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紫运称尊 第278章 第十人

    每次丹东一脉晋升紫炉试炼,不但是紫运宗的盛事,更是整个南域的大事,这里面除了因紫炉丹师属于大师之下巅峰的原因外,更重要的是……

    这所谓的晋升紫炉,实际上,就是一场丹鬼收徒!

    如今的紫运宗,八位紫炉丹师,都是丹鬼大师的记名弟子,成为紫炉,这是最正式的拜丹鬼为师的方式!

    除此之外,如楚玉嫣与当年的丁信,都是因炼丹的资质被丹鬼大师看重,这才额外收徒,不过这样的身份,实际上丹东一脉的丹师,并不太认可,他们唯独认可的,就是凭着自己的努力,从药童开始一步步走向丹师、主炉,直至最终踏入紫炉后,拜丹鬼为师。

    不过楚玉嫣这里还好一些,她的身份是其次,重点是她自身在炼丹上,于丹东一脉名气不小,在加上其美丽的容颜,这些都是让人可以接受她的原因。

    可就算如此,晋升紫炉对她而言,也是至关重要,此刻的楚玉嫣就站在人群里,她双目露出执着之芒,对于这一次晋升紫炉的机会,她志在必得。

    她的目光时而落在不远处跟随一位紫炉丹师身后的中年男子身上,此人面白无须,相貌俊朗,神色更有不怒自威之意,一身主炉长袍,更有阵阵丹香散出,一看就颇为不凡。

    更是在其神情中,时而露出一抹孤独傲然之意,似与众人有明显的不同,这种神情。这种模样。这种给人的感觉。与楚玉嫣心目中的丹鼎大师,几乎一模一样。

    “他将是我这一次晋升紫炉的劲敌……”楚玉嫣内心轻叹,望着那孤傲的中年男子,此人是主炉丹师中的天骄,其名叶非目。

    在主炉丹师中,这叶非目被公认,丹道造诣之高,资质之强。千年罕见,甚至被誉为最有可能成为紫炉的丹师,多年前他一入宗门,就立刻惊动了丹东一脉,更有紫炉丹师叶云天,因彼此都是叶姓,更惊艳此人资质,对其照顾有加。

    一路扶持,成为了当年的药童第一人,又成为了丹师第一人。以这样的身份踏入主炉,沉寂多年。其丹道造诣被人传闻,已早就成为主炉巅峰,半只脚已算紫炉之列。

    更让人对其惊艳的,是此人不但丹道资质极高,修行也是惊人,多年前就已结丹,虽说还没有修出丹气,可很多人都猜测,若此人不是沉浸在炼丹之中,如今定是结丹中期以上。

    此次晋升紫炉试炼,这叶非目,是最被看好之人,其次才是楚玉嫣,尽管参与中会有数人,可公认的,这一次试炼,是属于他与楚玉嫣之争。

    楚玉嫣这里唯一的优势,是她已是丹鬼的弟子,而叶非目那里,他的优势之强,即便是楚玉嫣也觉得压力极大,近乎九成多的主炉丹师认可,有五位紫炉丹师看重,甚至丹鬼也曾不止一次的赞赏,这一切,都是叶非目的傲然之处。

    更重要的……是这天骄般的叶非目,在这一年来,被外界以及宗门内传闻的身份。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传闻他……就是丹鼎大师!

    且从始至终,这叶非目都没有对此言论解释过,这无疑就使得此事越传越大,渐渐已有不少人极为肯定,丹鼎,就是这叶非目。

    而之所以用鼎作印,是因此人的名字,非目!

    非目为鼎!

    越来越多的主炉认可了此事,甚至紫炉丹师内,也有几人,也都对此事关注起来。

    对于丹鼎之事,楚玉嫣的关注极高,她甚至还亲自去寻找了叶非目询问,尽管对方没有直接承认,但那种默认的含义,楚玉嫣又岂能看不出来。

    只是,在知晓了答案后,楚玉嫣这里反倒有些失落,这种感觉很难形容,仿佛是一场梦醒来,惆怅的发现,现实与梦境,看似一样,可隐隐又有些不同。

    “即便他是丹鼎大师,可这一次的紫炉,我也要与他争一下!”楚玉嫣深吸口气,内心坚定,她不知为何,在坚定的一瞬,脑海突然浮现了另一个人的身影,那是方木。

    “怎么会想到他……”楚玉嫣微微摇头,挥散了脑海中方木的身影。

    清晨的东来山,初阳不炎,山顶一片冰雪世界,那巨大的丹炉更散出沧桑岁月之意,四周很安静。

    八位丹东一脉的紫炉丹师,分别盘膝坐在四周,在他们身后,主炉、丹师一千多人全部在此地盘膝打坐。

    更外围,则是来自其他宗门的观礼之人,若有人晋升紫炉成功,他们会见证这一幕,宣告南域,紫运宗出现了第九位紫炉,丹鬼大师,将再收一位弟子。

    “时辰已到!”紫炉丹师中资格最老的林海隆,忽然睁开眼,沉声开口。

    在他话语传出的一瞬,阵阵钟声从这山顶自行传出,回荡八方时,天空立刻云层滚滚,甚至还有一张张沧桑的面孔浮现在云层中,如俯视大地。

    与此同时,那巨大的丹炉,散发出柔和之芒,更有七彩之光冲天而起,使得整个世界在这一刻,仿佛全部被光芒缭绕。

    远远看去,整个东来山外,似有一个巨大的丹炉虚影模糊存在,笼罩八方。

    一个穿着白色长袍的身影,缓缓地从虚无波纹中走出,站在了丹炉上,这老者相貌平凡,可偏偏在这平凡中,给人一种脱俗之意。

    他的四周,虚空扭曲,仿佛他的出现,是生生的挤入到了这片世界里,看似不协调,可偏偏看去时,却有如他原本就在这里似的。

    他的袖口上绣着丹炉印记,一身简单的长袍,一头白发,目光温和,看向四周时。沧桑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多谢南域诸位道友。来此观礼老夫的收徒之典。老夫真身不便外出,只能以神念凝身来此,还望诸位道友见谅。”这老者,正是南域瞩目的丹道巅峰,丹鬼大师!

    他话语传出,回荡整个山顶时,丹东一脉所有丹师,主炉也好。紫炉也罢,都齐齐一拜,神色极为恭敬,丹鬼,是整个丹东一脉的老祖。

    “丹鬼大师客气,大师收徒,紫炉晋升,此为南域盛事,萧某自然要来观礼。”金寒宗的山久大师没有来,来的是金寒宗当今的大长老。修为是元婴后期大圆满的萧席风,此刻笑着开口。声音淡淡,可却传遍四周。

    他在金寒宗德高望重,地位尊高,近九百多岁的寿元,使得他成为金寒宗的半步老祖,可惜岁不过千,则逆不了天,若他在此后的百年可以突破元婴成为斩灵,则彻底成为老祖。

    若不能,唯有道陨坐化。

    在他的身边,跟着十多个金寒宗的修士,其中小胖子,也在里面,不过这一次的他,却是极为紧张,身上再没有丝毫活跃之意,反倒是前所未有的乖巧。

    整个金寒宗,他最怕的,就是身边这位萧大长老。

    “紫某听闻丹鬼大师收徒,便即刻赶来,好在没有晚临。”青罗宗来临的,是紫罗老祖,他盘膝坐在另一侧,笑着开口。身边带来的弟子内,周杰赫然在内,甚至韩贝也出现在了其中,正打量四周,仿佛在寻找熟悉的身影。

    这样的南域大事,很久没有出现的晋升紫炉试炼,南域几个大宗自然都纷纷到来,一剑宗的剑道三尊,其中的第二尊者,无圣道人,也盘膝坐在一处方位,四周的一剑宗弟子里,陈凡也在其中,还有一个女子,正是一剑宗的山灵。

    “丹鬼大师太客气了,大师收徒,任何一个弟子都将是南域丹道的传承,此事贫道自然要来见证观礼。”无圣道人微笑说道,声音平缓,即便他是一剑宗的尊者,可以俯视万宗,但在丹鬼大师面前,他似收敛了一切尊高,化作了尊敬。

    血妖宗来临的,是一个全身干瘦,穿着红色道袍,可身体上却有一些银发存在的老者,这老者皮肤干瘪,死气浓郁,双眼没有瞳孔,而是一片白色。

    此刻听闻丹鬼的声音,这老者微微点头,没有说话。

    他是一个瞎子,可在南域其声名赫赫,正是血妖宗第三妖,尸妖屠罗!此番来到东来山,血妖宗之人,除了他之外,只有李诗琪。

    还有三大家族之人,所来都是各自家族的元婴大圆满之辈,此刻也都纷纷开口。

    “此次参与晋升紫炉试炼之修,一共十人,你等都出来吧。”丹炉上,丹鬼大师微笑开口,声音平静,可却蕴含了一股威严,使得四周的虚无出现扭曲的波动,扩散八方时,楚玉嫣、叶非目,还有其他七个主炉丹师,一一从人群内走出,站在了最靠近丹炉之处。

    可算上楚玉嫣以及叶非目在内,如今站在丹炉四周的,一共九人,不是丹鬼所说的十人,这一现象立刻引起了丹东一脉修士的注意,也让四周其他宗门的观礼者,纷纷看去。

    就连这有资格参与晋升紫炉试炼的楚玉嫣九人,也都相互看了看,心底纷纷猜测,第十人是谁。

    可还没等有人开口,一道长虹从远处天空以极快的速度呼啸而来,刹那临近,直接冲上了山顶,瞬间就来临此地,化作了孟浩的身影,他喘着粗气,他的到来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可这些孟浩不在意,临近时他看了眼四周之人,尤其是目光落在楚玉嫣等九人身上时,看到了丹炉上的丹鬼大师。

    可在孟浩看去,这就是一个陌生的老头。

    “第十人到了,方木你还不过来!”丹鬼大师神色如常,淡淡开口。

    听闻此话,孟浩毫不迟疑的迈步,走出人群,站在了这九人身边后,抬头带着集合了无奈与愤愤化作的幽怨,看了一眼丹鬼大师。

    ——–

    谢谢大家关心,以后我生蚝少吃,啤酒少喝,这肚子闹的,今天才好了一些,可还是有些虚,就当减肥了……(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