    “孟浩的名字,在咱们宗门,是避讳,你们要切记切记,好了,我带你们去取功法与身份令牌,然后安排居住的地方。”白云来再次叮嘱,这才带着将孟浩之名视为猛虎的少女,还有内心苦笑连连的孟浩正主,向着远处走去。

    “你们能拜入紫运宗,也都是附近修真家族之人,彼此都有修为底子,可要记住,身为药童,你们学的第一个术法,也将是药童中最后一个功法。

    此术名紫云灵,这术法可以让一些常见的药草,以自身灵气为滋养,催发药龄,根据不同修为,根据熟练的程度,催发的效果也不同。”白云来说着,已带孟浩与那少女,来到了又一处山谷内,此地明显人多了不少,偌大的山谷,有数百人存在,大都是在四周盘膝打坐,手掌上都各自有药草在摇摆,似缓缓生长。

    于这些人的前方,有一个明显地位要尊高不少的中年男子,正一脸严肃,向众人解说功法,抬起的手掌内,赫然有一株药草快速的生长,很快就足足两尺多高。

    孟浩目光扫过四周,尤其是看向这些人手中的药草,目中渐渐露出奇异之芒,跟着白云来走到了此山谷的中间位置,在那里有个灰发老者,这老者其貌不扬,修为不显,似闭目昏睡,白云来仿佛习惯,自行上前帮衬,烙印了身份,取了令牌与储物袋后,孟浩与少女,都各自拿到了一枚紫色的玉简。

    “你们两个都尝试一下,这术法很简单,应可以很快粗略学会,然后在这里进行第一次催发,这个很重要,考验炼丹的资质,是要记录下来的。”在孟浩低头看向玉简时,白云来严肃的开口。

    ——

    凌晨加更!!月底最后几天了,求月票!第一要不保啦!!!(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