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紫运称尊 第228章 落叶再美,只活一季(第二更)

    就在此刻,有笑声传来,那四个紫气一脉的天骄,已然穿过人群,看都不看刘言兵,直奔孟浩这里走来。

    “方丹师,在下之前一直想要拜见,今日相遇,还请方丹师给些薄面,让在下做东,一起饮酒赏月可好。”

    “哈哈,徐师兄抢先一步,方丹师丹道造诣传遍宗门,今日偶遇,可否让师弟也参与进去,一起宴请方丹师。”

    “方丹师,我的那炉丹药不着急,方丹师有空闲之时再炼就好,今日说什么你也不能就这么离去啊,我等想拜见你之心,白云来师弟可是知晓的。”

    这紫气一脉此地四个天骄,都笑谈中走近孟浩,抱拳一拜,神色很是真诚,带着客气。

    至于刘言兵等人,他们根本就不在意,与方木这里比较,刘言兵就算是有祖在宗门,可丹师的地位,何况是这种显然未来不可限量的丹师,尤其是,这是一个敢用出禁丹令的丹师……自然高下立判。

    丹师千人,有的人一生都没用一次禁丹令,有的则是万不得已才展开,自然是有所顾虑,毕竟并非人人性格果断,可眼前这个方木,竟如此果断的使用,形成的威慑,刹那间笼罩所有人心神。

    此刻簇拥在孟浩四周的,还有跟随这四位天骄而来的其他内门弟子,一个个都面带微笑,看向孟浩时,哪怕孟浩的修为在他们看去并非筑基,可也都是带着客气。

    孟浩微微一笑,抱拳向着众人一拜。推托一番。可众人盛情难却。便点头,随着众人走向远处,一路笑谈之声传出,白云来在后,也有内门弟子笑意相谈,很是融洽。

    广场上,刘言兵面色苍白,脑海嗡嗡。眼露茫然,更有绝望,他四周的修士一个个看向他时,也都带着不同目光,可就在这时,前方还没走远的孟浩忽然回头,向着广场上此刻的那些修士抱拳。

    “诸位同宗道友,可愿一起?”

    孟浩话语一出,他身边那四个天骄纷纷目光闪动,一个个都大有深意的看了孟浩一眼。也回头笑着邀请。

    如此一来,广场上的那些内门弟子。一个个立刻振奋,匆匆临近,相互抱拳之后,一行数十人,带着笑声一起远去。

    孟浩在其中,如被众星拱月,谈笑风声。

    偌大的广场上,如今只剩下了刘言兵等人,此刻一个个面色难看,尤其是看向刘言兵时,都带着悲愤。

    此后的日子,孟浩并非整日炼丹,而是时常去紫气一脉山谷,渐渐地所识之人越老越多,无形之中也就使得孟浩之名,在紫气一脉更为崛起。

    同样的,丹师这里,孟浩也找出时间,一一拜访,相互印证丹道,交换心得,使得各自都有收获,渐渐交织出了一片人脉。

    而刘言兵这里,却苦涩的发现了禁丹令的恐怖,以前一些可以给他炼丹的丹师,如今看到他,竟直接无视,不管他花费多大的代价,都再没有任何一个丹师为其炼丹。

    除此之外,他的身边,原本一些亲切之人,都慢慢疏远。

    甚至为此他还去寻其老祖,可却被极为严厉的喝斥出门,因丹师在紫运宗,本就是不能得罪,尤其是禁丹令一出,更是传遍整个紫运宗,而其老祖也心知丹东一脉最恐怖的,实际上并非是丹道,而是其护短!

    那种护短的程度,从禁丹令上,可见一斑!

    丹东一脉,从上到下,可以内斗,可以相互比试,可一旦出现外人相辱,哪怕丹师彼此有仇怨,也都要一致对外,因,丹师不可辱,不可得罪,这是丹东一脉的铁律!

    也因此,有了禁丹令。

    或许在外界,得罪一个非丹东一脉的丹师没有什么,其他丹师不会参与,可在丹东一脉内,得罪一个丹师,就等于是得罪了所有丹师。

    或许的确是有些不讲道理,可正是这种不讲理,才使得丹东一脉的丹师,无论是在宗门内,还是在宗门外,都极受人尊重。

    得罪一个,等于得罪所有,此事的严重程度,很少有人可以承受的起。

    同样的,若有人得罪了其他丹师,那么孟浩这里也绝不能标新立异,因身为丹师,第一个要维护的,就是丹师这个称呼。

    时间就这样慢慢流逝,孟浩炼的丹药,每天三炉,如此一来在其他丹师那里看去,之前的一些心里不忿,也就少了很多。

    毕竟紫气一脉内门弟子上万,寻丹师炼丹已成为规则,只要不是一人独吞,就不会引起太多的不满。

    再加上孟浩大都拜访,言谈举止都让人如沐春风,也就再次化解了这些情绪,使得丹东一脉的丹师,渐渐都接受了孟浩。

    而孟浩这里,也省下了大量的时间,除了每天的三炉外,多出来的丹药一方面上缴宗门,一方面则是以筑基天,来让自己的修为缓慢增加。

    数月后,这一天深夜,孟浩神色凝重,他盘膝坐在洞府内,望着身前三瓶筑基天,沉默了片刻后,他眼中炸出精芒。

    “第六座道台,今日要开!”孟浩深吸口气,他体内如今的第六座道台,已经完成了九成之多,这最后一成,因那种吞噬之力的存在,使得孟浩准备了好久,直至他认为稳妥后,这才决定开启。

    他双眼露出执着,拿出筑基天,吞下后闭目,体内第六座道台在这一瞬轰然凝聚,渐渐孟浩身体上金光弥漫,这光芒外更有阵阵符文闪耀,可几乎是刚一出现,有叨唠的声音从一旁传出。

    “三个恶霸,三个恶霸,少三个都不行!”传出这声音的,正是刚刚苏醒的皮冻,它一边说着,一边向着孟浩那里吐出一口气。

    这口气的吐出,立刻将孟浩身体外的金光完全掩盖,更是将孟浩完美筑基的气息也都变化成了寻常,使得紫运宗无法察觉。

    时间慢慢流逝,当清晨到来时,孟浩身体猛地一震,全身肌肤瞬间干瘪,一股庞大的吸力猛然间自他体内爆发出来,仿佛饥渴了数万年,要将孟浩的身躯连同其灵魂,瞬间吞噬。

    可孟浩早有准备,几乎这吸力传出的刹那,他一把捏碎了面前的几个丹瓶,被他用全部精力炼制的,近乎了九成多药效的筑基天,被他一把吞下了不少。

    这些丹药一入体,就轰然炸开,化作了磅礴的灵力不断地被第六座道台吸收。

    直至到了晌午时,孟浩双目蓦然开阖,有刺目之芒一闪而过,他盘膝坐在那里,看起来与之前没有什么区别,只是瘦弱了一下,可偏偏在其体内,如蕴含了狂风暴雨,阵阵惊人的修为波动,不断地扩散开来,被皮冻一口一口的隐藏。

    第六座完美道台,已然凝聚出来,这一刻的孟浩,他深吸口气,缓缓地闭上了眼,不多时再次睁开后,目中已没有了精芒,而是化作了平静,只是这平静的目光,似蕴含了某种奇异的光芒,这光芒,是修出的自信!

    六座完美道台,筑基中期巅峰,再开一座道台,孟浩就可踏入筑基后期!一旦到了筑基后期,无暇筑基的道子在其面前,已没有了出手的资格,因为他们的道台,将被碾压的颤抖。

    即便是现在,六座道台的孟浩,灭杀道子,已不在话下。

    至于所谓的天骄,在其面前,如同蝼蚁,摧枯拉朽。

    “完美筑基,霸道至极……”孟浩轻声开口,他的目中更有期待,他期待自己九座道台,完美筑基大圆满的那一刻。

    “三个恶霸!”皮冻的声音传来,其身一晃,就出现在了孟浩的面前,瞪着大眼睛,一跳一跳的,大声说道。

    自从蜕皮之后,这皮冻就再没变成鹦鹉,而是保持皮冻的摸样。

    “三个恶霸,三个都不会少!”孟浩连忙开口,斩钉截铁。

    皮冻这才满意,打了个哈气,嘀咕着要去和李家老祖谈论一下有关午休的话题,身子一晃消失在了孟浩的乾坤袋内。

    见皮冻离去,孟浩起身推开了洞府之门,晌午的阳光晃来,孟浩深吸口气,此刻外界已是初春,此地不似赵国有雪,紫运宗的冬季,是没有雪的。

    默默的看着远处天空,孟浩想到了自己在这紫运宗,已有三年多的时间,甚至若仔细去算,差不多也快要四年整了。

    “时间过的好快……”孟浩轻声喃喃,自修行以来,他发现岁月的流逝,在感官上,已不再是凡人之念。

    沉默中,他想到了陈凡,想到了许师姐,想到了小胖子,那一幕幕身影在他脑海里浮现,他知道他们在哪,可他们……不知晓自己在何方。

    孟浩之名,如今在南域,也都仿佛成为了过去,很少有人再提,已快要被人遗忘,当年的风波,随着四年的过去,渐渐也都消散了。

    “人生如梦,如落叶再美,也只活一季……”孟浩看着远处树木的新芽,洒脱的笑了笑,他喜欢方木这个身份,喜欢丹东一脉如同学府般的感觉,此刻右手抬起,手心内多出了一枚玉简。

    这玉简,是李家老祖为了拜托皮冻,烙印送出,其内记录了李家的一套核心功法。

    吾意诀。

    ——–

    第二更送上,这个本月的第98章!距离本月结束,还有9个小时,求不遗憾!(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