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紫运称尊 第275章 孟浩与方木的不同!

    孟浩站在半空,闭上了眼,遮住了目中的血丝以及来自他心神的震撼,即便是他,也没有想到,催发这三尾幡,竟有如此惊天动地之力。

    而这……仅仅是第一尾,且根本不是这三尾幡本体出现,而是孟浩的灵识与此宝融合,借自身,推动的一场法宝投影之力。

    可就是这样的投影之力,化作的残破之幡,遮盖了天,覆盖了地,阻挡了此地数万修士的目光,使得整个天地,为之一暗。

    似乎这一刻,天与地被分开了两半,天是天,地是地,幡在天下,成为了大地,在大地上,成为了幡天!

    暗去的是世界,淡去的是心神,黯墨的,则是整个乾坤。

    一股难以形容的压抑,一股前所未有的危险之感,在这一瞬,浮现在了此地每一个修士的心中,无法消散,如一块大石压着了身上。

    使得整个八方,在这一瞬,陷入死寂。

    每个人的身上,都散发出了灰色的气息,这气息缭绕四周,仿佛形成了雾气,只能看到在这灰色的雾气外,残破的幡飘摇间,如天与地扭曲,如这方圆数百里,在这一刹那,换了天,代了意……

    似乎这残破的幡,它的一面,化作了天,它的另一面,则成为了大地。

    不知过去了多久,或许是一刹,天空的颜色恢复,遮盖大地之物消失,灰色的雾气也都散开,那之前足以震惊苍穹的幡……此刻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唯有孟浩依旧在半空。整个天空,除了他之外,再没有第二个活人,墨土之修也好,南域修士也罢,都在之前的幡舞苍天时,身体颤抖中不由自主的沉下了大地。

    除了孟浩,还有就是一个无头的尸体,似定格在了半空,直至此刻才落向地面。那尸体。正是青面老者!

    一切,在这一瞬,结束。

    吸气之声,心底骇然之念。在这一刹那随着一道道目光凝聚在孟浩身上。顿时爆发开来。

    “墨土青面……身亡……”

    “以筑基修为。灭杀结丹修士,此事……此事……”

    “这方木竟有如此战力,道井因他而枯。他在这道井中,到底获得了什么样的造化!!”

    “他还是丹师,丹东一脉主炉丹师,又有超越各宗道子的实力,此人……未来定是南域这一代的第一人!”

    “可我更关注的,是此人方才施展的,是什么术法?此术竟能斩结丹!”

    嗡鸣议论之声瞬间回荡时,墨土罗冲、徐菲,面具下的面孔苍白,他们怔怔的看着半空中的孟浩,在这一战之前,他们认为自己是天之骄子,当今的南域,同辈同境之中,少有人可以超越他们,最多也只是与他们站在一样的高度而已。

    可这一战之后,他们猛然间的发现,自己也好,南域天骄道子也罢,这一刻所有的修士,都全部成为了眼前衬托这方木的绿叶。

    与这方木比较,自己等人,哪怕资质再高,哪怕各自在宗门内都是瞩目轿子,可与此人比较……只能算是寻常之辈!

    如这方木,是那天空的骄阳,因太明亮,太耀眼,使得其旁所有星辰,不甘心也好,不服气也罢,无论何种心思,也都只能选择黯淡……

    同辈之中,出现了这么一个可以筑基灭结丹的妖孽,对所有同辈之人来说,这都是一场无论是肉身还是心神的双重压抑。

    王厉海面色苍白,沉默不语,韩山道苦笑摇头,内心暗叹,金寒宗道子,宋家的宋云书,还有其他宗门自认为已站在筑基巅峰之修,此刻一个个在看向孟浩时,目中露出了深深的敬畏。

    他们敬畏的是孟浩的修为,敬畏的是具备这样修为的人,自身是丹东主炉,这一切的一切,无不让他们明白,未来的南域,方木的名字,将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会成为南域的一部分!

    一战,成名!

    所有人的目光,都凝望这半空中此刻闭着双眼的孟浩,随着嗡鸣议论之声的渐渐消散,这四周再次陷入到了死寂。

    这样的安静,这样的死寂,在很多时候,代表了可怕……

    来自众人的目光里,有复杂,有震撼,有敬畏,有羡慕,也有嫉妒……

    这种种不同的目光,似乎可以化作一把把无形的利剑,环绕在孟浩的四周,仿佛只要孟浩这里露出一丝一毫的虚弱,这些利剑将毫不迟疑的,一举灭杀。

    孟浩的强,今日带给众人的震撼,已到了遭嫉的程度,这也是他为何之前总是要改变样子,不愿轻易露出真身的原因所在。

    若非这一战对孟浩的突破至关重要,他还是不会在自己羽翼没有丰满时,显露自身。

    青面老者的死亡,没有人会去明面上追究,墨土道子也好,其他两个青面修士也罢,他们原本不会在这一刻,在孟浩气势最强,南域众修心神震动时,去追究此事。

    可……如今的状态有些诡异,来自众修的目光,使得墨土那另外两个青面老者,双眼微微一闪。

    他们在凝望孟浩,王家道子王厉海,也在凝望,他的右手看似随意的放在一旁,可唯有他自己知晓,王家的朱雀三指,已在其手中酝酿。

    一剑宗韩山道眯起双眼,那似豪爽的面孔,如今也有了一抹阴森。

    金寒宗的道子,还有其他宗门的天骄,但凡是这段日子败在孟浩手中之人,此刻都一个个目光闪烁,全部都在看向孟浩。

    他们还不敢出手……若孟浩仅仅是孟浩,他们不会顾虑太多,墨土也不会有太多顾忌。直接出手就是,可孟浩……他是方木!

    紫运宗丹东一脉主炉丹师!

    人的一生,会在成长中建立一个又一个网,想没有任何麻烦的去灭杀一个人,首先要斩断他的网,如此,才可以无后顾之忧,否则的话,杀人与自杀,没有区别。

    如之前。孟浩只是孟浩。他没有这种网,所以人人欲将其灭杀,也敢去出手。

    可眼下,丹东一脉的身份。就是孟浩此刻身体外。最强大的一层网。

    此事。孟浩在当年拜入靠山宗时,他就已经明悟,靠山。实际上就是人生中网的一部分。

    王厉海没有动,可王家的一位天骄,却是在这一瞬,向着半空中的孟浩那里,迈出了一步。

    这一步的落下,如踏在了此地修士的心头,罗冲动了!

    那两个墨土青面老者,也在这一刻,迈出了脚步……

    在这压抑的死寂中,在这看似平静可实际上却是滔天凶险的瞬间,半空中的孟浩,他闭着的双眼在这一刹那,蓦然睁开。

    在他双目睁开的一刻,王家那位天骄的脚步一颤,停了下来,罗冲也是身体顿住,看向孟浩,那两位青面修士,也是身子一顿。

    此刻所有人,以比之前还要审度的目光,齐齐看向孟浩。

    孟浩面色如常,依旧冷漠,目中的寒光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更浓了一些,隐隐在目中深处,还有一丝讥讽之意。

    在他的身上,看不到丝毫伤势的存在,仿佛他之前可以灭杀结丹,如今依旧可以灭杀第二个结丹!

    “这道井的感悟中,蕴含了一式神通,方某身为丹东一脉主炉丹师,不擅长与人斗法,故而明悟不深,做不到收发由心,墨土道友,见谅。”孟浩淡淡开口,右手抬起一挥,立刻身上的青袍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紫运宗的主炉丹袍,黑色的长袍,隐隐藏着紫意,使得这一刻的孟浩,瞬间让所有人,心神震动。

    他平静的站在半空,淡淡的望着众人。

    时间仿佛定格,片刻后,那两个青面修士深深的看了孟浩一眼,转身化作长虹,向着远处离去,孟浩的身份,是他们最大的顾虑,南域人人皆知丹鬼护短,谁动了他的丹师,他就会去动对方的宗土!

    墨土道子罗冲、徐菲二人,也是沉默的看了一眼孟浩,转身离去。

    随着墨土修士的离去,南域这些修士刹那从之前可怕的安静中恢复过来,仿佛四周的气氛,一下子不再压抑,而是出现了活跃,一个个正要上前与孟浩攀谈时,孟浩在半空,向着大地众人抱拳一拜。

    “多谢之前诸位道友相助,此战方某感触很大,那一式感悟的神通也需要仔细体会,另外数日前宗门就有封命传来,要方某即刻回宗,他日诸位去了紫运宗,方某定盛宴相待。”孟浩抱拳一拜后,此地修士大都理解,毕竟战灭结丹,对任何一个筑基修士而言,都是一次天大的事情,尤其是那神通的出现,无人看出是法宝,毕竟孟浩施展的只是投影之力,在外人看去,就是一种神秘的术法神通。

    而修士修心,有了这样的战绩,日后自信常在,无论是以后的修行还是术法,都将有极大的好处。

    此刻纷纷理解时,孟浩又向着南域各宗门家族的道子抱拳,感谢之前相助后,没有在这里太多停留,转身化作长虹,呼啸而去。

    直至孟浩飞出了很远,王厉海等人皱着眉头,不得不收回目光,他们直至此刻依旧还拿不住孟浩的深浅,因紫运宗的存在,他们不敢贸然出手,只能心底一叹。

    孟浩速度极快,直至飞出了一日,他面色迅速苍白,一口鲜血猛的喷出,整个人的气息刹那虚弱无比,但却咬牙飞入下方一处山峰,这里……正是他之前的闭关洞府。

    在踏入洞府后,孟浩再次喷出鲜血,盘膝坐下后取出丹药立刻吞下,右手一挥,立刻又有大量的毒丹飞出,化作雾气笼罩四周。

    ——-

    月票掉到了第二,抬头可以看到骷髅大大粉嫩的雪白的屁股,看的耳根忍不住要抬手抚摸一下,手感不错,兄弟姐妹们,你们也来一起摸摸呀(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