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紫运称尊 第215章 抬起头

    这一顿很轻微,外人无法察觉,孟浩神色也没有丝毫变化,很自然的将这催化完成的药草,递给了厉丹师。

    更是没有回头去看,此刻从洞府内,走进的一个女子。

    这女子穿着一身白衣,相貌之美,足以让一切男子在看到后,都会为之凝望,甚至就连女子也都会对这容颜痴迷。

    吹弹可破的肌肤,修长的身姿,白皙的肤色,一头长发披肩,整个人散发出一股出尘的气息,更是随着此女的进来,一股清香弥漫在了洞府内,就连厉丹师,也都呼吸急促了一些,不再去看丹炉,而是看向了这走进来的女子。

    楚玉嫣!

    她的秀眉频皱,脸上美丽如旧,只是蕴含在眉目间的一抹苦涩,却是外人看不透的面纱,即便是风吹了黑发,也扫不去这苦涩中的轻叹,唯有她自己,才明白这段日子,她所承受的压力与那一道道无形的目光。

    随着半年前宋家的一幕,被传遍了整个南域后,孟浩的名字在被人提起时,都会随之再提起她的名字,再加上王腾飞那里居然参与了宋家招婿,此事如一场风波,传遍开来,使得当初的婚约,如今竟成为了笑谈。

    而这一切,都因孟浩。

    楚玉嫣不恨王腾飞,因王腾飞的不信,因王腾飞选择参与宋家招婿的试炼,楚玉嫣就明白,自己当年选错了人,好在二人只是订婚,还没有成为道侣。甚至楚玉嫣这里还有些感慨。若无此事。怕是直至最后也都无法看清王腾飞之人。

    这样的结局,她可以接受,甚至不用王腾飞再说什么,当她知晓了宋家之事后,她已将当年订婚之物,让人送回了王家,斩断这场当年的幼稚。

    可她恨的,是孟浩。这种恨,已然入骨,可在这恨的同时,火山口内的一幕幕,却总是浮现于梦境里,成为了纠缠的折磨。

    “拜见楚师姐。”吕宋连忙开口,厉丹师也是抱拳一拜,白云来深吸口气,低头拜见,孟浩这里。自然也不例外,此刻带着心虚。连忙低头一拜。

    他不能不心虚,实际上看到吕宋,看到千水痕,他都不会如此,可唯独在这紫运宗,他最不想看到的,就是这楚玉嫣。

    对于此女,孟浩也觉得当初作法似有些过了,可环境如此,当时的情形也容不得孟浩做他想,一切若没有楚玉嫣当初的那场追杀,也就不会有现在的结局。

    可无论怎样,孟浩还是觉得心虚。

    “正打算稍后去寻楚师姐,这一次我外出时,也多加打探了那该死的孟浩的消息,可此人如凭空消失,竟没有半点线索,甚至南域的几个宗门都开始将目光凝聚在与这孟浩交好的几人身上,但半年来,此人还是没有出现。

    很多人都猜测,这该死的杀千刀的无耻的卑鄙的家伙,应该是离开了南域。”吕宋说起孟浩的名字,不由自主的咬牙切齿。

    楚玉嫣皱起秀眉,这半年来她始终让人在外寻找孟浩,定要找到此人,去问个明白,可孟浩竟失踪的彻彻底底。

    “此人不可能离开南域,他在南域有昔日同宗,除非是惹下了天大的祸端,且没有办法去解决,才会离开。

    而这一次的事情,实际上对他而言也是造化,拜入任何一个宗门,交出太灵经,都可化险为夷,此人狡诈异常,岂能想不明白。

    我断定此人,还在南域,就是不知藏身在何处,若让我找到他……”楚玉嫣银牙一咬,内心暗道,正要转身离去,忽然凤目一扫,落在了孟浩身上时,她双眼瞬间一凝。

    “抬起头。”楚玉嫣盯着孟浩,声音不再是轻柔,而是带着一股冷意。

    孟浩内心诧异,暗道我都变化了样子,怎么此女还针对,内心如此,可表面上却抬起头,呆呆的看着楚玉嫣,神色茫然。

    楚玉嫣秀眉再次皱起,她也不知怎么,只是一扫眼前这个少年,就从内心升起一股烦躁,可此刻怎么看,自己都从未见过这少年。

    “不对劲,我不可能平白无故的就对一个人厌烦。”楚玉嫣凤目光芒一闪,仔细的看着孟浩,似要看出究竟。

    孟浩内心叫苦,暗道这小娘子怎么这么敏锐,自己都变了样子,可她怎么还是有所察觉,不然为何此地这么多人,偏偏针对自己,想到这里,孟浩内心一动,目光微微下移,似偷眼看向楚玉嫣的胸口,故意似控制不住的吞了一口吐沫。

    这神情,立刻变的猥琐起来,可偏偏孟浩的脸红了,如此一来,不再是猥琐,分明是一个少年遇到了美丽的女子后,那种本能的反应,甚至还有些局促不安。

    这神情一出,楚玉嫣那里顿时眉头皱的更紧,露出一股厌恶之意,转身一语不发,离开了洞府,倒也没再认真去思索为何烦躁之事。

    楚玉嫣离开后,洞府内所有人都似松了口气,吕宋那里赶紧把洞府大门关上,厉丹师摇着头,不知想到了什么,叹了口气,继续炼丹。

    “楚师姐这段日子变化太大了,以前可不是这个样子,现在整个人阴冷阴冷的,刚才我都哆嗦了。”白云来喃喃开口。

    “还不都是那孟浩害的,这该死的杀千刀死一万遍的无耻的卑鄙的孟浩,如果让我遇到他,定要将其碎尸万段,生噬其肉,磨碎骨头!”吕宋咬牙开口,那恨恨之意,没有丝毫虚假,说完时,眼看孟浩似有些古怪的望着自己,立刻就脸上露出善意,笑着点了点头。

    他早就看出孟浩这里绝非寻常的药童,内心琢磨此人日后成为丹师的可能性不小,需趁早结交一下。

    孟浩干咳一声。他尽管脸皮不薄。可眼睁睁的看着上一息吕宋在自己面前如此咬牙切齿说着狠话。下一息时,又对自己善意微笑,这种感觉,孟浩觉得自己还需要多多习惯。

    这一次的炼丹,持续了一整天的时间,直至外面月色降临,丹炉散出了丹香,吕宋所需要的丹药。成功炼出。

    只不过因加速了世间,使得这些药草本应该炼出七八粒,可最终出来的,只有两粒,此事就是厉丹师的手段了,孟浩一直观察,此刻心知肚明。

    这是他第一次算是参与进了炼丹之中,一整天厉丹师的种种炼丹方法,让孟浩学了不少,眼看天色已暗。吕宋带着兴奋,将众人送出洞府。直至送到了丹东一脉的山谷时,这才抱拳告退。

    此后的日子,许是孟浩给厉丹师的印象极深,使得孟浩除了每天有关草木的修行外,但凡是厉丹师给人炼丹,无论是去对方洞府还是在自身的洞府,都会喊上孟浩在旁,有孟浩的相助,使得炼丹这里,厉涛轻松了不少。

    时而,厉涛也会向孟浩说一些炼丹之事,使得孟浩对于炼丹,不再是陌生,而是熟悉了起来,更是见的多了,自身也琢磨出了一二。

    人与人的交往,实际上并不复杂,比如孟浩与白云来,比如他与这厉丹师,相处的简单,不过这一切的基础,还是相互有所帮助。

    若非孟浩在药童中的本事,厉涛自然也不会去对他这里记忆深刻,也就不会出现一次又一次的寻助。

    平静的日子,就这样过去了三个月,孟浩在这紫运宗,已完全的熟悉了一切,存在了大半年的时间,无论是他认识的,还是认识他的,都已不少。

    平日里外出,遇到熟人笑谈间,很是融洽,多有抱拳,无人知晓,这在药童中渐渐露出头角的方木,就是大半年前,掀起了南域一场风波的孟浩。

    直至这一日,在帮助厉丹师在其洞府内,炼制了一炉丹药后,厉涛将孟浩送出洞府时,忽然开口。

    “方木,厉某待你,从未把你看成寻常药童,因以你在药草上的造诣,定可成为丹师。”

    孟浩脚步一顿,向着厉涛抱拳一拜,这一拜是真诚的,眼前之人尽管只是筑基初期,可对孟浩而言,这段日子的接触,此人看似冷淡倨傲,可实际上若是亲近之人,则很是和善。

    从对方这里,孟浩对于炼丹,已有了不少的了解。

    “还有一个月,会有一场晋升之试,这一次我打探了一下,只从药童中选出一人,晋升丹师,一旦晋升了丹师,你就可以全面的接触紫运宗对于丹道的理解,可以快速的成为真正的丹师,有自己的洞府,有自己的炉火,所学将不再是药草,而是炼丹!”厉涛认真的开口。

    “唯独麻烦的,是这一次有资格参与之人,需具备十年药童资历,我想想办法,看看能否帮你申请一个名额。

    你自己也想想法子,这个机会若能把握住,可节省你十年时间。”厉涛看了孟浩一眼,语重心长的开口。

    孟浩内心感动,向着厉涛再次一拜。

    “多谢厉兄。”

    二人又说了几句,孟浩抱拳离去,走在宗门的山路上,他双目露出精芒,看着月色,脑中沉思起来。

    “我不可能做十年的药童,这一次的机会,定要想办法把握住,且我之前在宗门内的几次显露,应也引起了注意……”带着这样的思绪,孟浩走入到了甲一山谷,可还没等接近他的院子,孟浩忽然心神一动,但神色却不露丝毫,推开院子门时,他神色立刻露出变化,看着此刻站在他院子里的一个白发老者。

    这老者,正是当日测试其资质之人,丹东一脉老资格的主炉丹师王凡明,此刻正看着孟浩的药田,当孟浩踏入进来时,他转过头,望向孟浩。

    ——

    昨晚失眠了……躺在床上几个小时没睡着,使得今天起来晚,更新也就晚了。

    月票榜岌岌可危,一个月的努力,至今85章的更新,说不气馁是骗人,可在气馁的同时,也有不甘心,不到最后一刻,耳根绝不会放弃!

    请道友相助!(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