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紫运称尊 第274章 幡飘摇,三生灭!

    更是在这爆发的一瞬,环绕在孟浩四周的漩涡灵气,刹那直奔孟浩体内而来,从他全身各个位置急速的钻入,灵气快速的消散,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孟浩的四周再没有了丝毫的灵气。

    下方的那口道井,此刻也不再喷发,而是出现了枯竭的征兆,半空中的光幕道影,此刻正渐渐黯淡,直至完全消失后,那口道井……彻底枯萎。

    在四周数万人瞬间的沉默中,他们亲眼看到,这一年来,震动了南域的道井,随着枯竭,成为了飞灰,消失在了天地间,不复存在。

    仿佛在孟浩身上,它耗费了全部的灵气,再也无法让其他人感悟,只能消散。

    这一瞬,四周一片死寂,此地数万修士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很快的,哗然之声惊天传出。

    “道井……没了?”

    “原本应还有几天的时间才对,可如今……竟枯竭消散!”

    “这方木,他到底感悟突破了什么修为,我看他分明还不是结丹,可竟让这道井……竟然……竟然提前枯竭!!”

    墨土道子罗冲与徐菲,二人也都呼吸急促,这一次来临南域西部,对他二人而言,看到了太多的震撼,而这一切震撼的源头,都是一个修士!

    一个身为紫运宗丹东一脉主炉丹师的……修士!

    墨土此地另外两个青面强者,此刻看似神色如常,可他们的内心。早已掀起了滔天大浪,不是因为道井枯竭,而是因孟浩之前的出手。

    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筑基修士战结丹,且……虽说处于下风,可却明显没有败,更让他们心惊的,是孟浩在战斗中突破,此事本就罕见,可更罕见的是。这一次的突破,他二人亲眼看到,孟浩竟捏住了那把本命之剑!

    “这不是筑基修士可以碰触之剑!他……他真的是一个丹师么?”这是浮现在这两个墨土青面强者。震动内心的疑问。

    随着哗然之声的传开,此地数万南域修士的目光,很快就全部凝聚到了半空中的孟浩身上,那些目光里带着各种复杂。

    孟浩神色平静。哪怕是这一瞬的万众瞩目。可他依旧在神色上,没有丝毫变化。

    十座道台有多强,孟浩不知晓,但他此刻心底的感受,似乎……之前哪怕是谨慎小心,自己也依旧不是对手的结丹初期,如今看去,仿佛……有所改变。

    不知面对一个没有被伤了寿元。损了魂的结丹,自己能否获胜。可眼下这个已五劳七伤的青面修士,孟浩觉得,或许……自己杀之,已非艰难。

    他的目中露出一抹寒芒,双指捏住眉心前的飞剑,用力一抖,随着肉身之力,还有孟浩体内十座道台的同时运转,一股在孟浩身上前所未有的威能涌入手臂,蔓延双指!

    他双指间的剑,咔咔之声立刻传出,肉眼可见的出现裂缝,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轰然的崩溃开来,四分五裂。

    其上的魂影,更是发出凄厉的无声嘶吼,消失了。

    随着魂影的消失,随着剑身的崩溃,不远处的青面修士,他双眼立刻流下血泪,七窍刹那溢出鲜血,身子踉跄后退时,张开口喷出一大口鲜血,面容狰狞猛的抬头,苍白的面孔,此刻使得他整个人看起来仿佛癫狂。

    他右手抬起一拍储物袋,取出了一个黑色的雕像,这雕像所刻,是一条似龙非龙,似蟒非蟒之物,那是一条蛟龙!

    头生独角,腹生双爪,全身青黑,刚一被青面修士拿出,立刻就有一股凶煞之意冲天而起,使得原本风和日丽的天空,在这一刹那,竟出现了一片乌云。

    隐隐间,仿佛有一声从岁月里传出的嘶吼,在这一刹那回荡大地,传入此地数万修士每一个人的心神内。

    更是在这嘶吼回荡的同时,孟浩第一座道台内,融在其中的那枚上古应龙妖丹,此刻如从沉睡中苏醒,微微一动。

    蓦然间,在孟浩的身后,虚无扭曲,一条巨大的上古应龙虚影,竟赫然出现,凝望蛟龙雕像,仿佛在凝望……食物!

    上古应龙,以蛟龙为食!

    应龙之影的幻化,四周之人看不到,唯有那雕像所刻的蛟龙,似乎在天地间,嘶吼的声音竟随之一顿。

    “丹气化蛟祖,修血开天道,以身饲龙子,以魂养杀丧!”青面修士死死的盯着孟浩,一字一字的开口后,竟在这一瞬,咬破舌尖喷出鲜血,鲜血落在雕像上。

    “以我之力,请蛟祖降!”青面修士全身一震,仰天低吼之时,忽然他面前的蛟龙雕像,瞬间出现了裂缝,咔咔声回荡间,在四周数万修士亲眼目睹中,这雕像轰的一声崩溃碎开。

    四分五裂之下,无数的青黑色碎末还没等向外四散开来,一股风吹过,卷着那些青黑色的碎末,竟在半空扭曲间化作了一道蛟影。

    此影瞬间仿佛逼真,刹那就出现在了天地,一股难以形容的寒气,一瞬向着四周蓦然扩散,青面修士神色狰狞,盯着孟浩。

    “请蛟祖,杀此人!”

    青面修士话语刚一说完,立刻那蛟影猛的转身,模糊的头颅中,赫然有两点寒芒刹那出现,如双眼般,盯着孟浩时,似有些迟疑,但更有跃跃欲试,其影蓦然一动,直奔孟浩呼啸而去。

    还没临近,寒气滔天,虚无仿佛要被冰封。

    转眼,就距离孟浩已不到百丈!

    孟浩双目露出精芒,没有后退,没有闪躲,而是深吸口气,右手抬起划破指肚,五指全部溢出鲜血时,他闭上了眼。右手抬起向着下方,弯腰一按!

    “血杀界!”孟浩的声音带着一股血腥之意,在传出的刹那。他的双眼突然睁开,露出了血色的双目。

    更是在这一瞬,一道红芒瞬间从孟浩的右手上扩散开来,刹那就覆盖了四周千丈,使得这千丈的半空,直接成为了红色!

    更是将那蛟龙,也笼罩在了这红色的世界内。

    如单独存在的一个世界。这是……孟浩血仙传承内,三种他可以施展的术法里,之前无法展开的……血杀界!

    更是在这血杀界出现的瞬间。孟浩的身后,赫然出现了五道血影,正是他的五具血身,在这血杀界内。他们……不死不灭!

    轰鸣之声在这一刹那。惊天而动,大地数万修士心神的震撼,那青面修士面色的苍白,无不说明这血杀界的出现,带给他们的震撼。

    尤其是,那之前看似惊人的蛟龙,此刻在血杀界内,竟发出了凄厉的嘶吼。身体挣扎,仿佛被某种看不到的力量缠绕。难以挣脱。

    随着嘶吼的传出,孟浩在血杀界内缓缓地站起身,右手随之抬起时,猛的握住。

    在其握住手掌的刹那,千丈范围的血杀界,瞬间收缩,仿佛化作了孟浩的掌心,随着他的握住,顷刻凝聚。

    血杀界不断收缩的边缘,刹那就碰到了其内惨叫的蛟龙,竟带着其身躯,随之收缩,也就是眨眼的功夫,整个血杀界消失不见,唯独孟浩握住拳头的右手内,有淡淡的血光从指缝内溢出。

    孟浩神色如常,松开了手指,一挥之下,将其手掌内不知何时出现的青黑色的碎末,消散在了半空。

    阵阵吸气之声蓦然传出,立刻就有人认出,那些碎末……正是组成蛟龙的雕像碎末!

    “今日之战,你注定要亡,结丹境……不是你筑基可以挑战!”青面修士盯着孟浩,目露一抹癫狂,左手抬起,直接在自己的面孔上连续画了三道血痕,形成了一个三角的形状。

    每一道血痕,都流出鲜血,深可见白骨,看起来触目惊心,可这青面修士仿佛不知痛苦,反倒是神色越发的狰狞,盯着孟浩。

    “这是……”下方修士立刻有人失声开口。

    “这是墨土之地的禁术,黄泉三生印!”

    在这四周传来声音时,青面修士的阴森之声,也随之传开。

    “黄泉刻三生,三生焚一世,黄泉……三生印!”青面修士双眼露出奇异之芒,这是他最大的术法,此刻施展出来,对他来说代价极大,可如今他已不在意,话语间他面孔上的三道血痕,如燃烧,深深烙印在他的脸上,仿佛形成了疤痕,使得他目中之芒,越发疯狂。

    话语出口时,他右手抬起,向着孟浩这里蓦然一落,如斩下了虚无,看似没有什么,可偏偏在这一刹那,孟浩心神蓦然一震。

    孟浩目光如电,望着青面修士,眉头微微皱起,那蛟龙他可以灭杀,是因在血杀界内,蛟龙被上古应龙威慑,故而随血杀界消散。

    “是该结束了。”孟浩眉头松开,淡淡开口时,右手抬起在储物袋上一拍,没有取出任何物品,而是送入了其灵识之力,刹那融入储物袋中的血色面具内,缠绕在了在这之前,孟浩无法使用的宝物,三尾幡上!

    三尾幡,孟浩在血仙传承中获得的至宝。

    此刻孟浩的灵识缠绕其上的一瞬,这残破的三尾幡其中的一尾,刹那飘摇起来,瞬间无限的延长,顺着孟浩的灵识,直接涌入他的身体内,在孟浩心有所悟,右手抬起向前一挥时。

    他的身后,他的四周,他的八方……

    赫然出现了一面,如遮盖了苍天,覆盖了大地,看似残破,可却透出一股如天威之力的……一尾幡!!

    此幡残破,灰色,飘摇无尽。

    所过之处……黄泉枯,三生灭,半身落!

    ——————-

    孟浩踏入强者的第一战结束,求月票助他崛起南域!(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