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紫运称尊 第261章 杀心依然在!

    逃,不是最先想到的选择!

    即便是逃,也要让对方付出代价!

    孟浩就是这样的性格,如此刻明明看到远处有结丹修士在战,可他的选择,依旧是……杀!

    几乎在那些黑衣人临近的一瞬,孟浩神色露出一抹寒意,右手抬起,向前猛地一挥,这一挥之下,没有术法出现,只有一阵清风吹过。

    可这风,却是与那数十个黑衣人冲来掀起的风,在半空中碰到了一起,形成了一股对流之力,这股自然之力,在出现的一瞬,之前被孟浩两把木剑穿透了额头的那两个修士的尸体,竟瞬间诡异之极的膨胀起来。

    这膨胀的速度之快,也就是眨眼间,便有轰鸣之声惊天回荡。

    轰轰!

    随着声音的出现,那两具尸体同时崩溃爆开,他们的鲜血已成为了黑色,带着一股腥臭之意,随着爆开,鲜血四溅。

    更是在这鲜血四溅的一瞬,有凄厉的惨叫声刹那传出,最靠近尸体爆开的那七八个黑衣人,他们身上沾染了最多的黑血,惨叫正是从他们口中传出。

    这鲜血,蕴含了剧毒!

    孟浩身为主炉丹师,又潜心钻研毒道,那两把木剑,早已被他在紫运宗时,就沾染了他被调配出来的毒。

    此毒溶血,吸收死气转化更毒,遇气流对撞会沸腾,使尸体崩溃。

    这一幕的出现,让其他的黑衣人心神一震,可紧接着。大地微微一颤。一根根藤条如撕裂大地而起。紫黑的藤条呼啸而出,摇曳间分出了十多个枝干,冲向众人。

    这一切都是瞬间发生,此刻惨叫还在回荡,地面已一片乱杀,孟浩目中杀机弥漫,身子在这一瞬向前一步迈去。

    右手拇指在食指上一划,鲜血溢出时。久久不曾展现的血指,再次降临南域,孟浩体内六座完美道台散发紫芒,轰然运转时,他的第七座道台,也于这些时日,渐渐开出了近乎八成之多。

    筑基无敌之力,在孟浩身上散开的刹那,一股疯狂的碾压,降临八方。这些黑衣人哪怕是筑基大圆满,可在这一瞬。他们的道台颤抖,他们的心神骇然,他们的面色蓦然大变,孟浩这里的恐怖,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他们无论如何也预料不到,这无意中闯入他们设局之内的陌生人,看似书生文弱,可实际上却是一个杀神!

    孟浩五年不出手,出手必杀人,他右手食指闪电一般落在一个黑衣人的面具上,直接穿透,点在其额头,完美筑基之力爆发,化作一股摧毁一切的恐怖之力,涌入那黑衣人的体内,直接崩溃了其道台识海,摧毁意志,气绝身亡。

    抓着面前黑衣人的尸体,孟浩面容冰冷,先前一步迈去,刹那出现另一个黑衣人面前,将尸体向前一按,轰鸣之声传开,尸体崩溃,黑血扩散,使得那黑衣人面色变化可却来不及闪躲,黑血瞬间将其淹没,只留下凄厉的惨叫回荡八方时,孟浩已走向下一个黑衣人。

    随着孟浩如鬼魅般的身影临近,他身前这黑衣人面具下的面孔神色大变,毫不迟疑的咬破舌尖,喷出鲜血时化作血雾,展开了秘法笼罩全身,试图阻挡孟浩片刻,因为在孟浩的四周,此刻还有三个黑衣人正带着法宝而来。

    孟浩冷哼一声,这一声冷哼立刻如惊雷,炸响在四人心头,使得那冲来的三人脚步一顿,使得那掀起血雾的黑衣人脑海嗡鸣。

    就在这一瞬,孟浩临近,右腿膝盖抬起,狠狠的撞在血雾上,此雾直接崩溃散开,他的膝盖穿透,随着身体的跃起,直接撞在这黑衣人的胸口,咔咔骨碎之声传出时,孟浩右手已在这黑衣人的脖子上一拧。

    转身时,他张口轻吐,雷雾轰轰而出扩散八方,惨叫传出,数个呼吸后,当孟浩走雷雾中走出时,那围攻他的三人,已成为了尸体,睁大的眼睛露出的骇然,似乎他们直至死亡,也都不明白,为何这丹师……竟比他们的煞气还要强烈。

    二十七个黑衣人,短短的时间内,只剩下了十一人,这十一人一个个心神震惊,此刻急急后退,仿佛他们面前的不是孟浩一个修士,而是千军万马一般。

    孟浩的头发无风自动,他四周十多支藤条摇曳,诡异至极,他站在那里,散发的丹香中蕴含了血的味道,那冰冷的容颜,带着冷酷的双眼,在这一瞬,撼动了所有黑衣人的心神。

    “你是谁!”黑衣人中立刻有人颤声开口,问出了本应是孟浩应该问出的话语。

    孟浩没有说话,他的衣衫此刻飘动,那是因风的吹来,此刻的风是北方,呼啸而过,仿佛要吹走此地的血腥,几乎在这北风吹来的一瞬,孟浩的右手抬起,在他的手心内,出现了一片红色的粉末。

    这些粉末随着风飘摇而起,四散开来时,那些黑衣人一个个面色大变,他们想到了之前的剧毒。

    没有丝毫迟疑,这十一人齐齐后退,可就在他们退后的刹那,孟浩右手掐诀向前一指,一团小小的火球飞出,落在了虚无中时,这火球的颜色刹那间成为了绿色,更是在颜色改变的一瞬,这火球轰然扩散。

    虚无燃烧,整个八方,竟在这一瞬直接掀起了滔天的火海,这火海绿色惊人,其内的温度更是难以形容,随风膨胀,那风中的粉末,似乎成为了火球形成火海的催化。

    转眼间,孟浩的前方千丈内,一片火海滔天,就连四周的山谷,仿佛也无法承受这样的高温,出现了碎裂融化之意。

    那十一个黑衣人即便是速度再快,可也无法快的过这片如鬼火般的绿色火海的吞噬。

    也正是在这时,远处轰鸣回荡。青面修士一剑惊天。斩去了与其对敌的金韩宗修士的头颅。转身时,他面色阴沉,遥望火海后,孟浩若隐若现的身影。

    隔着一片火海,孟浩望着青面修士,这修士也在凝望孟浩,二人中间火海滔天,四周更有黑衣人临死前的惨叫声此起彼伏。

    “如此年纪的丹东一脉主炉。唯有一个人……你是方木!”青面修士看了一眼孟浩的衣衫,淡淡开口,声音沙哑,隐隐还有些模糊,但却带着一股寒意。

    “如此煞气在身的修士,整个南域,只有墨土。”孟浩淡淡开口,实际上在方才首次看到那些黑衣人时,孟浩就觉得有些熟悉,这种熟悉的感觉。来自于当年青罗宗福地内,告诉了孟浩雷霆叶用处的那位来自墨土的修士。

    青面修士的内心。孟浩看不到,但隔着火海,他看到这青面修士身体看似缓慢的一步迈出,可实际上速度之快,竟一瞬似要穿梭火海,掀起的风再起四周,仿佛要生生从火海内开辟一条道路。

    几乎就在这青面修士冲来的刹那,孟浩身上的主炉衣袍蓦然闪动,在对方穿梭了火海,出现在孟浩面前的一瞬,孟浩的身体已化作了残影。

    使得来自青面修士不知何时展开的飞剑,从孟浩的残影上穿透而过。

    “于紫运宗丹东一脉崛起,这几年来算是较为瞩目的丹师,更是于青罗宗内与丹界一脉丹道之争,扬名八方的方木……”青面修士淡淡开口,仿佛并不着急追击,而是话语间,右手抬起在面前掐诀。

    “你是名单上的第九位丹师,既然被杨某遇到,你逃不掉。”青面修士双眼一闪,话语刚刚说完,正是其手指印诀停顿的刹那。

    “原来是这个方向。”青面修士身子蓦然一晃,整个人如奔雷般呼啸而去,速度超出筑基太多太多,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更惊人的,是独属于结丹修士的丹气,每一个结丹修士,都有因功法不同,凝聚出的不同颜色之丹,使得丹气也随之有了强弱之变。

    可最弱的丹气,也足以碾压筑基后期大圆满,即便是多个筑基后期,面对结丹修士也是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丹气,使得结丹修士的术法,处于术法这一层次的巅峰,而到了元婴之后,展开的术法已是半步神通。

    此刻这青面修士身上丹气淡黄,这代表他结的是橙丹,且只是结丹初期,此刻丹气扩散开来,更是隐隐在这淡黄色的丹气中,显露出模糊的鹏鸟之影。

    丹气,千变万化,随修士心念而动,如这鹏鸟,就是此刻青面修士脑海浮现,随之幻化后,使得其速度刹那暴增!

    也正因这一特性,才使得结丹修士的术法,可以展开到最大程度的威力!

    也就是十多个呼吸的时间,在半空疾驰远去的孟浩面色一沉,他已察觉到了身后,一股强大的气息正呼啸而来。

    这不是孟浩第一次面对结丹修士,在他心底更没有什么敬畏,当年的赵国,被他坑杀的结丹已是数人。

    几乎在察觉到这结丹修士来临的一瞬,孟浩的主炉衣袍,再次闪动了一下,他的身体瞬间又消失无影,出现时,已在了八十里外。

    刚一现身,孟浩没有丝毫迟疑,直奔前方而去,在他的手心内,早在之前就取出了五年没有使用过的如意音,此刻正闪闪发光,距离开启的时间,正慢慢减少。

    “如今我第七座道台即将开启,可惜仅仅是这样,还不是结丹修士的对手,不过如今我灵石足够,药草足够,丹药也足够……

    这一次定要一鼓作气,冲击筑基大圆满!”孟浩眼中露出果断,五年的丹道之修,此刻即将厚积薄发!

    —–

    给大家送一份特殊的福利~~~最近耳根三顾茅庐终于请到一位如水东流般的画师,来给我欲封天画几张人物插画,我要求是水墨一些的。

    可不知道兄弟姐妹喜欢哪一个人物,于是在**里,发起了一次投票,在公众威信里回复投票二字,就可以看到了。

    我会根据大家的选择,让这位画师去画的。

    最后,看在耳根这么为大家考虑的份上,看在耳根五年写书兢兢业业的份上,看在一切看在的份上,给一张月票吧!!(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