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紫运称尊 第276章 先别玩了

    孟浩面色苍白,盘膝坐在洞府内,数日后,当他睁开双眼时,目中露出一抹精芒,可眉头却紧紧的皱着,许久才缓缓松开。

    “伤了魂……”孟浩喃喃,他能明显感受到一股阴冷,从内到外一片冰寒,筑基修行,一身修为来自道台,诞生灵识,从而出现识海修魂。

    此魂,是未来元婴的根基。

    可如今,孟浩隐隐察觉,自己的修魂,如被抽走了一些,这是三尾幡显露的代价!此伤极难痊愈,不像肉身之伤,调养可恢复如常,这是魂伤,非丹药可救。

    战结丹,看似风光,可实际上对孟浩来说,他想真正的灭杀一个结丹,其难度之大,哪怕是他开出了第十座道台,也依旧艰难。

    毕竟结丹修士,尤其是修出了丹气的结丹修士,与筑基之间的差距之大,如天与地般,若非孟浩是完美筑基,他根本连战结丹的资格都没有。

    可就算是完美筑基,以八座道台之力,孟浩与青面修士的一战,也极为艰难,几乎是动用了一切手段,这才勉强周旋,看似没有失败,可实际上已有了败亡之势,怕是再用不了多久,便会如山崩一般灭亡。

    只是,他的第九座道台开出,使得这一切刹那出现了转机,这也正是孟浩当时所需要的,只有在强烈的生死威压之下,才可以让自己体内的气越来越强,直至冲击瓶颈,突破修为!

    正因为这必要的一战,所以孟浩一定要出手!

    可若没有第十道台。即便是孟浩完美筑基大圆满。也依旧是无法灭杀结丹修士。最多是使得局面有些好转而已。

    直至,孟浩体内出现了第十座道台,这第十座道台的出现,将他与结丹境强者之间原本天与地的差距,直接拉近了一半要多。

    使得孟浩的修为战力,一跃之下,完全超越筑基,近似处于结丹之列。

    可以说。十座道台的孟浩,已经算是大半只脚迈入到了结丹境内,可就算是这样,他最多也只是与那结丹修士一战,但却无法灭杀,同样的,对方尽管占据一些优势,可也很难将这优势化作杀机。

    而这一切的转机,则是那血色面具内的至宝三尾幡!

    此宝能在血仙传承内长留,其中一尾更是封了一个季字。可见其威力惊天动地,甚至太厄一族的血仙。其一生渴望就是要用三尾幡,去饮季姓之血!

    还有当初的皮冻,也在第一次看到这三尾幡时,露出一抹吃惊之意,这一切的一切,孟浩都看在眼里,他岂能不知晓,这三尾幡的惊天。

    此宝,以他的修为根本就无法撼动,更谈不上运转,可在他第十座道台开出时,孟浩却是感受到了,三尾幡传来的一股带着渴望的召唤。

    此刻去回忆,那渴望,分明是渴望灭杀!

    与其说是孟浩运转了这三尾幡,不如说是此幡在孟浩初具一些资格的情况下,自主的接触,借孟浩之手,重现天地苍穹内。

    与其说是孟浩灭杀了那结丹修士,不如说是这三尾幡,自行斩杀了青面结丹!

    仅仅是这一次三尾幡其中一尾的投影而出,就使得孟浩全身修为好似枯竭,刹那去了十之八九,更是伤了魂,当日在半空中,面对墨土之修,面对南域众人,孟浩看似如常,可实际上那时的他,已极为虚弱。

    但皮冻的变化之力,在那一瞬,却是强行的维持住了孟浩给人的感觉与气息,使外人无法看出端倪,再加上有所顾忌,不敢出手。

    一样的,因三尾幡并没有真正出现,一切都是虚幻如神通,所以给人的感觉,那不是法宝,而是一种术法,而孟浩是在道井枯竭之后施展了三尾幡,难免会让人产生联想。

    直至此刻,孟浩从入定中苏醒,随着一口浊气的吐出,他目中精芒闪动,他的修为已恢复了十之七八,且按照这样的发展,用不了多久,便可完全恢复,只是魂伤,却始终无法恢复,只能维持不再严重。

    “伤了魂,如种下了因,日后若有冲击元婴之日,此果降临。”孟浩沉默片刻,深吸口气,缓缓的站起身,走出了洞府外,此刻的天空,依旧下着小雨,雨水哗哗而落,带着秋寒,孟浩看着远处,一身青色的长袍在风雨中飘舞。

    “结丹……”孟浩目中寒芒闪过,索性不再去思索未来元婴困难之事,他想到了王腾飞的护道者,那位结丹修士王锡范。

    这是当年只看了孟浩一眼,就几乎让孟浩险些灭亡之人,可如今,孟浩此刻有足够的信心,若再遇到此人,自己定会让对方大吃一惊。

    沉默中,孟浩想到了欧阳长老,想到了靠山宗的掌门何洛华,想到了赵国的那些结丹修士,渐渐地,孟浩的目中光芒越加明亮。

    “十座道台,完美筑基,就可以让我与结丹一战……尽管完美境界禁了我吸取天地灵力之路,可给我的,却是同境中的最强之力!

    这条路……我要坚定地走下去,既已做到了完美筑基,那么我就一定要做到……完美金丹!至于魂伤,只有留待以后。”孟浩呼吸微微急促,他如今已非当年刚刚修行的少年,此刻的他对于修行之力了解很多,比如这结丹,在南域修真界,分为三个层次,其中以紫为上,橙赤青为中,杂色为下。

    根据不同功法,不同资质,可结出不同之丹,比如紫运宗的紫气东来,就是可以让人结出紫丹,至于其他宗门家族,自然也有密法,可以让一些天骄弟子,在结丹时有不多的机会出现紫丹。

    不同的丹,可诞生出不同的丹气,越是高层次的结丹境。修出丹气的可能性就越大。出现的时机也就越早。威力也自然越强。

    一般来说,结紫丹,几乎九成之人,可以在结丹初期便修出丹气,而橙赤青之丹,尽管也是单色,可大都是需要结丹中期,才可修出丹气。至于墨土三青,显然是其中的天骄之辈,硬生生的凭着橙丹,获得了属于紫丹的优势。

    至于杂丹,大都是多个颜色混杂在内,属于末流之列。

    可孟浩知晓,结丹的完美境界,是金丹!

    如同他的完美筑基丹一样,在结丹这一境界,孟浩需要的是完美金丹。在修出紫丹境的基础上,吞下完美金丹。就有一定程度的可能,从紫丹成金丹。

    紧接着,孟浩知道自己需要面对的,就是雷劫!

    原本这些事情距离孟浩还远,可如今随着孟浩完美筑基十座道台的大圆满,此刻结丹已摆在了他的面前。

    孟浩沉默片刻,看着远处天地的风雨,大袖一甩,他身后洞府内缭绕的毒雾急速收缩,最终在孟浩的手中化作了一团后,被他收入储物袋内,身子一晃,直奔前方而去。

    “恶霸,三个恶霸,孟浩你欺骗我,你骗了我的感情,你骗了我的付出……”数日后,半空中孟浩面色难看,皱着眉头,他的头顶,皮冻变成了一顶帽子,正喋喋不休的开口。

    这皮冻是两日前出现,追着孟浩要恶霸,可此地南域西部,随着道井的消失,修士也早就散去,孟浩根本就找不到恶霸。

    于是……皮冻怒了。

    “你这么做不道德,你这么做不对,你这么做没良心……我的恶霸,我的三个恶霸!!”皮冻越说越是委屈。

    孟浩咳嗽一声,尽管面色难看,可这几年来,尤其是在紫运宗的时候,这皮冻也时常蹦跶出来骚扰一番,孟浩早已习惯,此刻任由皮冻喋喋说着。

    直至又过去了三天,皮冻一连唠叨了数日,微微一顿后,孟浩干咳一声,开口了。

    “你以前说过,那只鹦鹉在我结丹之后,就能从铜镜内出来?”孟浩这句话,已经在心底等了三天,此刻一开口,皮冻顿时尖叫一声。

    “没错,你结丹之后,那该死的邪恶的无耻的下流的卑鄙的家伙,就会出现了,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我这辈子一定要度化它!!”皮冻发狂般,再次开始了喋喋不休,可说的却不是恶霸,而是变成了那神秘的鹦鹉。

    孟浩内心松了口气,他已然找到了对付这皮冻的方法,就是不断给它找到话题,一般来说两三个话题之后,它定会忘了最早的事情,被引来引去,就容易对付了。

    孟浩身子在半空基础,皮冻变成的帽子不断地唠叨,嗡嗡之声回荡,直至又过去了七天,皮冻这才絮叨的话语停顿下来,似要休息休息再继续。

    “你说是你厉害,还是那鹦鹉厉害?”孟浩连忙开口。

    “当然是我,当然是伟大的,英俊的,不凡的,聪明的我!!那无耻的家伙算个鸟,它就是一只鸟,我要度化它,我要干掉它!”皮冻再次发狂,如孟浩这句话说到了它的逆鳞上,此刻癫狂时,仿佛怒火冲天。

    “面具内的李家老祖最近听话么?”孟浩赶紧开口。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李家老祖?没错,这家伙最近不听话,他不道德,他邪恶无比,我要去教训他!”皮冻愣了一下后,如满腔怒火突然找到了宣泄口,身体砰的一声消失,化作一道白烟直奔孟浩的储物袋,快速的冲入面具内,消失不见。

    直至此刻,孟浩才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总算可以安静一下了……”孟浩看向四周,他不打算尽快回紫运宗,而是决定去一处修士聚集的城池,寻找一处拍卖场,卖丹药换些灵石。

    可正打量四周,沉吟去哪一个方向时,忽然孟浩神色一动,低头一拍储物袋,立刻从其储物袋内,他的主炉令牌自行飞出,这令牌上有紫光闪动,在孟浩一把接住这令牌的瞬间,他的脑海中,突然回荡了一个沧桑威严的声音。

    “小家伙,玩够了没有?先别玩了,四天之内给老夫立刻回来,四天后开启晋升紫炉的仙土试炼!此试炼隔多少年一次看老夫心情,如今就要开启了,参与者有机缘成为紫炉,你若回不来,就当你弃权啦啊。”

    ———

    拉了一天的肚子,昨晚吃生蚝喝啤酒,当时很爽,吃完就开始闹肚子,那个痛,肚子痛,然后这一天超过了十次的厕所,如今屁股更痛……

    此刻虚弱,弱不禁风,勉强写了两章,求月票,求关爱。(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