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紫运称尊 第243章 再说一遍!

    丹东一脉,最大的山谷之一,丹天谷内,此刻可容纳两万多人成环形打坐,正中间,则是一座高台。

    此地是丹东一脉,主炉讲丹的三个地方之一,孟浩还是药童时,经常在这三处山谷内听主炉大师讲解丹药草木,受益匪浅。

    除了这三座山谷外,还有十处丹师讲解之地,也就使得丹东一脉在孟浩看去,不似宗门,而是学府,因为这十三处山谷,丹师也好,主炉也罢,并非是要求必须来此去听,而是自愿。

    且根据不同丹师,不同主炉所讲解的内容,让丹东一脉之修,可去选择。

    故而有的山谷讲解,只有数百上千,而有的则是座无虚席,甚至外面还有不少旁听,不过,每一次主炉开讲,自然与寻常丹师讲解不一样,所以历次的主炉丹讲,都是极为火爆。

    唯独……孟浩成为主炉后,第一次开讲时,来的人只有数千,并非座无虚席,可孟浩当时也没在意,两个时辰的讲解结束后,就一甩衣袖离开。

    此刻在那两个药童的陪伴下,当孟浩来到这丹天谷时,哪怕他不在意自己上一次的听丹之人不多,可也依旧被此地火爆的人群震了一下。

    还没等靠近山谷口,孟浩就看到了不少药童盘膝坐在那里,抬头望着远处山谷内高台上,一个仙风道骨,白发苍苍的老者。

    那老者正是一个主炉,且资格很老,他话语淡淡。可却传遍四周。使得此地两万多药童。还有不少丹师,都听的如痴如醉,更有不少双眼露出光芒,似有明悟。

    孟浩讲丹原本是数日前,可因炼丹耽搁,于是便拖到了现在,此刻需要等这老资格的主炉丹师讲完,才会轮到他走上高台。去讲草木。

    不过他身为主炉,即便是等待,也自然不会在山谷外,刚一走近,立刻就惊动了山谷口处的药童,一个个在看到孟浩后,连忙起身恭拜,让开了道路,孟浩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微笑点头时。快走了几步。

    直至他踏入山谷后,此地的药童纷纷都看到了孟浩。距离远的也就罢了,那些距离近的,又恰好是挡在他前方的药童,连忙都起了身,恭敬拜见。

    如此一来,在这山谷内,就引起了小规模的骚乱,高台上正讲着丹道的老者,此刻皱了下眉头,停止了话语,目光带着不悦,看了孟浩一眼。

    他自然知道孟浩是谁,可对于这以特殊手段晋升的住炉,莫说是他,几乎所有的主炉,都很不喜。

    “方丹师莫非不懂规矩,此刻是老夫讲丹,你来也就罢了,引起了混乱,败了老夫的兴致。”这老者淡淡开口,声音传出,言辞极为不客气。

    孟浩皱了下眉头,看了老者一眼,他心知主炉丹师看自己不顺眼,若是换了非此地,以孟浩的言辞,自不会无语,可如今这里的确是他引了乱,使得对方讲丹中断。

    “是方某考虑不周。”孟浩微微一笑,索性坐在了一旁,打算等对方讲完。

    眼看孟浩竟如此开口,老者冷哼一声,也不好再去针对,选择了无视,继续讲解。

    时间慢慢流逝,这主炉老者声音滔滔不绝,更拿出了药草详细讲解,四周药童一个个沉浸在内,还有不少丹师也都听的茅塞顿开,很有收获。

    可唯独孟浩这里,有些昏昏欲睡,他炼丹本就有些疲惫,这老者讲解又极为啰嗦,往往在孟浩听去一句话可以说的清清楚楚,却偏偏用了数十多句去解释,且这些草木之事,孟浩所知,放眼全部主炉丹师,他说第二,就没人能有资格说第一,故而此刻不由得打个了哈气。

    不过此刻是旁人讲丹,孟浩就算觉得啰嗦,也不会去喧宾夺主,毕竟己所不欲,自然勿施于人。

    但偏偏他距离高台不远,这打哈气的行为,立刻就被那正滔滔不绝开口的老者一眼看到,这老者本就对孟浩不喜,此刻又兴致很高,眼看孟浩这里显然是懒怠的样子,不知怎的,就有了火气。

    “方木主炉,莫非你对老夫之前的话语,有什么置疑不成!”老者言辞一变,不再讲丹,而是瞬间看向孟浩,双目内露出咄咄之芒,言辞更是尖锐刺耳。

    这话语一出,四周的药童一个个前一息还是如痴如醉,可瞬间就一个个精神抖擞,齐齐看向孟浩那里。

    看他们的样子,哪里是如痴如醉,分明之前的一切,都已成为了习惯,其中或许有真,可假的也占据了不少。

    “两个主炉对起来了,这种事情,多少次听讲,也都遇不到一次啊!”

    “这周主炉一向气量不高,若他的讲丹坐席不满,定会迁怒一场,且每次听他的讲解,必须要神色陶醉,不然一准要倒霉……”

    “一个新崛起,在紫气一脉内门弟子中名声赫赫的方主炉,一个是主炉中资格极老的周主炉,这二人谁能占据上风……”

    山谷内的药童,一片安静,可内心却在这一瞬,浮现了各种思绪。

    孟浩皱了下眉头,看了那周姓老者一眼。

    “方某没有置疑周主炉的讲解,只是炼丹疲惫,小歇片刻。”孟浩淡淡开口。

    “一派胡言,你分明是对老夫不敬,老夫倒想听听,对于之前的讲解,你有什么置疑之处,今日你若说不出来,就立刻离开此地,休在这里让老夫厌烦。”周姓老者一看孟浩那里言辞一退再退,不由得目中闪过轻蔑,直接呼喝开来。

    孟浩眼中寒光乍现,他的确是退了两次,毕竟此地是对方如今在讲解,自己之前到来引起乱子,也的确有些不妥,可这老者一而再的咄咄逼人,孟浩的脾气虽好,可如今也随着目中寒意的出现,有了不悦。

    “原本看在你主炉的这身黑袍上,方某不愿让你难堪,既周主炉执意让方某去说,那方某还真有置疑之处!”孟浩淡淡开口,可声音却带着一抹凌厉。

    此言一出,四周药童纷纷精神一振,暗道好戏来了,还有不少丹师,也都双目露出明亮之芒,纷纷聚精会神,比之方才的如痴如醉,真实了太多。

    那周姓老者冷哼一声,正要开口,可话语还没等说出,就直接被孟浩毫不客气的打断。

    “你所言丹道草木之理,需先在心中将一切草木变化存在,胸有成竹,方可炼丹,此事简直狗屁不通!”

    “方木,你好大的胆子,你再说一遍!”周姓老者低吼一声,怒视孟浩。

    “这样的炼丹,你炼的是什么丹,丹道天成,需去自悟,在失败中一次次琢磨成功之法,更要在炼制的过程里,去辨别真假,根据天时地利,火焰温度,药草不同状态,去随时变更药草搭配,我说你狗屁不通,说错了么!

    你让我再说一遍了,方某尊你是老前辈,就按你说的,再说一遍,狗屁不通!”孟浩言辞平静,可话语的咄咄逼人,瞬间就超越了这周姓老者,气的这老者身体哆嗦,指着孟浩,面目狰狞起来。

    “大逆不道,丹药一途有规矩,你这黄口小儿取巧晋升主炉,是我等主炉莫大的耻辱,羞与为伍,你可知规矩二字,你可只丹方二字!

    丹方,就是规矩,老夫所说炼丹,就是按照丹方去炼!”周姓老者声音尖锐,传遍四周。

    “所谓丹方,也只是丹药的一种记录过程的简化而已,只可被丹师以此为凭,如路线存在,于漆黑中指引方向罢了。”孟浩缓缓说道。

    “你……”

    “若你按照丹方去炼,的确可炼出丹药,不过这般炼丹,你还是丹师么,还配称为主炉?我看你分明就只是一个没有思想的炼丹的傀儡!”孟浩话语越加凌厉。

    “你你……丹方是规矩,你……”周姓老者要发狂了,正要辩解,可孟浩声音一下子高昂起来,再次将其打断。

    “连话都说不清楚,丹方是规矩,可你看看天下之丹,哪一个丹药不是有数种丹方流传,多的更有百种以上不同搭配的丹方,炼制出的,都是一个丹药,若你说的规矩存在,莫非一种丹药,存在多种规矩不成!

    就算真有规矩,出现了第一个丹方,可第二个丹方是谁创造?第三个,第四个,乃至第一百个丹方,又是谁创造?”孟浩话激昂,传遍山谷,使得所有听到的药童,一个个心神震动,露出明悟之芒,那些丹师更是呼吸急促,完全沉浸在了孟浩的言辞里,此刻的他们,看似与之前周姓老者讲解时一样,可唯有他们知晓,这其中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大逆不道,丹道叛逆……”周姓老者怒火冲天,整个人都哆嗦起来,低吼传出。

    “你又敢说,此地的丹东一脉弟子,不是后世某种丹药,第一百零一个丹方的创造者!”孟浩这句话一出,四周药童纷纷心神轰鸣,更有不少人听得振奋,忘记了周老的存在,直接开口叫好。

    这一句句话,如一击击重锤,不断地轰在周老的身上,使得他身子不受控制的退后几步,抬头时双眼都红了,死死的盯着孟浩。(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