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紫运称尊 第255章 她在风中飘摇处

    孟浩话语说完,右手抬起一拍储物袋,立刻飞出一鼎丹炉,地火晶随之飞出,种种药草在孟浩手中不断变化,他竟是当着所有人的面,开始了炼丹。

    这一次炼丹的过程极为快速,更是在炼丹的过程中,于外人看去,这方木大师为了救治陈嘉喜,为了确保成功,还从陈嘉喜的眉心取下了一滴鲜血。

    这鲜血融入丹炉内,显然是为了这丹药,可以更成功的将对方的毒祛除。

    四周一片寂静,所有的目光都凝聚在孟浩身上,这一次的炼丹,可以说是孟浩修行丹道以来,速度最短的一次,只持续了半刻,就有阵阵药香扩散开来。

    随着孟浩右手一挥,丹炉内顿时飞出一枚粉色的丹药,此丹如闪电般,直奔如今似命悬一线的陈嘉喜口中。

    数万人目光刹那凝聚陈嘉喜那里,他们亲眼看到,陈嘉喜在吞下这丹药后,竟身体猛地一震,出现了让所有人骇然的一幕。

    他的头发急速的改变,从之前的黑色,瞬间成为了白色,他的皮肤更是刹那干瘪,仿佛失去了一切活力,整个人竟在这短短的几个呼吸的时间里,仿佛生生的苍老了百年。

    原本中年的样子,如今直接成为了老迈的如同刚刚从坟墓中爬出的老者,满脸的皱纹,沧桑的气息,甚至就连他之前筑基后期的修为,此刻也竟在这身体的衰老中,快速的消散。

    所有的过程,只有十多息。直至最后结束时。陈嘉喜已完全变了样子。成为了虚弱的老者,他的修为彻底的消散,可这一切的,却换来了他身体死气的不再弥漫,生机的慢慢出现。

    更是在这一瞬,他的双眼茫然的睁开,就在他眼睛开阖的刹那,他喉咙翻滚。喷出了大量的鲜血,还有那鲜血内,一枚已经消散了大半,如今只有指甲盖大小的丹药。

    这丹药,不是孟浩炼制,而是那枚被认为是混元补天丹的毒丹!

    此丹被喷出后,孟浩大袖一甩,将这丹药以药瓶收入,可还没等他放入储物袋内,紫罗老祖双眼一闪。右手瞬间抬起,孟浩手中药瓶立刻脱手。直奔紫罗老祖而去。

    孟浩看都不看一眼,而是望向此刻身体颤抖,神色茫然的陈嘉喜。

    “在你毒发身亡的一瞬,我帮你遏制了毒丹的融化,此丹之毒并非无解,只是以方某的丹道造诣,也不可能短时间找到解开毒药的草木搭配。

    所以,我唯有用最简单,也是最直接的方法,激发你的生机,碎灭你的修为,以此去逼出毒素,使你可以生还,至于你的修为,修养之后,可慢慢恢复。”

    陈嘉喜沉默,此刻李一鸣急速而来,将其扶起后,陈嘉喜怔怔的看着孟浩,惨笑一声。

    “山久大师曾说,丹斗如法,杀人一念,今日之事……陈某服气。”他说完,抱拳一拜,只是那颤抖的身体,还有低头时目中的隐藏的怨毒,却是露出了他的内心。

    一拜之后,李一鸣向紫罗老祖三人告辞,他们已无法继续留在这里,随后带着陈嘉喜,飞入长空,快速远去。

    自有青罗宗修士起身相送,看着陈嘉喜远去的身影,以孟浩的阅历,岂能看不出来对方的怨毒,若没有这怨毒,孟浩自觉占了这么大的便宜,准备帮助对方加快恢复修为。

    可现在,孟浩已没有了这个打算,他的心,早在被逼成为方木的那一刻起,就早已学会了对敌人的冰冷。

    孟浩转头,看向如今正拿着陈嘉喜喷出的丹药,露出沉思之意的紫罗老祖。

    “紫罗前辈,此丹是方某赌斗获得,您若想要,不知拿什么来换?”孟浩微微一笑,客气的说道。

    紫罗老祖哈哈笑着,抬头看向孟浩,右手一甩,丹药与丹瓶直奔孟浩而去,此丹他方才神识仔细的查看了一番,尽管他不懂丹道,可身为元婴修士,悠久的寿元,怎么也都多少明白一些,尤其是上古丹药,更是曾刻意去了解。

    方才无论怎么看,他都看不出这丹药有什么特殊,反倒是拿在手里,阵阵腥臭之意扑面,甚至他还与那红脸老者二人神识交流,直至确定这丹药,的确是毒丹。

    故而此刻孟浩一开口,他便直接将丹药还给了孟浩。这里面与孟浩今日的种种举动,有很大的关联,使得青罗宗哪怕是紫罗老祖等人,也都对孟浩这里,一扫之前的不重视,此刻他们岂能看不出来,这方木……远远超过周德坤太多。

    尤其是最后的狠辣举动,使得紫罗老祖对于孟浩这里,更为重视。

    孟浩笑着接过,似很不在意的,将其扔入储物袋内。

    这一次的讲丹,便到此结束,孟浩谢绝了周德坤的邀请,辞去了青罗宗众人的宴席,神色中带着疲惫,回到了青迎峰内。

    阁楼内,孟浩盘膝打坐,恢复精力,时间慢慢流逝,直至月色降临时,孟浩忽然睁开了眼,右手抬起一挥,取出丹炉以及地火晶的同时,也散出了主炉令牌的防护遮盖。

    随后他目中再也无法隐藏激动之意,右手抬起一拍储物袋,取出了丹瓶,倒出了那枚毒丹后,孟浩深吸口气,又从储物袋内,拿出了……最早的时候,装纳这丹药的玉盒!

    这丹药,的的确确,是上古三大丹药之一的混元补天丹!

    只不过是一枚半成品,所以在岁月之中,药效散出,只是并没有消失!

    在上古之时,并非是以熔炎炼丹,所需都是天地之力,如这玉盒,就是炼丹的最后一步,封印后,可让丹药缓缓完整。

    此事很寻常,至今为止被发现的上古丹药,大都是这样,不过因岁月太久,使得几乎所有上古丹药都在时光的流逝中,如风干般,成了残品,可虽说是残品,也还是具备一定的药效。

    可孟浩不知这混元补天丹是如何保存,竟没有在岁月中风干,不但具备完整的药效,更是不知为何,竟在这丹药内,存在了岁月之力。

    若非是孟浩了掌握了岁月之炼,更对紫意诀明悟,甚至还亲自炼了一下春秋木,他绝难发现这丹药的特殊,三者缺一不可,少了一个都无法看出端倪。

    毕竟岁月,可以看到,可以触摸,可同样也无法看到,无法触摸,上古丹药风干后,看似沧桑,可实际上却只是在岁月中流逝而已,但这枚丹药,却并非如此,而是将岁月吸收在了丹药内,使得这虚无缥缈的岁月之力,存在丹药内,仿佛这丹药,成为了一件……岁月之宝!

    如此一来,一旦吞下此丹,立刻就会被其上的岁月之力逆转血脉,颠倒经脉,随后身体立刻腐朽沧桑,若能挺过这一关,接下来才是此丹的融化,才是混元补天丹的爆发。

    陈嘉喜,就是这样。

    而孟浩炼制的所谓丹药,只是瞒天过海罢了,实际上真正的作用,是污秽陈嘉喜体内的这枚混元补天丹。

    目的是防止紫罗老祖等人,看出端倪,巧取豪夺。

    孟浩深吸口气,先将丹炉内的一滴鲜血倒出,装入一个玉瓶中,随后才将这混元补天丹放入丹炉内,片刻后炼去了其上的污秽,随后又将此丹珍惜的放在了原本的玉盒中,拿在手里观看了一番。

    “此丹对我而言,珍贵的不是其药效,而是如何蕴含的岁月之力,另外其上蕴含的岁月之力,是我炼制岁月之宝时,观摩的依据!

    有此丹,我炼制岁月之宝,可再增加几成把握。”孟浩怦然心动,他可以想象到,一旦自己岁月之宝炼出,其威力定极其惊人,那一幕,定如陈嘉喜。

    “至于陈嘉喜……可惜他不会告诉我这丹药如何获得,但……很快,我也能知晓。”孟浩双眼一闪,右手拿出一个玉瓶,这里面,是之前倒入的一滴鲜血,这鲜血……来自陈嘉喜。

    “只要我血身小成,以血身之力,融此血,就可看到此人的一些记忆。”孟浩精神振奋,至于陈嘉喜的事情,他与孟浩是赌斗,且修为也并非不可恢复,在加上是在青罗宗内,孟浩看起来堂堂正正,故而无法掀起太大的风波。

    时间一晃,数日过去,丹界一脉的离去,使得这场青罗宗的历练,只剩下了孟浩与周德坤。

    此后青罗宗紫罗老祖亲自邀请,希望孟浩能为青罗宗炼制一炉炼魂丹,此丹可让魂滋养,孟浩内心沉吟,摇头婉拒,他不愿与青罗宗过多接触,周德坤则更乐于此事,这几天于青罗宗内,于不少地方讲丹,很是开怀。

    孟浩则经常在青罗宗内以观赏为名,去了很多地方,更拜访一些核心弟子,暗中打探许师姐的踪迹。

    可过去了五天,孟浩也还是没有看到许师姐的身影,这让他心底暗中焦急,青罗宗的诡异,周杰的那一幕,孟浩记的清清楚楚。

    直至这一日黄昏,孟浩皱着眉头,在青罗宗百山边缘行走时,似有所查,他猛的抬头,立刻看到了不远处的山腰上,有一抹青衣身影,站在一处凸起的石台上,山风中此人的衣衫飘舞,青丝飘摇间,露出了一张,让孟浩看去时,心神一震的面孔。

    那是一个美丽的女子,冷冷清清……

    恰如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她在风中飘摇处。

    她的神色茫然,此刻站在石台,仿佛欲随风而去……

    她是……许清。(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