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紫运称尊 第217章 草木争锋

    四周三万多药童一个个肃然,这里面有不少都是头发花白,可以说除了孟浩外,年纪最小的也都三十多岁的样子。

    他们在药童中最少都度过了十年,对于药草的理解与认识,也都根深蒂固,已然纯熟在心,甚至任何一个若离开了宗门,在外界其他宗内,都堪称药草大师。

    可如今,却一个个很是肃然的,彼此纷纷走向案几,孟浩深吸口气,看了眼四周,又看了看那些案几,选择了一个坐下。

    尽管是第一次参与这种药童晋升丹师之试,可孟浩却没有太多的陌生感,甚至……他隐隐间内心还存在了熟悉的感觉。

    因为这一幕,在他看来,分明就是如笔试一般,在他当年于赵国读书时,参与了数次这样的科考,尽管从未高举,可对于这样的考场,却已习惯。

    “说来也的确有相似之处,这晋升丹师,考的就是有关药草所学,谁记的多,记得详细,记得正确,就可以答的更完美。

    与科举,没有太多区别。”孟浩笑了笑,此刻坐在这里,让他有种如回到了当年科举考场时的感觉,只不过那个时候他要考的是功名,而如今要晋升的,是丹道。

    此刻深吸口气,孟浩看到了四周的药童有不少都纷纷开启了面前的玉简,立刻在他们的面前,就出现了一片柔和的术法光幕,在那光幕上竟出现了画面,画面里全部都是不同的药草。

    而这些药童需要做的,就是将所有认识的药草。写下其习性。种植。采摘以及种种详细之言。

    眼看不少人已经开始,孟浩右手抬起在玉简上一拍,立刻面前也出现了一片术法光幕,凝望其上幻化的药草画面,孟浩不假思索,立刻将这药草的名字,习性等所有详解,一一烙印下来。

    时间慢慢流逝。整个广场很是安静,那盘膝坐在丹炉旁的八个老者,在孟浩看去如同考官,正审视四周,若有人乱了考场,定会受到严厉的惩罚。

    孟浩越答越是顺手,速度很快,将画面上出现的所有药草,纷纷烙印其详解,这里面有不少都是他曾在仙土内亲眼看到。还有一些则是跟随厉涛炼丹时,亲自拿到过手中。

    很快的。三个时辰过去,孟浩沉浸在答题之中,双目露出执着之芒,他发现这的确是一个很好的验证自己所学的机会,有如此多的画面,使得孟浩将这大半年的记忆里,所有关系药草的详解,等于是重新浮现了一遍。

    使得记忆更加深刻的同时,也让孟浩找到了当年书生时的苦中作乐。

    渐渐地,四周的药童,开始有人皱起眉头,冥思苦想,随着时间又慢慢的过去了两个时辰后,已经有药童面色苍白,尽管遇到不认识的药草,就会将其快速忽略,可慢慢却发现不认识的越来越多,到了最后,几乎全部都陌生,于是……开始有人在挣扎之后,苦涩的选择了放弃,站起了身,退到了四周。

    很快,越来越多的药童在苦涩中,呆呆的看着面前的光幕,愣了许久,不得不起身,叹息中退后,他们尽管身为十年药童,可依旧还是有不少难以记住,毕竟十万药草,百万变化,除非是修为到了可以神识烙印的程度,否则的话,死记硬背,很难完成。

    而孟浩,本身就是一个读书人,从接触书本开始,整日就是背诵。

    此刻他神色平静,双目直勾勾的望着眼前的光幕,浑然忽略了四周的一切,眼前只有那不断变化的药草,越答越是欣喜,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使得他这里,慢慢也引起了一些失败者的注意。

    随着时间再次流水,当第十个时辰到来时,三万药童,只剩下了两万人还在答题,四周依旧安静,那些放弃之人不愿离开,在旁默默看着。

    当第十五个时辰时,两万人,只剩下了七成,这一万多人此刻大都是眼睛充满了血丝,纷纷死死的盯着面前的光幕,不断地烙印自身的所学。

    孟浩这里依旧神色平静,速度之快,使得王凡明等老者,也都频频侧目。

    二十个时辰,一万多人,又有三成左右不得不放弃。

    三十个时辰,整个广场只剩下了不到六千人还在彼此疯狂,可已经有不少快要坚持不住,不是看向四周同伴,发现都在咬牙时,也就发狂般拼命去思索眼前画面里的药草习性。

    当第四十个时辰到来时,不眠不休的近乎四天四夜,使得此地如今还在坚持,只剩下三千多人,一个个如疯魔一般,似忘记了一切。

    直至第五十个时辰到来的一瞬,一个年级看起来约莫五十多岁的老者,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直接倒了下去,甚至原本半白的头发,竟直接全部成为白色,这一幕掀起了一场嗡鸣,使得不少药童,纷纷面色苍白的起身,心有戚戚,放弃了继续。

    因为他们发现,若还继续,怕是今日要死在这里,被人搀扶着走向边缘时,这些人都会看向如今剩下的一千多人,目中带着恐惧与敬畏,他们深切的知晓,这些人的可怕程度。

    能将十万药草,百万变化,答题至现在者,绝非凡俗之辈。

    孟浩深吸口气,眼睛已干涩,他闭上了眼休息了片刻后,再次睁开,凝望眼前变化的药草,继续答题。

    时间已不知不觉的不断流失,此地广场上还在答题的,慢慢的越来越少,一千多人,八百多人,五百多人,三百多人……直至过去了整个九十个时辰后,此刻还在选择答题的,只有十一人!

    偌大的广场,只有十一人分散在不同的地方,正进行彼此的疯狂,孟浩这里也开始时而皱眉,眼前画面里的药草,他需要仔细的回忆,才可以想起。

    尤其是一些很容易混淆的药草,极难辨认,需要从不同的细节,甚至更有一些需要亲自去品尝一下才可,如此一来,因只有画面,就需要更细致的观察,方可烙印。

    除了孟浩外,其他十人,此刻都是一个个面色苍白,双眼都露出凶芒,他们坚持到了现在,绝不甘心放弃,且这场试炼,很是刁钻,为了尽快的出现淘汰者,一旦错误或者是忽略了十株药草,则立刻被自动放弃资格。

    此事也就杜绝了那些乱竽充数之人,使得谁是药童里的最强,让人一眼就能看出。

    就在这时,其中一人面色大变,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光幕刷的一下自行消失,他整个人愣在那里,许久惨笑中踉跄起身,被人扶着离开了案几。

    四周所有药童,此刻呼吸都急促,看向如今在广场内,剩下的十人,这十人已经注定了可以通过这一次的考验。

    可偏偏的,却没有人选择站起!

    哪怕是已注定通过,可身为药童,拥有要成为丹师的大志,又岂能不是心高气傲之辈,既然要比,就自然要比出一个高低,比出一个第一!

    这样的心态,此地之人都有,四周的三万药童纷纷凝望,他们也在猜测,到底谁……才是此番比试的第一人。

    王凡明八老一眼不发,也没有出声结束这场试炼,而是随之凝望。

    时间流逝,包括孟浩在内的十人,可以说这药童中的佼佼者,每一个都已然具备了成为丹师的资格,此刻一个个目光如血,正盯着眼前的画面,没有人放弃。

    孟浩闭上了眼,深吸口气后,再次睁开双目,看着眼前的画面里,浮现出的一株药草,这药草极为罕见,十万药草中根本就没有,而是百万变化里由数种药草伴生后,才可出现的罕见草叶。

    仅此一株,就足以让南域那些自言见多识广的修士,双眼茫然。

    “越来越难了,不过这样,才更有意思。”孟浩深吸口气,神色露出执着,这一刻他身上修士的气息已淡了很多,取而代之的,则是身为书生的那股执拗,如数次落榜依旧要去考的决心。

    因为孟浩在进入这丹东一脉后,他已经发现了,自身对于炼丹之法,的确是存在了天资!

    或许修行上,他是寻常资质,但在炼丹上,他拥有天纵之才!无论是催化,无论是牢记这些药草,都显露出了远超其他人的强势。

    亦或者说,这已不再是天资,而是天赋,草木天赋!

    对于这一点,孟浩想到了水东流的话语,他已隐隐明白,这天赋,自己原本是不具备的,这天赋,来自于彼岸花!

    直至不知过去了多久,十人里陆续的有人面前的光幕黯淡消失,他们答错了十道,被取消了资格。

    直至整个广场上,到了最后时,只剩下了两人!

    一个是孟浩,一个是面色阴沉的中年男子,二人还在继续,那中年男子时而看向孟浩,目中露出疯狂与不甘心。(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