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紫运称尊 第218章 第一轮最强!

    “我十二岁拜入山门,药童之学近乎半生,比不过你?”这中年男子双目已赤红一片,死死的盯着面前一株药草,可面色却渐渐苍白,他已错了九道,这是最后一次机会,可这药草,他……不认识。

    许久,这中年男子惨笑一声,默默的站起了身,没有去烙印答案,而是牢牢地记住这株药草,转身走向外面。

    此刻,在这广场上,唯有孟浩一人存在!

    这一瞬,他万众瞩目,此地所有人的目光,包括王凡明八老,都全部凝望在了孟浩身上!

    因只有孟浩,还在答题!

    孟浩不知道自己答了多少道,十万药草,百万变化,或许烙印了一半,或许更多,孟浩深吸口气,他的眼前只有光幕内的草药,随着不断地答题,他渐渐发现有很多药草,自己只要看一眼,明明从未见过,可随着思索,竟在脑海里浮现了答案。

    似乎自己所学的十万药草,百万变化只是一个基础,可这个基础,却打开了自己脑海中从彼岸花那里获得的天赋,那是草木天赋,使得孟浩的脑海里,这些基础的学习自行的排列,组成了答案。

    更是在他的乾坤袋内,那张水东流的画面内封印的彼岸花,此刻也都在颤抖,似不甘心的挣扎,发出无声的凄厉嘶吼,因为这一刻的孟浩,随着不断地答题,随着不断地印证,随着脑海草木的不断浮现,他正在无形的掠夺。那属于彼岸花的资质!

    若仅仅如此也就罢了。随着不断地进行。孟浩甚至发现自己道台内的妖丹,似乎也有了转动的迹象,每一次转动,都仿佛有一丝丝无形之力散出,融入脑海,使得他融合彼岸花的草木天赋,更为霸道。

    这一场草木之试,对于孟浩而言。是一场对彼岸花草木天赋的掠夺与融合!再没有什么方法,要比这一次更强烈的促使孟浩融合的速度更快了,这场草木之试,堪称孟浩的一场大造化!

    这种持续,随着孟浩越是思索,随着他越是答题,就出现的越加频繁,彼岸花的惨叫无人可以听到,草木天赋被掠夺,正快速的与孟浩完全的融合在一起。成为属于他的资质!

    如果现在有人让孟浩停下,他反倒会觉得不甘心。

    此刻他的双眼已经有了血丝。思索的时间虽长,可却从没有错过一道,往往思索过后立刻烙印,看的四周之人呼吸急促,目瞪口呆,即便是那王凡明八老,也都相互看了看后,都看到了彼此目中的震撼。

    因为孟浩的答题,此刻出现的那些药草,甚至有一些是他们都拿捏不住的,毕竟这种变化,是需要数十种药草不同时间伴生后,才会出现,当世罕见。

    “十万药草,百万变化,千万伴生,这是三种草木境界,达到了第一种,若还具备炼丹的资质,就有资格成为丹师……”

    “当今南域,在草木资质上,可以达到第二个境界的,无一不是紫炉,至于第三个境界,唯有丹鬼大师与另外两个丹道大师,唯这三人!”

    “这方木到底具备了何种程度的草木天资,竟如此妖孽,居然已经超越了第二个境界,如今开始摸索千万伴生这一无边领域……若此人的炼丹造诣与他的草木天资一样,那么此人……定可轰动天下!”

    “我看未必,此人草木天资妖孽,但炼丹资质不一样如此,不过他只需要具备一定的炼丹资质,此生就算达不到紫炉,一个主炉巅峰,定可获得!”王凡明八老相互看了看,彼此传音时,都心绪激荡。

    “一切要看此人炼丹后,能发挥几成药效,寻常丹师只能发挥三成左右,唯有主炉才可一样药草炼出五成以上药效之丹,可却难以超越七成,唯有紫炉,方可炼制七成药效,整个南域,除了丹鬼大师外,唯有那另外的二人,才可炼制九成之丹!

    至于丹鬼大师,是唯一的一个,可炼十成丹,药力不外散浪费丝毫!”

    在这八老议论之时,四周的药童目瞪口呆,脑海轰鸣,一个个怔怔的看着孟浩,即便是那十个最终退出者,也都在看向孟浩时,也有一些露出了敬佩与尊重,但还是有那么一些人,则是带着嫉妒之意,目光不善。

    时间还在流逝,孟浩始终没有停止,眼前浮现的那些药草,让他神色慢慢露出了兴奋之意,脑海的信息越来也多,妖丹的传承旋转的更快。

    与此同时,在紫运宗内,丹东一脉深处的一座孤山上,有一个穿着白色道袍,整个人如散发阵阵丹香的老者,盘膝坐在一处青石上,前方漂浮着一尊丹炉,而他的目光,则是凝望此丹炉。

    这老者看起来其貌不扬,唯独双目一片清澈,如深泉一般,似望不穿,那身白色的道袍,看似寻常,可在袖口的位置,却绣着一顶丹炉。

    老者沧桑,仿佛不知存在了多少的年月,此刻微笑望着丹炉,他修为不显,可身在此山,却是让这天空的云层消散,让这八方的风静止,让这方世界的动态,成为了永恒。

    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个女子,这女子穿着紫色的长裙,容颜绝美,可眉心却有抑郁之意,正是楚玉嫣。

    而这老者……则是紫运宗德高望重,名震南域千年的丹道大师,甚至两个叛出师门的记名弟子,都已成大师的……丹鬼!

    鬼有千万变,如丹之炼,故而老夫得道之日,字号丹鬼!这是丹鬼大师千年前,传遍整个南域的声音。

    “你的三凡丹,炼的如何了。”老者目光从丹炉上移开,看向身边的楚玉嫣。

    “还是失败了,师父,这三凡丹太难炼了。”楚玉嫣皱起眉头,看了眼漂浮的丹炉。

    老者摇头笑了笑,目光看向远处天地间,紫运宗紫东真人的巨大雕像,神色里带着一抹岁月的感慨,许久,目光落在了面前的丹炉上,缓缓开口。

    “你心不静,也就少了坚毅,故而体悟不到为师让你炼三凡丹的用意,这一点,你要向此人学习!”老者说着,右手抬起一指丹炉,随着他的指去,这丹炉立刻模糊,其内赫然幻化出了广场孟浩的身影!

    在看到孟浩的一瞬,楚玉嫣立刻皱起了秀眉,她记得这个人,也记得当日第一次看到时,那种不知为何,心底浮现的烦躁,这种烦躁让她当时有种忍不住要出手教训的冲动。

    事后她自己也不理解,今日又看到时,那种烦躁的感觉再次浮现。

    “丹道一途,资质只是助力,最重要的是一股坚毅。”老者淡淡开口,右手一挥,画面消失,丹炉还是丹炉。

    “你回去吧,何时炼出了三凡丹,何时为师才允许你离开宗门。”老者说完,闭上了眼。

    楚玉嫣崛起了嘴,似很不满,可却没有办法,在老者身边一跺脚,转身离去时,脑海不知怎地,浮现出了孟浩如今变化的方木身影,烦躁之意又起。

    “我到要去看看,此人为何让我如此心绪不宁!”楚玉嫣一咬牙,化作长虹远去。

    晋升丹师的广场内,数万人目光凝聚,随着时间的慢慢流逝,随着楚玉嫣也都来临了此地,她看着孟浩,眉头始终皱着,仔细的扫了几眼,脑海中分明是陌生,可偏偏在这陌生里,她总是觉得有些熟悉。

    直至又过去了很久,一天,两天……直至又过去了三天。

    楚玉嫣那里双目明显的越来越凝重,到了最后,已然露出了震撼之意,她如王凡明等人一样,知晓草木三境,如今看着孟浩在那里不断的答题,她岂能看不出这种境界的惊人。

    直至三天后,孟浩面前的光幕忽然扭曲,竟再没有药草幻化出来时,他缓缓的抬起了头。

    四周在这一瞬,极为安静,所有人都死死的盯着孟浩面前的光幕,王凡明倒吸口气,猛地站起了身,他身边的七老,也都纷纷站起,神色露出无法置信。

    “全部答完……”

    “这里的所有药草,都是丹鬼大师亲自刻画,千年来从未有人全部答完,他……他是什么妖孽资质……”

    随着王凡明几人的声音传出,这四周的所有药童,压抑了数日的嗡鸣哗然,在这一瞬彻底的爆发开来。

    “没题了……这怎么可能!!此人居然全部答完!”

    “古往今来,前所未有……”

    “这方木,莫非要成为我丹东一脉,又一个骄阳不成……”哗然四起之时,孟浩双目干涩,闭上了眼,一震疲惫浮现全身,他忘记了自己在这里坐了多久,直至画面消失的一刻,他似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可偏偏脑海中的草木信息,却更为活跃,隐隐似碰到了一层无形的隔膜,仿佛要冲破。

    可却无法做到,随着一次次的冲击,最终只能慢慢平复下来,孟浩感受到了这股隔膜,但他却不知晓,这一层无形之膜,一旦冲破,他的草木造诣,将达到了一个惊人的程度。

    那是……闻丹知方!

    一颗丹药在手,就可浮现其丹方,这种境界,唯有紫炉丹师,才可做到。

    楚玉嫣深吸口气,她怔怔的看着孟浩,即便是看到此人,自己内心就烦躁,可她不得不承认,这方木是自己所见过的,对于草木造诣,堪称妖孽之人!

    ——–

    求月票!(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