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紫运称尊 第230章 魔葬九地之下!(第四更)

    这一次的炼丹,整整持续了一个月的时间,可以说是孟浩炼丹以来,所需时间最长的一次,连续一个月,他几乎没有休息,全部精力都放在了炼制丹药上。

    上万种的药草变化,按照孟浩脑海中的一股意识,在不断的改变之下,慢慢靠近,慢慢以种种草木之变,化出属于他孟浩的独一无二。

    直至一个月的最后一天,深夜明月之时,孟浩身前的血鹤丹炉一震,渐渐颜色不再是赤红,而是慢慢恢复,这一过程持续了约莫数个时辰,在外界天空朦胧亮时,才完全的退去了热度,孟浩披头散发,双目弥漫了深深的血丝,面色苍白,一个月来他的修为几乎无时无刻都在运转消耗。

    好在他已开出了六座道台,若是换了之前的五座,怕是这最后几天,就算是有丹药补充,也不得不中止炼丹。

    而这种丹悟一旦停下,如时光流逝,无法回头续接。

    看着面前丹炉彻底恢复如常,孟浩深吸口气,一个月来的疲惫,是他炼制丹药以来感受最深刻的一次,仿佛是与人生死大战,此刻他闭上了眼,在双目闭合的一瞬,阵阵刺痛从目中传出。

    许久,当他再次睁开眼时,他右手毫不迟疑的抬起在丹炉上一按,立刻此丹炉震动,两枚黑色的丹药,瞬间飞出,在这丹药飞出的刹那,于这丹炉的上方,赫然出现了一片乌云。

    这乌云不是在洞府外,而是在这洞府内,这一幕的奇异。让孟浩一愣之后双眼刹那露出精芒。与此同时。这片乌云快速形成,更有闪电游走,直奔丹药而去。

    危机时刻,孟浩一拍储物袋,皮冻瞬间飞出,看到那片乌云后一怔,但很快双眼冒光,几乎在乌云闪电落下的一瞬。就猛的一吸,居然将这片乌云与雷电全部吸入口中,吧唧吧唧嘴,似很美味的样子。

    “丹劫之雷,果然是最好吃的……”这皮冻舔了舔嘴唇,目光落在了此刻已然被孟浩一把抓在手中的两枚丹药上,似跃跃欲试。

    “三个恶霸!”孟浩果断开口,皮冻迟疑了一下,似在纠结,半晌后嘀咕了几句。这才重新回到血色面具内,将内心的纠结。准备发泄在李家老祖身上。

    打发走了皮冻,孟浩深吸口气,凝望此刻在自己手心内,还有挣扎,仿佛要争夺飞出的两枚黑色丹药,这是孟浩第一次炼制出这种仿佛具备了灵性,更是有劫云出现之丹。

    孟浩双目精芒闪耀,此刻哪怕他在疲惫,也都目不转睛的望着手中双指夹住的两枚丹药。

    这两粒丹药大小相差不多,只是一个色泽漆黑,一个近乎紫色,从感官上,以孟浩的炼丹造诣,一眼就看出,那近乎紫色的才是绝品,至于另一枚,虽说略有不如,但也同样是绝品一类。

    任凭这两粒丹挣扎,也无法从孟浩双指内争夺,他看着眼前的黑色丹药,没有药香,可却如能将一切目光吸收,使人望的时间长了,仿佛连魂都会被此丹摄取进去。

    “这是我炼制的,真正意义上的丹……”孟浩喃喃,他凝望此丹,许久之后双目一闪,左手缓缓抬起,一挥之下,立刻手中出现了一把飞剑,慢慢在略差一些的黑色丹药上刻下了一个印记,这印记不复杂,是一尊鼎!

    此鼎,是孟浩记忆里,青罗宗福地内,那尊曾要破天而去的大鼎。

    样子自然不会是一模一样,因鼎的存在,本就是大同小异,将其烙印刻画之后,说来也怪,此丹竟瞬间不再挣扎,其上的鼎印一闪一闪,居然如同深深的烙在了丹心,仿佛浑然天成,给人一种似乎此鼎的刻画,本身就存在一样。

    孟浩深吸口气,脸上露出微笑,笑容浮现时,他的疲惫也随之出现,一个月的不休息,使得孟浩即便是筑基修士,也都有些无法承受,精力不足。

    “此丹入魔,疯魔之巅,以鼎为印,看似镇压,可实际却代表了大地,魔葬九地之下,便是此丹之名。”孟浩右手抬起,取出一个丹瓶,将这入魔丹放入其内后,封了蜡,又将另一粒近乎紫色的入魔丹放入另一个丹瓶内。

    取出玉简一挥,召唤白云来,片刻后白云来出现在了孟浩的洞府外,等待了不多时,一个丹瓶飞出,落在了白云来的手中。

    “此丹参与拍卖,其名入魔,拍卖时你来叫我。”孟浩疲惫的声音传出后,洞府大门关闭,他整个人闭目盘膝,似睡非睡,沉浸在了恢复之中。

    白云来抱拳一拜,拿着丹瓶快速离去。

    时间一晃就是三天,这三天,整个东来国都极为热闹 ,不少宗门之人齐齐涌入紫月城,更有其他区域的宗门之修,也纷纷赶来。

    甚至其他的四宗以及三族,也都派了弟子来到紫运宗下的紫月城中,去参与这一年一次的丹拍。

    此丹拍,虽说一年开启一次,可哪怕是这样的频繁程度,也依旧是能引起整个南域修士的关注,只因紫运宗的丹拍,所拍卖之丹全部都是其丹东一脉丹师炼制。

    且每年都有主炉参加,丹药种类之多,药效之强,足以轰动南域,甚至时而还会出现自创之丹,让人惊艳。

    每年,都有丹师之名崛起,被外界所知晓,传遍南域,可以说丹拍,是丹师扬名南域的首选,甚至丹东一脉也很乐于看到这一幕,鼓励丹师将炼制之丹,在丹拍上拍卖。

    甚至鼓励在拍卖的丹药上,刻下丹师的名字,使之名扬南域,同时,这种鼓励也体现在物质上,哪怕炼制所需的一切都来自宗门,可丹拍换取的灵石,全部归丹师所有。

    也正是这一规矩,使得每一次的丹拍,几乎大多数丹师都会参与其内。

    另外,紫运宗的丹药,控制极为严格,外人想要获得难度不小,唯有在这丹拍中,才有机会去拥有紫运宗之丹,尤其是每次丹拍中都会有那么几种,被人疯抢,原因并非是丹药本身的药效,而是其炼制的方法。

    既然无法获得丹方,那么就需要从丹药本身上去研究,倒也有那么一些可能,炼制出模仿之丹,此事就连紫运宗的丹师也没有办法去阻止,若有本事,大可去研究就是。

    如此一来,每年一次的丹拍,引起的轰动程度,自然可以想象。

    而举行丹拍的地点,正是这紫月城,在此城的东南角,有一片庞大的区域,成环形修建,足以容纳十万修士的巨大拍卖场。

    每年丹拍之时,此地几乎座无虚席,来自四面八方的修士,会将这里完全的坐满。

    一场丹拍,往往会进行七天左右,堪称紫运宗的一场盛事。

    这一天,正是丹拍的第一日,整个拍卖场座无虚席,来自各个宗门之修,全部将目光落在前方拍卖场的中心位置。

    在那里,有一个中年男子,正含笑向着众人抱拳一拜。

    “诸位南域道友,我紫运宗丹拍的规矩大家都懂,在下也就不多说了,这一次的丹拍,共有七百八十九种丹药,包罗凝气、筑基、结丹、甚至元婴前辈所需之丹,此次丹拍也有!

    另外,毒丹,法丹等等,此次均都存在。

    按照我紫运宗丹拍的规矩,每一次拿出丹药,都会当着诸位道友的面,刮出丹粉,验证药效,使大家可以清晰的看到,每一类丹药的造化之处。”中年男子说完,右手抬起一挥,立刻其旁刹那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环形之门。

    此门扭曲间慢慢透明,可以让人清晰的看到,在这门后,有七百多个修士,一个个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

    这些修士修为不等,年纪也差距很大,可唯独一样的,是这些人的双眼,都蕴含了紫色。外人不知晓这些人的来历,可若孟浩在这里,他定能一眼认出,这些人……都是修行了紫气西去功法的宗门傀儡弟子!

    “这些是紫气一脉为此次丹拍,送来的试丹之修,诸位有不少都非首次参与丹拍,也应明白,我紫运宗的丹拍,整个南域,独一无二!”随着中年男子的声音传出,拍卖场内笑声回荡,各有恭敬之音弥漫。

    “丹拍开始!”

    “第一枚要拍出的丹药,是我紫运宗丹东一脉,具备主炉资格的刘勇大师,炼制的一瓶颠阳丹!

    化生机为死气,改沧海为桑田,此丹用在洞府,可形成阴罗地,吞入腹内,可化死气崛,最是适合修行傀儡之术的道友。”随着中年男子声音回荡,此刻在这拍卖场外,白云来与孟浩,正快速赶来。

    于这拍卖进行时,孟浩以丹师资格,在拍卖场的药童恭恭敬敬中,被引入场内,坐在了上方为丹师准备的众多阁间之中,低头时,目光落在了拍卖场内。

    孟浩深吸口气,他很期待,自己炼制的入魔丹,到底能卖出什么价格,又是否能被人接受,毕竟这是他成为丹师后,炼制的最满意之丹,此刻尽管自信,但内心多少还是有些患得患失。

    带着这样的思绪,孟浩目光扫过下方众人,忽然一怔,脸上露出了微笑,他的目光落在了下方人群内,一处贵宾席中,此刻磨着牙,吊儿郎当的一个胖子。

    —–

    本月最后一更,求本月最后一张月票!(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