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紫运称尊 第251章 孟浩的丹道!

    整个青罗宗广场内,所有的青罗宗修士,一个个心神震动,仿佛雷霆轰隆隆的震撼而过,脑海嗡鸣间,仿佛有一个声音持续的回荡。

    “星空烘炉,可炼日月沧桑!”

    这句话,不断地回荡间,使得四周的呼吸声瞬间急促,那中年美妇猛的睁大了眼,望着孟浩,其旁的紫罗老祖,此刻也都动容的睁开始终闭着的眼。

    一片安静。

    “你……”陈嘉喜面色不断变化,他怎么也没想到,这方木居然言辞如此犀利,让他刹那间仿佛如被一把利刃刺入心口。

    周德坤深吸口气,震在那里,他此刻反倒没有什么兴奋与激动,因为他之前隐隐觉得陈嘉喜所说正确,可如今却又觉得方木所说,才是真理。

    “方大师让陈某吃了一惊。”陈嘉喜深吸口气,很快就恢复过来,双目露出精芒,直勾勾的望着孟浩。

    “日月星辰也好,天地熔炉也罢,不管如何,都是丹途一路,一草一木,都可炼出丹药,一魂一魄,都可炼出丹灵!而陈某之前不赞同的,是周大师的不变之身,万变丹方,并非是方大师所言的日月沧桑!

    在陈某看来,身为丹师,自身要变,因唯有自身变,才可摇出千变万化,才可符合无尽丹方之说,才可炼出古往今来,无数丹药。”陈嘉喜蓦然开口。

    “一人变引千变万化,阁下言辞过了。”孟浩淡淡说道。声音重新恢复不疾不徐,此刻站在高台上,有风吹来。掀起了长发,遮盖了双目内的星辰之芒。

    “千变万化,包容了风云雷电,那是天之变,也包括了大地翻滚,山峦起伏,江河流转。这是地之变。

    天地之变,都因你一人而起?天空落雨,是你陈大师心念所生?大地山崩。也是你陈大师意志顿起?

    这是方某的第二问,可此问不需你回答,因为你回答不了!

    莫说你如今还不是大师,就算你日后真的有那么一些可能成为了丹道大师。也不配去如此形容自己。天地之变,又岂能包容在你内心,可笑之至,夜郎自大,自不量力!”孟浩声音缓缓传出,与之前陈嘉喜讥讽周德坤的言辞相似,意义一样,此刻如雷同轰隆。使得陈嘉喜面色再变。

    “你……好一个牙尖嘴利,陈某分明没有这个意思。到了你的口中,却无限的放大!陈某说的分明是炼丹的心态!”

    “心态?愿闻其详。”

    “陈某所说心态,变之一字,是去融百家所长,吸取旁人优势,祛除自身驳杂,炼丹如炼人,如此方可让自身完善,踏入巅峰,引动八方之变!”陈嘉喜立刻开口,这番话语说出,立刻让四周的青罗宗之人,纷纷举得有其道理之处。

    “如画师画山,需看千山万山,方可作画出一山,此山集合万山之势,故而才是画师巅峰之作!”

    “又如千万条溪水融在一起,方可组成磅礴江河!”

    “这就是陈某所说的心态,集合百家所长,最终凝聚出自身之路,也是陈某丹途一路走来,获取的丹道!”陈嘉喜大袖一甩,斩钉截铁的开口,目光炯炯,看向孟浩。

    “不知方大师炼丹的心态,又是如何!”

    这番话语传开四周,落入此地数万青罗宗修士内心,即便是韩贝也都若有所思,哪怕是孟浩身后的周德坤,也都愣了一下,目露思索。

    孟浩看着陈嘉喜,神色平静,淡淡开口。

    “画师看了千山万山,方画出之山,蕴含了千山万山之势,但画出的山……已不再是他所看之山,而是他想象出来,自以为的山。

    他看到的第一山,已经忘记了,因他看了太多太多,遗忘了曾经第一次观奇峰的震撼。”孟浩抬起头,看着远处的山峰。

    “千万溪水融汇在一起,成为了磅礴的江河,但这江河……已不再是最早的溪水,而是集合了众多溪泉之水,融在了一起,分不出了彼此。

    那渴望成为江河的第一条溪水,已经在融汇的过程中死去,死的彻彻底底。”孟浩声音低沉,缓缓传遍四周。

    “在追寻的过程中,画师忘了自己看到的第一山,忘了自己为什么要画山。在成为江河的过程中,溪水迷失了自我,冲淡了意识,直至成为江河的一刻,它已没有了自己。

    这,就是方某的第三问。

    你融了百家之长,却迷失了自己,你看似收获很多,可却没有了自己的路,若自身没有坚持走下去的理念,你看了千山万山,最终只能是忘了为何要画山!

    若没有自身坚持的道理,那么溪水最终,哪怕成了江河,可这样的江,是无魂之江,这样的河,才是真正的死河!”孟浩大修一甩,声音顿时高昂,轰隆隆的传开,落入陈嘉喜的耳中,让陈嘉喜心神瞬间轰鸣。

    “我等身为修士,要有自己的原则,身为丹师,要有自己的丹道,旁人百家,只可为我之信念辅助补充,而非在求索的过程中,忘记了自身的理念!

    我心有坚,故而万物不可代替,存户一心,看似变化,可实际上其根本,从始至终,都从未消失,永恒常在,视为不变之心!”孟浩话语慷锵,震动整个广场,更是让陈嘉喜面色变化,身子下意识的退后了几步,双眼露出一抹骇然。

    “一心不坚,何以坚天下!你连心都不坚,还敢说融百家所长,还敢大言不惭的去融合自身之路,也敢在方某面前,谈论丹道!”孟浩断然开口。

    这句话一出,广场一片死寂,可很快就掀起了嗡鸣之声,陈嘉喜那里更是呼吸急促,内心浮现了茫然。

    尤其是孟浩身后的周德坤,更是全身震动,脑海嗡鸣,他在这一瞬,猛然间明悟了自己为何至今无法成为紫炉。

    “因岁月的流逝,我看到了太多的旁人丹道,被牵丝干扰……忘记了自己曾经执着追寻的路……一心不坚,何以坚天下!”

    紫罗老祖与那中年美妇相互看了看,都看到了彼此目中的凝重,唯独那红脸的老者,此刻依旧闭着双眼,没有睁开。

    四周青罗宗嗡鸣回荡,孟浩的几番话语,成为了此地几乎所有人内心的大浪。

    “你……”陈嘉喜面色苍白,其旁的李一鸣同样呼吸急促。

    “自身不变,包容千变万化,任由日月沧桑,任由天翻地覆,千山万水,丹心常在,因心之万变才是真正的丹方,因不变的自身,才是我的丹炉!

    身是丹炉,心是丹方,炼内可炼身成仙,炼外可无尽丹道,内外融合,可炼天地万物成丹,此丹,就是天,此丹,就是地,此丹,就是整个世界!

    这,就是方某的丹道!”孟浩大修一甩,声音刹那回荡,轰鸣滔天,在这声音传出的一瞬,紫罗老祖身边的那位红脸,始终闭目的老者,蓦然间睁开了眼,看向了孟浩。

    此刻此地所有青罗宗之修,无论是谁,都齐齐的凝望在了孟浩那里,一片死寂中,每个人的双眼内都露出了无尽奇异光芒。

    周德坤神色激动,他怔怔的看着孟浩,这一刻,他的内心再没有了丝毫不服气,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股激昂,更有自豪,因为这方木,属于丹东一脉。

    他已彻底打定了主意,回到了丹东一脉后,定要帮助方木完全的融入到主炉之中!甚至可以说,这一次孟浩于此地的言论,将会在不久之后,传遍整个南域的丹修之中。

    陈嘉喜面色苍白,如失了神,其旁的李一鸣流着汗水,喃喃这外人听不到的话语,可唯有他自己知晓,他此刻喃喃的,正是孟浩方才的言辞,字字烙印在心。

    安静,这广场上,安静的难以去形容,所有人都被孟浩的话语彻彻底底的震撼。

    “此子……未来不可限量!!”这句话,浮现在了紫罗老祖等三个元婴修士的脑海,他们看着孟浩,深深的呼出一口气。

    “一派胡言!!”就在这四周安静之时,陈嘉喜那里声音尖锐,蓦然传出,他整个人更是跃起,直奔高台而去,站在了孟浩的对面。

    此刻的陈嘉喜,目中带着血丝,死死的盯着孟浩,恼羞成怒。

    “牙尖嘴利,无耻小辈!”

    “若言辞可以炼丹,则凡人都可话语成丹,陈某修行丹道多年,铭记十万草木,知晓八十万伴生关系,你这小辈取巧成为了丹东主炉,实际上就是一个小小丹师!

    在这方面,你敢不敢与陈某再比!”陈嘉喜不得不如此开口,他之前咄咄逼人,可却被孟浩这里以更犀利的方式直接碾压。

    这种感觉,仿佛被扇了耳光,有刀刺入心口,身为丹师,此事对他打击极大。

    “你要如何比。”孟浩冷冷的看着陈嘉喜,目中露出一抹寒芒,对这陈嘉喜,孟浩已打算碾压。(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